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特·莫里斯 Robert Morris | 艺术对一个黑暗的世纪进行了见证

库艺术 2019-09-02


罗伯特·莫里斯

Robert Morris


1931年出生于堪萨斯城,现生活并工作于纽约,莫里斯对极简主义艺术的形成起到了极为重要的推动作用,他将自己与严格的艺术品概念以及其它物品可以独立存在的氛围分离了开来。罗伯特·莫里斯是最具意义的美国战后艺术家之一,现代主义先锋派末期一位重要的思想者。深受抽象表现主义影响。作品涉及多种媒介,从雕塑、绘画并通过表演延伸到影像及文字中。



Untitled (Version 1 in 19 Parts), 1968/2002 Felt 261.621 × 215.9 × 111.76 cm





Robert Morris Retrospective



在艺术的非理性游戏和情感的深度中,在它的敬畏和愤世嫉俗中,在它的哀悼和嘲讽中,在它的愤怒和优雅中,艺术对一个黑暗的世纪进行了见证。


莫里斯作品的外观在特定的环境下总能唤起人们不同的联想,通过对深褐色以及黑色的运用,莫里斯在抽象的逻辑里将人类内部的情感物化成为纪念碑式的独立客体。它们总是能使人们产生无数遐想与疑问,并进入不可知的超验体验。罗伯特·莫里斯在作品中使用了多种不同的空间概念,强调将对艺术的体验看作是一个过程,以及利用雕塑作品来创造充满变化、移位以及迷惑的状态,从而为观众提供意想不到并且不断进化的感知可能性。 



Untitled (Labyrinth), 1974, plywood and Masonite, painted.



和唐纳德·贾德(Donald Judd)、卡尔·安德烈(Carl Andre)、丹·弗莱文(Dan Flavin)等人一起,莫里斯是进行极简主义探索的第一代艺术家。不过,当他的同伴们还在严格地遵守极简主义信条进行创作时,莫里斯却打开了新的思路。他广泛探索了表演艺术、大地艺术,以及其他风格的绘画与雕塑等。



Installation view of “Robert Morris,” 2016, at Dia:Beacon, which includes elements from his 1964 show at the Green Gallery in New York.



有很多人诟病莫里斯的艺术,认为他常常随意借鉴他人的创意,缺少艺术独创性;其支持者则从他身上看到了无限可能,艺术本就不应该局限于一种风格。不过,正反意见者都承认,莫里斯多产且多变的艺术实践,是二十世纪后半叶美国艺术的一道亮丽风景。


当人们对莫里斯的艺术感到困惑时,他并不做解释。2017年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他说,“与解释相比,我宁愿隐藏在契科夫的话语背后。他曾经说过:‘艺术是提出问题,而不是给出答案’。”



UNTITLED, 2010, FELT. COURTESY OF SONNABEND GALLERY



莫里斯1931年2月9日出生在美国密苏里州堪萨斯城,先后求学于堪萨斯艺术学院和加州艺术学院。后来,他短暂地在美国陆军工程兵团服役,曾随军队到达过韩国、日本等地。


回到旧金山后,莫里斯开始创作抽象表现主义绘画,并举办过两次个展。在此期间,他也开始涉足戏剧、舞蹈和电影等艺术形式。



Untitled, circa 1959 Oil on canvas 40 × 45.7 cm



Untitled, circa 1959 Oil on canvas 38.7 × 43.2 cm



1956年,莫里斯与西蒙·福蒂(Simone Forti)结婚,后者是一名舞蹈演员。1959年,他们搬到了纽约市,成为由前卫画家、音乐家、舞蹈家和表演艺术家组成的纽约艺术盛景的一部分。在纽约,莫里斯继续进行着多样化的艺术实践。(1962年,他与福蒂的婚姻以离婚告终;和第二任妻子的婚姻也没能逃过同样的命运。)



UNTITLED (BOX FOR STANDING), 1961



I- Box 1962



在杜尚和贾斯伯·琼斯(Jasper Johns)的影响下,莫里斯开始创作雕塑:充满了幽默、自嘲、悖论以及双关语效果的新达达主义雕塑。例如,《I- box》这件作品中有一扇字母“I”形的小门,打开的门后面是艺术家露齿而笑的全身裸像。


后来,莫里斯在纽约的亨特学院取得了艺术史硕士学位,其论文关于布朗库西的雕塑。毕业之后,莫里斯留校任教,并一直将教书活动持续到晚年。



Judson Dance Theater The Mind Is a Muscle (first version), 1966


Robert Morris and Carolee Schneemann rehearsing Site. Photo by Hans Namuth.



出于对舞蹈的兴趣,莫里斯加入了贾德森舞蹈剧场(Judson Dance Theater)——一个致力于极简主义风格的舞蹈团体。福蒂是该团体的主要成员之一。莫里斯曾作为演员进行表演,并参与过舞蹈的编排活动。


在舞蹈作品《场所》(Site)中,莫里斯戴着一张描绘着自己脸庞的面具,像工人一般挪动着胶合板。胶合板的后面,是一位模仿着马奈《奥林匹亚》画作中人物姿势的裸体女人。



 Two columns – 1961



莫里斯还为贾德森舞团制作舞台布景和道具。其中,高六英尺的胶合板作品《柱》(Column),被认为是他的第一件极简主义雕塑作品。


随后,他又用胶合板制作了一系列中等大小的简约灰色几何雕塑。1964年,格林画廊(Green Gallery)展出了这些作品:地板上的一根长横梁、一块悬浮的平板、将角落填满的三角形结构——这些让评论家感到困惑和无聊。尽管如此,它们却让莫里斯跻身前卫艺术家之列。



MORRIS AND WORKERS ASSEMBLE UNTITLED, CONCRETE, STEEL, TIMBERS. 


MORRIS OPERATING FORKLIFT



为什么用胶合板进行创作?莫里斯曾给出回答:“胶合板便宜、充足、标准、到处都是。它并不被认为是一种艺术材料,而是工业世界的普通材料。改造胶合板的工具很常见,并且很容易上手;在后城市工业环境中,木工活动是一种日常技能。”


1966年,莫里斯入驻曼哈顿的利奥卡斯泰利画廊(Leo Castelli Gallery),并在那里持续展出作品。他还与索纳本画廊(Sonnabend Gallery)有合作。



Untitled, 1967-1995 Filz und Metall/ Structural steel 464.8 × 774.7 cm



莫里斯极简主义探索的重要性,不仅仅在于为艺术界引入了新的抽象风格,而是在于,它在观众和艺术品之间建立了一种新的联系。由于极简主义雕塑缺乏传统雕塑中复杂的内部关系,观众的注意力便从雕塑本身解放出来,转而关注雕塑与展览空间的关系,以及光影、形状之间的互动关系。


这种观念为后来很多不同类型的艺术奠定了基础。在一些艺术门类中,环境体验,甚至是一些夸张的戏剧性体验,比精雕细琢的艺术品更加重要。



UNTITLED, 2010, FELT. COURTESY OF SONNABEND GALLERY



1966年,莫里斯开始在《艺术论坛》(Artforum)杂志上发表《雕塑笔记》(Notes on Sculpture)系列文章,对自己和他人创作的新雕塑进行分析。他对艺术的独到见解和其艺术实践同样重要。



Observatory 1971



莫里斯曾用厚毛毡制作大型的墙壁挂件,也曾在荷兰创作大型大地艺术作品《天文台》(Observatory)。


莫里斯最“著名”的作品,要算是其在1974年拍摄的展览海报了。画面中的艺术家赤裸着上身,戴着纳粹的头盔、太阳镜和锁链,这让人联想到某种施虐受虐的性仪式。这都为他引来不小的争议。



Robert Morris in a controversial advertisement for a 1974 exhibition



莫里斯的多样艺术实践,使得他的声誉在七十年代初达到顶峰。1972年,彼得·舍尔达尔(Peter Schjeldahl)在《泰晤士报》的一篇评论文章中写到,“莫里斯,在某些瞬间,成了艺术界的超然存在。他永不会犯错。”


然而,1970年代中后期以后,艺术开始朝着不利于莫里斯的形式主义的方向转变。从朱利安·施纳贝尔(Julian Schnabel)的新表现主义,到芭芭拉·克鲁格(Barbara Kruger)的新波普抗议艺术,艺术变得更加具象,更具个人色彩和政治色彩,莫里斯的艺术再也无法回到六十年代的巅峰状态。



Untitled, 1982 Plaster relief with metal frame 156.5 × 130.2 cm



然而,莫里斯确实随着潮流调整了自己的方向。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莫里斯在作品中融入了对核武器威胁的反思。在 《火焰风暴》(Firestorm)系列作品中,沉重的雕塑框架内部出现了人类头骨、绳子、锁链、男性性器等代表暴力和冲突的符号;作品内部的油彩散发着地狱般的光芒,让人想起特纳风景画中的末日图景。



Untitled (Dirt), 1968, earth, grease, peat moss, brick, steel, copper, aluminum, brass, zinc, and felt.


Location, 1973 Lead, metal and plastic counters on wood panel 53.3 × 53.3 cm



1994年,莫里斯在古根海姆博物馆举办了一场规模宏大的回顾展。回顾自己的职业生涯,莫里斯在其随笔集《不间断项目日记》(Continuous Project Daily)的序言中写到:“我从来没有因要证明或展示而去调查,也从来没有因要证实而去否定。”



Continuous Project Daily



不过,非常明显的是,莫里斯的动力来自于对艺术重要性和其力量的笃信。他在一篇文章中写到:“在艺术的非理性游戏和情感的深度中,在它的敬畏和愤世嫉俗中,在它的哀悼和嘲讽中,在它的愤怒和优雅中,艺术对一个黑暗的世纪进行了见证。”


本文译自《纽约时报》



Untitled (Battered Cubes), 1966 Painted fiberglass, 4 units 61 × 91.4 × 91.4 cm



Portal, 1964



Untitled, 1965-1970 Stainless Steel 243.8 × 243.8 × 61 cm




“青年极简”艺术作品征集  

 MINIMALISM OF NEW GENERATION 



报名日期

2019年8月21日—9月14日


征集对象

40岁以下,性别、职业不限;长期致力于艺术语言的极致化探索,对现代主义特别是极简主义有深入研究,在极简艺术中融入当代社会和人的现实、心理特征,发展出独具一格的艺术方法论和艺术语言。带有前沿的实验性或回向传统的东方精神,具有纯粹的视觉呈现和强烈的个人风格,构建出个人化的艺术与哲学观点。 


入选呈现

1、作品将收录发表于《库艺术》第64期专题

“过程与偶发-中国当代艺术家的方法论构建”

2、《库艺术》新媒体聚合媒体平台个案推广

3、从中甄选参加北京光语美术馆“青年极简”专题展览计划


提交内容

1、5幅代表作品及近作, 图注完整( 名称、尺寸、材质、创作年代)

2、完整的近期简历一份(生平、重要展览、现职业、现居地)

3、个人作品自述(或评论文章或访谈资料)

4、个人照片及微信,电话联系方式


投稿方式:kuart@126.com

微信咨询:kuyishu001

电话咨询:010-84786155






 过程与偶发 

 中国当代艺术家的方法论构建 

 PROCESS AND INCIDENT 


过程与偶发 | 《库艺术》全新专题策划聚焦“艺术家的方法论构建”

方法论构建 | 朱其:今天如果要有新的语言方法的创造,必须迈过跨学科知识集成和技术集成这两个门槛

方法论构建 | 尚杰:从来没有一个时代,艺术与哲学如此接近

方法论构建 | 方振宁:重要的是视觉语汇的创造

方法论构建 | 王春辰:无论何种文化系统,只要把它转化为中文就都是我们的

方法论构建 | 王南溟:艺术语言可以变成一个实验体,不停地突破原来的定义和框架






 《库艺术》特别出版 

《谭 平》特刊 

 TAN PING 





一本杂志

就像一个经历繁复运算后得出的

简洁的数字

带你认识一个不一样的”谭平“



为中国当代最重要的抽象艺术家之一,谭平的艺术不仅有绘画,还涵盖了版画、装置、影像以及空间艺术等多种创作媒介。在几十年的艺术实践中,它们逐渐构成了一个不能被轻易解读和论述的复杂系统。

《库艺术》“谭平特刊”在详细梳理谭平历年创作的基础上,试图寻找到理解谭平艺术的全新视角和脉络。从谭平艺术与现代主义的关系,他对时间与空间的理解,版画训练对他的艺术方法论的影响以及看似理性严谨的工作方法背后的精神要素等诸多方面进行深入解读,其中多篇文章为首次发表。在本书中谭平与编者进行了深度对话,话题涉及许多之前未曾涉及的方面。本书还最新整理发布了谭平1982-2018年作品系列年表,具有很高的文献价值。




 长按上方二维码获取此图书 

 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垂询电话:010-8478615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