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疯狂:特朗普为何对中国如此凶暴?

王陶陶 王陶陶 2019-09-04

摘要:你必须理解特朗普的困境,才能理解他的选择。

王陶陶语音节目系列

推荐节目:王陶陶讲资治通鉴

推荐节目:无可匹敌的力量,群众运动

推荐节目:王陶陶讲法国大革命系列

推荐节目:王陶陶讲述俄国革命

推荐节目:现实政治的基准

推荐节目:世界各国的长期地缘风险

推荐节目:历史成败的具体教训

《推荐节目:现代政治的技巧

推荐节目:王陶陶千聊会员

两个对峙的人试图签署一份长期的和平协议。
其中甲手里的武器远精良于乙,但是他的武器租约合同不久就要到期,而且即将面临武器原主人更加严厉的审视,将很难再肆意挥舞;而乙手里的武器则是他自己的,虽然不够精良,但永远能运用自如。总之,在这场较量中,甲的优势在当前是非常明显的,但这种优势在迅速流失,而乙的劣势则可以被时间弭平。
在这种情况下,即便用优势武力胁迫对方可能会带给施加者自身来各种各样的负面效应,但为了达成一份更有利于自己的和平协议,双方的最佳策略会是什么呢?
甲的最佳策略就是,如果他对乙方缺乏信任,那么他将趁着精良的武器还可以不受限制的使用,尽快给乙方施加最大程度的暴力来达成更有利于自己的协议;
乙的策略就是,在对手精良武器尚未被限制的情势下,尽可能展现出谈判的诚意和紧迫感,取得对方的信任,努力争取时间,从而在对手精良武器被限制住之后,再图穷匕见,从而达成一份更有利于自己的协议。
这就是当前中美谈判双方的博弈困境。
特朗普的有限优势困境
美国大选的不断临近,使得特朗普愈来愈渴望的经济的稳定和关键选民的支持,这就使得他无可匹敌的关税大棒越来越难以随便使用,同时大选也逐渐强化了中国反击对关键选民的政治杀伤效果。这就最终呈现出我们上面所描述的博弈逻辑:一方实力在衰退,另一方的优势在强化。
在这种情况下,对于特朗普来说,尽管贸易战升级对他会构成各种各样的不可测风险,但有一个风险是笃定的,那就是如果他任凭局势按照中方建议的慢慢发展而看不到可信任的讯号,那么他将很快发现随着时间推移,他将完全失去优势,并变得任人摆弄;
这就是笔者7月的时候,不断强调的,对于特朗普这种优势不断随时间流逝的谈判者来说,他消耗时间与中国谈判本身就是在支付代价,这其中最需要的,就是对中国的信任和对谈判的希望。如果看不到这两者,那么特朗普趁着自己依然具有的优势,采取代价极其巨大的风险性升级关税战,从他个人的角度看,反而是较为“理性”的短期举措。
实际上,在现代外交史上,至少有两场重大谈判,与此次中美交涉的情势相仿,从中你会更理解这种博弈困境。
1812年底拿破仑与俄国的莫斯科一月外交
第一次是1812年10月,拿破仑大军进入莫斯科后,与沙皇政府和俄国军队的和谈。当时,侵俄法军面临着兵员流逝和粮秣短期,实力不断削弱,而库图佐夫部署在莫斯科周边的俄军则得到源源不断的补充,实力不断增强。
在这种情况下,拿破仑试图通过挟持莫斯科,尽快逼迫沙皇与自己签署一份更有利于法国的和平协议。拿破仑与沙皇刚开始的谈判极为失败,沙皇直接拒绝了拿破仑,这激发了拿破仑的愤怒,试图不惜代价统帅大军进攻圣彼得堡。
在这种情况下,老奸巨猾的俄军元帅库图佐夫立马横刀,关键时刻扮演了一个欺诈者的角色,他不顾沙俄宫廷和朝野的强烈反对,不断派人向拿破仑问好,善待释放法国高级战俘,暗示俄军的困境和他自信将说服俄国与法国和解,甚至通过给法军一些微不足道的实质帮助,设法巩固狡诈多疑的拿破仑对谈判的信心。到来后来,每当拿破仑的使者拜访库图佐夫,俄军元帅都会装作正在努力说服反对者与法皇议和的样子。
伟大的拿破仑就这样被俄国元帅整整欺骗了一个多月,直至他的使者千辛万苦从圣彼得堡带来俄方根本无意与他谈判的真实讯息。法国皇帝梦中方醒,但他无敌军队已经在一个多月的严寒和短缺中退化混乱的人流。与之相应的是,一支史无前例的强大俄军则集结在库图佐夫的麾下,拿破仑也随后遭遇了毁灭性的惨败。
人类历史的命运因之改变。
1940-1941年的希特勒与斯大林德苏再盟协定
1940年6月,希特勒打败法国之后,开始与斯大林谈判,苏德两国试图订立一个更可靠的苏德保证甚至同盟条约。
但是进入8月之后,当时的希特勒面临一个越来越大的困境:一方面,英国人的军事力量和抵抗意志不断加强,德国与英国之间的战争将呈旷日持久之局;另一方面,罗斯福(1940年大选其基本稳赢)领导的美国不仅对德国的敌意与日俱增,而且其针对德国的军备扩张急剧加速。而且,苏联军队也以几何倍急速扩充。在这种情况下,希特勒对局势做出了著名且准确的评估:
“到1943年,美国将会彻底完成战争准备,在此之前,将是德国仅存的战争优势时间,我们必须充分利用,所有行动将围绕于此”。
冷酷无情的斯大林同样了解这一点,而正是基于对这种局势的清晰了解,所以斯大林在对德国的谈判中,采取了消极拖延的战术,所谓拖延,就是斯大林认为,随着时间的流逝,德国的优势将越来越少,而苏联的谈判资本将越来越多,俄国将凭借时间帮助最终获得一个更好的协议或更好的选择。
然而,在这个过程中,比较糟糕的是,斯大林对德谈判的执行者莫洛托夫,乃是一个刻板的布尔什维克官僚。在对德国交涉中,莫洛托夫采取一种强势谈判策略,他在保加利亚和芬兰问题上与希特勒毫不留情地当面针锋相对。在1940年10月的柏林谈判中,莫洛托夫不仅多次打断希特勒急躁的讲话,而且多次暗示对方,如果不能满足条件,那么俄国将不得不退出对德谈判,并表示,英国也很强大。这实际上正中希特勒最担心的地方。
对于希特勒来说,他最大的忧虑其实是斯大林的谈判诚意。因为在签署1939年苏德协定的时候,斯大林就曾多次违背协定,侵吞原属德国势力范围的立陶宛、北部科维纳等地,事后希特勒也未予追究。
希特勒担心斯大林的谈判仅仅只是拖延时间消磨德国军事优势的托词(特别是当时盛行这种言论),随着1940年10月到访柏林的莫洛托夫显示出越来越少的谈判兴趣(其实是要挟德国给予其更好条件),以及希特勒对美英苏三强军事急速扩张担忧的增加,德国元首最终认定斯大林根本就不想和德国谈判,谈判只是俄国领袖拖延时间的策略,“好无声无息地消除德国的军事优势”,“所以趁着有限的当前优势,铲除苏联势在必行”。
这就是1941年6月22日巴巴罗萨侵俄计划的政治起源,即斯大林对德谈判人尽皆知的漫不经心,将拖延战术变成了希特勒眼里的“毫无诚意的欺诈”,并认定俄国人根本不想和自己谈。
特朗普对中国的困境
与拿破仑、希特勒相似,特朗普对中国同样面临这种问题。
随着选举的临近和两国政府之间误会的加深,特朗普在自身优势不断流失的情况下,当中国未能给他任何正反馈时,以猜忌著称的白宫主人必然极度忧虑中国根本就不想和自己谈。
在这种情势下,他往往就会出现两个极端的心理表现:
一旦从中国这边传来可能是愿意达成协议的征兆,特朗普都会极度兴奋,在8月中旬和8月底,美国总统都呈展现出这种心态;
一旦中国这边对展现出冷淡甚至反击,那么特朗普都会极度愤怒,陷入中方不与他谈的忧虑,进而采取极端政策压迫中方与自己交涉。
所以,特朗普的两种情势实际上取决于中方采取怎样的应对策略,当然,无论这两种情势如何呈现,其结局都不会改变——谈判都会加速。
当然,我们绝不能像库图佐夫那样玩弄马基雅维利式的外交权术,但即便如此,我相信,中国堂堂正正的伟大反击,也足以挫败无耻的对手,维护我们的国家利益。
更多内容,请点击链接搜索:王陶陶文章搜索
王陶陶私货分享
私货分享》大概目录
1、对政策风险及机遇的预判分享
(事前、准确、不模棱两可)
2、对政策预判之具体逻辑的分享
3、提升政策认知之系列课分享
4、网友政策事件投机的收益(补充)
《私货分享》的具体内容介绍及部分内容分享
《<私货分享>主要内容的具体介绍
加入《私货分享》的二维码链接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王陶陶 热门文章:

    特朗普对华外交 真正的流氓来了    阅读/点赞 : 25658/233

    中国最可怕的祸患在于新疆    阅读/点赞 : 16946/228

    无论谁当选 伟大的美国都将滑向衰亡    阅读/点赞 : 15970/207

    僵化的道德 走向灭亡的西方文明    阅读/点赞 : 11988/342

    中美大变局 特朗普或支持台湾独立?    阅读/点赞 : 10621/225

    韩国部署萨德 失控的死亡螺旋    阅读/点赞 : 8562/186

    特朗普会因“穆斯林禁令”蹩脚吗?    阅读/点赞 : 7689/228

    谁制造了欧洲的难民恐袭浪潮?    阅读/点赞 : 6792/184

    历史的纪念:河山重振赖邓公!    阅读/点赞 : 6559/250

    王陶陶:五毛?美分?匪谍?    阅读/点赞 : 3710/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