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我的婆婆

熊良媛 遇见吧啦 2019-09-19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遇见吧啦


怀念我的婆婆

—— 婆婆逝世十周年祭

作者:熊良媛

图片:网络

 

婆婆去世已经整整十年了,原以为时间会冲淡离愁,可我最近愈发的思念她了。我想,是该写点文字,重温和她在一起的那些平淡却宁静祥和的日子,慰藉自己的思念之情。此刻提起笔,她那慈祥的面容已浮现在我的眼前,那爽朗的笑声就在我的耳边回荡……

 

第一次见到婆婆是1996年夏天,我对婆婆的印象颇好。那时正和老公恋爱。婆婆是小学教师,对我很热情,性格开朗豁达,她说话底气很足,时常发出爽朗的大笑,一点也看不出其实婆婆因直肠癌做过大手术,病退已经十年了。临别时婆婆送我一条珍珠项链,把我一直送到车站,那条项链我至今珍藏着。


结婚后,我和老公每两周回铜川看望一次公婆。我们通常周五五点坐车,到家刚好七点鈡。他们总在院子里迎接我们,看到婆婆关切慈祥的笑脸,茶几上新鲜的水果,桌子上提前准备好的饭菜,我的心瞬间变得温暖明亮起来。工作中受到的排挤,委屈,心里的那些烦闷,顷刻间烟消云散了。


结婚头两年,我和老公没有陪公婆过年。我给婆婆说,我的镇安老家交通不便,等我有孩子了也许四五年都回不去了。让老公陪他们过年,我自己回老家陪父母。婆婆不假思索,让老公陪我一起回娘家,说铜川离咸阳很近,我们平时经常回去,不必在意过年。合家团圆是天下父母春节共同的期盼,婆婆的善良体贴,我每每想起都要眼框发红。


婚后,我帮婆婆洗洗碗,偶尔拖拖地,她总客气的不让我干。没孩子的时候,我经常睡到快十点钟才起床,婆婆从不打扰我,总是把早饭做好留在笼里。每次晚起,婆婆都要给我宽心,说年轻人瞌睡多,她年轻时也和我一样能睡。

 


婆婆的面食做的很好吃,尤其是扯面,我每次都吃一大碗,因为她的面食的启蒙,我现在的口味已经是典型的关中人了。婆婆做饭我基本插不上手,就主动去买菜,婆婆总要和我一起去,每次都要和我抢着付钱。过年过节我给公婆买的衣服,有的并不合适,但婆婆总是很高兴的穿在身上。婆婆六十大寿时,我给她买了个金戒指,她欢喜的戴在手上,逢人就让人看,逢人就夸我贤惠能干,好学上进。婆婆是容易知足的,她的夸奖是发自内心的,我听了却颇不好意思,我只是一个通情达理的儿媳妇,没有什么过人之处。


我和婆婆经常一起去二号信箱买菜。我依稀记得那是一个明媚的春天早上,市场上好多人尊敬又亲热地叫她“张老师”跟她打招呼,婆婆一边爽朗的笑着回应他们,一边一一给我介绍着他们是那届学生,叫什么名字。他们基本上是农民,或是做小卖买的。我问婆婆,他们当初是好学生吗,成绩好吗?她说,在她心目中没有好学生和坏学生之分。我又问她,会对学习好的学生偏爱吗?她说,每个学生都值得爱,在她心目中所有学生都一样。婆婆的回答让我终生难忘,婆婆能够一视同仁的爱每一个学生,她必然是一个好老师,她从塬树村小学调走时,学生和乡亲们都舍不得她,我想这不仅是因为婆婆的博爱和敬业,更重要的是她始终践行着教书育人的真谛。


然而锅碗瓢盆总有相撞的时候。我在铜川坐月子是一段不快的记忆。婆婆让我回铜川生孩子,她照顾我。2000年的1月3日,我回到铜川,1月7日晚上我开始肚子疼,婆婆陪我去矿务局医院,婆婆一直在产房门口等我,凌晨两点我生下儿子。她的眼圈红红的,觉得我遭了很大的罪,但是看到护士抱来的孙子又破涕为笑。我知道婆婆身体不好,不能熬夜,让她打车回家,她坚持要陪我。我睡不着,婆婆也睡不着,我们聊了一晚上。



出院回家后,婆婆照顾我的饮食。她一天给我做五次饭,基本上是汤类的,稀饭,猪蹄汤,鲫鱼汤,醪糟,挂面等。我说这些不合我的口味,我不习惯喝汤。婆婆说产妇身体虚弱,消化不了大鱼大肉,只能吃稀的。我不明白一向开明的婆婆为何这次要固执己见。我每天强撑着,花六七个小时喂孩子,坐的我腰酸背痛,孩子依然吃不饱,不停的哭闹。慢慢的我越来越没有胃口,精神越来越差。婆婆爱打麻将,从我出院回家第三天起,她又开始打麻将了,从下午一点进行到五点半,雷打不动的。我隔着一堵墙,听着稀里哗啦的麻将声,心烦意乱,心里说不出的憋屈。婆婆人缘好,经常有人祝贺她当了奶奶,她总是爽朗的大笑。我越发感到委屈惆怅。婆婆沉浸在当奶奶的喜悦之中,对我的憔悴和沉默浑然不觉。

 

孩子半个月时,我听从大姐的建议,给孩子断了母乳。孩子晚上总是不停的哭闹,婆婆说是睡颠倒了,后来我弄清楚是缺钙。满月不久,孩子开始咳嗽,到西安儿童医院诊断,已经拖成肺炎了。给孩子看完病后,我到西安大姐家住了五十天。然后直接回咸阳住进刚刚简单装修完的中华小区,我和老公轮流请假自己带孩子。这四十天的月子,我心里对婆婆有了隔膜,我埋怨她的粗心,埋怨她有三个孩子竟没积累一点有用的经验,不能给我带孩子提供指导。那时候我非常想念母亲,想念母亲对我的宠爱,想念母亲为我做的美食,想念母亲的聪慧能干。母亲总能帮我,既能出谋划策,又能开导宽慰,如同我的靠山,坚实而安稳。


孩子半岁时,我请了保姆。孩子周岁时,母亲来帮我带孩子了。我把在铜川坐月子的委屈说给母亲听。母亲开导我,说婆婆是好心,不知道陕南坐月子的风俗,婆婆这样的病,抱不成孩子,打麻将是老习惯,劝我心胸放宽,换位思考。母亲这么说,当时我并不服气,母亲向来对自己和子女都是高要求的,但我心里对婆婆的埋怨淡了。时间一长,我完全释然了,婆婆也不是故意让我受委屈,生活习惯的差异是主要原因。


听说母亲来了,公婆专程从铜川赶来看望亲家。婆婆和母亲一见如故,非常投缘,得知母亲被包办的不幸婚姻后,婆婆特意叮咛老公,要好好孝顺丈母娘。从此婆婆和母亲成了朋友,开始互相走动。婆婆邀请母亲去铜川度夏,母亲只住了两天,她知道婆婆身体不好,不便操劳,婆婆再三挽留,母亲还是走了。她们见面,总有说不完的话。婆婆和母亲都健谈,时不时会传来婆婆爽朗的笑声。母亲邀请公婆去陕南,婆婆爽快的答应了。



我记得那是2006年的五一,我们和公婆带着儿子回到镇安老家。先去了大舅家,公婆受到隆重的款待,表妹特意从镇安县回到黑窑沟,为他们做了镇安的特色菜“八大件子”。傍晚,我们一行六人在我大舅,大舅妈的陪同下,到大舅家门前那条小河边散步。空气里弥漫着庄稼青草和溪水混合而成的潮湿的清香味。夕阳的余辉在水面洒下点点浮动的橙色的光影,河边柳树的倒影浮现在水中,被微风吹得飘飘遥遥的,他们顺着河水逆行而上,夕阳为他们的背影镀上了一层美丽的淡橙色光晕,那一刻,我惟愿时光静止,逝者如斯,但那个美丽的春天傍晚,他们温暖的背影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中。


第二天,回到娘家,弟媳妇同样把公婆当贵客,也准备了一大桌拿手的好菜,婆婆边吃边夸,其实,我知道陕南人的饮食是不符合她的口味的,他们习惯清淡素食,平时不太吃肉,而陕南是无肉无酒不成宴的,越是尊贵的客人,越会准备更多的荤食。娘家和大舅家风光不同。这是一个三面环山,一面向河的小山村。这是阳坡,一年四季阳光普照,娘家是镇安的“小康村”,这里土地是肥沃的,植物生长的非常茂盛,地里的庄稼都比舅家茁壮得多。站在娘家的屋顶上环视,四周的群山,前面的大河,柴坪镇上的建筑,清清楚楚,抬头看洁净的天空,嗅着香甜的空气,人是心旷神怡,悠然望归的。此次镇安之行,给婆婆留下了美好印象,她许久之后,还时常感慨镇安人的热情好客,镇安山清水秀的美丽景色。

 

母亲知道婆婆爱养花,专门从舅家挖了几颗桂花树苗子,还有几盆绣球花要送给婆婆,可惜火车上人太多太挤,下车时母亲怎么也找不到树苗和花了,回咸阳后她惋惜了很久。第二年又回我舅家挖了桂花树苗子,在火车上始终拿在手里,这颗桂花树被婆婆栽进了一个大花盆,她精心呵护,在铜川冬季干冷的气候下,那颗桂花树竟然茁壮成长了。2009年,婆婆走后,那颗桂花树又被母亲移植到荣华小区的楼下,现在已经有两米多高了,枝繁叶茂。婆婆住院时,母亲去看望婆婆,婆婆特意告诉母亲,把阳台上的君子兰送给母亲。那颗君子兰一直放在我二姐家阳台上,君子兰长高了不少,年年开花,今年还长了一颗幼苗。母亲把那颗幼苗移植到一个小花盆里,她特意指给我看,随后长叹一声:“媛,你婆婆去世已经十年了。”婆婆去世后,母亲惆怅悲伤了很久,她少了一个理解她的,可以说知心话的人,每次提起婆婆,她都是怅然若失的表情,总要很伤感的说一句“你婆婆走的太早了!”


2006年儿子满六周岁,母亲搬到我二姐家去了。母亲说她走后公婆来咸阳就方便了。之后婆婆来咸阳的次数果然增多了。一次中午下班一进门就看到饭桌上婆婆已经蒸好包子在等我吃饭了,一上午既要发面、买菜、还要包好、蒸好,婆婆做事的麻利令我十分佩服。我边吃包子边说,“妈,您做的包子真香,我真有口福。”婆婆笑说这叫“露水福”,我说“露水福”,那也是福啊,也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得上的。婆婆听了,又是爽朗的大笑。


婆婆非常庝爱孙子。每年的寒暑假我和老公都要带上儿子去看望公婆。婆婆变着花样给儿子做好吃的。每到过年,母亲就催促我赶紧回铜川。我每次回家婆婆总要问侯母亲,总觉得母亲平时帮我带孩子,过年了在二姐家似乎不妥,我反复告诉婆婆我二姐非常孝顺,比我脾气好,母亲在二姐那儿很愉快,婆婆方能释然。她常常以慈爱的目光把儿子端详许久,然后逗他说话,儿子对答如流。婆婆就夸母亲聪明能干,知书达理,把她孙子带得好。有一次,我带公婆、母亲三个老人到茂陵去玩,说好让儿子中午放学去二姨家吃饭。中午时我接到儿子的电话,他说按二姨家没人。婆婆一听立刻急了,要赶回去,眼泪差点流下来了。我赶紧安慰她,已经8岁的孩子了,在门口等一会没关系。直到我联系上二姐,她说马上接儿子去吃饭,婆婆脸上的表情才轻松了。

 


2008年下半年,婆婆开始向我抱怨公公如何的“懒”,我感觉是婆婆是体力下降,干活力不从心了。2009年春节刚过,我和老公才回咸阳不久,就得知婆婆因为感冒住院了,我就有了不祥的预感。婆婆的手术已经二十三年了,我催促老公带婆婆到四医大检查,不知何故拖了两个月,五月初婆婆到铜川矿务局医院检查,结果很快出来了,医生说癌细胞已经扩散转移,只有三个月时间了。尽管我已有思想准备,但眼泪还是奔涌而出,怎么也止不住。

    

于是,从五月到八月,每到周五下午,我就匆匆赶回铜川,直奔病房。婆婆每次都说:“媳妇,下周别回来了,我不要紧,你每周都跑太累了,在咸阳安心照顾越越吧。”她这么说我总要背过身去流泪。我依然回去,离别已经近在咫尺了,我珍惜每一次机会。一周周,一天天,我眼看着婆婆越来越憔悴,越来越廋弱,她渐渐不拒绝我和老公帮她清洗便袋了,她无法下床了,声音越来越微弱了,忍不住呻吟了……婆婆一直不让我晚上陪她,害怕我睡不好觉,我想让自己心安一些,坚持在医院陪了一晚。因为庝痛,婆婆几乎整晚无法入睡,我起来给她按摩,她以微弱的声音对我说,“你去睡吧,不用管我。”我怎么睡得着呢?听着她痛苦的呻吟声,我的心揪着,乱成一团。我清楚的记得婆婆清醒时的最后一句话:“媳妇,下周别回来了。”她几乎是耳语了。这次,我依然是默默的流泪了,只是不用在转身了。她已经虚弱得睁不开眼睛了。我是决心给婆婆送终的。我记得那是周一,我上班不到半小时,大姑姐打来电话,说婆婆好像不行了。我立刻奔回铜川赶到医院。大家都围在婆婆的床前,婆婆安祥的躺着,好像是睡着了。两个小时后,已经一点钟了,他们说还是先去吃点饭,我不愿去。就在他们离开医院不久,我听到心电监控仪报警了,那些线条逐渐成了一条直线了,我紧紧地握着婆婆的手,她的手渐渐的凉了,她永远的走了……这一刻,婆婆牵挂的丈夫,疼爱的儿子都不在身边,只有我和她的大女儿陪伴着她。我默默的留下眼泪,心里空空荡荡的,很凄凉,然而却比往日平静很多。我和大姑姐对视了一眼,我们读懂了彼此的眼神,我俩都没有呼唤。婆婆终于彻底解脱了,就让她安安静静的,无牵无挂的走吧…….


妈,您在那边还好吗?爸的血糖控制的很好,除了听力大大下降之外,身体是很硬朗的。有一次,爸心酸的对我说“儿媳妇,你妈走了,我把福丢了。”我瞬间落泪。妈,您最痛爱的孙子越越去年考上了天津大学,您的外甥兆兆2017年考上了湘潭大学,您的三个子女都生活的很好。妈,我们都想念您……


此刻,婆婆慈祥的面容又浮现在我的面前,那爽朗的笑声又在我的耳边回荡…

 








以上文字来自遇见吧啦公众号原创优秀稿件

如果你也想发表自己的原创文章,点击下方约稿函



欢迎加入遇见吧啦公众号梦想会员群

第一时间收到嘉宾免费课程信息

还有可能获得嘉宾亲笔签名书籍


与同频的人,一起追梦

扫二维码加群主,邀您进入


主编:李菁

微博:作家李菁

商务合作:1193876316

(微信添加备注:遇见吧啦合作)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