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正变成一座金矿,可以挣很多钱但不适合人居住

小花 虎嗅网 2019-09-03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宾FUN世界(ID:E_media2019),撰稿:小花


“你们这些串酒吧(挨个酒吧喝酒)的人,快给我滚蛋,滚蛋。”尤金·库克拉(Eugen Kukla)扯着喉咙,对着楼下街上120多名在大半夜吵吵闹闹,破坏居民区日常安静的醉汉大吼道。


库克拉一边用手机拍下这些醉酒游客大闹的场面,一边在嘴里重复念叨着刚才的骂人的话。人群中,有的游客却觉得很有趣,甚至有人还笑着对着他的手机挥手。


(捷克布拉格的摄影师尤金·库克拉)


但是对55岁的库克拉,一个捷克布拉格的摄影师来说,这一点儿都不觉得好笑。


“我是在表达我真实的感受,表达长期以来、年复一年、在我内心形成愤懑不满”,库克拉说道。布拉格市中心滚雪球般的串酒吧生意,耍酒疯的游客经过他四层高的家的时候大吵大闹,影响了他和家人的生活。“这样子已经持续有10或15年了,而且事情变得越来越糟。”


在现场的英国《卫报》记者见证了库克拉的遭遇。


《卫报》记者在当地也参加了一次由布拉格市政当局组织的串酒吧体验活动。


布拉格是欧洲乃至世界的一座著名的历史旅游城市,如今,这个捷克首都和这个国家的最大城市,也因为激增的游客,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便宜啤酒世界闻名


在布拉格的大小街头,混杂着来自澳大利亚、新西兰、德国、法国、巴西、比利时和阿曼尼亚的等不同地方的游客,他们怀着不同的目的来这里,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取乐和喝酒。


(到布拉格旅游的游客数量排前十的国家,德国排在第一位,中国排在第六位)


壮观的人潮就是布拉格“过度旅游”(over-tourism)的一个形象的证据。


所谓的“过度旅游”,就是指过多旅游者游览一个受欢迎的目的地或景点,给当地的环境和历史遗迹造成破坏,并导致居民生活质量的不断下降。


“过度旅游”这样一个通常发生在巴塞罗那、阿姆斯特丹、威尼斯、爱丁堡的现象,如今已经降临至捷克的布拉格。而在1989年之前,这座城市对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游客基本是关上大门的。


布拉格素以美轮美奂的巴洛克和哥特式建筑闻名全世界,享有巴洛克和哥特式建筑之乡的美誉,现在的布拉格还有一样东西——啤酒,闻名世界。便宜的啤酒,引得全球大批游客在此流连忘返。


(2012-2018年,到布拉格旅游的游客数量人数变化情况)


这些游客从世界各地浪潮般涌进布拉格,2000年这个数字达到262万人次,2012至2018年间,来布拉格的游客人数又飙升了几百万,2018年录得的游客数字高达800万人次。预计,今年游客的数字还会进一步增长至900万人次。


醉酒游客行为出格


列侬墙,是布拉格修道院大广场的一面墙,自上世纪80年代起,人们开始在上面涂写约翰·列侬(John Lennon)风格的涂鸦画以及披头士(Beatles)乐队的一些歌词。后来列侬墙也逐渐成为捷克青年表达理想的一个象征性符号。


可如今,表达爱与和平理想的列侬墙却惨遭毒手。在导游的催促下,被一群“串酒吧”喝醉的脑残游客在上面乱喷乱画,面目全非。


除了列侬墙,捷克还有一些景点也未能幸免于难。


据布拉格市政厅介绍,在给游客热情供应了很多啤酒下肚后,导游会经常怂恿游客在景点地标摆出过激的姿势拍照。


在布拉格康帕公园里,有些游客爬上著名捷克艺术家大卫·切尼(David ern)制作的大型爬行婴儿塑像身上;在卡夫卡博物馆里,有些游客甚至将啤酒倒进院子里的两座男性雕塑的嘴巴里。


2014年,布拉格当局对一则投诉进行了调查。当时,由前首相温斯顿·丘吉尔的孙子尼古拉斯·索姆斯爵士(Nicholas Soames)揭幕的一处塑像,本来是用来纪念在二战中为了保护伦敦,捷克斯洛伐克飞行员与英国皇家空军飞行员一起并肩英勇作战的(就是电影《伦敦上空的鹰》的故事),但是,没想到竟然被人在上面撒了尿。


当地居民苦不堪言


类似这样的事情使布拉格当地居民不堪其扰。


“我记得以前这个地方很安静,在街上都很少遇到人,更别说游客了,”43岁的布拉格居民卡罗琳娜·皮克(Karolina Peake)说道。


卡罗琳娜是一个律师,一直在列侬墙旁边的房子居住。


(布拉格游的著名打卡点——列侬墙)


“自从这面墙成了游客打卡之地和《贝台克旅游指南》推荐的景点后,这里简直成了居民的噩梦。近这5年来,更加让人忍无可忍。很多喝醉了的游客来这里,表现得好像他们要征服这里一样,而忘记了他们仅仅是来这里旅游。他们完全不尊重住在这里的人,甚至逼得这里的居民考虑是要继续住在这里,还是离开世世代代在这里居住的地方。”卡罗琳娜·皮克愤愤不平地对英国《卫报》的记者说。


享受旅游红利同时也深受其害


去年,约瑟夫·切尔(Joseph Cheer)、克劳迪奥·米兰诺(Claudio Milano)以及马林纳·诺威利(Marina Novelli)三人联合对“过度旅游”的现象进行了深入研究。


他们认为,“过度旅游”就是游客的过度增长使当地变得过于拥挤,永久性强迫改变了当地居民的生活方式,影响了当地居民对公共基础设施的使用,以及降低了他们幸福感。


三人在一个论坛上发表了这个研究文章文章,并得出了一个结论:廉价航空和像爱彼迎(Airbnb)一样提供廉价民宿的短租平台的爆发式发展,给许多欧洲国家带来了旅游红利的同时,也让这些国家和当地居民深受其害。


 “夜生活市长”上任


“过度旅游”的趋势正在改变布拉格,威胁着长期居住在这里的居民搬离家园,使这里沦为彻底的旅游区。


“这是一个‘耻辱’”,简·斯特恩(Jan Stern)说。


这位今年刚刚上任的布拉格史上第一位“夜生活市长”,正在和当地的酒吧店主协商,劝说他们不要给串酒吧的人群提供酒。


简·斯特恩还动用警力禁止在室外喧闹,还居民一个安静的生活环境。


(刚刚上任的布拉格史上第一位“夜生活市长”简·斯特恩)


“重要的一点是,我们不会放弃我们历史悠久的市中心。它是我们最宝贵的财产,不能让它变成‘死区’,沦为夜生活的背景和廉价的旅游景点,”斯特恩说道。


布拉格当局警告称,这座城市正有可能堕落至以便宜的酒精和低级乐趣而出名的旅游城市,对那些缺德的,被控以不尊重布拉格和当地居民的游客,布拉格当局誓要施行更加强硬的措施。


将来,在布拉格,警察可能将会采取更多严厉的打击措施。


“我们要传达出这样的信息,”布拉格一市政厅官员说道,“对那些制造喧闹的游客,我们将会采取更严厉的手段,甚至有市民呼吁要动用防暴警察。一个串酒吧的旅游团如果人数达到了150人,就需要书面申请,而且必须要有警察在现场维护秩序。把那些喝得酩酊大醉的游客带到醒酒中心,并接受严厉的惩罚。”


“这对布拉格来说是当务之急”,布拉格1区的区长帕维尔·切辛斯基(Pavel Čižinský)发誓,要通过打击串酒吧乱象和限制供酒的时间,来改变这座城市。同时,切辛斯基也鼓励游客去周边的旅游景点游玩,而不只是集中在像查理大桥和九世纪城堡(布拉格城堡)这些游客拥挤的地方。


(布拉格的游人如织)


“布拉格市中心正在丧失正常的生活质量。”切辛斯基说道,他在布拉格的犹太区旁边出生、长大,并且一直都住在这里。“这个市中心正在变成一个金矿,在这里可以挣很多钱,但却不适合居住。这是一个很重要和关键的问题。”


切辛斯基表示,很多人来这里只是为了很简单的目的,有些是为了房子,但是那些想要从游客身上赚钱的人,把这里的境况变得越来越坏。


到处都是旅游业驱动的产业,在布拉格,随街可以看到一系列廉价的纪念品商店,还有被当局戏称为“像五彩缤纷的烟雾弹”的花哨房屋出租广告。


从今年9月起,在布拉格老城广场穿着熊猫衣服跳舞这些街头卖艺,将会被视为是违反法律的行为。


但是,游客到处串酒吧和其他与酒精相关的旅游,破坏这个城市的宁静,迫使越来越多居民离开,以便空出更多的房子来出租,这些才是“布拉格沦陷”的真正的罪魁祸首。


执法不力,醉汉依旧我行我素


不止列侬墙,附近的房子有时甚至是车子也惨遭乱涂乱画。“这纯粹就是毁坏财物”,一个布拉格当地女子说道。


再回头说一下英国《卫报》记者参加当地组织的这个串酒吧旅游活动。


这支在布拉格城内串酒吧的队伍被带到曾经通往古老的波西米亚国王景点的采莱特纳街附近。


在那里的一个露天酒巴,喝了大概2小时的酒,然后队伍又从一个酒吧拉至另一个酒吧,一直这样喝喝喝,持续好几个小时。


队伍每到一个酒吧,酒吧老板都会给每个游客提供一杯免费的便宜伏特加,以表欢迎。


尽管已是炎炎夏日,气温特别高,面对嘈杂喧闹的游客,当地居民也只能无奈又愤怒地关上窗户。


(布拉格入夜的酒吧)


夜越来越深,串酒吧的游客队伍的热情却越来越高涨。


根据当地的法律,晚上10点过后,在布拉格的居民区游客要保持安静,但是带队导游一点都没有让队伍降低分贝的意思。


装有啤酒自行车,一次过能够为很多人的酒杯满上啤酒,使得游客能够一边享受无限量供应的啤酒,一边随着车上播放着的喧闹音乐摇摆起舞。


但对周围的居民来说,这不仅制造了噪音,还阻碍了交通和影响行人。布拉格议会曾建议要将其列入违法行为,但是被当地的一家啤酒厂控诉为“不公平”法规。


事实上,在布拉格,似乎没人害怕法律。


在布拉格的一个街角,布拉格著名的派对区中心附近,一个女人因喝了酒呕吐不停。而在几码开外,就有一个警察局。最后,陪同的当地官员来到了现场,在女人的要求下叫了救护车。


在瓦茨拉夫广场附近,一条大街的一个酒吧外,一对夫妻躺在街上吸烟,而其他串酒吧的人员则围着他们互相厮磨。


最后在那位陪同官员(要求《卫报》记者匿名)叫了警察,警察来执勤后,队伍才安静下来。但是他们没有受到任何处罚,也没有人被逮捕。


这样的场景对卡罗琳娜·皮克来说很熟悉。“我试过对游客抱怨,他们也感到很抱歉,但是导游的态度却很强硬,和我争吵。”


(布拉格街头)


“他们视这里的居民为他们赚钱的绊脚石。很不幸,因为这些旅游团,布拉格已经变成了‘黄金国’”。当地居民卡罗琳娜·皮克说。


游客太过分,迫当局动真格


上个月,一起让人特别愤怒的人为破坏公共财物,彻底惹怒了布拉格当地的市政府。


当时两个德国游客将涂鸦喷到了拥有600年历史的查理大桥上,他们被处罚并被勒令赔偿查理大桥的修复费用。后来,有一个捷克人在没有任何授权许可下,独自清理了涂鸦。


这件事也促使布拉格当地政府决定真正采取措施对待破坏城市的行为。其中一项就是在社交媒体上发起了“能做,不能做”运动,并将一些做出最令人讨厌行为的人的脸打上马赛克,发上网,告诉游客要避免做出哪些行为。


当局也在布拉格地铁上张贴了大量海报,警告游客在晚上10点过后,在街上要保持安静,否则将面临400欧元(约合人民币3174元)的罚款。


布拉格1区当局还鼓励住在市中心的居民,一经发现在Airbnb出租或者其他短租的房子存在租客扰乱的行为,立刻向当地警方报告,这样就可以会对房主予以处罚。


根据捷克的法律,组织串酒吧和以提供酒精饮料组织途步旅行的公司,也将会接受更加严厉的审查,审查范围包括例如:是否存在没有向顾客提供发票,或是向未满18岁的少年提供酒精饮料等行为。


“与串酒吧活动有合作的酒吧将会面临越来越多关于健康和安全问题的检查,例如是否存在会人员数量超标等。”


布拉格1区的区长帕维尔·切辛斯基说,“我们不得不更加强硬……协商起不了作用。”


尽管现在的布拉格游客已经是人满为患,但是匈牙利的首都布达佩斯却十分羡慕布拉格。布达佩斯也拥有相当数量特色建筑,同样也深受过度发展的旅游业带来的新困扰。因为同样是东欧城市,大多数游客旅行的时候,都习惯把布达佩斯和布拉格连在一起游玩。


(布拉格的外国游客越来越多)


“从布达佩斯角度来看,布拉格的城市旅游管理得比我们好太多了。” 在由50个企业主组成的私人协会工作的匈牙利人丹尼尔·耐摩特(Daniel Nemet)说。


丹尼尔·耐摩特可以称得上是首都匈牙利布达佩斯事实上的“夜生活市长”,他艳羡道:“我们面临许多同样的问题,每天都有两班从伦敦飞来的廉价航空来到布达佩斯。但是布拉格走在布达佩斯的前面,他们任命了正式的‘夜生活市长’,明确罗列了能做和不能做的事情的信息,积极主动出击。布达佩斯可以从中学到很多。”


欧洲其他城市如何应对“过度旅游”?


威尼斯


意大利水城威尼斯常年遭遇洪水淹没侵蚀,每年3000万游客更让威尼斯不堪重负。威尼斯当局打算采取更激进的措施来减少每年到威尼斯旅游的人潮数量:针对游客收取最低的入场费,一开始每人收取2.5欧元(折合人民币20元),慢慢上涨至高峰时期收取5欧到10欧元(折合人民币40到80元)不等的门票。


“他们中很多人只是来这里一日游,拍拍照片,”威尼斯的市政府官员愤慨地说。而这已经不是威尼斯第一次提出要惩罚性征收反游客税了。之前,威尼斯当局威胁要对那些拖着行李箱走在路上,严重吵到当地人的游客,收取高达500欧元(折合人民币3970元)的罚款,但是这个处罚一直都没有实行。


但是,从2019年6月19日起,为了保护公共环境,规范游客的文明举止,威尼斯出台了一项名为Daspo禁令,违反者一般会被罚款300欧元,以及缴纳预定数额的罚单工本费。Daspo禁令同时赋予了威尼斯警方将违法者驱逐出威尼斯市中心的权利,有效期是2天到2年不等。


(威尼斯执法的警察)


巴塞罗那


巴塞罗那的加泰罗尼亚居民对游客的愤恨达到了极点。游客已经取代了移民,成为了加泰罗尼亚人的仇敌。这从2017年便出现在墙上的标语:“游客回家,移民欢迎”中可见一斑。


廉价航空以及Airbnb上大量的廉价出租公寓,吸引了一堆乱七八糟的短途游客来到这座城市,威胁着当地人从传统的家园离开。巴塞罗那居民的强烈抗议,高喊“巴塞罗那不卖”,“我们不会被赶走的”。


西班牙媒体称巴塞罗那的居民患上了旅游恐惧症。尽管根据统计,2017年旅游业给当地带来了约300亿欧元(折合成2381亿元人民币)的经济收入,但是巴塞罗那居民对游客还是深恶痛绝,宁愿他们不要来。


阿姆斯特丹


“对于那些不计一切后果,过度寻欢作乐”的游客,阿姆斯特丹当局也是深受困扰。为此,他们发起了一个叫做“享乐和尊重”的活动,并发布了一个相关的视频。这个视频以那些来自英国和荷兰,年龄在18至34岁的青年人为目标,记录了他们让当地居民和商人恼怒不休、破坏当地生活环境的行为。


包含一日游在内,阿姆斯特丹每年游客数量达到1700万人次。为了减轻城市的负荷量,阿姆斯特丹当局已经采取措施控制相关行业的增长,包括限制酒店、纪念品商店、门票销售点以及芝士售卖商店商店的增长。


马略卡岛帕尔马


去年,因为旅游短租推动了当地房租的上涨,西班牙马略卡岛的首府帕尔马当局发起投票,要禁止几乎所有像Airbnb一样的短租平台,将私宅用作短期度假公寓出租的行为。对那些短租旅客不尊重当地居民的行为,以及不遵守当地行为准则的游客,马略卡岛上的居民都非常不满。


马略卡岛的帕尔马是欧洲几个对假期租房采取严厉措施的城市之一。


今年,已有10个国家致信给欧盟委员会,要求在打击短租平台“爆炸式增长”的行动中获得帮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宾FUN世界(ID:E_media2019),撰稿:小花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End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