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敏的季节又双叒叕到了……

Immusoul 三联生活周刊 2019-09-03
文 |  袁越
秋天来了,过敏的季节又到了。
别看如今过敏的人越来越多,发达国家的过敏者比例已经超过20%了,但过敏(Allergy)这个词直到20世纪初才被创造出来。针对过敏的研究也严重滞后,科学家们只知道过敏是免疫系统过分活跃导致的,但迄今为止仍然不知道什么样的东西会导致过敏,什么样的人更容易过敏。最为关键的是,科学家们一直搞不懂我们为什么会过敏,我们的祖先进化出这个功能到底有何意义。

大约半个世纪之前,医生们发现了一种叫做蠕虫(Helminth)的寄生虫,能够刺激人体生产大量的免疫球蛋白E(IgE),后者正是过敏反应最重要的标志物,因此有人猜测过敏最初是为了对付蠕虫而被进化出来的,可惜这个防御机制太容易脱靶,于是导致了过敏。

但是,后人发现IgE并不能杀死蠕虫,真正起作用的是白细胞介素,和过敏反应无关。1991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进化生物学家玛姬·普罗菲特(Margie Profet)提出了一个新解释,认为过敏反应的本意是为了帮助人体对付环境毒素。要知道,大部分过敏源本质上就是毒素,比如很多植物体内的大分子化合物其实就是抗虫剂。可惜的是,因为普罗菲特并不是研究免疫的,她提出的这个假说没有被主流科学界所接受。

几乎与此同时,一位名叫罗斯兰·麦兹托夫(Ruslan Medzhitov)的俄罗斯研究生来到美国耶鲁大学,师从该校著名的免疫学教授查尔斯·詹韦(Charles Janeway)。后者认为抗体虽然很有用,但生产抗体是需要时间的,所以人体应该另有一套防卫系统专门用来对付紧急情况。只要入侵之敌的外表长得和以前遇到过的敌人有某种相似之处,这套系统便会立即对它发起攻击。

《罗曼史是别册附录》剧照

正是在研究这套后来被称为“天然免疫”(Innate Immunity)的防御系统的时候,麦兹托夫意识到普罗菲特当年提出的那个解释有可能是正确的。从此麦兹托夫便专心研究过敏,并在2012年出版的《自然》(Nature)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重要论文,解释了自己的观点。

麦兹托夫举出了四个理由:

第一,常见的过敏症状包括打喷嚏、流鼻涕、流眼泪、拉肚子和呕吐等,和排毒的过程很相似。

第二,过敏反应的发生速度非常快,甚至在接触过敏源几秒钟之后就有反应了,这一点也更符合排毒过程,不太像是为了对付寄生虫。

第三,过敏者对过敏源的灵敏度非常高,只要环境中有痕量的过敏源就会中招。要知道,即使是对付病菌和病毒这样的传染病因子,人类的免疫系统都没有如此高的灵敏度,更不用说蠕虫了。

第四,过敏源的成分极其多样,既可以是青霉素中的小分子化合物,又可以是动物毒液中的复杂蛋白质,这一点也是蠕虫理论无法解释的。

这篇论文发表后,陆续有多家实验室找到了更多的理由,证明这个解释很有可能是正确的。比如,人体对于环境毒素的认知是在婴儿时期形成的,现代社会的过敏者之所以越来越多,很可能就是因为小时候生活的环境太干净了,没怎么接触过脏东西。再比如,现代人旅游的机会多了,去的地方也越来越远,更容易接触到小时候不太可能接触到的新东西,人体一时适应不了这种新的生活方式,于是导致了更多的过敏反应。

(本文刊载于《三联生活周刊》2019年第35期)



    大家都在看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图片,一键下单
【夏日阅读】
▼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周刊书店,购买更多好书。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