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加入《新加坡调解公约》的积极影响、现实困境及启示 ——基于舆情新闻监测的视角

新加坡舆情助理 中国-东盟研究院 2019-09-20

【摘要】自联合国大会于2018年12月一致通过《联合国关于调解所产生的国际和解协议公约》(简称《新加坡调解公约》)以来,中国政府对此给予了高度的关注,国内商界与法律界领域的专家学者也对此展开广泛的讨论。本文基于舆情监测的视角,从2019年8月份新加坡的新闻报道量、热点词云分布、合作与冲突时间序列等方面对新闻事件进行剖析,并结合新加坡的即时新闻与相关文献探讨了中国加入《新加坡调解公约》的积极影响、现实困境及启示。


【Abstract】Since the United Nations General Assembly unanimously adopted the 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 Agreements Resulting from Mediation (Singapore Convention on Mediation) in December 2018 , Chinese government has paid great attention to the convention, besides experts in the domestic business and legal fields have also conducted extensive discussions on this. Based on the perspective of public opinion monitoring ,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news events from the aspects of the news reports in Singapore in August 2019, the distribution of hot words, and the time series of cooperation and conflicts, and discusses the positive impact, realistic predicament and enlightenment of China's Accession to the Singapore Convention on Mediation in the combination of real-time news and related literature in Singapore.


【关键词】中国;新加坡;公约;新闻


【keywords】China; Singapore; Convention; News


2019年8月的新加坡可谓是变幻莫测,既有备受世界关注的《新加坡调解公约》签署成功、举国欢腾的国庆群众大会;也有新加坡资深艺人白言离世、滨海湾花园命案宣告结束等热点新闻事件。笔者通过对新加坡8月份所发生的新闻事件进行舆情监测,运用GDELT数据库统计新闻报道量,应用热点词云匹配新闻事件,借助合作与冲突时间序列解读新闻事件的性质,最后发现《新加坡调解公约》的签署成功是国际媒体在2019年8月对新加坡较为关注的新闻事件。同时,中国对此次公约的签署持积极、友好及合作的态度。那么,值得思考的是为什么中国会在第一时间内签署《新加坡调解公约》,在公约生效后又将面临哪些现实困境,并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的启示?笔者又通过查阅第一手的新闻媒体与文献资料对上述问题进行一些思考。


一、对新加坡8月新闻事件进行舆情监测分析


(一)新闻报道量的统计分析



图1:国际媒体对新加坡2019年8月报道量统计图(来源:GDELT)


截至到2019年9月1日,笔者从GDELT(Global Database of Events, Language, and Tone:是一个TB量级的基于新闻媒体报道的关于全世界所有重要人类社会活动事件集的数据库。) 中获取2019年8月1日-23日全球媒体对新加坡的报道量为8516条,并刻画出新加坡每天新闻报道量的变化趋势,如图1所示。通过观察不难发现,图1中的最高点的数值是8月7日的566条。回归现实中进行新闻事件比对发现,2019年8月7日是《新加坡调解公约》签署成功的日子,引起8月7日有关公约签署的新闻总量由6日的378条急剧上升到566条,随后两天的新闻量呈平稳波动的趋势。从新闻的报道量上可以观察出,国际媒体对此次事件的关注程度。

 

(二)热点词云分布



为了更准确的锁定新加坡8月新闻热点事件,笔者根据GDELT中8月7日国际媒体对新加坡的报道新闻,生成了新加坡热点词云,如图2所示。根据观察得出,2中红色方框内的“Convention”、“Mediation”、“Singapore”成为网络热度较高的词汇,表明国际媒体较为关注《新加坡调解公约》(Singapore Convention on Mediation)的签署。

 


图2:2019年8月7日新加坡热点词云


(三)多边合作与冲突的时间序列分析


8月7日,中国、美国、韩国、日本同时签署了《新加坡调解公约》。笔者通过国际媒体对新加坡的新闻报道观察中、美、日、韩四国8月7日签署《新加坡调解公约》事件的合作与冲突情况。如图3所示,蓝色菱形曲线(中国与新加坡合作)波动较大,在8月7日中国与新加坡合作的戈登斯坦因子为+133,高于美国与新加坡合作的戈登斯坦因子(+96);中国与新加坡冲突的戈登斯坦因子为0;美国新加坡冲突的戈登斯坦因子为-23。不难发现,中国政府对加入《新加坡调解公约》持积极合作的态度。那么,下面将从新闻媒体与文献资料出发,探讨中国在何种背景下加入《新加坡调解公约》,并伴随着怎样的影响、困境及启示。

 


图3:中美韩日与新加坡合作与冲突的时间序列(数据来源:GDELT)


二、中国加入《新加坡调解公约》的背景


(一)联合国2018年12月通过并采用该公约


在历经三年的讨论之后,联合国大会于2018年12月一致通过《新加坡调解公约》。这是联合国框架下首个以新加坡命名的公约。2019年8月7日,《新加坡调解公约》的签署仪式在新加坡香格里拉酒店举行。有67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团参加了签署仪式,其中46个国家和地区签署了公约,包括中国、日本、韩国、美国、老挝、菲律宾、东帝汶、新加坡、马来西亚、哈萨克斯坦、委内瑞拉、格鲁吉亚等。在签约仪式上,李显龙总理表示,《新加坡调解公约》让签署国能以调解方案处理跨境商业纠纷,也有助推进国际贸易。《新加坡调解公约》将为跨境和解协议设立一个有效和统一的框架,为进行调解的各方带来更大的便利,也奠定新加坡在世界舞台上在调解方面的贡献与名誉。  


(二)中国成功签署《新加坡调解公约》


2019年8月7日,中国商务部部长助理李成钢率领中国政府代表团出席了签署仪式,并代表中国签署公约。从2016年-2019年,我国政府积极参加了《新加坡调解公约》的制定与筹备工作,为公约的成功签署奠定了基础。同时,《新加坡调解公约》还得到中国工商业界及仲裁、调解、律师等行业的高度关注和积极评价。天元律师事务所律师沈永东表示,《新加坡调解公约》必将推动经国际调解产生的和解协议的跨境执行,成为国际调解的里程碑,也将给中国带来重要影响。然而,新加坡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在出席《新加坡调解公约》签约仪式之后的记者会上谈到了中美贸易战。他表示,《新加坡调解公约》公约有益于加强国际多边秩序,主要是能促进国际贸易往来。但如果出现战略和政治层面的纠纷,国家之间就得在那个层面处理纠纷。它只能提供一个基础,给予帮助,但不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 

笔者认为,正值中美贸易战之际,中国在第一时间签署《新加坡调解公约》,表明中国企业与其他成员国企业经由调解签订的和解协议,将可在其他成员国获得跨国执行。同时,当前世界单边主义盛行,公约的签署意味着多边主义将会成为国际上的一种趋势或主流。


三、中国加入《新加坡调解公约》的积极影响


(一)用“以和为贵”、“节约成本”的理念解决国际商业纠纷


中国商务部部长助理李成钢率代表团参加了签约仪式,会后他就《新加坡公约》对于调解跨境贸易争端的意义阐述了观点,《新加坡调解公约》的达成,46个国家的签署,本身就是多边主义的共识,显示了多边主义的价值。世界各国期待多边主义带来更多的确定性。公约在解决和解协议的执行问题上创立了规则,为市场主体提供了更有执行保障的另一种选择。相比于传统的诉讼、仲裁,调解解决争端的成本更低,效率更高,而且更可贵的是调解推动了友好型的争议解决,对促进形成和谐的商事关系很重要。首先,这与中国“以和为贵”、“和气生财”的传统文化相契合。中国重视并签署公约,认为其对现有的争议解决肯定发挥促进作用。其次,当前的实践中,仲裁出现了一些诉讼化倾向,程序越来越复杂,成本越来越高,这种倾向有违仲裁制度设计的初衷。早在中国的春秋战国时期,《论语·学而》中记载了“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的思想,已有上千年的历史。可见,“以和为贵”的思想在中国人的心中已经根深蒂固了。 


(二)带动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国企业的投资与贸易


《新加坡调解公约》的46个签署国,经笔者整理后已画出国家空间分布图,如图1所示。观察统计得出,有43个签约国均属于中国现在正大力推进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图4:签署《新加坡调解公约》46个国家和地区的空间分布图


中国政府大力推行“一带一路”倡议,但沿线国家普遍的司法环境恶劣、投资环境多变、政治和经济因素对投资影响极大、传统的诉讼与仲裁并不能很好的适应中国根据“一带一路”倡议在沿线国家进行投资与扩大经贸往来的争端解决需求。在近几年可以通过公开渠道查明的案件中,中国政府和跨国企业利用斡旋、调停、调解、磋商的比例实际上是远远大于利用国际诉讼,仲裁来维护中国投资者权利的。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引发的争端可能会受益于调解,因为调解是解决此类争端的一种方式,能更好地反映亚洲价值观,并适合亚洲的需要。但,由于调解在中国和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传统文化和法律环境中的特殊角色,我们也有理由相信随着《新加坡公约》全球实践的不断深化,调解可以承担起越来越重要的国际商事争端解决责任。  


四、《新加坡调解》对中国企业所面临的现实困境


(一)在和解协商中无法准确的判断商业利好归谁所属


近年来,我国大力推行“一带一路”倡议,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走出去到“一带一路”沿线国进行投资,那么伴随而来的商事争议也日趋上升。“一带一路”上有43个沿线国签署了《新加坡调解公约》,这虽然有利于我国企业解决争议,带来巨大的商业利好。但是,仍存在着无法利好归谁所属的问题。例如,在解决国际商事争议中,无法承担和解协议得到的“解决”比“应收账款”更少的“国有资产流失”的责任问题,是否要在签署此类和解协议之前获得履行出资人职责的相关部门审批等。跨国企业进行投资的一个主要问题是不熟悉和繁琐的跨境争议解决程序。眼前的问题包括未付款帐户,错过最后期限以及整改或更改所带来的成本增加。未解决的争议还可能导致业务关系破裂和资源转移远离业务发展的潜在利润损失。并且,繁琐的过程将涉及高昂的法律费用。一个不熟悉的争议解决系统也将阻止企业和投资者进入该国。如果争议解决流程可以简化,并跨越国界统一,解决争议所需的成本降低将创造一个强大且更具吸引力的商业环境。


(二)国内尚未建立系统的民商事调解法律架构


虽然,我国现存的法律制度较为完善,但还尚未建立系统的民商事调解法律构架。目前,我国现有的关于民商调解的规定散落分布于《关于人民调解协议司法确认程序的若干规定》、《仲裁法》、《民事诉讼法》、《人民调解法》等法律中。诸如,在《关于人民调解协议司法确认程序的若干规定》中的第七条的第一、二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侵害国际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的,人民法院不予确认协议生效。《新加坡调解公约》中第5条拒绝准予救济六点理由中的第四点:调解员严重违反适用于调解员或者调解的准则,若非此种违反,该当事人本不会订立和解协议。不难发现,两者中虽有相似之处,然而却存在着差异性,表明随着我国不断在国际商事中的角色越来越多,我国的法律制度也会逐步得到相应的完善。


五、加入《新加坡调解公约》对中国的启示


首先,本文通过运用GDELT数据库统计8月新加坡的新闻报道量,应用热点词云匹配新闻热点事件,观察发现《新加坡调解公约》的签署成功是8月新加坡的热点新闻事件。本文又借助合作与冲突时间序列解读新闻事件的性质,对比中、美、韩、日对此次公约签署的态度,最后发现中国政府对加入《新加坡调解公约》持较为积极、友好合作的态度。


其次,我国在2019年8月7日加入《新加坡调解公约》表明中国商业调解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我国商事调解的领域将会与国际接轨,将会不断加速我国现行的民商事调解法律与《新加坡调解公约》的对接进程,也逐步完善我国现存的民商事调解法律架构。


最后,希望我国借此契机,不断提高解决国际商事调解的水平,以期提升我国在国际商事争议领域的话语权。


参考文献


[1] 高剑波:《“一带一路”大数据定量分析——任务、挑战及解决方案》,北京:科学出版社,2018,第8页。

[2]“中美等46国 签署新加坡调解公约”,8 world,2019年8月7日,https://www.8world.com/news/singapore/article/singapore-mediation-887651,上网时间:2019年8月19日。

[3]“新加坡调解公约促进调解效率有利商贸发展”,联合早报,2019年8月5日,https://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90805-977073,上网时间:2019年8月5 。

[4] 袁培浩,《<新加坡公约>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君泽君律师事务所,2019年8月12日,http://www.junzejun.com/Publications/175924d7971653-9.html,登录时间:2019年8月21日。

[5]“有关《新加坡调解公约》的八个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2019年4月9日,http://www.moj.gov.cn/Department/content/2019-04/09/615_232351.html,上网时间:2019年8月5日。

[6]《中、美、印、韩等46国签署<新加坡调解公约> 跨境和解机制对中国影响几何》,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2019年8月15日,http://www.ccpit.org/Contents/Channel_4131/2019/0815/1196365/content_1196365.htm,登录时间:2019年8月20 日。

[7]《尚穆根:<新加坡调解公约>无法解决中美贸易纠纷》,8world,2019年8月7日,https://www.8world.com/news/singapore/article/shan-888391,登录时间:2019年8月22日。

[8]《<新加坡调解公约>对跨境商事争议解决有何影响》,人民日报海外网,2019年8月9日,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641368697588736752𝔴=spider&for;=pc,登录时间:2019年8月22日。

[9]Sapna Jhangiani and Bryan Looy ,“Singapore: The Singapore Convention On Mediation – A Commitment To Multilateralism”, 22 August 2019 ,http://www.mondaq.com/x/839006/Arbitration+Dispute+Resolution/The+Singapore+Convention+on+Mediation+A+Commitment+to+Multilateralism,登录时间:2019年8月23日。



撰稿人:新加坡舆情助理 杨玉君


封面图片来源:新华网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中国—东盟区域发展协同创新中心、中国—东盟信息港大数据研究院”。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