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上真的有五千隐士吗? | 书单文摘

书单 2019-09-03

文丨二冬 

来源丨《鹅鹅鹅》/ 中国华侨出版社·2018


问:在山上,一天的日子是怎么度过的?可以分享一下你日常的时间表吗?比如几点会做什么,每天必须要做的事。


二冬:早上赖床,起床,开门,喂狗、喂鸡、喂鹅,洗漱,做饭,吃饭,洗碗,煮点儿茶,喝茶。有太阳晒会儿太阳,没太阳宅在屋里听听音乐写点东西,发会儿呆,一天很短。


其实如果了解一个家庭主妇的生活,你就会发现,基本闲不住,一个家,太多琐碎的事要做了。而且我是那种每天要做的事只要超过三件,就会有压迫感的人,比如今天扫地、洗衣服和做泡菜,那么如果再加一件给花浇水,完了,我就会一件事都做不好。


问:中国自古就流传一句话说“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


二冬:繁杂而琐碎的环境是针,只要扎你,疼痛神经就会有反应。之所以这句话盛行,是因为一个观念流行都是源于它有很厚的群众基础,因为能做到隐于野的人是极少的,而内心喜欢隐逸的人却很多。所以这个观念其实是那些想隐于野但又舍不掉市的生活品质的人意淫的产物。


问:终南山真的有五千隐士吗?


二冬:终南山可能有五千妖孽或五千神仙,但绝对没有五千隐士。比尔·波特对“隐士”这个词的误解,是个很低级的常识性错误。想想看,如果在山里住的独自修行的出家人就是“隐士”,那别说终南山有五千隐士,嵩山也有五千隐士,华山也得有五千,武当山也有五千普陀山也有五千宗教这么盛行全国起码不得有五百万隐士啊搞得隐士平民化。(我敬畏钟南山上那些真正的修道者他们可以是佛是仙但不是“隐士”。)


其实隐士这个词是最不该被滥用的因为我们从小就对隐士很了解比如许由、巢父、竹林七贤诸葛亮陶渊明、王维、唐寅等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而这些名字背后都有一个共性就是首先他们都是知识分子没有和尚、道士、设计师然后还得是名士名气都很大有名的知识分子并且大才、大德或大贤都配得上一个“大”字很智慧不进而退以退为进有主动性。所以一切有关隐士和隐居的判断都能看出一个人的格局因为在中国文化里隐士这个身份非常重比大师都重。


问:山上每月花费多少?


二冬:三十元花不完三千元不够花。


问:你的经济来源是什么?


二冬:我会画画也会写诗还会养鸡。


问:想问住在山里怎么谈恋爱?


二冬:我想你问的大概不是谈恋爱的技术性问题应该是“住在山里除了桃树就是母牛女朋友到哪找”?这个其实你有点儿钻牛角尖了住在山里自然能回答你的问题。


问:人活着不单是自己,你家人、你的伴侣,以及你的未来,你怎么看?


二冬:《临济录》:“欲得如法见解但莫受人惑。向里向外逢着便杀:佛杀佛逢祖杀祖逢罗汉杀罗汉逢父母杀父母逢亲眷杀亲眷始得解脱不与物拘透脱自在。”


所谓杀父母是隐喻杀是斩断。不被这些所牵绊就没有痛苦。


当然以上都是废话。


问:住山真的远离纷扰没有烦恼吗?


二冬:我觉得纷忧烦恼和人自身有关吧?经常见到一些“驴友”好不容易爬到山上了坐在桃树下吃着泡面谈股票。自带纷扰。


问:面对住山的种种艰辛、不便你是如何度过的?


二冬:住山有很多不便但无所谓艰辛,就像现在下班时间你坐公交车往外看,很多人骑着电动车戴着手套、口罩,骑很远去上班这么冷的天每天一个来回。旁观者来看的话很艰辛但他身在其中那是他生活的一部分。我倒觉得你们更艰辛还要天天上班不能睡懒觉。


问:吃饭买菜,日常用品如何实现?


二冬:靠背的。刚来的时候,菜是下山买的每次背多一些,但没冰箱,所以只能背那种好存放的,土豆、茄子之类的。有时候想吃青菜,就找野菜下面条,槐树叶子我都吃过。现在好了,我自己种了很多菜。


问:虽然在地理位置上“置身世外”,但这并不妨碍你了解世道新闻。您会每天关注新闻吗?时政、社会、财经、娱乐,哪类更多?都市生活的哪些方面是你特别想避免的,或者您只是想保持距离远远观看?这样更有安全感吗?


二冬:我不关注新闻,只是重要的新闻,不关注它,它自己就会告诉我。比如,你一打开朋友圈,都是“友谊的小船在翻”,你就知道,这个肯定上热搜榜了。


而我对都市生活里最想避免的,恰恰是那些没用的“新闻”,信息量太大了,就像摘果子,我只吃那个最显眼、最大、最红的就够了。剩下的就让它们落地上。


问:住在山上需要习惯很多简陋的生活条件,比如高温、缺水、蚊虫等,你花了最长时间去忍受和习惯的是什么?


二冬:雨季吧,每年秋天有长达一个多月的连续阴雨,山里雾大,潮气很重。


问:如何接纳虚无感?


二冬:北方十二月正午,晒晒太阳,懒洋洋,暖洋洋。


问:你这里有手机信号,能上网,这很重要,你的生活没有刻意拒绝“现代化”。


二冬:这个很有意思,人都喜欢以那些表面的东西来做判断。就像很多人觉得住在山里,就要烧柴,隐居就要穿得像个仙女,所以招摇撞骗唬人的,都会很在意那些道貌岸然的形式主义。但很讽刺,形式主义往往都很见效,因为人们又看不到真正重要的核心,比如面相和作品,所以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生活也一样,用什么工具,住什么房,即便是“时尚”,对我来说也只是形式外衣。真正对我有价值的,是这个世界在我眼里呈现的东西。


问:你曾说,繁杂而琐碎的环境是针,只要扎你,疼痛神经就会有反应。所以,可不可以理解为某种程度上你也在逃避一些疼痛?


二冬:我觉得是“转身”更合适吧。就是你们不好玩,我不想跟你们玩了。大路有荆棘,我走小路,小路有花有草有野免。


问:怎样的生活是对得起自己的生活?如何得到?


二冬:没有标准,就像每个人的喜好不同,每个人都有一个美好生活的想象。山水田园有些人就不喜欢,有人就是喜欢三室一斤,门口就是商业街。我爸就很讨厌农村,他的理想生活是住在城里,离地铁口很近。


问:目前家里养了多少动物和家禽了?你给它们取名字:建×、凤霞、郑佳、土豆,是相互陪伴的表现吧。


二冬:就像小王子给一颗星星起名字。给小动物起名字是为了更尊重它们,让一只鸡和其他的鸡不一样。你可以试试给你每天路过的一棵树起个名字,看到它的时候就和它打个招呼,慢慢你就会发现,它和其他树都不一样。


问:非常赞同:孤独是有存在感的瞬间。所以,在山上的日子,从清晨到深夜,哪个时间段,或者哪个瞬间最容易让你感到孤独?


二冬:偶遇特别美的震撼,手机拍不出来,诗和画都很苍白,又无法分享的时候。打个比方,你说你见到了一只凤凰,你想给人形容,可是所有人都觉得那不存在。可是你真的见到了,它飞走之前抖一抖羽毛,还看了你一眼。
问:在你的整个成长过程中,有没有给你帮助最大的一个人或是一本书
等等?


二冬: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教会我爱,万事万物都给我启发。
问:世界那么大,没想过去看看吗?


二冬:世界那么大,身边的精彩都看不完。


问:你和自己的英雄主义和解了吗?


二冬:我现在在屋子里,画案前。炉子很暖,外面阳光很好,雪在化。


你看,太阳一出来,压在枝头的雪,就化成了水。

责编 | 堇芮


今日荐书 ➠《鹅鹅鹅》
原价:45元

京东图书:优惠价30.9元(6.9折)参加满100-30元优惠,戳此购买👉京东图书 
当当图书:优惠价39元(8.67折)参加满100-50元优惠,戳此购买👉当当图书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