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力400亿“招亲”二选一,高瓴VS厚朴,背后竟有美的老板?

华尔街见闻 2019-09-03

来源:华尔街见闻(ID:wallstreetcn)综合 编辑位宇祥,文中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


格力控股股东的争夺进入了“二选一”阶段,对垒的是高瓴资本和厚朴投资。


9月2日晚间,格力电器发布公告,披露控股股东转让部分股份的进展。在公开征集期内,有两家受让方提交了申请,分别是珠海明骏以及格物厚德与 GENESIS FINANCIAL INVESTMENT COMPANY LIMITED 组成的联合体,双方均已缴纳保证金。


这也意味着,从今年3月底就开始的格力混改再进一程,股权转让事宜进入到了关键阶段。


01
两家超级财团PK,谁会胜出?


此次格力集团为“招婿”设置了极高的门槛,转让费用至少为400亿元,仅保证金就达63亿元。


并且,珠海市国资委和格力集团对受让方的要求远不止“有钱”,受让方还要有能力为上市公司引入有效的技术、市场及产业协同等战略资源,甚至拥有推进珠海市产业升级或产业整合的资源,具备为珠海市导入有效战略资源的能力。


此次进入决赛的两家意向受让方,珠海明骏是高瓴资本旗下的投资公司,而厚朴投资是格物厚德的大股东,GENESIS FINANCIAL INVESTMENT COMPANY LIMITED为一家中国香港公司,成立于2019年6月11日。上证报提到,从成立时间看,格物厚德与该公司的联合体似乎专门为争夺格力电器的股权而来。


官网资料显示,高瓴资本成立于2005年,是亚洲最大的投资机构之一,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为张磊。


早在2016年一季度高瓴资本便看好格力电器,一出手就买了4536万股,近8亿元,并一直持有至今。最新数据显示,高瓴资本持有格力电器4339万股,持股占比0.72%,为格力电器第8大股东。


中国基金报统计显示,高瓴资本旗下基金在2019年中报共出现在A股6 只股票的十大股东之中,包括格力电器、美的集团、爱尔眼科、泰格医药、赛意信息和君实生物,期末参考在A股的市值合计为84.31亿元;高瓴资本在美股有534亿元布局,主要重仓爱奇艺、好未来、阿里巴巴等中概股。


另一方面,厚朴投资成立于2007年,由原高盛高华证券董事长方风雷、原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中国及香港业务主席何潮辉、原高盛亚洲投资银行部联席主管王忠信联合创办。


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1月,以厚朴资本为首的投资团接下中国银行H股的32.4亿股,耗资55.4亿港元;同年5月,厚朴资本联手淡马锡共耗资约567亿港元,接盘美国银行预减持的135亿股建行H股。2009年7月,厚朴投资耗资60亿港元入股蒙牛乳业,创下中国食品行业中交易金额最大的一宗。不久前,厚朴投资因参与哈药集团混改而引发关注。


今年5月份,厚朴投资分别成立了格物厚德投资管理(珠海)有限责任公司、格物厚德投资控股(珠海)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格物厚德股权投资(珠海)合伙企业(有限合伙)。6月27日厚朴在珠海又注册了两家新的控股子公司,分别是厚朴云投资控股(珠海)有限责任公司、厚朴云科技(珠海)有限责任公司。相关公司的注册地均在珠海,被视作为收购格力电器股权铺路。


格力电器在2日晚的公告中也同时表示,格力集团将尽快组织评审委员会对两家意向受让方进行综合评审。


此前,广东省珠海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李丛山在接受央视财经采访时表示,“我们引进战略投资人的要求,第一是能给格力带来有效的战略资源,它在科技创新领域、在一些关键核心技术领域,要能走在别人的前面;第二要有利于保持格力电器现有经营管理团队的稳定。”

虽然最终花落谁家仍未定,但新的大股东进来后,对格力电器的管理,战略发展方向无疑都将产生影响,届时大股东如何与强势的管理层相处也是一大看点。


02
背后竟然出现美的系资本?


根据每日经济新闻,股权穿透之后,珠海明骏背后竟然出现美的系资本。


宁波美域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宁波美域”)成立于2012年,美的创始人何享健认缴金额3亿元,持有99.66%股权。宁波美域通过层层投资最终拥有珠海明俊权益。


具体投资路径为:何享健&宁波普罗非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宁波美域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珠海高瓴泽远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 珠海高瓴天成二期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深圳高瓴瀚盈投资咨询中心(有限合伙)-珠海明骏

图片来源启信宝

此外,前文提到,高瓴资本也是美的集团的股东,根据美的2019年半年报显示,高瓴资本持有美的集团0.89%股权,位列前十名股东的第8位。


03
转让15%,为何是这个数字?


格力集团目前持有格力电器总股本的18.22%,此次拟转让15%。也就是说,在转让格力电器15%股权后,格力集团依然保留了3.22%的占股。


广东省珠海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李丛山在接受央视财经采访时表示:


转让15%,实际上我们转让了对格力电器的一个控股权,如果你达不到15%,实际上就成了一个完全无实际控制人的企业,不利于格力电器的稳定发展。


之所以保留3.22%,我们就有权提名一个董事,有利于实现格力电器混改过程的有力和稳定的过渡性安排。我们考虑的还是怎么去实现一个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效益的最大化,这也是我们当时减持格力电器的一个重要背景。


李丛山还强调,对格力电器实施战略性混改,不是资本的简单退出,或者是进入。作为地方性的国有资本,我们并不谋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我们主要的还是通过资本的不断退出进入,来实现引领和推动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作用。


感谢阅读,感谢点“在看”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