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汝香:老物件“硫磺海只”

李汝香 太原道 2019-09-06
我的老家位于太原市西山地区的化客头街办北头村。因二青会自行车赛道从村中通过,两边的开阔地带全部种满了黄澄澄的油菜花。近日来,观赏油菜花的游客络绎不绝,村子里人来车往异常热闹。许多游客在村中央五道爷庙后的方台上发现了一种圆桶状的物件,都不知其为何物,更不知其用途。我在网络平台上看到有关人士的猜测,认为和炼铁有关。实际上不是和炼铁有关,而是和炼硫磺有关,它是一种冶炼硫磺的主要工具之一,名曰“硫磺海只”。

临近端午节,我给八十有四的老哥送去粽子及老哥喜欢吃的黄儿折饼。闲聊之余,提起了“硫磺海只”及冶炼硫磺之往事。老哥十三岁时曾在村里的硫磺洞做过记工员、打过杂,对硫磺的原始冶炼过程比较熟悉。我想详细了解冶炼硫磺的全部过程,便恳求老哥细述,为了满足我的好奇心,老哥连说带比划娓娓道来。老嫂在一旁帮着回忆,时不时地提醒他落掉的细节。我整理后以记之。

“硫磺海只”,即游客们无意间发现的那个物件,在我们家乡人眼里并不稀罕,村子里随处可见。此物件口小肚子大,底壳小,形状圆滚滚的,从里到外都是疙疙瘩瘩,一点儿也不光滑,高低大约六十公分左右,它是冶炼硫磺的重要工具。那时,村里有多处冶炼硫磺的小工场,都要用到“硫磺海只”,村里人就合伙经营,用泥土专门烧制“硫磺海只”,向硫磺洞出售。

我们北头村地下矿产资源丰富。据有关资料证实,国家地质勘探测量队于60——70年代对全国的地质矿产分布情况进行了勘测。19798月《地质出版社》出版的《华北地区区域地层表》一书中提到:“太原西山前山地区的晋祠、西铭、石千峰一带为山西和华北地区研究石炭系、二叠系的经典地区。”据《山西大事记》一书中记载,在光绪30年(即1904年),山西汾城人刘笃敬在西山开办了王封磺矿公司。民国时期,北头村内就有多处冶炼生铁和硫磺的小工场。村里人称冶炼硫磺的工场为“硫磺洞”,称在工地上做工的人为“下洞的”。何为洞呢?“洞”即采挖硫矿石原料的山洞,是从山外挖进山内的一个狭窄且低矮的空间。工人采挖和运出矿石只能爬进爬出。在工作面上的工人跪着用小铁锤从岩石的夹层中寻找硫矿石,凿出来后装到箩头或卜篮中。洞外的工人爬进时要在前面推一个自制的运输工具——小特儿(上面平放一块方形木板,下安装四个小铁轮)。里面的工人把装满硫矿石的箩头和卜篮放到小特儿上,进来者返身把拴在小特儿上的粗麻绳往背上一搭,再爬着拉出去。里面的人和外面的人靠说话联系。那个年代,人们都很贫穷,日子过得非常艰苦,做工的人怕把裤子磨破,就挽起裤腿爬着进,时间一长,膝盖处被磨成厚厚的老茧,形成硬壳,用火柴在上面一划就着。拉小特儿的工人也是光着脊背,硫矿石很重,麻绳深深地勒进肌肉里,背部都是一条条血印,绳子都被染成酱红色。从洞里运出来的硫矿石需人工扛或背着送到冶炼工地,然后进行分拣、挑选。有一种专门挑选硫矿石的工具——“磙锥锥”,本地土音为“磙珠珠”。这种工具形似一小铁锤,一边是方形,一边是锥形,分拣矿石时,用锥形部位敲击、辨别,寻找矿石的裂缝,找准位置后,把锥尖插入往两边一别,硫矿石便一分为二,露出中间金黄发亮的内核部位,那便是真正的含量大的硫矿石,如果内外颜色一样,那便是废料。这一操作过程,本地人称作“捣磙”。分拣完毕后,下一步进行熔化,本地人叫“点火”,这时就要用到“硫磺海只”了。把硫矿石装进“硫磺海只”是有严格的操作程序的,不能随便放入,由有经验的老师傅操作。装的过程实际是码得过程,把掰成两瓣的硫矿石按要求码放,矿石背面靠紧“硫磺海只”内壁,内核部位面面相向,夹圪拉插紧,形成一个结实的整体,不散不乱。装完后,在“硫磺海只”口上盖一块锅皮(炼铁后的炉渣片),然后倒扣在大瓮的架板上,一般都是三个一组呈三角形摆放。关于大瓮的放置也有一定的规矩,大瓮是那种口大、肚大、底壳小的容器,与现在酿造厂的醋缸相似。操作时,先把大瓮的底部敲掉,然后瓮口朝下扣在平地上,瓮口里面要用和好的泥抹平,晾干,准备盛放熔化后流下来的硫磺溶液。底部朝上的部分,摆放着三只装好硫矿石的“硫磺海只”,中间空隙处塞进柴禾和肥炭(柴禾在下,炭在上),一切就绪后,由师傅点火。点火的场面煞是可观,柴禾点着后,引着了炭块,炭块的蓝色火苗窜入“硫磺海只”,火苗呼呼乱窜,烟雾翻滚升腾,一簇一簇的,就像一把把燃着的火炬。硫磺矿石本身燃点低,遇到高温后迅速熔化,溶液顺着倒扣着的“硫磺海只”流入大瓮中。这个时刻,工地上老的少的全然不顾硫磺燃烧后刺鼻的呛味,看着他们的劳动成果在眼前汨汨流淌,个个都很开心。火光照着他们黝黑的脸庞;照着他们的破衣烂衫;照着裂着血口子的双手。他们笑着、喊着,是那样的兴奋。那样的开心。待矿石熔化后,就要进行下一项工序——浇铸。他们用勺子把硫磺溶液舀到各种形状的盆里,待冷却后再倒出来,便是一坨一坨的成品了,黄澄澄、亮晶晶的。成品要用毛驴驮着笼驮壳(牲口背上驮物品的工具,中间并列两条弧形木架,两边连接藤条筐子)送到太原兵工厂的接收点——西铭。

硫磺洞是由村里人合伙出资出工共同经营,收益分配是按工分红。那个时期印的票子(纸币)面额很大,一元就是一万元,但物价很高。据《山西民国史》记载:1947年一尺市布6万元,一斤白面3万元。1948年经济好转后有所下降,一尺市布2.8万元,一斤白面1.6万元。我老哥第一个月领到36万元,高兴极了,给家里割了半斤肉就花去3万元。听起来数额可观,但不经花。

原始的硫磺冶炼工序既费工又费料,且产量低。因当时战事频繁,太原兵工厂等军工单位对硫磺的需求量增加,硫磺成品的接收点天天催货。为了保障硫磺的生产,当时任山西省政府主席的阎锡山曾明确发令,凡在硫磺矿做工者,可免除兵役、劳役。并且给签发了“缓役证”。

为了提高硫磺的产量,技术人员对采料场、冶炼工具及冶炼方法都进行了改进。在石料场拓宽了进出通道,扩展了工作面,洞内呈阶梯式向下延伸;洞壁内凿有放灯的石槽,有了照明;增加了采挖工具,如铁镐、铁斧、铁锤、铁砧等。工作环境的改善大大提高了采凿原料的速度。在冶炼方法上也进行了改进,第一步:弃用“硫磺海只”,以大瓮代用。把大瓮底部敲掉,十几个大瓮口对口、底对底连到一起,连接处用泥糊好,最后一个大瓮底部留用,上面钻几个气孔。第二步:在第一个大瓮口把木柴和肥炭架好,再把硫矿石一层一层码上去,点燃后,硫矿石就变成浓浓的烟雾,顺着大瓮口进去,烟雾从大口涌进去,到了瓮底窄口处又返回大瓮的大肚子中,来回翻滚,溶化的硫磺溶液就挂到了瓮壁上。第三步:原料燃烬后,把大瓮一个个掰开,瓮壁上已挂满了硫磺结晶,用专用工具把这些黄灿灿的结晶体刮下来。第四步:把刮下来的硫磺颗粒放置大铁锅中熬成溶液,再倒入备好的模具中进行冷却,即成成品。改进后的方法省工、省料、省力、提高了产量。

解放前,我们村的坝齿渠、双沟、瓦石廓都有冶炼硫磺的工场,点火所需肥炭都是从西山本地区的胡沙峁、茭子沟、洪华沟等煤窑采购。太原西山地区周围十里八乡都有在炼铁厂、焦炭厂、硫磺洞做工的村民。

解放后,西山地区村里人合伙的小产业都变成了私人企业,名称为“手工业生产合作社”。

1950年到1962年,太原西山地区的私人企业被国家接收,成为国有企业。原有的做工人员进行了分流,大部分被分到太原市的煤窑二社,少部分被分到太原陶瓷厂、太原肥皂厂。西山地区进驻了管理单位——硫磺社。办公区设在北头村,占地近10余亩,内设办公室、工作人员宿舍、食堂、医务室、澡堂等。生产出的硫磺成品直供太原市的军工单位。这是太原西山地区以北头村为重点的冶炼行业为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乃至抗美援朝战争所做的贡献。功不可没,史实为证:时至今日,在北头村的瓦石廓还有两个古老的硫磺洞口和冶炼炉遗址。村里许多地方都能看到冶炼硫磺的原始工具——“硫磺海只”。

有关“硫磺海只”的故事,现代人知之甚少,知情者更是廖廖无几。感谢老哥口干舌燥的讲述,我认真做了记录,虽达不到完善,至少也可以让后辈人了解太原西山地区老辈人原始冶炼硫磺的过程;让后辈人记住老辈人在困苦中生活的艰辛;记住老辈人在战争年代为社会所做的贡献。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太原道 热门文章:

    回望河曲旧县    阅读/点赞 : 5383/48

    明太原县城初探    阅读/点赞 : 5163/37

    墓前哀思:怀念我的姐姐刘胡兰    阅读/点赞 : 2401/49

    留给自己心底最深的爱    阅读/点赞 : 1440/61

    姥爷的葬礼    阅读/点赞 : 97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