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元钱”,耳熟能详的儿歌涨价了?网友:真没见过一分钱

深圳特区报 2019-09-09


 

我在马路边

捡到一分钱

把它交给警察叔叔手里面

……

这首耳熟能详的儿歌

近日突然火了

因为有人把歌词改了

“一分钱”变“一元钱”



这首改编的《一元钱》在网上备受争议。



有网友认可这种改编。

无法掩饰的梦 :我觉得蛮有必要,现在的孩子真的懂一分钱的概念吗,简单直接的让孩子明白不好吗,作者本来想表示的是拾金不昧的精神,和一分一元应该没有太大关系吧


女王大人求好运:问题现在没一分钱啊,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根本就捡不到,改了之后更符合事实,让小孩更了解记住


伊夕-陌影:个人觉得不存在误导,更谈不上毁童年,唱歌需要引起一定的共情共鸣,对我们来说它是改变是突兀,需要一个接受的过程。但对现在根本没见过一分钱的孩子来说,你唱一元钱,对他来说自然而然,毫无违和。根本不违背你所说的拾金不昧的本意好么!不要以一个成年人的立场想当然的去否定。


有网友觉得这种改编没必要。

听闻渔歌唱到几句波澜:我小时候也基本见不到1分钱了,但我听的还是一分钱,我一直以为就是告诉我们即使再少的钱也要拾金不昧,父母的每一分钱都来之不易,这里的一分钱不一定指的就是面值啊!改了的话意思也肤浅了,童年也毁了,关键是过于牵强


不为谁而独舞:课本里都介绍过一分钱的,即使不用也知道,我觉得不改好,我小时候也没见过一分钱,但唱这首歌的时候总有种特别的感觉,会好奇我长辈那个年代,其实唱一些怀旧的歌特别有感觉,还有卖报歌,现在不卖报了,但听起来就是很有感觉


小彩电二瓜: 跟物价上涨没有关系 可能你会说 现在市面上一分钱不流通了 人们不用一分钱了 甚至连现金本来也少用了 但是 一年级学人民币的时候 元角分都会学 三者之间的关系也会学 就算没用过 不用了 但还是知道有“分”的存在 经典歌曲也属于经典文化的一部分 贸然改动本就不妥 它是一个时代的产物


Phoebeaxl服务喵掌柜的打杂人员:人民币最小面值现在依旧是分,这首歌的意义是教育孩子要拾金不昧哪怕是一分钱,改了就没有意义了。再说,很难见到不等于它不存在,过去的历史是用来传承的,不是用来改变的


Dear-蔡子轩:尊重原著。那是我小时候的记忆


G一颗西边升起的太阳Y:我也觉得没必要改啊……这也是对原作者的不尊重吧


还有网友吐槽,在学生时代类似的“改编”还不少。

觚酒溪云:有点儿像……我们背诗词时,把“红泥小火炉”改成了“不锈钢燃气灶”


W芝麻汤圆:日照香炉生紫烟,李白来到烤鸭店,口水直流三千尺,一摸兜里没有钱,不知道谁改的,小学那时特别火


咖喱饭很浓:春眠不觉晓,处处蚊子咬,夜来风雨声,蚊子死多少。这是曾经一位优秀的同学背诗时背出来的,当时听着好像也没毛病


也有网友表示,“一分钱”“一元钱”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背后的教育意义。

SQ胶州标致青年:一元钱,一分钱,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背后的教育意义。一分钱虽小,品德、素质却是千金难换。


记者采访了《一分钱》原作者潘振声的女儿马莉。她表示在朋友圈看到这个截图,还有不少朋友来问她,知不知道《一分钱》被改的事情。


“我完全不知道。这种事还真是无从下手,我觉得正规出版社不会去做这样的事情”,马莉说,“爸爸这首歌写的是孩子天真无邪,捡到钱要交给警察叔叔,跟物价没有什么关系。尽管是那个时代的产物,但经典就是经典,我们今天唱来仍然可以体会当时创作者的心血。改成这样,唱起来不觉得拗口吗?我觉得,对这样的恶搞或者调侃,不用去理会。我理解大家是用这个来搞笑或者调侃,把它变成一种段子,但现在我们有时候并不尊重自己的经典文化,随意就去消解掉,但又缺乏原创的能力,这并不值得提倡。


正如警察蜀黍所写

不论什么年代

不论捡到的钱多还是少

拾金不昧永远都是

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你觉得呢?



来源 | 钱江晚报 综合网络 

监制丨党毅浩

编辑丨李璐



深圳特区报

深圳权威媒体资讯平台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吧~

广告联系电话:0755-83518499

广告联系邮箱:850874136@qq.com

微信联系ID:yingying62588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