翻译练习:女王对脱欧只能袖手旁观

和菜头 槽边往事 2019-08-30


只批评不建设是不对的,只鼓励建议他人不肯亲力亲为也是不对的。昨天我写了一篇《英女王竟然是个女人》,讨论社交媒体内容的劣化。这让我想起过去的二十年时间里,我自己曾经翻译过不少英文资料。在中文互联网上曾经有一批人这么做,增进了人们之间的理解,加速了信息在网络上的流动。但是最近这几年,随着我年岁增长,英文水平退化,加上中年性懒惰,已经很少再做翻译这样的苦工了。


因此,今天我翻译了一篇来自美国《外交政策》上的文章,也算是对我昨天文章中提出的问题做一个回应。《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并不是那本更加有名的《外交事务》( Foreign Affairs),由亨廷顿和费舍尔于1970年创办。这里做了节选,其中有一整段关于约翰逊首相如何造成危机的分析,因为涉及到较为复杂和细致的英国政治,考虑到对于国内读者可能是个负担,所以没有翻译。


我知道这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类似的翻译文章每次都会造成阅读新低,流量新低。而且,只要做事就一定会出错,我相信以我的英文水平而论,翻译过程会有不少错误。因此这里我先致歉,如果想要阅读原文获得更为精准的信息,请点击文末的“阅读原文”。但对于我而言,昨天我提出一个问题,今天我翻译这个问题的解答。作为一般性常识,我认为有必要让网友知道一个真实的女王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


《女王对脱欧只能袖手旁观》
来源:《外交政策》杂志
作者:JAMES PALMER
翻译:和菜头


应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之请,伊丽莎白二世女王批准英国议会休会。就在英国无协议脱欧的最后期限到来之际前几周,女王暂时关闭了英国的审议机构。此举已然引发轩然大波:众议院议长约翰·伯考称之为“宪法叛乱”,极具人气的苏格兰保守党领袖露丝·戴维森则以辞职抗议。外交政策杂志为你解释这一切究竟意味着什么。

这难道不是一场反民主的叛乱?女王怎么能暂停议会?


实际上,女王并非此举的幕后推手。在英国政府中,君主没有任何真正的决策权。(政府决策有如一扇门)当其他人推开门的时候,君主只不过是门上随之转动的合页。虽然技术性地来讲,英国统治的每一个方面,从外交到司法都以王权的名义进行,但英国君主的角色完全是象征性的。议会休会的决定由约翰逊首相作出,他使用了英国首相长久以来拥有的权力,但这一权力(在历史上)从未如此公然地为了政治目的而滥用。


女王暂停议会,称之为“闭会”,这通常是英国下议院日常事务的一部分。每年春天议会都会暂时休会,允许各党派举办各自的年会。但是由于2016年英国在全民公决中以微弱优势同意脱欧,随即引发政治危机。议会需要时间以通过必要的立法程序,从那时起就再没有闭会。


这项立法最受争议的部分,是规定英国脱欧条款的协议,它未能获得议会通过。前首相特蕾莎·梅多次尝试通过协议,但是议会一再否决。在10月31日欧盟最新规定的最后期限来临之际,英国将不得不面对自动无协议脱欧。


这就是为什么约翰逊首相请求女王闭这件事是如此的阴险。想想看,这就像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拒绝在参议院举行针对大法官提名人麦里克·加兰的听证会:宪法可行,完全合法,但这依然是对着民主原则的脸面吐痰。(英国不像美国有单一成文宪法法典,而是经过一系列判例和法律建立起一套宪法)


尽管议会将在10月中旬重开,但是在脱欧期限到来之前只剩下两周时间。这就缩短了议员们进行棘手的议案操作时间,否则这些议案可能限制约翰逊首相执行的脱欧条款,甚至可能(通过不信任案)将他赶下台。


通过把议员们描绘成人民意愿的阻碍,约翰逊首相也许正试图在未来的大选中建立自己和议会之间彼此对立的图景。但大多数英国人并不同意他的举措,未来也存在爆发大规模抗议的可能。在其他实施威斯敏斯特系统的国家之中,例如加拿大也曾在休会问题上引发政治危机,但都是在远没有那么严重的时刻。就这一次事件而言,责任全在约翰逊,而非女王。

这就是说女王没有任何真实的权力了?


理论上来说,她拥有无尽权力。她能够拒绝签署任何呈送给她的法律,像美国总统否决权一样阻止法案。她可以任命首相,她可以册封任何公民成为世袭贵族,在英国第二立法机构的上议院给予他们议员席位。


在实践中,她绝对没有任何权力。英国君主的权力纯属虚构,所有与之相关的人都深知这一点。英国君主只依据英国政府的建议行事,并且刻意在政治上保持中立。众所周知,伊丽莎白二世对此极力身体力行,对她个人持有的任何政治观点也都极为谨慎。未来的英国君主也将遵循相同的规则,如同过去近两个世纪里其他英国君主做过的那样。


如果她真的使用了她的权力又会发生什么?


这将会造成巨大的政治危机,而且这一举动非常可能会壮大之前原本无力的共和运动,从而葬送君主制本身。比如说,如果女王突然认命了另外一名首相,或者拒绝在呈送她的法律上签字,那么是否真有人愿意追随她是非常不确定的事情。有许多复杂的边缘案例,通常涉及到最近发生的政府更迭,理论上可能造成君主动用数十年来不曾动用过的权力。但即便如此,女王仍将按照首相或者政府的命令行事,而非出于她自己的意愿。


在美国政治体系里没有真正可以和女王对位的角色,也许最接近的是美国选举人团里的选举人。(美国总统并非直选,而是由各州先成立选举人团。各州选举人团根据本州公民普选投票结果,把自己手中的票投给普选中获胜的竞选者)技术性地讲,女王不像是选举人团这个机构,而更像是真实的人,为谁能成为总统而投下最终一票。选举人这个角色无论从美国宪法自身来说,还是从理论上来说,的确可以把票投给本州选民普选结果之外的总统候选人。并且,这样的情况也时有发生,但从未达到过改变选举结果的数量。如果选举人真的因为改投而改变了选举结果,那将会引发一场大规模宪法危机,这就像女王拒绝服从英国政府的意志一样。


为什么君王放弃了权力?


因为最早追溯到公元1649年,英国早就已经开始了现代欧洲的传统---砍掉国王的脑袋。在那时,他们处决了英王查理一世,主要是因为他想踢开议会自行统治国家。英国在法国之前很早就成为了共和制国家,尽管贵族们后来又邀请查理的儿子回来,拥戴他成为查理二世国王。随后,他们又踢开他的弟弟也是他的继承人詹姆斯二世,迎请回另外一位君主取而代之。


所有这一切意味着到了18世纪,英国君主制比欧洲大陆的同类君主制受到更多的限制。英国的统治者也深深知道,事情对于他们自己可能会变得有多糟糕。那时候君主制在英国通常并不受欢迎,伊丽莎白女王尽管后来备受尊崇,但在她继位之时,曾经饱受包括《泰晤士报》在内的诸多报纸的猛烈抨击。


因此,无权无柄总比罢黜废除好。这到了20世纪终于体现出了优点,想一想第一次世界大战,英国、俄国和德国的国王都是表兄弟,不像那些在欧洲大陆上的亲戚,唯有英国国王手中没有真正的权力。等到战争结束,俄国沙皇和他的家人被革命者射杀,德皇被迫流亡海外,但英国国王始终还在他的王座上,如今这个座位上是他的孙女。


距离最近一个英国君主行使权力已经过去了多久?


应该说是1830年1837年间在位的威廉四世,他是最后一个那么做的英国国王。当时他自己选择一个他更喜欢的保守派人物担任首相,而不是议会支持的自由派该候选人。在他的继任者伊丽莎白女王统治的末期,君主接受议会推荐的首相人选而非君主行使自己的意愿已经成为定例。


据载,乔治五世曾在1910年运用他手中的权力有效地威胁上议院通过了议会法案,该法案极大地限制了上议院的权力。不出意料,绝大部分上议院议员都不希望法案得以通过。于是乔治五世在首相的敦促下,威胁说他将会分封数百名新晋世袭贵族进入上议院成为议员,(凭借人数优势)通过法案。这一威胁让足够多的上议院议员改变心意,使得法案得以通过。


但是在另外的一个案例里,不是发生在英国本土,而是在英帝国前殖民地澳大利亚,英女王在那里依然是国家元首。1975年,时任女王代表的澳大利亚总督,通过解雇左翼工党总理高夫·惠特拉姆,并任命右翼自由党领袖马尔科姆·弗雷泽担临时看守政府负责人直至举行选举的方式,以此来解决持续危机(在随后的大选中,弗雷泽以压倒性优势胜出)。但总督罢黜总理事件在那一代左翼澳大利亚人心中依然激起怒火,如果伊丽莎白女王有过任何举动的话,她在这一决策中扮演过何种角色至今尚未明了。


既然她并不能做任何事情,那么保留一个女王的意义究竟何在呢?


按照英国共和党人的说法,没有任何一个理由。君主制是过时的帝国余韵,理应废除的历史遗留。女王应该以民选总统替代,而总统则可能应该是一个仪式性的角色,辅之以有限的权力在危机时刻保证国家稳定,就像是爱尔兰和德国那样。


但在英国公众并不青睐这个想法,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支持君主制。这些支持者曾经开展过一系列争论,包括把君主制作为国家的某种象征性的第一家庭,以此破坏了(共和党人废除王室)的冲动。这种对于国家象征的需要在美国很普遍,(民众)将情感投射到政治人物身上,以此保证在国家授奖和仪式中不偏不倚的态度。


当然,如果君主制真的是一国之家,那么这个第一家庭现在看起来有点时运不济。王位的第二顺序继承人威廉王子就颇有几桩绯闻,目前更为紧迫的是,女王的第二个孩子安德鲁王子曾经是恋童癖金融家杰弗里·爱泼斯坦的生前好友,而爱泼斯坦的受害人宣称自己曾经被迫与安德鲁王子发生性关系。也许,伊丽莎白女王因此不想再起危机也并不让人觉得奇怪。


题图摄影:Roegger

图片授权基于:CC0协议


往期回顾:

树立正确的上网冲浪观

那一年,曹德旺先生去美国建厂

保持直视对方双眼

再致“一位小朋友”

捕鸟记

写在上热搜之后

中国TOP 5的月饼来了!

碎碎念存档

配音练习:太乙真人谈《哪吒》



槽边往事和菜头 出品

【微信号】Bitsea

个人转载内容至朋友圈和群聊天,无需特别申请版权许可。

请你相信我:

我所说的每一句话,

都是错的


                  禅定时刻


参考文献:

Naval:如何不靠运气致富

小布什总统悼文

翻译练习:不要温顺地走入那长夜
硅谷看微信:来自微信的7堂课(全文翻译)

Netflix文化:自由与责任

一个翻译错误

知识分子和伪知识分子的区别

人过三十交友难

安吉丽娜茱莉:《我的医疗决定》

Nokia式裁员


找到部分我之前的翻译练习,让我吃惊的是,许多文献资料在多年之后依然还有价值。



春风又绿江南岸,正是吃货欲上时点这里逛逛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槽边往事 微信二维码

    槽边往事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