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假装还生活在小村里

和菜头 槽边往事 2019-09-02



盒马超市突然因为浪费食品这个话题变成了讨论热点,让我觉得非常有趣。那篇关于盒马超市如何大量丢弃临期食品的文章写得声情并茂,冷酷刻板的店员执意要遵照规程扔掉食品,热心善良的大妈不断索要食品并大口吃掉,就像是在竭力挽救生命。我不知道这是当真在讨论浪费食品,还是某种反向营销策略。因为同一篇文章,同一个事件,不同的人可以有不同的解读。讨论浪费食品的人帮助完成了文章的传播,而真正的盒马超市用户却能敏锐地捕捉到其中若隐若现的亮点:为了确保每日提供新鲜食品,商家付出了巨大的成本,所以从那里购买的每一口食物都物超所值。


关于超市、快餐连锁抛弃过期食品和临期食品的话题一点都不新鲜,但每次都能引发讨论还真的是让人佩服中国人的耐性。依照我的想法,人性本身就很复杂,一方面人人都说要爱惜食品,另一方面人人看完临近的保质期标签又转身放下。这种矛盾的行为逼迫商家专门发明出一个新词来解决食品销售问题:最佳赏味期---对顾客一个个解释食品有效期并不意味着临近或者超过这个日子食品就开始变质,大概注定了是徒劳无益。所以干脆直白地告诉顾客:在这个日子之前,吃起来味道最好。言下之意是超出了也没多大关系,只不过是味道没有那么棒而已。巧妙的替换概念,把质量变化变成味道变化,第一个发明这个概念的商家应该授予荣誉文学大师称号。


然而,无论是叫做保质期还是最佳赏味期,结果都并没有多大差别。根据现行的食品安全法律,超市、快餐连锁必须在食品到期前做下架处理。从已经发生的案例来看,说好了哪天哪刻就是哪天哪刻,延迟一天一小时一分一秒都不可以,顾客和质检人员比最焦急的情人更加急迫。那结果就只能是临期打折,到期抛弃---这是商家那一方的理解,抛弃是一种守法行为。换在路人那一方观感可能完全不一样,目睹食品以排山倒海之势被倒入垃圾桶,就很可能忍不住要联想,想到那些饥肠辘辘却又无力支付食品费用的人,因此产生惋惜乃至愤恨的心情。很自然地提出一个早已利于不败之地的设想:如果这些食物能送给那些真正需要的人手里,那该多好啊?


我同样认为倾倒临期食品是一种浪费,但是和许多人在随后如何处置的方式上从此分道扬镳。如果我们生活是在一条小村里,王大娘家做豆腐去集上卖,日暮西山还剩下几块,于是分给路过的张家媳妇儿、钱家老爹,让他们带回家做晚饭,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张家媳妇儿、钱家老爹不会问王大娘这豆腐是不是还在保质期,因为他们都是熟人,彼此知根知底,所以会有这样温馨感染、睦邻友好的一幕。


但都市生活并不是这样的,你在超市里买一块豆腐,你并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豆子,是哪个具体的人加工,又是谁送到超市,之前是放在什么环境里保存。总体上来说,你身边向你提供服务的都是一群陌生人。你不认识他们,他们也不知道你的存在,你们彼此之间绝对不了解,更谈不上什么知根知底。所以,人情社会的那一套在都市生活里失灵了。你要看豆腐包装盒上的成分表和保质期,你要看生产企业的SC标志,确认这一盒豆腐合法合规生产,合法合规销售。


村里的王大娘可以半卖半送把卖剩下的豆腐给熟人,不用担心对方怀疑、起诉。她可以自行判断谁最需要,张家媳妇儿正在哺乳,需要豆腐炖鲫鱼,但婆婆觉得专门买豆腐麻烦;钱家老爹晚上最喜欢煎块豆腐下酒,但是又舍不得自己花钱。于是,王大娘可以自行分配,确保每个人都得到了他们真正需要的东西。城里的超市做不到这一点,城市里的人彼此都不认识,要靠法律和规矩维护人际关系。你是什么人不重要,你发什么样的心也不重要,你放在货架上的食品没有生产日期和保质期,别人就可以告你;你货架上的食品过了保质期还在陈列,别人同样可以告你;你把食品撤下来,出于好心赠送给低收入人群,赠送给乞丐,别人吃完了拉肚子依然可以告你。甚至你拿去倒掉,没有做好销毁,让人捡去吃掉发生了点什么问题......总之,相比之下浪费并不算什么,反而好心肠引起的麻烦却是无穷无尽。


2009年的时候,我参加过中欧论坛的互联网讨论组,来自中国和欧洲的成员分享和讨论各自在互联网领域内的进展。当时欧洲人非常骄傲地向我们展示了他们的新产品:一款基于地理位置的APP,它和许多超市合作,在APP里显示各个超市的临期食品数量和种类。人们可以通过这个APP,找寻距离自己最近的超市,在超市门口专门设立了一个货柜,那里可以他们可以免费或者以极低折扣得到APP里展示的临期食品。欧洲人介绍说,这个APP的初衷是为了减少食物浪费,同时也用这种方式帮助那些在购买食物上有经济困难的人。


今天我再去查找了一下,类似的产品已经遍布全球,小到新加坡那样的地方,大且复杂到印度那样的国家,都有这样的APP。不要紧张,我不是像你推荐APP。而是想要告诉你:你看,这就是城市处理一件事情的方式。任何一个问题,都会转化为一个专门的社会议题,然后由一群专业人士用某种专业方案加以解决。所有这些操作,都会在法律和法规的框架之内进行,以此保证陌生人之间也能形成信任,彼此可以合作达成目的。


出于天然良善的内心,我们每一次在“发现”超市、快餐连锁浪费食物之后,都会发出小村王大娘一般的感慨:啊!谁谁谁还没有吃的呢,这些食品要能给他/她/它就好了。然后,就陷入一轮又一轮这是不是浪费,这是不是必要的浪费,为什么宁可倒掉都不给穷人诸如此类的无限循环争论。而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凭借的不能只是人们朴素的道德感和旺盛的批评欲。如何提升临期食品的利用率,如何达成临期食品的合理分配,这是一个社会问题,就需要某个社会组织来完成。它不是企业自身的责任,它不是某个好心的经理的责任,它需要有一班人专门去做这件事情,而且可以通过这件事情养活这家机构。于是,食品才会源源不断地分配出去,变成红绿灯那样的长效机制。


我们进入现代社会已经很长时间,超过60%的人口已经彻底城镇化,过上了都市生活。但是,依然有相当数量的人装作自己还生活在小村里,喜欢用道德标准讨论一切问题,对是什么毫无兴趣,总在为了应不应该而争吵。一个人如果连什么是什么都弄不清楚,何谈什么应不应该呢?这种假装还在小村的心态,一方面让社会组织结构得不到发展,另一方面则让那些真正试图按照小村模式热心助人的人反复碰壁。于是,无论是从经济上还是从道德上来看,这都是一种损害。


题图摄影:Thomas Le

图片授权基于:www.unsplash.com有关协议


往期回顾:

翻译练习:女王对脱欧只能袖手旁观

树立正确的上网冲浪观

那一年,曹德旺先生去美国建厂

保持直视对方双眼

再致“一位小朋友”

捕鸟记

写在上热搜之后

中国TOP 5的月饼来了!

碎碎念存档

配音练习:太乙真人谈《哪吒》



槽边往事和菜头 出品

【微信号】Bitsea

个人转载内容至朋友圈和群聊天,无需特别申请版权许可。

请你相信我:

我所说的每一句话,

都是错的


                  禅定时刻

新近翻译了一篇文章,懒得再开一贴专门发布,就放在今天的禅定时刻吧:


标题:《运营一家企业就是永不停歇地权衡取舍》

《Running a company is a permanent juggling act》

来自:《经济学人》2019年8月号

翻译:和菜头


机场书店里塞满了成功指南,它们承诺向公司管理人员传授成功秘诀。你只要阅读一本巨著,遵循某种理念,改变你的习性,那么你也可以成为一名管理巨头。而在反思商业历史的那个瞬间,我们会发现这世界上并没有一条必然通往荣耀之路。相反,经营一家公司是永不停歇的权衡取舍练习。在不同的时期和不同的行业,正确的行动都不一样。


例如,以扩张的步调为例。目前流行的概念是“快速扩张(upscaling)”---即创造一种新的商业模式,然后在几年内掌控其对应的利基市场。这个模型的急速升级版本叫做“闪电扩张(blitzscaling)”,是风险投资人的最爱,他们梦想着再造当年成就谷歌和脸书火速崛起的“网络效应”。他们如此热衷于这种快速增长的管理模式,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大多数风险投资都以失败告终,急需要一些巨型成功来掩盖失败。


然而从企业家的角度来看,快速扩张很可能是一个错误。首先,并非所有企业都受网络效应影响。其次,由于扩张过快,企业有可能失去对产品质量的控制,同时破坏其管理结构。建立一家企业就像是跑一场马拉松,很少有人能像飞人博尔特那样从起跑线上就开始领先,直至赢得比赛。第一家沃尔玛店于1962年开业,而在其家乡阿肯色州之外的地方开新店则是在六年之后。


快速扩张的流行意味着鼓励企业尽快将产品推向市场。这种理论认为,客户在一开始得到一个相对粗糙的原型产品,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原型产品会逐步得到改进。对于智能手机APP而言可能的确如此,因为这些APP很容易更新。但这不适用于大多数其他产品,因为恶名一旦昭著就很难洗去。


前金融监管机构丹·戴维斯在他的《金融欺诈》(Lying for Money)一书中,解释了为什么公司必须在成本、质量和客户满意度三个目标之间保持平衡:过于狭隘地关注成本,商品质量可能会受到影响;过于关注质量,成本则会上升。想要同时确保成本和质量,则公司会沉溺于自己的生产流程,因而忽略了客户的需求。


另一个权衡是集中和授权。早期维多利亚时代的企业就类似于军队:将军(高管)向军官(工头和监工)下达指令,后者接受命令又转而指挥步兵(工人)。在这种管理结构对应的世界里,每一个员工都被要求遵守一整套明晰的指示,因此发明出这样一套层级管理方式。


在20世纪,随着企业变得更加复杂,组织变得更加精细,公司开始按照地理位置和产品类型划分为多个部门,中层管理者负责市场营销和财务等专业职能。然而最终,企业开始觉得这些管理结构成本过高,管理方式过度官僚。


在过去的20年间,管理层级已经逐步被剥离掉,基于扁平化结构的授权决策似乎更适合服务型经济。“敏捷”管理大行其道,在这种管理模式下,员工经常被重新分配到拥有多重职能的团队中去。


但这一趋势同样也可能过头。当权力太过分散时,结果可能是混乱不堪。某些公司最后可能会得出结论,认为集中管理更为适合。


最后一个权衡是集中和多样化。通用电气去年从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中降级,这看起来是在这家老工业集团的棺材上又钉上了一颗钉子。机构投资者可以通过投资一系列的独立公司来实现投资组合的多样化,他们不需要投资一家包罗万有的集团公司。现金充裕的科技巨头们同样也在买入前景看好的初创公司,这些初创公司往往与巨头们的核心业务没有明显的关联(想想谷歌收购Nest,那是一家恒温器生产商)。


在某种程度上,即使是最好的产品的其增长前景也会摇摇欲坠。为了企业生存下去,他们必须找到新的产品或服务来销售。如何选择适当的时间去扩张和多样化,以及如何选择正确的组织结构去执行,这是一个判断问题。这种判断的准确性,和及时改变计划的灵活性,才能成就一个好的管理者,而是不是把这个过程简化为飞行途中读几本机场书店买来的成功秘诀。


这枚云腿月饼已经受伤了!

请您救救它!

每年八月十五一过,

月饼们就要被人类残酷地销毁。

保护食物,救救月饼!


英雄,点月饼图片或这里立即拯救月饼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槽边往事 微信二维码

    槽边往事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