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震:如何看待《国歌法》在港澳地区的实施?

中国法律评论 2019-09-03

《中国法律评论》于2014年3月创刊并公开发行,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主管、法律出版社有限公司主办。中文社科引文索引(CSSCI)扩展版来源期刊,人大复印报刊资料重要转载来源期刊。

刊号:CN10-1210/D.

订刊电话:010-83938198

订刊传真:010-83938216




作者简介:张震,西南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校学术委员会委员,宪法教研室主任,《现代法学》编委,日本早稻田大学访问学者,中国宪法学研究会理事,海峡两岸关系法学研究会理事,主要从事宪法学研究。


国家标志代表了一个国家的主权、独立和尊严,是体现大国自信的重要形式。《国歌法》的颁布、实施具有特定的背景与原因,激活了宪法中的国歌条款,但对其理解、解释与实施更需寻求宪法依据。通过比较各国宪法中的国歌条款与国歌法,更易理解我国宪法中国歌条款具有的特定政治与法律内涵。《国歌法》对我国宪法中国歌条款的内涵予以了具体化。当下,我国宪法中国歌条款与《国歌法》的实施需要有效应对特定现实问题。


目次
一、从《国歌法》到宪法中的国歌条款
二、我国《宪法》中国歌条款的确定与内涵
三、各国宪法中的国歌条款与我国《国歌法》的比较
四、我国《国歌法》对于《宪法》中国歌条款规范内涵的具体化
五、《宪法》中国歌条款及《国歌法》实施中所需应对的现实问题


本文原题为《论我国宪法中的国歌条款及其适用——以<国歌法>的实施为语境》,刊于《河南社会科学》2019年第27卷第4期,为阅读方便,脚注从略,如需引用,请参阅原文。


  •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基层社会治理研究”(17VHJ006)




改革开放的40年,也是塑造大国自信的40年。国家标志是国家的象征,是国与国相区别的重要元素,世界各国均有自己的国家标志。国家标志代表了一个国家的主权、独立和尊严,反映了一个国家的历史文化传统、民族精神甚至国体和政体的确立等,有利于增强公民的民族意识和国家情感。



从《国歌法》到宪法中的国歌条款


2017年9月1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九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以下简称《国歌法》),《国歌法》于同年10月1日实施。作为重要的国家标志,所谓国歌,是指国家制作或认定的代表国家的歌曲。


世界上最早的国歌是16世纪荷兰的《威廉•凡•拿骚》,反映的是荷兰人民在领袖威廉•凡•拿骚的带领下,反抗西班牙殖民统治、争取国家独立和人民自由的历史事实。在笔者看来,国歌与国旗、国徽、首都等都是国家的象征,它们是对国家本质的一种彰显。通过包括《国歌法》在内的一系列法律对使用国家标志的时间、场合与方式等进行详细规定,可以培养公民的爱国精神,增强人们对国家和民族的认同感。


一方面,《国歌法》的颁发与实施具有特定的原因与背景,从某种意义上激活了宪法中的国歌条款。依据《国歌法》第一条的规定,“增强公民的国家观念,弘扬爱国主义精神”是《国歌法》的重要立法目的。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国家战略,2013年12月23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意见》,将24字核心价值观分成3个层面,其中“爱国”是公民个人层面的价值准则;同时,“推进全球治理变革、构建世界新秩序,是新时期党和国家战略决策的基本面向”。


在新的国际国内形势下,有必要正确塑造公民的国家观念和爱国意识,增强公民的国家认同和民族认同。在立宪民主国家,爱国主义极为重要,爱国主义是社会团结和社会动员最为可靠的力量。


另一方面,宪法作为国家的根本法,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是一国法律体系内所有法律的制定依据。《国歌法》第一条即规定:“根据宪法,制定本法。”因此,不管是对《国歌法》文本的理解,还是实践中遇到的解释与实施等具体问题,均须关注并回到其宪法依据上,特别是现行《宪法》中的国歌条款。



我国《宪法》中国歌条款的确定与内涵


我国现行《宪法》第一百四十一条第二款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是《义勇军进行曲》。”与其他国家标志不同,借1982年《宪法》于2004年进行第四次修改之机,国歌才被正式写人我国《宪法》,这距离我国第一部《宪法》(即1954年《宪法》)的制定已经足足五十年,也远远晚于首都、国旗等其他国家标志入宪。


事实上,1949年9月27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即通过了关于我国首都、纪年、国歌、国旗的四个议案。其中规定,在我国国歌正式制定前,以《义勇军进行曲》为国歌。这实际上确立了《义勇军进行曲》的代国歌地位。


1949年11月15日,《人民日报》又以“新华社答读者问”的形式就此作了进一步说明:“《义勇军进行曲》是10余年来在中国广大人民的革命斗争中最流行的歌曲,已经具有历史意义。采用《义勇军进行曲》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现时的国歌而不加修改,是为了唤起人民回想祖国创造过程中的艰难忧患,鼓舞人民发扬反抗侵略的爱国热情,把革命进行到底。这与苏联人民曾在长时间以《国际歌》为国歌,法国人民今天仍以《马赛曲》为国歌的作用是一样的。”


1978年3月5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通过1978年《宪法》的同时,通过了另行填词的正式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并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发布公告予以公布。该国歌虽然仍采用聂耳的《义勇军进行曲》原来的曲谱,但歌词却废弃了原词而另外采用了完全不同的填词。


1982年12月4日举行的五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通过了《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决议》,决定恢复《义勇军进行曲》为我国国歌。2004年中共中央的修宪建议中指出,赋予国歌以宪法地位,有利于维护国歌的权威性和稳定性,增强全国各族人民的国家认同感和国家荣誉感。


现行《宪法》中的国歌条款具有特定的政治与法律双重意义上的规范内涵:


其一,国歌写入《宪法》,使得我国的国家标志趋于完善。国家标志又称国家象征,是指一般由宪法和法律规定的,代表国家的主权、独立和尊严的象征和标志。纵览世界各国宪法,国家标志主要包括国旗、国徽、首都、国歌等。主权国家几乎都有自己的国歌,国歌写入宪法是相当普遍的宪法现象。在我国,国歌的入宪既顺应了世界宪法发展的潮流,也完善了国家标志体系。


其二,国歌在国家标志中具有特殊的作用。与相对静态的国家标志如国旗、国徽等相比,国歌需要奏唱,对于人民爱国情感的塑造具有不可取代的特殊激励作用。甚至于,国歌被认为是一个国家的国魂®。法国国歌《马赛曲》不仅仅具有国际意义,与《国际歌》一道被认为是200多年来法兰西为全人类贡献的两首不朽歌曲,同时也对法国大革命以及法兰西共和国的建立产生了较为重要的影响。19世纪是德国社会大动荡、大分化并最终形成民族国家的重要历史时期,在这一历史进程中出现的、后成为德国国歌的政治抒情诗《德国之歌》,是德国民族国家成立以及发展的重要推动者和见证者。众所周知,美国国歌更是贯穿于独立战争的全过程。


其三,《义勇军进行曲》在我国具有特殊的宪法意义,即兼具人民性、正当性和建设性。所谓“人民性”是指,现行《宪法》第一条明确宣告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的人民性,即人民建立了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民性不仅仅指个体的人民性,更指向整个中华民族,这一点也通过2018年修宪,在宪法中增加“中华民族”的表述中得到了明确印证。


所谓由公民组成的民族是一个政治—法律概念,中华民族是包括中国境内56个民族的民族实体,并不是56个民族加在一起的简单总称,因为这56个民族已结合成相互依存的、统一而不能分割的整体,在这个民族实体里所有归属的成分都已具有高一层次的民族认同意识,即共休戚、共存亡、共荣辱、共命运的感情和道义。费孝通先生将其引申为民族认同意识的多层次论。在多元一体格局中,56个民族是基层,中华民族是高层。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所有对中国近现代史的理解,中国政治道路的选择,《宪法》以及法律体系的建构,均必须以1840年作为重要时间节点。无疑,1840年是中华民族的重要转折点。挽救民族危亡是对政权人民性的最根本证成。而《义勇军进行曲》的歌词“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以及曲谱鼓舞、激励甚至能够发动民众自觉反抗外敌侵略,充分动员人民的力量,从而为建立人民政权奠定了坚实的群众基础。


所谓“正当性”是指,现行《宪法》确认了中国共产党领导国家的历史正当性和政治正当性。


从历史正当性看,中国近代史上屈辱的一页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结束的;从政治正当性看,我国的人民民主政权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建立的。“序言”在我国《宪法》中具有重要的地位,可谓根本大法之纲目。在《宪法》的制定过程中,曾有过要不要写序言的争论。邓小平同志强调把四项基本原则写入《宪法》,彭真反复考虑后认为,党的领导、指导思想,在当时的背景下只能在“序言”中写。


现行《宪法》“序言”指出“一八四零年以后,封建的中国逐渐变成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国家。”为此无数人进行革命、探索,但只有中国共产党人取得了成功。正如现行《宪法》“序言”指出的:“一九四九年,以毛泽东主席为领袖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各族人民……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从此,中国人民掌握了国家的权力,成为国家的主人。”


再如,我国通过2018年修宪,在《宪法》第一条明确增加规定:“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因此,对于公民而言,在1840年以来的历史视野中,会自觉从内心深处形成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认同和政治认同。而《义勇军进行曲》就是中国共产党人在特殊的历史时期进行创作的,它在发动、领导人民反对法西斯侵略,从而取得最后胜利,结束半殖民地历史,重新建立实质统一的政权起到了重要作用。


这与美国公民对1783年美利坚合众国成立的国家情感在道理上应该是一致的。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关于“焚烧国旗案”的判决中,首席大法官伦奎斯特曾经指出,国歌和国旗是美国的象征,是美国人珍视的情感所向。


所谓建设性是指,现行《宪法》规划了国家发展的目标与任务,即集中力量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把我国建设成为现代化强国。国家标志无疑是进行国家建设,实现国家实质发展目标的重要助力形式和载体。具体到国歌而言,即便在当下,《义勇军进行曲》的奏唱仍然可以让人民谨记近代史上国家与民族屈辱的一页,从而更好地激励人民追求美好生活,建设新时代的现代化强国。


其四,《宪法》中的国歌条款不仅仅具有政治意义,也具有法的规范意义,即含有假定、处理、制裁的规范三要素,可以规范、约束公民和组织奏唱国歌的行为,甚至也包含了以宪法为依据的刑事手段的使用。



各国宪法中的国歌条款与我国《国歌法》的比较


世界各国国歌的命名方式,大致可分为三种类型:第一种以国家命名,如《德国之歌》《啊!加拿大》《澳大利亚之歌》等。第二种以“祖国”为名,如俄罗斯国歌《俄罗斯,我们神圣的祖国》、阿根廷国歌《祖国进行曲》等。在宪法学上,“国家”的措辞更中性,凸显国家权力,直接对应着“国家权力”的概念。而“祖国”更突出感情色彩,用在统一、拥护和保卫祖国等特殊场合。


因此,第一种类型的国歌主要是将国家本身作为一个整体进行赞颂,而第二种类型则更强调国家统一、主权维护等特殊内涵,情感也更为炽烈。除了前两种类型,第三种与国家的革命或反侵略的历史密切相关,如法国国歌《马赛曲》与我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它们往往通过记载一段特殊的历史,来表达政权建立的正当性。


事实上,国歌人宪是世界各国比较普遍的宪法现象。如《朝鲜宪法》第171条、《卡塔尔宪法》第3条、《土耳其宪法》第3条、《印度宪法》第51条、《越南宪法》第143条、《波兰宪法》第28条、《俄罗斯宪法》第70条、《法国宪法》第2条、《葡萄牙宪法》第11条、《乌克兰宪法》第20条、《南非宪法》第4条等均规定了该国国歌。


各国宪法中的国歌条款大致可分为四种情形:


第一种仅明确国歌为国家象征,不具体规定国歌名称,如《哈萨克斯坦宪法》《蒙古宪法》《伊拉克宪法》《摩尔多瓦宪法》《巴拿马宪法》等;


第二种明确规定国歌名称,如我国《宪法》《朝鲜宪法》《老挝宪法《《土耳其宪法》《越南宪法》《法国宪法》《葡萄牙宪法》《匈牙利宪法》等;


第三种明确应尊重国歌,如《阿塞拜疆宪法》《印度宪法》等;


第四种明确规定应制定法律或国歌法,如《卡塔尔宪法》《沙特阿拉伯宪法》《印度尼西亚宪法》《波兰宪法》《埃塞俄比亚宪法》《赞比亚宪法》等。


很多国家以本国宪法为依据,也纷纷制定了该国的国歌法。主要包括以下四方面内容:


第一,明确国歌名称。如《俄罗斯国歌法》明确规定俄罗斯国歌为《俄罗斯,我们神圣的祖国》,并明确了曲谱与歌词。


第二,明确规定如何正确奏唱国歌,包括播放场合以及规范的行为等。如《俄罗斯国歌法《严格规定必须播放国歌的场合,包括总统就职典礼、议院会议开幕和闭幕、接见外国领导人等。《俄罗斯国歌法《还规定,俄罗斯国内所有的电视和广播电台,在每天开始和结束播放节目的时候都必须播放国歌。至于在国外正式场合播放国歌的细节,《俄罗斯国歌法《也明确指出,外交部应考虑对象国的相关传统,并为各个国家播放国歌制定相关的规则。


除此之外,对于奏国歌时的相关礼节,《俄罗斯国歌法《也有详细规定:在正式场合国歌响起时,所有人应起立致敬,男性应摘掉帽子;如果奏国歌的同时也在升国旗,那么所有人都应当向国旗行注目礼。又如,韩国规定,不但电台定时播出国歌,而且影剧院放映演出前也应放国歌,观众须起立。此外,印度规定,所有影院在放映电影之前必须播放国歌,而观众必须起立以示敬意。


第三,加强国歌教育。如意大利规定学校应教唱国歌。第四,明确规定法律效力及责任。如《俄罗斯国歌法》被认为属于《俄罗斯宪法》的一部分。又如,法国规定,公开侮辱国歌将被处以罚款。此外,马来西亚规定,在公共场合对国歌表现出不尊重的人,将被处以罚款或监禁。


比较世界各国宪法中的国歌条款与我国《国歌法》,更有助于理解我国《宪法》中国歌条款所具有的特定政治与法律内涵,并有利于对我国《国歌法》的规范内涵形成更为准确的认识。



我国《国歌法》对于《宪法》中国歌条款规范内涵的具体化


我国《国歌法》将《宪法》中的国歌条款进一步规范化、具体化,并成为《宪法》中国歌条款规范内涵的有机组成部分。


(一)彰显宪法目的


自近现代意义的宪法产生以来,规范国家权力和保障公民权利即是宪法最重要的内容。公民权利与国家权力之间的关系可以表述为,“公民权利产生国家权力,国家权力为公民权利服务,公民权利制约国家权力”。可以理解为,通过建构和规范国家权力,来保障和实现公民权利,也即在特定的政治共同体内,对国家的认同与建设是实现人民的幸福与美好生活的基本途径。


如前文所述,我国《宪法》“序言”指出,1840年以后,中国人民为国家独立、民族解放和民主自由进行了前仆后继的英勇奋斗。但只有在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人民才真正掌握了国家的权力,成为国家的主人。


当然,通过努力,最终要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国歌法》有力地彰显了我国《宪法》的根本目的,即通过增强公民的国家认同,从而更好地建设国家,最终实现人民的美好生活。


(二)强调“尊重”与“维护”


所谓“尊重”,表示对待他人及其价值的态度的道德概念。它要求人们在与他人交往过程中,承认他人的人格尊严,肯定他人的权利和自由等。事实上,不仅仅个体的人需要被尊重,国家也需要被尊重。一则,每一个个体相加的总和即为个体的共同体,而所谓共同体,主要是指国家。二则,国家被尊重,正常的社会秩序和公共利益才能被维护,公民的权利也才能够被可期待地保护。因此,在宪法学上,国家利益和公民权利在本质上具有功能一致性,尊重公民也意味着尊重国家,作为国家的重要象征和标志的国歌被尊重是尊重国家的前提。


现行《宪法》明确规定公民有尊重国家的义务。具体到国歌,《国歌法》第三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象征和标志。一切公民和组织都应当尊重国歌,维护国歌的尊严。”


(三)规范正确“奏唱”


正确奏唱国歌是尊重国歌、维护国歌尊严的应有之义。现行《宪法》第五十四条规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维护祖国的安全、荣誉和利益的义务,正确奏唱国歌理应属于此项公民义务之一。


关于正确奏唱国歌,《国歌法》规定奏唱的场合包括: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会议的开幕、闭幕,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会议和地方各级委员会会议的开幕、闭幕,各政党、各人民团体的各级代表大会等,宪法宣誓仪式,升国旗仪式,各级机关举行或者组织的重大庆典、表彰、纪念仪式等,国家公祭仪式,重大外交活动,重大体育赛事,以及其他应当奏唱国歌的场合;同时规定,“奏唱国歌,应当按照本法附件所载国歌的歌词和曲谱,不得采取有损国歌尊严的奏唱形式”,并且奏唱国歌时“不得有不尊重国歌的行为”。


(四)重视教育与宣传


国歌教育是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爱祖国是一种公德。孟德斯鸠认为,爱祖国和爱法律均属于政治美德,个人的一切美德,也就是先公后私而已。梁启超认为,“人人相善其群者谓之公德。公德之大目的在于‘利群’,根本精神是‘牺牲个人之私利,以保持团体之公益’,它是维护群体的重要工具,人群之所以为群,国家之所以为国,赖此德焉以成立者,公德盛者其群必盛,公德衰者其群必衰”。可见,公德的高下直接关系到群体的兴衰。所谓爱国主义,就是热爱自己祖国的思想感情。


“祖国”是一个广泛的范畴,它包括自己的民族、人民、亲人、故乡、山川、文化、语言、各种优良历史传统和风俗习惯等#。“宪法爱国主义与这些原则的联结必须被与这些原则相一致的文化传统的遗产所滋养。”具体的国家政权可以变换,但是中国的历史文化传统一直未有中断。现行《宪法》“序言”明确指出:“中国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国家之一。中国各族人民共同创造了光辉灿烂的文化,具有光荣的革命传统。”这意味着现行《宪法》对文化传统的尊重,表明了我国对于中华历史文化传统的传承。


孟德斯鸠认为,在共和政体中,一切都依赖于确定对法律和祖国的爱,教育应该关注的就是激发这种爱。爱国主义是对祖国的忠诚和热爱,是一个重要的道德规范,是一种崇高的道德情操和思想境界。


在我国现阶段,爱国主义的主要内容是加强全国各民族、各阶层、各界人士和一切爱国力量的团结,争取实现祖国统一,维护世界和平,加强国防建设,维护国家安全,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坚持改革,勇于创新,为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把我国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而奋斗。它要求人们把对祖国的热爱变成自己的行动,努力为祖国和人民的利益工作;具有强烈的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


现行《宪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国家倡导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倡爱祖国……的公德,在人民中进行爱国主义、集体主义和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的教育”,把国歌纳入中小学教育是实施《宪法》第二十四条、培养公民爱国主义精神的重要手段。


(五)规定政府职责


所谓“职责”,是“职权”的对称,是国家机关及其公职人员依照法律规定必须履行的义务或责任。职责与职权是相互联系的,一定的职责是以一定的法定职权为前提的,职责又是行使职权的体现。没有无职权的职责,也没有无职责的职权。


现行《宪法》第八十九条和第一百零七条分别规定了国务院和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的职权,根据权责一致原则,这两条也包括对应的职责。《国歌法》第十四条规定:“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国歌的奏唱、播放和使用进行监督管理。”正确奏唱国歌,直接规定的是公民的义务,但是国家负有监督管理的职责,若国家不履行相应职责,公民无法获得正确奏唱国歌的环境与秩序,也无法履行相应义务。


(六)明确法律责任


所谓“法律责任”,专指违法者实施违法行为所必须承担的责任。法律责任不同于其他社会责任,其特点是:(1)法律责任必须和违法相联系。(2)法律责任一般须有法律规范的事先规定。(3)法律责任由国家强制力作为保证。


法律责任和法律制裁直接相联系,构成保护性法律关系的两个相互关联的方面,是在出现违法的情况下在国家和违法者之间建立的一种特殊的权利与义务关系,法律责任是违法者对国家必须承担的一种义务,而法律制裁是国家对违法者采取强制措施的一种权力。


根据违法的性质、程度不同,法律责任可分为刑事责任、行政责任和民事责任、经济责任等,现行《宪法》第五十一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行使自由和权利的时候,不得损害国家的、社会的、集体的利益和其他公民的合法的自由和权利。”


同时第五十二条至第五十五条规定的相关义务,也包含了公民的对应法律责任。《国歌法》第十五条规定:“在公共场合,故意篡改国歌歌词、曲谱,以歪曲、贬损方式奏唱国歌,或者以其他方式侮辱国歌的,由公安机关处以警告或者十五日以下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以公民的宪法责任为依据,若构成上述行为,公民应承担相应的行政责任甚至刑事责任。



《宪法》中国歌条款及《国歌法》实施中所需应对的现实问题


宪法的实施首先或主要是政治实施。就宪法的法律实施而言,也主要强调的是宪法对部门法实施的根本依据,即通过部门法实施宪法,进行宪法说理是当下我国《宪法》实施的主要方式和内容。因此,面对特定现实问题,应该将《宪法》中的国歌条款与《国歌法》一起思考,《国歌法》的实施也是《宪法》中国歌条款实施的重要内容。


具体而言,包括如下几个方面:


其一,如何理解“其他应当奏唱国歌的场合”?《国歌法》第四条规定了应当奏唱国歌的场合,共明确列举了八项,而第九项笼统概括为“其他应当奏唱国歌的场合”。笔者认为,所谓其他场合应该是有利于增强公民的国家观念、弘扬爱国主义精神,有利于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适宜于国歌奏唱的公共或正式场合。比如大中小学校以及幼儿园的开学、毕业、授学位等活动应该奏唱国歌。建议应该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进行解释或者出台实施细则。


其二,如何理解“国家倡导”?《国歌法》第五条规定:。国家倡导公民和组织在适宜的场合奏唱国歌,表达爱国情感。”从词意看,所谓“倡导”,是指带头提倡。与之相近的“提倡”,是指说明某种事物的优点,鼓励大家效仿气而“推行”,是指使政策、经验、办法等普遍实行或传播。从《国歌法》第五条的语境看,与“倡导”相比,“提倡”的主动性、力度稍低了,而“推行”又显得生硬了一些,因此,“倡导”既突出了国家的主动性,又体现原则性和引导性,对于第五条适用的方式与立法目的而言是适宜的,也就是说,对于公民和组织在适宜的场合奏唱国歌、表达爱国情感的行为,国家主动提倡,而非硬性规定。


其三,何谓“肃立”?《国歌法》第七条规定:“奏唱国歌时,在场人员应当肃立,举止庄重,不得有不尊重国歌的行为。”根据该条规定,肃立、举止庄重是不构成不尊重国歌的行为的前提条件。所谓“肃立”,是指恭敬而庄严地站着。很明显,静坐不符合《国歌法》规定的“肃立”和“举止庄重”。所谓“不站立不代表不尊重国歌,不唱国歌不代表不爱国”的认识肯定是错误的,要深刻理解爱国的内涵,最基本的就是尊重,爱国要表现在行为当中。


其四,如何在中小学进行国歌教育?《国歌法》第十一条规定:国歌纳人中小学教育。”国歌教育,属于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内容之一,也是实施现行《宪法》第二十四条的爱国主义教育条款以及实现《国歌法》立法目的的重要手段。应该明确将国歌教育定性为中小学的必修课,作为公民课或者音乐课的内容明确分配学时,并检测教育效果。


其五,何谓“故意篡改国歌歌词、曲谱”?《国歌法》第十五条明确禁止在公共场合,故意篡改国歌歌词、曲谱,以歪曲、贬损方式奏唱国歌,或者以其他方式侮辱国歌。何谓“故意篡改”?


在笔者看来:


第一,存在主观恶性。包括明知不可改而改动以及恶意修改两种情形。


第二,任何对国歌歌词、曲谱的改动,即构成对国歌的不尊重,均属于篡改。国歌歌词、曲谱的确定属于国家行为,公民是没有权利修改的。


第三,该条不适用现行《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的公民言论自由,也就是说公民不能依据现行《宪法》第三十五条来声索对国歌歌词、曲谱的改动。《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的言论自由,一则强调公民的个体性权利,二则其行使也不能违反国家利益。所谓言论自由,强调的是公民参与管理国家事务和社会事务的重要手段,但这种手段是有限制的。国歌作为国家标志的象征,已经不属于个体性权利非限定性行使的范畴,而且公民面对国歌,主要表现为一种义务而非权利。《义勇军进行曲》是人民集体意志的体现,最能反映自1840年以来国家和人民的苦难史与抗争史。当面对祖国及其象征和标志的国歌时,人民和公民的概念和使用是合一的,因此,奏唱国歌不仅仅是公民的个体性义务,更强调的是集体性义务。


其六,如何看待《国歌法》在港澳地区的实施?


笔者看来,第一,《国歌法》自身并无规定其实施范围仅限于中国内地,所以可理解为其适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使主权的区域,自然包括港澳地区。以香港为例,《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开篇即指出,“香港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一八四零年鸦片战争以后被英国占领”,表明了香港与祖国的不离不弃,香港与祖国的短暂分离是1840年以来国家屈辱史的一部分。该法第一条明确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第十二条用“直辖于中央人民政府”的措辞,表明了香港特别行政区与国家和中央政府的隶属关系。


第二,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的立法依据是《宪法》第三十一条,因此,现行《宪法《以及依据《宪法》制定的其他法律自然也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的法源之一。《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序言”第二段指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设立香港特别行政区”,表明了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设立与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的制定均以《宪法《为直接依据,这也意味着《宪法《上的国歌条款也应该在香港特别行政区适用。


第三,全国人大常委会享有对于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实施有关问题的解释权,《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条规定:》本法的解释权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事实上,2017年11月4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已经表决通过,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附件三、《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附件三中增加《国歌法》。《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十八条明确规定:“凡列于本法附件三之法律,由香港特别行政区在当地公布或立法实施。”因此,《国歌法》在港澳地区的实施并无制度或法律障碍。


同时,《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这意味着《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也有明确的爱国条款。笔者建议,应加快落实《国歌法》在香港及澳门地区的实施,并通过适当方式广泛开展《国歌法》教育,这对普及爱国主义教育具有重要意义。


宪法是现代社会国家治理的基本方式,也是新时代塑造大国自信的基本载体。加强《宪法》中国歌条款的实施,有利于培养公民的国家主义意识以及爱国主义情怀,也是形成大国自信的重要路径。



推荐阅读

张震、杨茗皓:“生态文明”入宪的作用


欢迎各位惠赐文章,来稿请投:

chinalawreview@lawpress.com.cn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