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 在新青年阅读「+」中,寻找对世界的发声方式

最美书店周 做書 2019-09-03


2019年最美书店周已经圆满闭幕
但是这次活动的主题依然带给我们许多思考
本届书店周的主题是「新青年阅读+」
那么,新青年阅读「+」什么? 
什么才是“新青年”的阅读
这一次,我们带给你一份最完整的
线上线下双料回顾
↓↓↓

 


新青年阅读文化风向标
每个时代都有属于自己的“新青年”他们聚焦新知与思想,追求多元文化,关注科技未来。他们不随波逐流,更喜欢自成潮流。
当代“书系新青年”的阅读状态是怎样的?他们关注些什么?他们有着怎样的阅读习惯与消费生活方式?我们试图通过一次面向书系青年群体的“非严肃”调研找出“小趋势”。 
本次调研从2019年7月12日2019第四届中国最美书店周开幕即日发起,截止至2019年8月5日,共回收有效问卷644份。工作人群为主力,占比62.3%,学生群体为37.7%;他们之中有26.2%生活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27.8%来自成都、杭州、重庆等新一线城市,分布在二、三线城市的共为40.5%,城市分布较为平均。 
818日最美书店周闭幕之际最终,我们官宣了《新青年阅读文化风向标》,向大家展示当代的新青年阅读文化。
我们在80后-00后阅读人群中
回收到了644份有效问卷
72.5%是书系女生,男生……果然更懒。
 那么,年轻人还在读书吗?
读,要么变成习惯要么打发时间
但是大家都很76.8%的人平均每天读不到1小时
能超越“一周1.25本”的高产阅读者,有9.2%
没想到,互联网原住书系青年仍然更爱“纸质书”
他们更为偏爱的图书类型是?
反正不是“鸡汤学”
当你邀请一个新青年试试“阅读+社交”的玩法,
他会说?
33.7%的人很感兴趣,
喜欢和线上书友互相监督读书进度。
37.9%的人只有活动形式新颖有趣时才会参加。
对如今的图书市场,新青年们嘴下不留情,
他们这样吐槽道:
 年轻人的时间都去哪儿了?
TOP3:看书、刷微信、刷微博
 年轻人的钱都去哪儿了?
花在阅读上:
74%的人每月花200元看书
大约能买1.5本精装科普画册,3-4本文学小说

图书获取渠道: 
86%的人网上买,常常也会逛逛实体书店
1/3的人竟会光顾图书馆
00后更喜欢出门去书店90后更喜欢买二手书
买书时,他们更愿意听谁的豆瓣>父母……
是什么让他们决定走进书店消费?
“确认过眼神,你就是对味的书店人”!
接近一半的新青年更关心书的特色和趣味;
还有很多人关心书店的气质和氛围;
装修再漂亮的书店,咖啡再好喝,
没有灵魂也是不行的
新青年会为“文创周边买单吗?79%可能会
79%的新青年都会被文创吸引
而只要文创周边创意够新、颜值够高
超过一半的新青年都会将它收入囊中
新青年最喜欢follow谁?
超过半数的新青年有自己喜欢的
作家、媒体人、学者等知名大V
1/3的新青年偏爱
个人博主、UP主等有趣的草根灵魂
最后,当我们让新青年们试图描述自己时,
他们给出了这样的排序:
然而,我们的90后团队认为这个问题没有意义
因为,他们拒绝被贴标签
本次调研由最美书店周主办方未读发起,面向书系青年的阅读文化类新媒体。网易、蜗牛读书、豆瓣阅读、做书、三明治、雅倩爱书等联合发起,参与书单评选的出版品牌亦有贡献。

「新青年阅读+闭幕论坛」
《新青年阅读文化风向标》发布当天,「新青年阅读+闭幕论坛」也同时举办。文史学者、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话题》系列主编、阅读邻居读书会联合创始人杨早,知名编剧、策划人、影评人史航及《如何看懂艺术》作者、独立艺术经纪人、知乎艺术领域优秀回答者翁昕一起为大家拆解与诠释本届书店周的主题「新青年阅读+」,探讨他们心目中“新青年”的定义,从文学、文化、艺术等不同维度探讨新青年的阅读新需求、新视野。论坛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读书节目主持人、知名阅读推广人贺超主持。
 新青年是谁? 
翁昕:“新青年”与我和我这代人年轻时最大的不同就是开放、拥有好奇心,这与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和条件有关系,当下正处于一个信息高速发展的阶段。在那个对阅读如饥似渴的年代,“找书”是最重要的,而现在更加需要的是“选书的能力”,可以选择读什么,选择去了解什么。因此,作为一个新时代的青年,好奇心和自主选择的意愿是很重要的东西,而且和之前会不一样。 
史航:“新”会一直出现,因此“新”不在于累计的状态,而在于“刷新”,每一天都在刷新自己。作为一个新青年,随时在刷新的读书人,最重要的是自己要够新,在别人眼中要够怪。   
杨早:金庸小说里边有一个说法,有些人少林寺七十二门绝技都能通,因为他的功底是“小无相神功”。人总是会不断地老去,不断地被后浪拍在沙滩上,无论90后、00后还是10后,大家总会有老的一天,构建自己的“小无相神功”,“绝技”才会一直不断地增多。   
 新青年阅读+,是一个什么概念?
翁昕:“新青年阅读+”就是要实现1+1>2的效果。而要想达到这样的结果,最好的方式就是“+”一些自己原来没有的东西。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尤其是在上学的时候,会形成一些看法,比如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但是透过读书会发现,有时候自己原本不喜欢的东西随着年龄的增长会发生变化。比如大家小的时候可能不喜欢喝咖啡、喝啤酒,某个时间也许会突然喜欢这些东西了。所以,可以试着“+”一些自己原本不喜欢的东西,这些新事物也许会让自己变得不一样。
史航:我们每个人都有完全做不到的事情,被困扰和局限。读书未必能让我们改变这个世界,但是读书让我们产生一种美好的幻觉,就是这个世界可能被我们改变,这就够了。   
杨早人生一直在读和走之间消磨,但是这种消磨特别有质量,它的质量就在于读和走必须要做一个结合。大家一直在工作、生活,哪怕宅在家里,阅读始终会给你加分。阅读是很奇怪的东西,什么东西加上阅读以后马上就变质,是一个化学反应不是一个物理反应。我写过一篇文章叫做《读书之路,丰富痛苦》,在丰富同时带给你痛苦,这种痛苦,不读书是体会不到的,所以我把这个体验留给大家去体会。
 新青年的新需求、新视野 
翁昕我自己做艺术经纪人,接触的人简单来说有两方面,一方面是艺术收藏家,另外一方面就是艺术展览的观众。这两类人,现在和以前相比,最大的不同就是不那么务实了,这里的“务实”是一个中性词。 
我最开始刚进入这个行业帮艺术收藏家买卖画的时候,他们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个画我现在买下来,两年以后能卖多少钱?对他们来说这相当于是一个理财产品,而不是一件买回来欣赏的作品。但是现在这几年,随着越来越多的新藏家入场,他们会把作品买回来挂在家里或者挂在办公室欣赏,开始注重一些不那么实际的审美价值了。 
同样的感受也发生在艺术展上,不管是北京、上海,还是全国各地,展览越来越多地强调“沉浸”、“欣赏”这些概念。“沉浸”可以用种方法来解释,有人说沉浸就是方便我拍照,进去以后有各种各样的场景,发出来的照片很好看;有时候“沉浸”更多是强调我们和艺术作品交流的状态,这些东西看完就看过去了,但是整个过程越来越多地被我们强调和感受。
史航无论是看动漫还是看网综,现在的年轻人都有自己的“小宇宙”,没有哪一个小宇宙应该是居于鄙视链下端的,大家都在鄙视链上,因为我们在同一个世界上,马克思说,世界是普遍联系的。所有电影、电视剧或者是网综,我现在只要在网上看,一定打开弹幕,一定要知道别人怎么反映,弹幕是每个人把自己的心贴上去,这一刻很有意思。 
再有,我就很喜欢看网综,而且网综的弹幕比影视的弹幕还好看,会更激烈,各种对抗。所以我可能拿该看《呼啸山庄》、《复活》的时间来看《这就是街舞》等等,我觉得收获是一样的。因为,文学名著中唤醒你的感动其实都不是第一次产生于你内心的感受,平时失恋、打架、喂猫也会有很多感受,感受只是被“冉阿让”们重新唤醒了而已,看了之后你才产生感动。如果感动是低层次的,阅读是高层次的,那么这个低层次跟高层次之间的联系就是我们生命和我们张望世界的意义所在。
我看网文从08年到现在看了11、12年了,付费看了非常多,起点,晋江……为什么看这个?因为有愉悦的东西,看一些愉悦的东西,再看《呐喊》《彷徨》,人生才完整,这是我个人的理解。对我来说,这个世界就是有偶尔心为之动的一切,最后他们就变成了我的星辰。我说新青年,也是在说我自己,因为我也是新青年。
杨早有些东西本身是需要互补的,比如影视令人愉悦,人文阅读则相对深度、反人性一点,一个新青年,应该学会两条腿走路。
 大家现在为什么都不愿意沉浸式阅读?
怎么看大家目前的读书的心态?
翁昕:刚刚史航老师也提到,有的书买回来以后,可能封套都没拆,有的可能读了很多遍,我自己也有很多书买回来以后,看了第一页就放着了。看书和工作不一样,工作有退休时间,退休以后要寻找自己的第二爱好或者第二人生。
读书这件事情,其实只要我们有基本的视力,哪怕只是听得见,这件事情就可以一直做下去。所以,如果看一些书觉得看着累,不妨暂且就把书放一放,因为这本书一直会在那,我们的人生很长,没有必要要求自己在某一个年龄阶段就要把该看的书全都看完,有些东西是要等到有了一定人生积累以后才有共鸣。读书不是一个有时间限制的爱好,可以慢慢地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做。
贺超我倒觉得读书一定要趁着眼神好,精力够的时候抓紧读,我们现在已经开始进入到老龄化社会,未来五年书店里卖得最快的书恐怕也是老年人的书,现在很多老年人找不到自己的书,我们的出版业很少做这一类书籍,大部分老人在公共图书馆里用放大镜看书,所以我个人是觉得尽管不用赶着读,但是时间还是有限,除非今后会针对老年读者出版大字版的图书,这是很有价值的。
史航:我之前在微博上做一件事,大量的小说买来没读,就把结尾最后一句话抄到微博上,如果结尾这句话是有意思的,我会因为好奇逆推回去读这本书,比如福克纳的《我弥留之际》,他们艰难的活着,他们在苦熬,谁苦熬?再往前看,这一家是什么样的人?
所以这是一种特别粗暴的方式,这种粗暴的方式决定我要不要关注这本书,我要不要打开,我选择什么样的打开方式。其实就是时间有限,好多时候我跟这本书的缘分就是,看到结尾的一句话就觉得厉害,也有很多就没拆塑封,我跟它的心动一刻就在于我拿着它走向收款台的那一刻,那一刻我们相亲相爱,之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我把你带回家,但是跟你毫无缘分,那本书只是在这,也可能以后有别人来我这借走……所以我觉得放松一点,也是一种沉浸。我在这事上不焦虑,可能我是一个不够勤奋的人。
杨早:我有一个同事,说过一句话,他说一切不能社交的运动都是无效的运动。所以后来我发现,跑步变成了一个可以通过微信来社交的东西。运动是反人性的,从古到今,人都是好逸恶劳的,你要逼着大家跑步,怎么办?就需要大家抱团来做。
我一直说,深度阅读本身也是反人性的。所以我一直强调,读书要推动自己沉浸,一定要找到一批小伙伴跟你一块沉下去。所以这一点我跟史航是相反的,他说没有鄙视链,我是鼓励大家建立鄙视链,必须要有强大的优越感,才能支撑你在这个路上慢慢走下去,这一点都没有的话,那就很虚无了。我们就沦为一种虚无,你读也是读,我读也是读。我们每年出版40多万本书,我读的书跟你们读的书完全不一样,这是新的阅读状况,这是所谓多元,所谓有趣,所谓跨界。这时候怎么找到适合自己的那批书,能够扎进去自己的“小无相功”,是给每个人的挑战,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新青年阅读+,加的是什么?
杨早:还是这句话,加是加人,不是加阅读,阅读最后是建立人和人的关系。你读了书,你对你周边的人,对整个社会,没有一个相对睿智的看法,这个书就白读了,所以我认为的加是加人。  
史航我记得有一次戛纳电影节,有一个年轻导演得奖了,上台发言的时候他讲了一个小故事,他说有一家人,有个小男孩出生之后,到两三岁还不会说话,四五岁了,还是不会说话,全家人特别绝望。有一天吃晚饭的时候小男孩突然说了一句话,说汤咸了,全家人就一起哭,感谢上帝,互相亲吻拥抱,最后问那个男孩,你以前怎么不说话,男孩说,以前汤不咸。所以这个导演为什么拍电影大家喜欢看,就是因为有话要说,所以我觉得“新青年阅读+”就是寻找对这个世界的发声欲望和方式。   
翁昕:我觉得“+”后面,是加自己之前没有的,比如这次在新青年书评选的时候一开始我还是有一点“打鼓”的,因为我熟悉的领域是艺术,但是换个角度来想,这可以让我成为其他领域的好读者,尤其这次评选很多是针对少年和青年阶段的书。像化学、天文领域,我没有那么了解,那这个时候会让我重新对这些学科、领域,产生新的感受,好奇向往。我就是按照这样思路来选我推荐书的。“新青年阅读+”,要加自己原来不确定的,甚至是自己已经非常坚定地认为自己不喜欢的东西,可能新的阅读会有全新的感受。
杨早要走出舒适区。30岁之前尽量看看自己看不懂的书,挑战自己的,因为过了30岁以后就真的很难鼓起这个勇气了。
史航你要找到一个你愿意听你说你最近读了什么的人,这样这个世界对你来说才不是一个空洞的回声,才有具体的倾听,倾听养育倾诉,我觉得这是特别重要的一件事情。一定有一个耳朵,你才有个嘴巴,最后再启动你的眼睛。
 或许
一千个读者心中,就有一千个“新青年”
新青年阅读「+」什么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有趣的答案
读书、买书、逛书店、文化消费……
这些,是我们“书系青年”永远的话题
我们不会停止自我解答和想像
这也是我们最想看到的~

 / 精彩预告 
持续了四小时的闭幕论坛
除了新青年阅读+ 什么
还有三个有趣的话题:
「科普创作与科普阅读进化论」
苟利军×郝景芳
一线科学研究者和科幻大咖
为我们带来对未来科普阅读去向的新鲜解读
「书店未来进行时」
孙谦×绿茶×朱帅
从书店的观察者和从业者的角度
探讨书店发展出路
「儿童选书方法论」
王志庚×黄晓燕×绿茶
是孩子在选书,还是父母在选书?
如何才能选择一本好童书?
以上就是本届最美书店周的内容
明年我们不见不散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