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什么扔掉我的避孕药?生育强迫也是一种家暴

VICE 2019-09-03

生完一胎后,爱丽丝对于要不要生二胎产生了犹豫。她的丈夫经常对她进行言语辱骂和情绪暴力,孩子出生后,他也没有帮上什么忙。“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独自抚养另一个孩子。” 她说。

爱丽丝今年三十多岁,为了保护其隐私,我们在文中使用化名。爱丽丝和丈夫一直没有采取避孕措施。两年来,她和丈夫一直在使用 体外排精避孕法。有一天晚上大吵一番后,爱丽丝和丈夫决定通过性爱解决矛盾。

但是在没有任何警告的前提下,他的丈夫射在了里面。

“没有任何警告,没有任何商量,也没有征求我的意见,他就直接射了。” 已经离婚的爱丽丝回忆说,“当时我吓坏了。他这种独断专行的做法让我非常生气。我打开我的经期 app,发现我正处在排卵期。我说,这下好了,你个王八蛋又让我怀孕了。他说,这有什么?我本来就想多要几个孩子。”

果不其然,爱丽丝因此而怀孕。现在她的小孩一个两岁,一个五岁。

一想到当晚的情形,她依然怒不可遏。“做爱确实经过了双方同意,但是在他内射之后,我感觉就像之前遭遇性侵犯一样。我倒不觉得他是故意制定了一个计划骗我怀孕,但是他确实对我没有一丝尊重可言,他根本不在乎我在这个问题上的感受。”

每每谈及意外怀孕,尤其是当两个不太可能在一起的人发生意外怀孕时,我们往往会抱有一种刻板印象,认为是女方试图通过怀孕来控制男方,也就是俗称的 “怀孕陷阱”(baby trap)。

这种观念(在 Reddit 一类的线上论坛经常可以看到关于这一问题的争论)在我们的文化中根深蒂固。每当一位知名男性和一个名气稍逊或默默无闻的女人有了孩子,公众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男的是不是中了 “怀孕陷阱”。

密歇根州立大学社会流行病学家 希瑟·麦考利(Heather McCauley)表示,诚然女性可以通过怀孕留住男方(当然现实情况是,在女性怀孕并生产后,养育子女的 重任 更多还是压在女方头上)。但是她也指出,很多临床医师听到的故事其实 恰恰相反。麦考利说:“很多时候,是男方拒绝采取避孕措施,迫使女方怀孕,并且威胁说要是不怀孕就和她分手。”

男方干涉女方自主选择怀孕的权利,这种行为被称作 “生育强迫”(reproductive coercion)。最可怕的是,当这个鲜有人谈及的行为在公开场合被提起时,却往往被抹上玩笑的色彩。比如在去年的《周六夜现场》中,Pete Davidson 就 开玩笑 说自己把 Ariana Grande(彼时还是他的未婚妻)的避孕药换成了薄荷糖。

“他不停地告诉我下一个目标就是生小孩”

美国妇产科医师学会(American College of Obstetricians and Gynecologists,简称 ACOG)对 “生育强迫” 的 定义 是 “试图在涉及生育健康的感情关系中维持权力和控制”。类似的行为包括破坏避孕,比如藏匿或者销毁避孕药,故意在避孕套上刺洞,性爱期间 取下避孕套,或者违反协定在射精时不拔出体外;给女方施压,在她们不愿意怀孕的时候迫使其怀孕;对女方进行恐吓,如果她们不愿意遵从男方意愿(不管是拿掉孩子还是留住孩子),就对她们实施暴力。对于那些生活在有着严格堕胎法的地区的人来说,如果她们在不想怀孕的情况下怀孕,就意味着孩子非生下来不可。

根据今年一月刊登在《英国医学期刊 | 生育与性健康》(BMJ Reproductive & Sexual Health)上的一份 报告:年龄在18至45岁之间的女性病人中,多达 四分之一 的人表示自己遭受过生育强迫。而在这些人当中,黑人女性和多种族混血女性,以及 年轻成年女性和青少年女孩 似乎最容易遭受生育强迫。根据麦考利和其他研究者在八月联合发表的一份 最新研究,在14到19岁之间的女孩中,有多达八分之一的人在过去三个月中都遭遇了生育强迫。

属于 “生育强迫” 的种种行为严格来说并不违法。但是在其他一些国家,像性爱期间 擅自取下避孕套,以及故意 在避孕套上刺洞 的行为,都是可以被告上法庭的。

劳伦(为保护个人隐私,我们隐去她的姓氏)也和我们讲述了她的经历。在她23岁那年,她的前未婚夫就开始和她商量要小孩的事情。

劳伦回忆说:“我们当时刚订婚,他不停地告诉我下一个目标就是生小孩。他说我们没必要等到结婚后再生,现在就可以尝试。从现在开始 ‘练习’ 会很有意思。” 在避孕药都用光了之后,劳伦的未婚夫就开始想方设法阻止她续药,并且开始提出无套性爱。

“有次我们做爱的时候,他怎么都不肯戴套。” 如今已经三十多岁的劳伦回忆说,“那时我就意识到情况已经越来越不对劲了,我必须想出一个脱身的办法。怀孕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已经明确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他却依然固执己见,我就知道他以后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第二天早上,劳伦就去了计划生育联合会(Planned Parenthood)买紧急避孕药。

劳伦表示,在他们仅维持了一年的关系中,她还遭受了各种肢体和情绪暴力。她说有一次 “他把我掐到差点昏死过去。” 最终她不得不申请针对他的限制令。

生育强迫是一种存在于亲密伴侣之间的暴力形式,也可能伴随其他亲密关系暴力同时出现。2014年的一项 研究 发现,在641名表示遭受过生育强迫的女性当中,有32%的人还遭到伴侣的恐吓、身体伤害和强迫性爱。而去年的 一项研究 发现,遭受强奸并怀孕和遭受生育强迫之间是有联系的。研究者写道:“相比于向那些被亲密伴侣强奸但是没有怀孕的女性,被亲密伴侣强奸并因为强奸怀孕的女性明显遭受到更多的生育强迫。” 简而言之,怀孕是和虐待、控制挂钩的。

山姆·罗兰兹(Sam Rowlands)是英国伯恩茅斯大学的一位客座教授,也是前面提到的《英国医学期刊》研究的牵头人。罗兰兹表示生育强迫是有一个光谱的。在光谱的一端,可能是言语强迫,要求女方违背自身意愿怀孕。而在光谱的另一端,可能就是性暴力。“对于性暴力,很多人倾向于独自忍受,不愿意向第三方透露或者寻求帮助,因为她们害怕遭受报复。” 他说。

不管你的遭遇处于光谱的哪一头,对于怀孕这样的大事无法进行自主选择,对于任何人都会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生育控制会剥夺一个女人的自我价值、自尊、以及掌控自己生育意愿的能力。” 罗兰兹说,“女性会因此遭受贬低和打击。”

“我就觉得一切都很正常,是我自己太过敏感”

贝丝(化名)至今仍记得在她还没做好准备时就被丈夫强迫生育的感觉。

她说怀第一胎时顺风顺水,但是很快,她的丈夫就开始强迫她生二胎。“他很擅长蛊惑人心。” 贝丝说,“你大可不停地表达自己的意见,但是不管你怎么据理力争,他总是有办法把你绕进去,让你觉得是你自己太蠢或者想法有错,让你觉得你会有这样的想法实在是奇葩,他才是最理性最正确的一个。”

如今已经三十多岁的贝丝说,在她大女儿还没满周岁时,她就被诊断出患有某种自身免疫性疾病,贝丝原本以为她的健康问题可以成为不生二胎的最好理由。

让她没想到的是,巧舌如簧的丈夫却利用她的疾病作为力劝她继续生小孩的另一个理由。“他说既然我得了这种病,那就要考虑女儿的感受。他不希望将来照顾我的重担全都落在我们的女儿身上,所以她需要一个弟弟妹妹来帮助她分担。他说的一套一套的,让我觉得把所有的压力都压在我两岁的女儿身上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情。”

在丈夫的坚持下,贝丝终于还是怀了二胎。这次的怀孕并不顺利,孩子必须提前引产。贝丝说她觉得这让她的丈夫非常恼火。“我的身体越来越虚,这让他很烦躁,因为现在照顾大女儿的责任更多地落在了他身上。怀孕不可能每次都很顺利,但我觉得他是在气我没有做好。”

最终两人决定分开,目前他们正在办理离婚手续。“他的强迫绝对是导致我们离婚的原因之一。” 她说,“不管我说什么做什么,我永远是错的。”

贝丝认为是她的丈夫迫使她生小孩,并且诱劝她做出违背本意的选择,但她也承认自己很羞愧,“我自认为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可我居然还是让这种事情发生在我身上,现在还连累了孩子。” 贝丝说,“我早就该认清事实,而且我本来就能认清事实。要是这种事情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我一听就知道这其中有问题。可是事情是发生在我自己身上,我就觉得一切都很正常,是我自己太过敏感。”

她补充说:“我很爱我的女儿,这些事情并不会影响我对她们的感情,我只是希望在当初的决定中,我能有自主权。”

“她们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虐待”

密歇根州立大学社会病理学家麦考利说,像贝丝这种情况并不罕见,很多人都没有及时认识到这也是一种虐待。

“我发现这种问题在青少年身上尤其明显。” 麦考利说。青少年通常不知道什么才叫做健康的感情关系,她说,因为他们所熟悉的感情 —— 不管是在他们自己家里看到的,还是在媒体上看到的 —— 往往都是不健康的感情关系。

她认为很多年轻女性也是一样,她们的伴侣会对她们施压,或者通过强迫来控制女性的生育自主权。“她们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虐待。” 麦考利说,“她们认为两个人在一起就是这样。”

相关研究者是从 2000年代中期 才开始把生育强迫视为一种虐待的,所以关于这一行为及其造成的影响,目前我们所知甚少。麦考利和其他研究者所能做的,就是帮助医疗服务提供者明白什么叫生育强迫,以及如何提醒患者相关事宜。比如,麦考利的团队和非营利性机构 “无暴力未来”(Futures Without Violence)就合作制作了 安全知识卡片,在计划生育机构分发给患者。如此一来,临床医师可以告知患者采取哪些减害措施可以让她们的伴侣无法干涉她们的自主生育权(比如上节育环或者做皮下埋植),并且确保她们能够获得紧急避孕和试孕帮助。

“我们没办法干涉施虐者的行为。” 麦考利说,“但我们至少可以确保受害者能够获得一切安全协助。”

不这么做的话,对女性造成的影响是终身的,而生活在美国的某些地方、无法获得堕胎服务的女性是最受影响的。对于这些人来说,怀孕了就意味着不管她们愿不愿意,都得把小孩生下来。

爱丽丝(也就是那个丈夫拒绝体外射精的女性)说虽然她的第二个孩子是她 “人生最宝贵的财富……但在内心深处,我还是希望在我第一次意识到情况不对时就赶紧逃离。或者在我第一次本能地觉得要逃离的时候选择离开。” 她说,“现在我只能独自抚养两个孩子,是我连累了孩子,我觉得对不起她们。”

如何识别生育强迫

2017年,“stealthing”(中途摘套)这个词在互联网上 火了起来。同年四月份,国家妇女法律中心(National Women’s Law Center)法务人员亚历珊德拉·布罗斯基(Alexandra Brodsky)发布了一项关于未经同意私自摘套行为的 研究报告。而在这份报告出来之前,关于性爱期间私自摘套的讨论基本局限于聊天室和私人谈话之中。布罗斯基的报告不仅为许多有过类似经历的人发声,更让一些 立法者 感到愤怒,并考虑将这种行为重新定性为强奸。

私自摘套究竟处在性暴力光谱的哪一区域,我们尚不清楚。但专家表示,在未经对方同意的情况下,在性爱之前或者性爱期间除去保护措施,就是一种生育强迫。

支持者认为生育强迫是一种感情虐待,很多人根本没有意识到它的严重性,但是它的发生频率非常高。根据2011年全国家庭暴力热线(National Domestic Violence Hotline)的一项 研究调查,25%的来电者都表示她们的对象破坏了她们的避孕措施,或者强迫她们怀孕,以此来控制她们。

梅根·夏克顿(Megan Shackleton)是 One Love 的执行董事,这是一个非营利性机构,旨在帮助年轻人了解什么是健康的关系,什么是不健康的关系。她说:“公众对于生育强迫的错误认识植根于对感情虐待的基本误解,以及禁锢受害者的暴力循环。”

通常人们意识不到这种操控有多么巨大的破坏性,她说,而且生育强迫也很难识别,因为它通常发生在私人空间,而且我们在普及虐待知识时,往往不会提到生育强迫这个问题。

生育强迫可能体现为威胁、肢体暴力,或者情感操控,除了私自摘套之外,其他的行为还包括拒绝戴套,藏匿你的避孕药,未经你的允许摘除节孕环,在你不愿意怀孕时依然劝说你生小孩,或者在你不想要小孩时让你对堕胎产生愧疚感。

山姆·罗兰兹(Sam Rowlands)是英国的一位性健康与生育健康专家,他的 研究发现在去性健康诊所看病的女性病患中,遭遇生育强迫和控制的女性比例高达25%。罗兰兹为我们罗列出了一些可能暗示你遭遇生育强迫的迹象。罗兰兹说,医疗专业人士会用一些 过滤性问题 来决定患者是否遭遇亲密伴侣暴力和生育强迫,如果你怀疑自己遭受了生育强迫,最好对照一下这些问题。

关于生育强迫的一些问题包括:

  • 关于我什么时候想怀孕、是否想怀孕这件事情,他们是否支持我的决定?
  • 在我不想怀孕的时候,他们是否尝试让我怀孕?
  • 在我要求他们使用避孕套时,他们是否拒绝过我?
  • 关于要不要孩子的决定,我们是否达成一致?

罗兰兹还指出察觉这种不健康的关系非常重要,如果可以的话,就应该尽早发现问题。“生育控制越根深蒂固,女性要从虐待中脱身就越困难。” 他说。

和其他形式的虐待一样,每个人的经历都是不一样的。专家建议如果你怀疑你的伴侣在操控你的生育选择,你就应该主动寻求支持者的帮助,比如致电全国家庭暴力热线,来说明你的情况,并找出一些解决方案。你还可以请求医疗服务提供者向你提供如何避免意外怀孕的建议,比如使用不容易被对方察觉的避孕方式(皮下埋植或者打避孕针)。

夏克顿表示,除了了解哪些迹象暗示着你们的 关系不健康 之外,你还应该相信你的直觉。“如果你感觉两人之间的关系有点不对劲,那很有可能是确实出问题了。作为你的伴侣,他绝对不应该让你感到不适,或者让你没有安全感。”

// 作者:金伯利·罗森(Kimberly Lawson)
// Illustrator: 汉特·弗兰奇(Hunter French)
// 编辑: 范大胖
// Translated by: 英语老师陈建国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