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值超10亿:他们如何重构教育 跑出年增长300%

走入三节课的 铅笔道 2019-09-03

在三节课还没诞生之前的一次创业,三个志同道合的伙伴们相识了。

曾经这三个人相识于黄有璨创办的一个培训项目,徐财星和后显慧是其中的两个讲师。

当时的黄有璨和徐财星并非名校毕业,却通过一己之力在互联网一路摸爬滚打,并收获了不少可贵的经验,以及不错的职位。

这三个人都对教育有着自己的理念和执着,并认为这些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值得通过一种更普世的方式传授下去,因此曾携手以线下两天授课的方式做了一个单独的培训项目。

但遵循传统的教育机构方式,采用一次性收费授课的机制,这种模式很快让三人意识到了问题。

经的那个项目,“半年做了几十期,客单价在2000元左右”,黄有璨说,“但模式很不先进,是一个单纯以劳动力换收入的模式,单纯的授课模式无法即时沟通学员在学习过程中出现的困难,也无法真正帮助人解决实际问题”。

最终三人都认为,这件事情没有办法真正给予用户和学员价值,只是一门传统的教育生意,这个项目不到一年就解散了。

过了几年,三人再度聚首。重新创业三节课后,后显慧作为创始人,和黄有璨、徐财星重新商量了和以往不同的全新授课模式。

“Luke(后显慧)擅长做宏观战略规划,因此担任公司的CEO。而我擅长做落地执行和用户增长、老布(徐财星)适合做产品逻辑和研发”,黄有璨这么解释他们三人的分工。

同时,他们还形成了新的教学设计理论,认识、还原、创造,并基于这样的理论设计了新的课程体系。

这次三人吸收之前的经验教训。“不能一下子就把客户丢上战场”,黄有璨认为,教育授课需要循序渐进,首先是让用户认识新的知识体系,然后再通过大量的分析和练习才能创造属于适合自己的知识模型。

这三段论也决定了三节课的由来。“第一次听到三节课的名字我就觉得特别好记”,黄有璨表示,“每个人的学习都是有惰性的,听到这个名字就觉得门槛很低,一方面是三节课会让人保持连续上课的习惯,并且培养好持续付费的心理。

大的理论框架搭好后,三个伙伴更有信心了。新的培训模式必须和传统职场教育的单向授课模式不同,黄有璨从自身的经验和教训提炼,和后显慧、徐财星在招生、课程产品设计、用户运营等各个模块全部推陈出新。


公益免费课引流,掌握培训主导权 

 

首先,在最开始的环节,三节课打破了传统的一次性付费培训模式。

三节课最先用公益的方式,提供免费的体验课吸引用户听课。看起来免费,但实际上却将授课的主导权转向了平台方,“用户付钱的时候是平台为用户服务,当课程免费了,就是我们来筛选用户”,黄有璨表示。

这也导致,在2018年融A轮之前,三节课没有花过一分钱的推广费用,通过后来的用户口碑,以及课程的稀缺性让三节课一下子火爆起来。

此外,黄有璨还认为,传统的一次性付费模式只保证了授课方的利益,但并不能保证用户真的完全吸收了所购买的知识。

人的学习是存在惰性的,如果不能马上将所学到的知识运用到实践中去,这些知识很快就如过眼云烟而被忘记。

三节课曾有一个员工,他入职之后,黄有璨第一时间给他看了一堂“活动的策划和传播”的三节课课程。观后,该员工大呼干货,觉得对自己很有帮助。

但很快他发现,仅仅看到这些方法论,依旧不能做出合适的活动策划方案,导致最后自己也很沮丧和心灰意冷。这会让用户在培训过程中,体验大打折扣。

黄有璨认为,如果一个新人在基础理论和推进能力都还不具备时,哪怕只得到方法论,也无法真正应用到实际中去。

三节课将所有的线上课程当作产品一样细心打磨。仅课程研发就用了8个月时间,每天超过12小时录制课程。

他们对交付的标准是,用户必须能够完全听完课程,而不是听睡着,并且要求能够通俗易懂帮助用户最后转化落地。

这些对课程产品的用心,以及教育体系的重新理解,帮助三节课吸引了很好的口碑。黄有璨认为,做互联网教育,本质上就是要思考教育行业的商业本质和逻辑,真正的推广一定来自于用户对你产品内容的肯定。

在这样的坚持下,后显慧、黄有璨、徐财星三人的三节课,成立三年多来,平均以每年一轮的融资速度完成融资,投后估值超过10亿元人民币。

在未做销售转化的前提下, 年营收增长率达到300%,C端付费用户累计超过一百万人,B端签约服务超过300家企业客户。

2017年,三节课的营收就突破一千万,并在创办三年后,完成1.3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并将继续拓展互联网新商业、新技术课程品类,还预计在2020年开设8个学院。

重塑教、学、练、测,重构传统教育内核

 

“是什么拯救过你,你就会想用它拯救世界”,这是在黄有璨在自己写的《运营之光》中最喜欢一句话。

通过让自己兴奋的互联网就业经验,扩张能量帮助他人,也是三节课正在做的事情。


在三节课成功的背后,实际上是对教育本质的重塑和创新。只有将学员当作用户一样,真正掌握了他们的核心需求,才能够成为三节课在职场教育的立身根本。


以下是三节课帮助学员掌握职场知识的案例。通过课程创新、授课体系的改革、以及后期学习成果的跟进运营,三节课的学员不仅仅收获了职场培训知识,更重要的是这些知识能够运用到实际的场景,同时还在三节课的社群运营中建立了广阔的职场人脉。


案例1:建立助教机制 有利于把控学习进度


今年24岁的李宣霖,原本只是山东潍坊的一个普通机械加工工人,拿着月薪不到3000元的工作,每天长达12小时在流水线上工作。


“当时觉得,如果继续这么干下去,生命就到头了”, 李宣霖在流水线工作时,恰逢自媒体风口正起,不安于现状的他开始了在各个自媒体平台“做号”的生活。


他会把每个平台更倾向的内容总结下来,并把流量最好的标题和数据罗列下来,帮助自己接下来的内容运营,但总也找不到正确的门路。


在网络上和人交流后,才知道自己做的这些事情和互联网运营的逻辑不谋而合。对方推荐,有本书叫做《运营之光》让他看看。


李宣霖跟着书后的二维码加入了读书会,并在读书会中抢到了三节课的体验资格,从此才算真正打开了他在职教育的大门。


李宣霖也曾上过一些其他培训课程,但他很快发现三节课和其他机构的不同。三节课的课程发布有一定节奏,并且最好在三个月内听完。


但是,如果能够在一个半月内就跟着节奏听完课程,在课后就有助教在讨论群中帮你批改作业,你能够知道你每节课的内容吸收程度。错误的地方有人指出,不明白的地方可以在群中和助教以及其他同门课程的学员讨论。


“从用户体验上来说,三节课就和别的机构不太一样”,李宣霖表示,许多机构付费后,就提供课程的下载方式,然后就没有对于学习的情况继续跟踪。“钱是交了,但是并没任何收获”。


助教体系是三节课区别于其他培训机构的地方。黄有璨表示,授课不仅仅是单向传输内容,还需要帮助用户去指定学习目标。


教学包括教、学、练、测四个环节,三节课在其中通过建立讨论群组社交、助教的设置,给予学生一定激励,帮助用户走完学习的四个过程。


一个半月的学习时间,相当于一套牵引系统和机制,“这个压力系统告诉他,你继续拖在这个阶段不完成不对,必须有个机制推着用户走”。


案例2:提高助教筛选标准 能够提升课程效果的品控


武宗平今年刚刚大二,但已经是三节课的众多助教之一。


“成为助教,可以帮助自己社群扩张”,这是武宗平成为助教的主要动机。


他所在的专业是电子竞技分析,相当于传统的游戏运营,但他入学后发现该专业的就业机会较少,于是他决定在早期阶段就着手开始运营方面知识的学习,希望毕业能够顺利加入互联网公司的运营岗位工作。


想要成为三节课的助教,需要完成所有课程和作业,并且有80%以上的作业被评为优秀作业,才有申请助教的资格。


申请后,还需要通过三节课的筛选,最后通过电话面试来决定你是否能够成为助教。大部分的助教都只有较少的资金补贴、或者是课程优惠券,“做助教实际上都是为了巩固自己学到的知识,并拓展自己的人脉”, 武宗平表示。


黄有璨介绍,助教的设置有助于教学产品的品控。除了官方对助教筛查以外,如果一个学员对另一个助教的评语和反馈不好,也可以投诉,长期评分很低的助教就逐渐被淘汰了。


在今年暑期实习,武宗平在面试中国移动运营实习生岗位时,就用到了三节课上学到的公众号运营知识,并在学习讨论群中获得了大家对他的面试指导,最后成功拿下该实习岗位。


案例3:细分课程内容 因地制宜


88年出生的李想也是三节课的助教之一。在接触三节课之前,他上过不少传统的在职培训课程,包括达内教育等老牌传统教育机构。


达内教育最大的特点在于包分配,这在李想早期从机械设计行业零门槛转入互联网行业中,起到了敲门砖的作用。


但李想回忆,达内的课程比较宏观,从课程设置来看,三节课的内容比较细分,但从运营的角度来说,有游戏、电商等不同垂直行业的运营课程,还有文案、产品等一系列分支。但在传统教育机构,这些内容都被简单的包括在“网络营销”这门课程中了。


三节课的毕业也比传统教育机构复杂,必须看完所有课程,并且完成80%以上的作业。黄有璨认为,三节课更希望陪一个用户走三年,而不是一年给客户卖20-30节课。


李想在三节课已经陆续上了十多门课,从产品的P1至P3都先后学习过,并参与了一些其他细分行业的运营课程。他的薪资也从原本的8000元不到,到后来成为运营总监后薪资翻番。


尽管目前三节课的客单价在1000元左右,不及黄有璨的上一次创业。但从规模来看,目前三节课100多人的团队,已经可以服务10万客户,并且留存200人在团队中成为助教继续服务更多的用户,效率更高,模式也更加健康。


结语

 

能够像三节课的创始人们一样,将原生兴奋点发展成为事业的人并不多见,它需要具备至少三个要素:自己擅长且胜任、能够带来收入、对社会有价值并且被尊重。

但更重要的是,三节课对于教育本质的理解和创新产生了价值,并被用户接受和认可。当你摒弃了传统的单一授课模式,而把学生当作用户一样来理解和服务,才能够真正把握这些学生的需求。

从发展前景来看,三节课从互联网大学的方向入手,占据了现代职场教育的源头,伴随5G和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或可成为满足新技术人才终身学习的品牌。



阅读完莫急走


读者进群交流通道:qianbijun2018

优质项目报道通道:wujinna1015

优质项目融资通道:renguozhou2019

商务合作通道:renguozhou2019

(加微信请注明公司、职位、事由)



往期精彩文章



点击“阅读原文”,获取最新版铅笔道App。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