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钢汽水与远去的老城记忆

张悦 太原道 2019-09-02

 

夏天,许多人喜欢以汽水解暑。汽水也被称为碳酸饮料,是现代工业的产品,据说最早由十八世纪英国化学家约瑟夫·普里斯特利发明,于近代传入我国。


(英国化学家、牧师,约瑟夫·普里斯特利 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幅员辽阔的中国土地上,几乎每一座城市都曾有一款属于自己城市品牌的汽水,比如北京的北冰洋、天津的山海关、西安的冰峰、武汉的汉口六厂、四川的峨眉雪和上海的正广和盐汽水等等,其中不乏拥有几十年历史的老品牌,这些丰富多样的地方饮品也融入了所在城市的饮食文化中,故而抵御了可口可乐等“洋品牌”的冲击,在市场经济时代完美转型。比如,西安人把冰峰汽水和肉夹馍、凉皮称为“三秦套餐”而被西安市民和各地游客推崇备至;北京人也喜欢在夏天喝自己的“北冰洋”,甭管是吃炸酱面还是炒肝、卤煮,北冰洋汽水是必不可少的标配。那么,太原有自己的汽水品牌吗?答案是肯定的,老太原都会不假思索的说出太钢汽水。


(北京老店姚记炒肝推出的套餐,北冰洋汽水是必不可少的搭配 笔者2019秒夏拍摄于北京市)

太钢汽水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上世纪五十年代。1949年太原解放后,成立于阎锡山时代的西北炼钢厂也被新政权接管,并更名为太钢,随着建设新中国工业体系的需要,太钢受到了国家和地方政府的高度重视,成为了当时国内与鞍钢、首钢等齐名的著名钢铁厂。我们可以想象,所谓“百炼成钢”,钢铁生产的炼焦、炼铁、炼钢、轧钢以及薄板、电炉处理等生产环节都需要特殊的高温环境。因此,在太钢高温车间里工作的工人师傅们需要一款可以解暑的饮料作为工人福利,太钢汽水便应运而生。


(太钢炼钢车间,1952年该车间炼制出我国第一炉不锈钢 图片来源:太钢博物园)

在经历过那个时代的工人记忆里,太钢汽水是他们从事生产时必不可少的好伙伴。2019年夏,笔者因论文写作需要,采访过一位曾在太钢薄板部工作过的老工人。老人对我讲起一个在工人中间流传已久的故事。那是在1956年,周恩来总理在山西省委书记陶鲁茄和重工业部领导赖际发陪同下到太钢视察,深入到车间和工人宿舍中,与工人们交谈。在薄板部,周总理看到工人们正在喝汽水,于是便上前问道:“好喝吗?”工人师傅壮着胆子双手为周总理递上了一瓶刚打开的汽水,并请周总理尝尝,警卫员拿出军用水壶递给总理,但被周总理一把推开,笑着和工人们一起喝了汽水。周总理的亲民形象在工人们中间口耳相传,也成为了太钢汽水历史记忆的一部分。时至今日,90岁高龄的老师傅依然对这个故事记忆犹新,津津乐道。


1956年的周恩来总理 图片来源:新华网党史频道)

在那个时代,太钢和许多国营企业单位一样,仿佛是一座独立的城市,而太钢汽水大多也只是太钢职工及子弟们的福利。直到90年代,太钢职工子弟们仍然喜欢这款饮料。90年代末,我还是一个学龄前儿童,许多个夏日傍晚,和年纪与我相仿的弟弟凯凯、妹妹恬恬总爱守在位于太钢27宿舍的奶奶家平房门前大树下,等待在热连轧工作的伯伯下班,或者说,我们是在等待伯伯带回的太钢汽水。那时候,许多太钢职工家里喝完大桶可乐、雪碧或者健力宝的瓶子都不会扔,而是交给在厂里工作的长辈去接打汽水来喝,伯伯也担起了这个任务。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穿过片片树叶。一听到巷子口伯伯自行车的声音,我们都会赶紧跑去迎接伯伯,或者说,迎接汽水。爷爷、奶奶还会把汽水放到家中刚添置的冰箱里冷藏保存,第二天也几乎都成了我和弟弟妹妹的佐餐饮料。现在回想,那个时候的快乐真是简单,夏天里一瓶汽水便承载了我们童年多少欢声笑语。如今,妹妹恬恬远赴上海打拼,弟弟虽在太原工作,可也许久未联系,有机会真该问问他们,是否还记着那些年在奶奶家院子的老树下一起喝汽水的时光。

 

八、九十年代以来,伴随着市场经济时代的到来,城市中的大街小巷遍布小卖铺、小饭馆;也或许是从那个时代,太钢汽水走入了更多太原市民的记忆里。位于新民中街附近的姥姥家是我童年的另一个记忆所在,那个时候,附近的小卖铺里也卖太钢汽水,喝完还要把瓶子送回去。和大院里的小伙伴们一起游戏时,我常会和他们说:“我家在太钢,那里的汽水喝不完。”于是,这群大院里长大的孩子对我这个厂矿子弟总是刮目相看。

2000年后,我在太钢三校上了小学,家里有时候会给我一些零花钱,每次和同学们玩累了也会选择喝五毛钱一瓶绿瓶装太钢汽水。2003年“非典”前,奶奶家的老房子拆除,新建了六层小楼,我们一家也搬上了带阁楼的六楼。奶奶院子的老树没有了,同样远去的还有和弟弟妹妹一起等待伯伯带回汽水的时光。


(杏花岭区锦绣苑小区 原为太钢27宿舍 图片来源:笔者拍摄)

几年后,我又升入了太钢三中就读。伴随着国有企业体制改革的深入,太钢的普教系统从此划归地方教育部门管理,很快太钢三中的牌子就被摘去,改称杏花岭三中,作为工厂边长大的孩子,我们和这座企业的联系也越来越少。不过,太钢汽水还在,尽管康师傅、统一和可口可乐等中外品牌的饮料已经充斥市场,但是售价一块钱的绿瓶子汽水仍然是初中时代我们最喜欢的饮料,无论是体育课后,还是广播操前,几个“兄弟们”相约学校后的小卖铺喝一瓶汽水简直是最享受的时光。

 

(比赛喝汽水,曾是太钢子弟及附近男孩们童年时代常玩的游戏 笔者2016年夏拍摄于太原市杏花岭区)

某次体育课后,很少运动的我和同学们酣畅淋漓地踢了一场足球。时值初夏,酷热难耐,我和队友小强、小翟、东东走到了小卖铺,但是我们四个人只带着一块钱,于是买了一瓶汽水大家轮流喝了起来,那瓶冰镇汽水的甜味已经永远融入了我的记忆里。几天后,我们几个手头充裕了一些,于是好像鬼使神差的不约而同来到小卖铺,一人买了一瓶冰镇太钢汽水,然后比起谁喝的快,从小就和弟弟比喝汽水的我“当仁不让”地拿了第一名。


(太原二外校门 图片来源:笔者拍摄)

2009年中考后,我升入太原二外读高中。那个时候虽然零花钱更多了,但是太原城内无论小饭馆还是便利店,太钢汽水都不好找了。在二外和我关系最好的是鹏哥、阿伟和小穆等几个小伙子,记得刚拿到身份证的那年,我们偶尔放学后会偷偷跑到网吧,大家轮流请客上网、喝饮料,雪碧、可乐、冰红茶、脉动、尖叫......这些琳琅满目的饮料取代了太钢汽水在我饮料消费中的地位,但是,记忆深处还是怀念着太钢汽水的味道。


(图片来源:笔者微信朋友圈好友动态)

某个周末,我们一起去国师街一个小饭馆吃饭,在饭馆门口我看到了熟悉的蓝色塑料筐和整齐排列其中的太钢汽水瓶儿,于是我很“大方”的请兄弟们喝了一次太钢汽水。这群来自太原不同城区、街道的小伙子们竟然都记着太钢汽水的味道。我感叹道:“太钢汽水现在不好找了啊。”鹏哥说:“其实太钢汽水的味道还是蛮不错的,但是人们现在还是更喜欢可口可乐啊。”应该也是在那时候,太钢汽水也逐渐脱离太钢,成为了自主经营的饮料厂。同作为需要还瓶子的玻璃瓶饮料,太钢汽水在市场竞争中无法与国际品牌抗衡。那个时候,在听父母和长辈们的交谈中,作为太原重要工业企业的太钢也在2008年次贷危机后走了下坡路。


(盛放太钢汽水的蓝色框子,图片来源:笔者微信朋友圈好友动态)

高考落榜后,我进入了一家培训机构补习,那个时候一位本土歌手田野创作、演唱的歌曲《太原后生撇山西》正在太原80、90后群体中流行。第二次高考后和403宿舍的舍友们去KTV专门点了这首歌,里边有一句太原话说唱“太钢汽水、迎泽啤酒、杨记灌肠、王萍面皮,还有外南肖墙和鼓楼街的丸子汤,爽!”非常朗朗上口,唱完后一位舍友们看着我说:“这迎泽啤酒是没有啦,哪天去你家那边能喝个太钢汽水哇?”


(太原本土青年歌手田野创作并演唱的歌曲《太原后生撇山西》,其中一段方言说唱将许多山西特产、名胜古迹等地方元素融入,深受“太原后生”们喜爱。图片来源:QQ音乐)

大学时代我去临汾山西师大读书,学了历史专业。某次开学时,各地同学都带了自己家乡的特产,两位太原老乡选择了双合成点心和六味斋酱肉,而我则“别出心裁”的大老远带了几瓶塑料瓶装的太钢盐汽水,作为厂矿子弟,这个特产应该也很有特色吧。没多久,临汾大街小巷的餐馆居然也出现了太钢汽水,两块一瓶的价格还是很亲民的,我也时常和与我一起约饭的小伙伴们说:“这是我从小喝到大的饮料。”新认识的朋友让我带特产,我便偷懒去请他们喝瓶太钢汽水。


(太钢汽水配铁板烧,曾经太原街头的常见美食 图片来源:笔者2017年拍摄于太原市杏花岭区)

那时候我也常在朋友圈、微博、QQ空间里发一些关于太钢汽水的动态,从小到大的朋友们也都知道了我家住在太原城北的太钢附近,对太钢汽水情有独钟。请朋友吃饭也常佐以太钢汽水,甚至西安之行后我把灌肠、上帝炸鸡和太钢汽水称为太原版“三秦套餐”,并名之为“三晋套餐”。于是,某次有同学给我介绍女朋友,而从没谈过恋爱的我只好向大家请教如何和女生约会。好几位小伙伴建议道:“你可千万别请人姑娘在街边喝太钢汽水啊!”本科和研究生的论文我也以太钢的历史为主题,某次和其他学校一位老乡学姐聊天,学姐开玩笑道:“学弟你写论文没灵感是不是会喝瓶太钢汽水啊?”恰好学姐当时一篇论文涉及到山西陈醋,我开玩笑道:“好主意,学姐没灵感能喝口陈醋。”

 

(西安特色“三秦套餐”,即冰峰汽水、肉夹馍和凉皮 图片来源:笔者2015年拍摄于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

 

(灌肠+上帝炸鸡+太钢汽水 或许可以称之为“三晋套餐” 图片来源:笔者2016年拍摄于太原市迎泽区)


(“三晋套餐”中的美食上帝炸鸡,曾位于大南门附近的上帝炸鸡店是太原著名小吃店之一,今已搬离此处 图片来源:笔者2015年拍摄于太原市迎泽区大南门附近的上帝炸鸡店)

近几年,伴随着太原市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也纷纷走起了“情怀路线”,太钢汽水在太原街头又多了起来,烧烤摊、小饭店、面馆乃至规模稍大的私房菜、主题餐厅都会引进太钢汽水,渐渐长大的8090后也开始开始了回忆童年,太钢汽水是大多数太原孩子绕不开的情感寄托,去异地乃至海外求学、工作甚至定居的朋友们一回到太原也常常会和我提起太钢汽水。与许多城市类似,太钢汽水这种有着很深地方特色的饮料也融入了太原的地域文化与城市记忆中,或许相比于北冰洋、冰峰以及在情景喜剧《爱情公寓》中出场的上海盐汽水,太钢汽水还并不出名,但是伴随着太原乃至整个山西旅游业的发展,太钢汽水也很可能成为我们未来的城市名片。

值得一提是,今天太钢汽水与太钢企业本身或许没有多紧密的联系了,但是近几年太钢汽水在太原饮料市场复苏的同时,太钢也在走向复兴。查阅论文资料的这段时间,我也对太钢的新闻多有关注。近几年,太钢的产品不但广泛运用于神舟飞船、港珠澳大桥和天宫一号等国家辉煌成就中,其笔尖钢、“手撕钢”等创新产品也日益发展起来,成为了中国制造业转型发展的象征。


(近年来太钢成功研制的特殊钢产品——手撕钢、笔尖钢 图片来源:笔者拍摄于太钢博物园)

 

(今日太钢厂区远眺 图片来源:太原钢铁(集团)公司官网)

当然,在我身边许多太原小伙伴印象里,太钢汽水的知名度仍然更高。某年假期,我在火车上帮助一位与我年龄相仿的陌生太原姑娘搬行李。出于对我的感谢,她和我攀谈起来:

“谢谢你,你是太原人吗?家在太原哪边住?”

“是的,在城北太钢附近。”

“太钢?哦,那你小时候是不是每天喝太钢汽水?”

(完)

 


作者简介:张悦,1993年生,地道的太原后生,山西师范大学历史学在读硕士,喜爱读书、旅行和美食,钟情于太原地方文化,希望认识志同道合的朋友。联系方式:752869296@qq.com


直接点击以下文字链接,阅读推荐内容:

一个九零后的太原打卤面记忆

山西美食 | 过油肉,太原人舌尖上的“乡愁”

国家酿酒地理

国家土豆地理——中国最好吃的山药蛋在哪里?

中国到底哪里的羊肉最好吃?太原这种美食代表山西出战!

中国到底哪里的早饭最好吃?山西亮了!

早安,我的至味太原

太原头脑哪家强?并州头脑走食记

太原清早赶头脑

太原的饭局

一碗牛肉丸子面道出的临汾城市性格

山西美食 | 阳泉炒面筋,一个时代的产物

山西美食 | 山西大宁美食“菜饭”,接地气的一碗“乡愁”!

山西美食 | 一碗鸡汤面

山西美食 | 临汾人说牛肉丸子面

山西美食 | 乡愁与焖面

60种太原美食告诉你什么是山西味道

火车站有个太原人的深夜食堂,一碗方便面卖了二十九年

太钢汽水儿,一座城市的舌尖记忆

属于太原人的“深夜食堂”是啥样儿?

一碗肥肠面,是太原唯一的夜生活

太原美食密码:被头脑与羊杂割惊醒的清晨,在面条中析出的家常温情

吃货眼中的桃园二巷,没有桃花的小吃半条街

山西的面,那是山西女人用心生活的写照

美食旅行作家告诉你:世界顶级杂粮产区在山西!

茶余饭后说“灌肠”

稷山炒棋子,黄土里炒出的美味

细说菜代州:它的灵魂是文化内涵

味蕾上的乡愁——过油肉、胡萝卜炖羊肉与饸饹的记忆

喝在代县

不能辜负的大同特色美食:五香兔头

山西最好吃的羊杂都在这了,看完千万不要流口水哦!

山西的面,那是山西女人用心生活的写照

名不虚传的山西面食 | 西行美食

高海平:平遥的面食

高海平:嘴美晋西北,放不下的岚县美食

武乡名吃干饼子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太原道 热门文章:

    回望河曲旧县    阅读/点赞 : 5383/48

    明太原县城初探    阅读/点赞 : 5163/37

    墓前哀思:怀念我的姐姐刘胡兰    阅读/点赞 : 2401/49

    留给自己心底最深的爱    阅读/点赞 : 1440/61

    姥爷的葬礼    阅读/点赞 : 97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