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的教育政策和马来西亚种族政治

马来西亚舆情助理 中国-东盟研究院 2019-09-21

【摘要】8月,爪夷文书法课题在马来西亚社会持续发酵,引发了关于种族政治的大讨论。在这样的背景下,本文将首先根据对种族关系所采取的态度,对希盟执政前马来西亚的教育政策分阶段进行概述。然后,在此基础上,本文将进一步聚焦希盟执政一年多以来所采取的教育政策及其中关于种族关系的考量。本文认为,在涉及种族问题上,希盟所采取或希望采取的教育政策主要希望实现三个目的,但是从政策影响上看,这三个目的是无法同时兑现的。这意味着,在未来的执政中,希盟将不可避免地在教育问题上继续面临严峻的种族政治压力。


【关键词】 希盟;教育政策;种族政治


【Abstract】 In August, Seni Khat issue continues to catch much attentions in Malaysian society and has triggered a lots of discussions. In such context, the article will firstly describe three periods of Malaysia’s education policy before Pakatan Harapan (PH), with regards to the attitudes toward ethnic relations. Based on this, education policies implemented by PH since May, 2018 and their considerations on ethnicity will be the focus. It is argued that, the policy decisions made or to be made by PH are largely based on three purposes. However, the three purposes cannot be realized through those policies at the same time. As a result, it is without any doubt that PH will still have to meet with huge political pressure from different ethnic groups in the future. 


【Keywords】 Pakatan Harapan; Education Policy; Ethnic Politics


8月,马来西亚教育部正式宣布要将爪夷文书法(Seni Khat)教学纳入国民型小学国语课程,这不仅在国内社会各界引发了非常激烈的讨论,更是遭到了华裔和印度裔群体的激烈反对。根据教育部的说法,在二十世纪前,马来西亚国语马来语主要使用爪夷文(Khat)作为书写文字,让小学生学习爪夷文书法有助于增进国民对国语历史的了解。但是,华裔和印裔等群体却认为这只不过加重了学生的负担,是伊斯兰党玩弄种族课题的手段之一。在教育议题俨然已经上升为敏感的种族政治议题的背景下,为了捍卫教育部决议,总理马哈蒂尔竟然直接抨击强烈反对爪夷书法课题的董教总是种族主义者,总是跟政府唱反调。这进一步激化了马来西亚各种族之间和少数族裔和联邦政府之间的矛盾。


马来西亚作为多种族共存的社会,各种族之间不可避免地会产生许多冲突。与此同时,教育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更是各种族增强自身建设所必须的资源,因此常常成为马来西亚种族议题发酵的领域。在这样的背景下,本文将首先根据对种族关系所采取态度,对希盟执政前马来西亚的教育政策分阶段进行概述。然后,在此基础上,本文将进一步聚焦希盟执政一年多以来所采取的教育政策及其中关于种族关系的考量。本文认为,在涉及种族问题上,希盟所采取或希望采取的教育政策主要希望实现三个目的,但是从政策影响上看,这三个目的是无法同时兑现的。这意味着,在未来的执政中,希盟将不可避免地在教育问题上继续面临严峻的种族政治压力。


一、希盟执政前的马来西亚教育政策概述


在希盟执政前,根据对种族关系所采取的态度,马来西亚教育政策主要分为三个历史时期:首先是在英国殖民统治时期,各种族之间几乎没有交流;在马来西亚独立初期,马政府主要采取以团结各民族、突出马来西亚国民身份的教育政策;1969年五一三事件后,马政府的教育政策开始以服务于经济发展为主要目的,增大了对马来族裔的倾斜力度。


(一)英国殖民地时期


在马来西亚独立前,英国殖民政府采用的主要教育政策以分而治之(Divide-and-Rule)和放任自流(Laisser-Faire)为特征。具体来说,英国当局为了便于统治,用教育将当时生活在马来西亚土地上的各族人民隔离开来。英政府出资兴建了以英语为媒介的小学和中学,面向的是马来贵族和富有的华人和印裔,这些人都是与英殖民政府拥有共同利益的上流社会。而对于普通的马来人而言,英政府只为他们提供以马来语—阿拉伯语为媒介语言的宗教小学,这是为了更好地对其进行剥削,一方面让其具有基本的读写能力,便于理解并执行剥削者的指令,另一方面,阻碍其受到更高水平的教育,防止其接受进步思想从而产生反抗念头。与此同时,英政府则对占社会少数的普通华人和印度裔群体的教育采取放任自流的态度,若这些人想接受教育,则只能依赖于自己出资建立的以华文或淡米尔文为媒介的学校。


在这样的背景下,可能与英殖民政府产生利益冲突的普通马来人、华人和印度裔就这样因为所受教育、语言不同,而无法进一步进行沟通,社会各种族基本处于相互割裂的状态,这样一来,能够有效阻碍社会团结,防止出现试图推翻殖民统治的情况,进而巩固英国的殖民统治。


(二)独立初期:1957年至1969年


1957年,马来西亚宣布独立,独立政府所面临的首要挑战就是如何改变英殖民政府造成的种族分化的现状,构建各族人民对马来西亚国家的认同感和归属感。在这样的背景下,马来西亚政府采取的教育政策大多以此为目标。独立政府强调“共同课程,多种源流”精神,允许各种族用各自母语进行教学,但是通过《1957年教育法令》和《1961年教育法令》逐步确立了马来语作为主要教学媒介的地位,并且在《1967年国语法案》中最终规定马来文是唯一的官方语文。所有国民型学校都必须教授马来文,与此同时,英语也是所有学校的必修科目。除了希望在语言方面增加各种族的共同点外,独立政府还要求各学校采用一样的教学大纲,所有学生都参加统一考试,所有老师的培训也必须在同一大纲下进行。


显然,统一所有教育标准和内容有助于团结各族人民,塑造他们对统一国家的认同感和新建立的马来西亚的归属感。


(三)1970年至今


1969年5月13日,在吉隆坡爆发了一场马来人和华人之间的流血冲突事件,其根源在于属于少数族裔的华人比占多数的马来族享有更高的经济地位,从而引发了马来族裔的强烈不满。1970年,以提高马来族群经济地位、缩小其与其他族群之间的经济鸿沟为目标的《新经济政策》(New Economic Policy)开始推行。自此,马来西亚的教育政策在团结各种族的基础上,也加大了对马来族裔的倾斜力度,为马来族提供更多的教育资源,让他们在经济发展中具备竞争力。例如,使用马来文为主要教学媒介的小学数量较使用华文和淡米尔文的学校数量有较明显的增幅(见下图1)。有些华文中学被迫改制为采用马来文为教学媒介的国民型中学。除此之外,大学录取学生时采用固定比例政策,即马来等土著学生和非土著学生在人数上的比例为55:45,奖学金也优先考虑土著人群,旨在增加马来等土著公民接受大学教育的机会。


体现“马来人至上”的教育政策延续至今。例如,在是否承认华文独立中学统一考试成绩问题上,巫统明确表示不会承认,而希盟则犹豫不决,这归根结底是是否会对马来人地位造成负面影响的种族问题。除此之外,希盟执政以来,所出台的诸多教育政策仍旧与种族政治有着紧密联系,下文将对此进行详细阐述。



二、希盟的教育政策和马来西亚种族政治


从目的上看,希盟在教育政策中针对种族议题主要有三个方面的考量:第一,希盟将教育政策视为国家建构的一部分,希望通过教育来加强马来西亚各族之间的团结;第二,与前政府一样,希盟希望用教育政策来突出其对马来族裔的重视;第三,希盟借教育政策来平衡各种族之间的关系。下文将逐一展开:


(一)加强民族团结


马哈蒂尔在2018年6月在访问印度尼西亚的时候提出要建设宏愿学校。值得注意的是,宏愿学校不是马哈蒂尔的新政,他在1995年就首次提出了该计划,2000年11月在梳邦再也建设了首间宏愿学校。所谓的宏愿学校就是让华文小学、淡米尔文小学以及以马来语作为主要教学媒介语的国民小学共享校园及学校设备、共用师资,并且鼓励这些学校的学生共同进行课外活动。重新当选政府总理后,马哈蒂尔认为通过重启宏愿学校的建设,各源流学校学生可以在同一环境内学习和生活,有助于实现种族团结的目标,教育部副部长长张念群也表示宏愿学校可打破各种族之间的隔阂,加强民族团结。


(二)突出对马来族裔的重视


希盟执政后最为引人关注的教育政策就包括何时将会履行竞选诺言、承认华文独立中学的统考文凭。然而,执政已经超过一年,希盟总是在承认统考问题上遮遮掩掩、犹豫不决,其背后主要的考量是担心承认统考会影响马来语作为国语的官方语言地位,马哈蒂尔更是直接阐明,要承认统考文凭必须要顾及马来人的感受,同时必须要解决国家财富分配差距的问题。这一表态直接将承认统考这一教育议题与马来族裔主导地位的政治经济议题联系了起来。换言之,希盟认为,若承认了统考,则有可能导致马来人在经济方面更加被华人等群体边缘化,不利于马来族裔的发展,更不利于希盟继续赢得马来人这个全国最大票仓的支持。


此外,虽然希盟宣布增加了大学预科班的名额,将原有的2.5万个名额增加至4万个,但是却保留了巫统执政时期制定的名额分配制度,即90%的名额给马来等土著学生,只有10%留给非土著学生。教育部长马智礼称,此举是为了解决马来西亚高等教育学生种族比例不平衡的问题,同时也是确保土著获得平等就业机会的方式。毫无疑问,这也是为了突出政府在建设“新马来西亚”时对马来族裔的重视,更是希盟捍卫马来人选票的重要手段。


(三)平衡各种族之间的关系


除了团结社会和突出马来族裔这两个考量以外,执政超过一年,希盟也采取了不少有利于增加少数族裔教育资源的措施,旨在平衡各种族之间的关系,突出其对多源流教育体系的支持。例如,教育部承诺对淡米尔文学校更多关注。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积极与各州的淡米尔小学校长进行交流,以了解校方需求。槟州的淡米尔小学已经获得了教育部100万令吉的资金支持,用于建设性的校舍。


此外,希盟也给予了华人群体更多教育方面的关注,回应了诸多华人教育团体的需求。希盟宣布国民型华文中学可获得1500万令吉的制度化额外拨款,并且华文独立中学也在2019年财政预算案内获得史无前例的1200万令吉特别拨款。此外,希盟还继续增加建设华文小学,为此还特别批准了2000万令吉的拨款。截止2019年1月,已经在柔佛州建设了4所、雪兰莪州1所和槟州1所。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更是在2019年4月时进一步表示教育部不会停止增建华小,该部正在积极研究及物色兴建华小的地点。同年8月,教育部承诺将在未来两至三年内在雪兰莪州再新建9所华文小学。此外,教育部也宣布将为全津贴华文小学提供总额2000万令吉的特别拨款,这是前所未有的举措,因为之前只有半津贴华文小学才能申请特别拨款。


三、影响和展望


但是值得指出的是,从所造成的影响来看,希盟所采取或希望采取的教育政策是无法同时满足上述三种考量的。例如,认为各源流小学是种族分裂根源,为了团结各种族,马哈蒂尔重提建设宏愿学校的想法,这却被认为会侵犯少数族群获得母语教育的权益。早在马哈蒂尔首次总理任期内,董教总就发表了文告,指出马来西亚联邦宪法赋予了各民族有学习和自由使用母语的权利,而宏愿学校“显然是要改变目前各源流学校并存的现状......最终达致统一各源流学校的‘最终目的’,以马来语作为主要教学媒介”。当时,在以董教总为代表的华人群体的大力反对下,这项计划没有得到全面推行。随着此次马哈蒂尔再度执政,他希望重启宏愿学校的言论毫无疑问再次引发了包括华人群体在内的少数族群的不满,例如,《光华日报》就曾报道说在脸书上的相关报道引发网民巨大关注,且大部分读者都支持董教总等华人领袖们的看法,不赞同重推宏愿学校。总而言之,宏愿学校虽然加强了马来语的使用,突出了马政府对马来裔群体的重视,一定程度上也能够加强各人民对马来西亚国民身份的认同,淡化对其母语发源地的归属感,但是这却会损害少数族裔的基本权利,显然不利于平衡各种族之间的关系。


又以此次在国民小学内增设爪夷书法而引发的风波为例,希盟希望通过增设该科目来提高学生鉴赏国语书法的能力、加强对国语的理解,一方面能够加强各族人民从小对其马来西亚国民身份的认同感,也有利于突出马来族裔在国家构建中的重要地位,但是显然,从华裔和印度裔群体大规模的反对声浪来看,这项政策并不利于平衡各种族之间的关系。例如,在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说她在6日已经和董教总等华人与泰米尔团体就爪夷文书法纳入国民型华文小学和淡米尔小学(简称“华淡小”)国文课本一事已达成共识——认同在华淡小四年级增加对爪夷文书法的介绍而非爪夷文学习时,马来西亚淡米尔基金会就否认了这种说法,坚持拒绝政府提出的向小学四年级学生教授爪夷文书法的提案。维护华教联合会等100个文教团体、乡团、会馆及其他组织更是于8月8日联名签署一份备忘录,坚决反对教育部实施上述政策。


由此可见,从政策影响上看,希盟出于上诉三个考量所采取的教育政策是相互矛盾的,也许正因为如此,2018年5月上台执政至今,希盟所出台的各类涉及种族议题的教育政策总是无法获得社会各界一致认可的原因。在未来,希盟需要明确其在种族问题上的主要目标,并依据此来决定优先采取何种教育政策。但是,毫无疑问,无论希盟如何安排执政优先事项,都将在教育政策上继续面临严峻的种族政治压力。


参考资料


[1]《爪夷书法教学争议:七道题帮你抓住要点》,当今大马,2010年8月2日,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486389,登录时间:2019年9月10日。

[2]《马哈迪抨董总种族主义,总是跟政府唱反调》,当今大马,2019年8月12日,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487667,登录时间:2019年9月10日。

[3]Tan Yao Sua, “The British educational policy for the indigenous community in Malaya 1870–1957: Dualistic structure, colonial interests and Malay radical nationalism”,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ducational Development, Vol. 33, No. 4, 2013, pp. 337-347.

[4]Lee Hock Guan, “Ethnic Politics, National Development and Language Policy in Malaysia”, in Lee Hock Guan & Leo Suryadinata (eds.), Language, Nation and Development in Southeast Asia, Singapore: Institute of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2007, pp. 118-149.

[5]Mohamad Zaini Bin Abu Bakar, “Education Policy and Ethnic Relations in Malaysia: The Socio-Economic Perspectives”, Journal of Educational and Social Research, Vol. 4, No. 2, 2014, pp. 138-142.

[6]Graham Brown, “Making ethnic citizens: The politics and practice of education in Malaysia”, Centre for Research on Inequality, Human Security and Ethnicity (CRISE) Working Paper, No. 23, 2005.

[7]Charles Hirschman, “Political Independence and Educational Opportunity in Peninsular Malaysia”, Sociology of Education, Vol. 52, No. 2, 1979, pp. 67-83;Martin Rudner, “Education, Development and Change in Malaysia”, South East Asian Studies, Vol. 15, No. 1, 1977, pp. 23-62.

[8]Jasbir Sarjit Singh and Hena Mukherjee, “Education and National Integration in Malaysia: Stocktaking Thirty Years after Independenc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ducational Development, Vol. 13, No. 2, 1993, pp. 89-102.

[9]《马来西亚教育政策的变迁》,新加坡文献馆,2002年1月10日,https://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4007,登录时间:2019年9月11日。

[10]Cynthia Joseph, “Ethnicities and Education in Malaysia: Difference, Inclusions and Exclusions”, in Guofang Wan (eds.), The Education of Diverse Student Populations: A Global Perspective, Springer, 2008, pp. 183-208.

[11]Mohd Nahar Bin Mohd Arshad, “Return to Education By Ethnicity: A Case of Malaysia”,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 Vol. 10, No. 1, 2016, pp. 141-154.

[12]耿虎,曾少聪:《教育政策与民族问题——以马来西亚华文教育为例》,《当代亚太》2007年第6期,第58—64页。

[13]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董总):《2017年工作报告书》,2018年12月19日,https://www.dongzong.my/infobook/book/DZ%20Report%202017.pdf,登录时间:2019年9月11日。

[14]《重提宏愿学校 敦马:无意废除多源流学校》,联合日报,2018年8月28日,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news/nation/2018/07/06/250335,登录时间:2019年9月10日。

[15]《【独家专访张念群】宏愿学校可打破隔阂》,东方日报,2018年7月6日,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news/nation/2018/07/06/250335,登录时间:2019年9月10日。

[16]《敦马:承认统考 须顾及马来人感受》,光华日报,2019年1月2日,https://www.kwongwah.com.my/20190102/敦马:承认统考-须顾及马来人感受/,登录时间:2019年9月10日。

[17]《要废除固打制谈公平 教长:先确保土著就业不受歧视》,2019年5月17日,https://www.cincainews.com/news/malaysia/2019/05/17/dont-blame-matriculation-quota-when-job-market-still-unfair-to-bumis-says-m/1753843,登录时间:2019年9月10日。

[18]“Penang Tamil school gets RM1m for new block”,Malay Mail,June 25,2019,https://www.malaymail.com/news/malaysia/2019/06/25/penang-tamil-school-gets-rm1m-for-new-block/1765370,登录时间:2019年9月10日。

[19]《新政府效率顶呱呱!2018年华中1500万特别拨款已全数发放》,火箭报,2018年12月26日,https://therocket.com.my/cn/2018/12/26/新政府效率顶呱呱!-2018年华中1500万特别拨款已全数发/,登录时间:2019年9月10日。

[20]《积极落实百日新政 多管齐下强化教育体制》,南洋商报,2019年1月1日,https://www.enanyang.my/news/20190101/积极落实百日新政br-多管齐下强化教育体制/,登录时间:2019年9月10日。

[21]《雪州3年内增建9华小》,东方日报,2019年8月3日,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news/central/2019/08/03/300931,登录时间:2019年9月10日。

[22]《各族应同化为一体!马哈迪重申宏愿学校可促进国民团结》,精彩大马,2018年8月28日,https://www.cincainews.com/news/malaysia/2018/08/28/20180828-mahathir-moots-reviving-vision-school-model/1666841,登录时间:2019年9月9日。

[23]董教总文告/专案小组,《为什么反对宏愿学校?》,董总网站,2000年10月21日,https://www.dongzong.my/resource/index.php/2000/620-2017-11-09-09-07-51,登录时间:2019年9月10日。

[24]《敦马欲推宏愿学校引反弹 15小时25万人次浏览报道》,光华日报,2018年7月2日,http://www.kwongwah.com.my/20180702/敦马欲推宏愿学校引反弹-15小时25万人次浏览报道/,登录时间:2019年9月10日。

[25]《张念群:教部 董教总 华淡团体达共识·“介绍爪夷书法 不是学习”》,星洲网,2019年8月6日,https://www.sinchew.com.my/content/content_2096065.html,登录日期:2019年9月10日。

[26]“Tamil group, too, says no consensus on khat”,the Malaysian Insight,August 7,2019,https://www.themalaysianinsight.com/s/173838,登录日期:2019年9月10日。

[27]《【爪夷书法风波】大马100华团联署反对》,东方日报,2019年8月8日,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news/nation/2019/08/08/301523,登录日期:2019年9月10日。



撰稿人:马来西亚舆情助理 李希瑞


图片来源:Free Malaysia Today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中国—东盟区域发展协同创新中心、

中国—东盟信息港大数据研究院”)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