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往河边的绿皮车,几十年的暖心记忆

老史 太原道 2019-09-09



    随着一声汽笛长鸣,4636次列车缓缓地离开了太原站。象一条绿色的长龙,一路向北。穿过阳曲的丘陵地带,冲过石岭关,到了忻州转向东北,驰骋在忻定盆地广阔的平原上,直向终点站河边奔去。
    车厢内满满的乘客,欢声笑语,呼朋引伴。定襄、五台方言,充满乡情,格外亲切。列车员面带微笑,扶老携幼,服务周到。我无数次的乘坐过这趟列车。
     如今进入高铁时代,绿皮车似乎成了古董,显得老旧。但在我的心中却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她承载着亲情、乡情、友情;连接着家乡、故地……
      我的老家在定襄,爷爷家在县城附近,姥娘家就在河边。要坐火车就必须选择这趟列车。刚出生就坐着这趟火车,回到河边奶妈家。此后无数次的跟着大人乘坐火车往返于两边的家。大概八九岁就独自一人回爷爷、姥娘家。检票以后站在月台上,靠近铁轨,伸长脖子,盼着火车进站。先是大地微微有点颤抖,汽笛一声长鸣,车头冒着白烟,越来越近,“咣当咣当咣当咣当……”响声越来越大,大地剧烈的抖动,身体不由得向后退缩。车开了,电线杆和树木,一棵棵的向后倒下。夏秋季节,绿油油的庄稼,红彤彤的高粱,金灿灿的向日葵,就像色彩斑斓的海洋,火车就向大海中行驶的舰艇。



     列车员穿着铁路制服,说着普通话,真是帅极了!整理行李、打扫卫生、检票……,印象深刻的是,前面一个列车员,拿着好多杯子,这杯子上铁路标志两边写着“太铁”两个蓝字,厚厚的,沉沉的。谁要喝水就给一个,过一会儿就有一个列车员,提着一个大铁壶,铁壶外面穿着棉衣(保温,防止烫伤旅客),给倒上开水。我是小孩,对喝水不感兴趣。就盼望着卖饼子的来,圆圆的,厚厚的,大大的,黄黄的纯白面烧饼,是铁路对旅客的优待。凭车票不要粮票,每人两个,一个大概一角。
    不知不觉就到站了,还没坐够,只好遗憾的下了车。 那时候火车只通到蒋村。出了站还要到汽路(公路)上去等太钢大关山拉石子的马车,或者自已走二十里回去。
    同样,要去太原方向,也必须在蒋村上车。蒋村车站位于高高的坡上,买了车票,必须下到坡底,再爬上坡,从另一个剪票口进站。记得有一个精神病人,常年在那里义务维持秩序。嘴里不停地说着:“坐火车的买票咧,超过20公斤起票咧(扥运)”。
     巧的是,69年我参加工作到了五台的6904工厂。七十年代初,火车也通到了河边。工厂每天有班车到河边接送职工。到了国庆节,春节则会出动多辆汽车,运送职工,火车上坐的大多是我们的同事。
      后来,老人们相继去世,连老宒也卖于他人。再后来单位也搬迁到了太原,去河边方向的机会就少了。但是河边车的情结,深深地烙在心中。昨天,一篇关于4636绿皮车的网文,拨开了记忆的闸门。经了解,这趟车现在是早晨从河边出发,上午到太原。傍晚才返回河边。中间有六、七个小时的时间供大家办事。而且,票价仅9,5元,二十年没有涨价!
  为这趟老百姓暖心的绿皮车点赞!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太原道 热门文章:

    回望河曲旧县    阅读/点赞 : 5383/48

    明太原县城初探    阅读/点赞 : 5163/37

    墓前哀思:怀念我的姐姐刘胡兰    阅读/点赞 : 2401/49

    留给自己心底最深的爱    阅读/点赞 : 1440/61

    姥爷的葬礼    阅读/点赞 : 97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