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分享:电影《屋顶上的人》剧本(编剧收藏)

编剧必修课程推荐

优秀的剧本是一部优秀影视作品的基础

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1300个电影剧本限时免费分享

请点击领取

↓↓↓

1300个电影剧本



        美国惊悚电影《满城风雨》由科斯塔·加夫拉斯执导,由约翰·特拉沃尔塔,达斯汀·霍夫曼,米娅·科什纳等领衔主演。主要剧情是:马克斯本是电视台出色的新闻记者,但因得罪了有势力的人,被贬到了小城市。他心有不甘,希望有朝一日杀它个回马枪、重新回到主流位置上去。萨姆中学毕业即加入空军,但由于未受过高等教育,未能实现飞行理想。回到家乡后做了保安,可干得挺好的他偏偏被自然博物馆解雇了。请点击领取—》1300部中外经典电影剧本(专业挑选,个个精品)


        为了妻儿,他必须重新得到那份工作。在他找馆长理论时,正好马克斯也来采访。馆长根本就不听萨姆的申诉。萨姆愤而举枪,指向馆长。这个局面是马克斯求之不得的,这是最有价值的新闻,是能使他时来运转的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请点击领取—》影视资源大全(导演 编剧 剧本 拍摄 灯光 剪辑 特效等,10000G资源随便拿)



 (阅读原文  下载剧本)





斯德哥尔摩,1976年3月27日,星期六凌晨。
在萨巴茨伯格医院一楼的一间单人病房里,斯蒂格·尼曼默默地平躺在病床上,两眼凝望着天花板。院子里路灯的光亮从未拉严的随风飘动的窗帘缝知中照射了进来,形成一条宽宽的摇曳不定的光带。在病房的一盏小日光灯的柔和微弱的光线下,可以看得见尼曼那布满深深皱纹的额头上渗出的汗水在闪闪发亮。他似乎正在竭力忍受着某种痛苦的折磨。突然,窗外发出一声微响,尼曼警觉地转过头去注视着窗帘,没看见有什么动静。尼曼回过头来伸手在病床上方的按钮上按了一下,一个护士推门进来了。
护士:“尼曼先生,我一直在等你的电铃呢,打针后的疼痛要过四小时才能消失,我给你拿来了一些止痛片。”
护士给尼曼服了药片。她扭头看了一下那随风晃动的窗帘:“你不感到冷吗?我把窗户关上好吗?”
尼曼:“不,让它开着吧,我喜欢夜晚的新鲜空气。不过……”他显得有些为难。“你能帮我上一下厕所吗?”
护士:“当然可以,我来帮你。不管怎样,活动一下对你有好处,医生也要求你尽可能地起来走走。”
护士扶尼曼下了床,把他送到病房外走廊里的厕所门口,就回值班室去了。
尼曼回到病房,立即关上门躺到了床上。突然他怔了一下:户外的路灯映射在天花板上的光带变窄了,是谁在他出去时掀动了窗帘?一种不祥之感涌上了尼曼的心头。他从床上欠起身来紧张地注视着那晃动的窗帘,黑暗中,一只眼睛在窗帘的缝隙中闪亮。尼曼伸出颤抖的手去抓电铃按钮,用力过猛却把按钮拉扯掉了。他费力地翻身下床,摇摇晃晃地向窗户那儿慢慢走去……突然,窗帘被人猛地掀起。一只戴着手套的拳头狠狠地捶击在尼曼那刚刚张开,但还未发出惊呼声的嘴上,接着一阵刀光闪动,尼曼身中数刀,倒在血泊中……。一双穿着皮靴的脚踩着满地鲜血,向着窗户奔去。

马丁·贝克警长的家。
贝克警长年约50多岁,面色红润。他象许多到了他这个岁数的人一样,体态很胖,头上已有些脱顶了。他坐在客厅的桌子旁,嘴上叼着几只小钉子,两眼望着摆在桌子上的图纸,他正在专心致志地制作一只海船的模型。随着一阵刺耳的音乐声,他的女儿走了进来,她一只手轻抚着贴在额头上的几块纱布。贝克回头看了一下女儿,关切地问道:“怎么样,是不是比上次除粉刺时好受些?”
女儿:“我希望是那样。”
贝克皱了下眉头,转了话题:“你放这音乐是想把我逼疯吧?”
女儿有些不以为然:“哎,别土了,这可是幻想曲。”
贝克有些感慨:“当你还是个孩子时,你为自己的爸爸当警察而感到自豪,你也常就此向你们伙伴们夸耀的。”
女儿:“可你现在老了,再说,警察也同以前不一样了。你明天值班吗?”
贝克:“值班。”
女儿:“是和卡尔伯格一块吗?”
贝克:“不,和罗恩一块,他是个好警察,可就是他太死板了些。”

斯德哥尔摩警察局,当天凌晨。
罗恩从装有铁栅栏门的拘留室里把一个留着披肩长发,脸上有不少红色斑点的男青年带进了审讯室。他叫那男青年在一张椅子上坐好,自己也在审讯桌后坐了下来。罗恩大约有40多岁,头顶上头发已经掉光了。由于经常值夜班的缘故,他的脸色苍白,精神有些萎靡不振。他拉过身旁的一台打字机,装上纸张准备记录口供。
罗恩:“那么说来,是你用刀捅了那个叫约翰逊的人吗?”
男青年:“你管他叫人?他是罪有应得!这个鄙卑的家伙把假海洛因卖给我们,你懂吗?吸了他的假货,我们弟兄们死了七个。”
罗恩:“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男青年:“谁能记得那么清楚。他们死了,是他杀死的。”
罗恩:“所以你才捅了他六刀?”
男青年:“我只不过想给他留点记号,他也正需要这个。”
罗恩有些不耐烦了:“我不想听你那些乌七八糟的事。”他用手揉了一下眼睛。“从昨天早上到现在这么长时间了,你什么有用的也没说。”
男青年:“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把一切都对你说了!是我拿刀捅了他,就是这么回事。”
罗恩:“可事实上你们是三个人一块干的。”
男青年故意做出大惊小怪的样子:“你说什么呀?你!那来的三个人?撒谎!我根本就没说过这个。你不能强加于我呀,大伯。”他的脸上掠过一丝嘲弄的微笑。
罗恩无可奈何地站起来,把男青年带出审讯室,交给一个警察:“把他关起来。”他命令道。
警察:“是,长官。”他拉住男青年的胳膊:“你跟我来。”
罗恩转身推门走进警察局值班室,他走到墙边的衣架旁摘下大衣和帽子,“我可累坏了,我要去休息一下。”。说着,他穿上了大衣。这时桌上的电话铃响了,值班警察拿起话筒:“斯德哥尔摩警察局,刑事科,我是乔汉森。”他用手捂住话筒对正要开门出去的罗恩说道:“喂,罗恩,你等一下。”
罗恩转过身来:“什么事?”
乔汉森:“好象是你管区的事。”说完他又把话筒凑到耳边:“是的,请说详细些……我知道了,你们在那里等着,我们马上派人去。”他放下电话对罗恩说道:“在萨巴茨伯格医院发生了一起凶杀案,你能去处理一下吗?”
罗恩戴上帽子很勉强地说道:“好吧。”
乔汉森:“那你就去吧,在医院门口会有人接你的。”
罗恩不再说什么,开门走了出去。

萨巴茨伯格医院。
一名警察守卫在医院门口,旁边停放着几辆警车,车顶上的蓝色警灯闪闪发亮,为周围黑暗的夜色抹上一层神秘的色彩。罗恩下车走进了医院的大门。在走廊里,警察安德森正在打电话。
安德森:“请找一下弗雷德里森小姐,是的,她的戏刚完?好,我等着。”
他看见罗恩走了进来,用手指了一下斜对面的一扇门,罗恩走了过去,很老练地用脚慢慢地勾开了房门:惨不忍睹的凶杀现场呈现在他的眼前。他蹲下身子,掏出眼镜戴上,仔细地查看着。走廊尽头,那位曾帮助尼曼上厕所的护士,她睁着一双由于过分惊吓而显得有些呆板的眼睛坐在一张椅子上。一位大夫一边给她打着镇静针一边安慰她道:“好啦,好啦,别着急,我们会让你立即恢复过来的。”
罗恩站起身来收好眼镜,用脚把房门关上,回到安德森身旁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安德森:“安德森。”
罗恩:“你是什么时候到这儿的?”
安德森看了一下手表:“两点二十六分,也就是九分钟前。”
罗恩身后传来一阵呕吐声。罗恩闻声转过脸去,年轻的警察特拉尼正趴在洗手池上呕吐着。
安德森:“他是个新手,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办案,看见那尸体就吐了。”
罗恩:“死者是什么人?”
安德森:“是尼曼警官。”
罗恩:“一点不错。”
安德森有些奇怪:“可你不是不知道吗?”
罗恩:“不。”
安德森要找的人来接电话了,安德森向对方解释着:“喂,英格,我今晚不能来了,有公事,没办法,真对不起,明天见吧。”
罗恩伸手拿过电话,拨了号码,话筒里传来贝克那未睡醒的声音:“我是贝克。”
罗恩:“马丁吗?我是罗恩,我现在在萨巴茨伯格医院里,一桩大案子,你最好来一下,快点。”说完,他放下电话掏出手绢递给刚过来的特拉尼,示意让他擦擦嘴。
特拉尼接过手绢擦了一下嘴,灌还给罗恩。他有些歉意地说道:“对不起。”
罗恩:“没什么,你会成为一个好样的。”
特拉尼:“每次凶杀案都是这样的情景吗?”
罗恩:“我当警察快20年了,说真的,这种情景我也是第一次看见。”
贝克警长赶到了医院。他同罗恩并肩站在尼曼的病房门口,面无表情地扫视着病房。他翻看了一下手中的小本子对罗恩说道:“看起来他干得很利索,是不是?”
罗恩:“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非要叫你来了吧,不只是因为……”
贝克:“什么?”
罗恩:“不只是因为尼曼是个警官,而且这个凶手简直就象是个野兽,我的意思是只有疯子才这样杀人的。”
贝克:“看来是这么回事。”

医院外的院子里。
起风了。贝克走出医院大门,来到院子里他掏出打火机用手挡住风点燃了香烟。在打火机的火光下,他似乎看到了什么。他返身走到警车旁将车顶上的探照灯转了过来,在灯光的照射下,草丛里有一把沾满了鲜血的刺刀在闪闪发光。
贝克对一同出来的罗恩说道:“喂,罗恩,这儿有把刺刀,象是毛瑟卡卡宾枪上的。在它的柄上也许能找到指纹的。”说着他抬腕看了一下手表:“我们得通知尼曼的家属,在这个时间叫醒他的妻子,真遗憾。”
罗恩:“可你必须如此呀。”
贝克:“你跟我一块儿去,好吗?”

汽车里。
贝克和罗恩驾车向尼曼家驶去。半路上,罗恩发现一辆汽车停在路边的人行便道上。
罗恩:“你看,那个家伙不但把车停在禁止停车区,还开上了人行便道!算这家伙走运,我们不是交通警察。”
尼曼的家就在前面了。
罗恩:“马丁,你看。”
贝克:“什么?”顺着罗恩手指的方向,他看见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站在一幢楼房的门口。
罗恩:“站在楼门口的那个孩子看起来是在等我们的。”
贝克:“他一定是尼曼的儿子。”

尼曼家的客厅里。
尼曼的儿子斯特凡将贝克和罗恩领进了客厅。
斯特凡:“我去叫我妈妈来。”说着他走进了里屋。贝克趁机四下打量着房子。一阵脚步声,尼曼太太在儿子的陪同下走了进来。她身身一件暗红色的长裙,神情悲伤。
贝克迎上前去:“你好,尼曼太太。我叫贝克,刚才是我打来的电话。”
尼曼太太:“你好。”
罗恩:“我叫埃纳·罗恩。”
尼曼太太:“你好。请坐吧。”
他们在客厅中间的圆桌旁坐下。贝克和罗恩对望了一下,都感到要说的话难以启口。尼曼太太用手拢了一下头发,用探询的目光打量着这两个深夜来访的客人:“你们……”
贝克关切地说道:“尼曼太太,你是不是先吃点镇静药什么的,这对你会有好处的。”
斯特凡:“我爸爸有药,我把它们放在药柜里了,我去拿来好吗?”
尼曼太太:“谢谢你,孩子。”
药取来了。贝克伸手接过药瓶,看了一下标签,然后倒出两片递给了尼曼太太。她接过药片,就着儿子倒来的水服了下去。然后把脸转向了贝克。
尼曼太太:“能告诉我你们来有什么事吗?尼曼死了,没有人能使他复活的。”她擦了一下眼睛,几乎要哭出来。“可是你们干么不让我去看他一眼呢?你刚才在电话里的口气也很怪……”
贝克声音很低沉:“尼曼太太,你的丈夫不是病死的,是有人摸进了他的病房杀死了他。”
这突然的消息使尼曼太太愣住了:“我不明白……”
站在她身后的斯特凡问道:“谁干的?”
贝克:“还不清楚,护士发现他倒在病房的地板上。凶手是从窗户外爬进来的,用刺刀杀死了他。他死的时候也许不太痛苦。”
罗恩:“现场表现他是遭到突然袭击的。”
尼曼太太伸手抓住了儿子的手:“那人为什么要杀死他?”
罗恩:“还不清楚。”
贝克:“我们希望你能够帮助我们。”
尼曼太太:“帮助你们?”
贝克点了点头:“是的,首先,你能想出有谁会由于某个原因要杀死你的丈夫吗?”
尼曼太太:“我不知道。”
贝克:“最近是否有什么人恐吓过你丈夫?”
尼曼太太:“没有。”
贝克:“有谁恨尼曼吗?”
尼曼太太:“恨他?有谁会恨他呢?”
贝克:“因为他是个警官,由于工作的关系,他会有敌人的。”
尼曼太太茫然地看着贝克:“我什么也不明白。”

医院大门外。
贝克从尼曼家返回医院,他刚一下车,就被闻讯赶来的记者们围住了。
记者甲:“我们想照几张相,可以跟你一块儿进去吗?”
贝克:“不行。”说着,他就向医院大门内走去。
记者乙:“那你至少可以对我们说点什么吧?”
贝克:“以后再说吧。”
贝克走进了大门。记者们也跟到了门口。站在门口的警察伸出了手臂挡住:“不许进去。”

医院走廊里。
贝克碰上迎面匆匆走来的警察汉森:“情况怎么样?”
汉森:“我们几乎问遍了医院里所有的人,但是没人听到或看到什么。因为这种老砖房子的墙太厚了。”
贝克:“你认识尼曼吗?”
汉森:“认识,但不太熟。他是因为有病才调到我们第二区来的。”


 (阅读原文  下载剧本)


编剧必修课程推荐

优秀的剧本是一部优秀影视作品的基础

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1300个电影剧本限时免费分享

请点击领取

↓↓↓

1300个电影剧本


想结识更多影视同仁吗?

想学会更多创作技巧吗?

想你的作品有人看、有人评、有人赞吗?


编剧群、导演群、演员群、影视群、

平面设计群、摄影摄像群、视频制作群、后期特效群

高质量活跃微群互换

一对一互拉

你拉我、我拉你

(合作交流,请扫码添加小编微信)


提取码:6ico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