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张光:追念那道光

陕西日报 2019-09-20


丹心铸忠魂献身革命求真理 铁肩担道义妙笔文章为人民




在黢黑萧瑟的长夜里,他用渴望与期盼努力地寻找光明。
在凄冷彻骨的寒风里,他用理想与信念坚定地守护光明。
在光辉灿烂的黎明里,他用丹心与热血激昂地书写光明。
在九十年漫长的岁月里,从懵懂的孩童成长为优秀的新闻工作者,从满腔热情的青年锻造为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从满头黑发到白发苍苍,从健步如飞到步履蹒跚,改变的是他的身份与体魄,不变的是他的初心与使命,是他对党的忠诚和对事业的执着。
在九十年漫长的岁月里,他无私、无畏,常思国家之急,常念群众之盼,向往光明,追逐光明,拥抱光明,传播光明。
斯人已去,音容宛在。在这秋意渐浓的微寒中,让我们以沉痛的哀思送别张光,追念他胸怀的那道亮丽澄澈的光芒。
今日,特刊发陕西日报原总编辑张光同志生平和老、中、青三代记者的怀念文章,以表哀思。



张光同志生平


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延安时期老新闻工作者,陕西日报原总编辑张光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9年9月15日上午11时03分在西安逝世,享年90岁。

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延安时期老新闻工作者,陕西日报原总编辑张光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9年9月15日上午11时03分在西安逝世,享年90岁。
张光,原名王鹏飞,陕西临潼人,生于1929年11月24日,1943年8月参加革命,1946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张光同志历任边区群众报记者,新华社西北总分社、延安西北新华广播电台记者,新华社陕东支社主编,新华社西北总分社、西北人民广播电台编辑部副主任,陕西人民出版社文教组组长,陕西农民报主编,陕西日报总编辑。张光同志于1993年12月离休,2011年1月享受副省级医疗待遇。

1948年,张光在新华社陕东支社。


张光同志自幼受革命家庭的熏陶,上小学时就常为地下党组织送信。1943年,张光被转移到陕甘宁边区,在第二师范继续上学。在此期间,他参加了延安整风和大生产运动,被组织安排到关中地委、专署刻印文件及小学课本,后转到延安大学新闻班学习。1954年3月7日,张光与刘志丹女儿刘力贞结为革命伴侣。
张光同志从1947年开始从事新闻工作。西安解放后,张光同志奉调到群众日报社(后更名为陕西日报社)工作,报道了长安县试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西北军政委员会成立等重大政治活动,采访过彭德怀、习仲勋、贾拓夫等多位领导同志。1951年至1954年,张光同志在新华社西北总分社、西北人民广播电台和新华社东北分社工作期间,主持报道了宝鸡至天水、天水至兰州铁路的修建与通车,参加报道了第一汽车制造厂的兴建,以及鞍山、抚顺、阜新等地的工业建设。“文革”期间,张光同志受到迫害并被关进牛棚,1978年11月,组织上对张光同志予以平反。

1949年10月,新华社西北总分社(群众日报社)部分同志在西安合影,群众日报为陕西日报前身。左一为张光。


1979年,张光同志调回陕西日报社工作,他坚定地贯彻执行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冲破“左倾”路线造成的思想束缚,勇于创新、发扬民主、团结同志,积极推行新闻改革。对新闻宣传、经营管理、人事制度、用工制度等进行一系列改革,对陕西日报社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在革命战争年代,张光同志冒着生命危险,深入前线,忘我写作;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他以饱满的政治热情,客观真实地报道了各条战线的建设成就;在改革开放时期,他解放思想、果断决策,积极为商品经济、市场经济和改革开放鼓与呼。在新闻业务上,张光同志主张“真、短、快、活、强”,即新闻一定要真实,每篇稿子要短小精悍,见报要快,稿子一定要有活生生的事实,有思想性,给人以启发;重视报纸言论,提倡言之有物、击中要害的评论;开拓报道面,带头采写社会新闻;急群众所急,有的放矢地进行政策宣传。他以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积极呼吁保护西安城墙等文物,倡导发展文化旅游业。
张光同志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传承红色基因。他在家人的支持下,把保存下来的革命先烈刘志丹生前用过的棉袄、皮带、马鞍子等,以及他在战争年代持有的记者证、持枪证等革命文物,分别捐献给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和延安新闻纪念馆。张光同志离休后仍十分关心家乡和革命老区建设,关心党的新闻事业特别是陕西日报社各项事业的发展,勉励年轻新闻工作者继承传统、开拓创新,坚持群众观点,永葆政治本色。他不顾年迈体弱多病,自筹资金在家乡建起临潼交口革命纪念馆,成为当地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他和老伴儿刘力贞自费为家乡修建了水泥路,解决了村民的出行难问题;积极为陕北老区建设和扶贫事业奔波并建言献策,为陕北老区修建了两处水坝、筹建起多所希望小学。他主编了系列丛书——《陕西报刊志》,以及《刘志丹画册》《纪念刘志丹文集》,审阅了四本陕甘宁边区历史书籍。他艰苦朴素、勤俭节约,总是说“吃亏是福,做人不能斤斤计较”,体现了一名老共产党员的高风亮节和崇高境界。
张光同志先后任中共陕西省委委员、省政协常委,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理事,中国3S(斯诺、史沫特莱、斯特朗)研究会副会长,陕西省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席、省新闻摄影学会会长、省新闻高级职称评审委员会主任。1983年11月荣获“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称号,1987年12月获高级记者职称。1991年被国务院授予特殊贡献专家称号。2015年9月,荣获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张光同志理想信念坚定,无论在顺境还是逆境,70多年如一日,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他忠于党、忠于人民,拥护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拥护改革开放;敢于坚持原则,勇于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认真负责,敢于承担重任;实事求是,为人诚恳,关心和团结同志;热心公益事业,积极参加社会活动;一生笔耕不辍,书写了300余万字的新闻通讯、言论和人物传记,深受读者的喜爱;严于律己、廉洁奉公,爱憎分明、光明磊落,以共产党人的高尚品德,实践了为党奋斗终身的誓言。进入新时代,张光同志认真学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八大、十九大精神,以党员领导干部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坚决做到“两个维护”,始终保持共产党人的政治本色。
张光同志将自己的毕生献给了党的新闻宣传事业。他的逝世,使我们失去了一位老党员、老前辈,失去了一位忠诚的新闻战士。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继承他的事业,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高举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伟大旗帜,紧扣追赶超越定位,践行“五个扎实”要求,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
张光同志安息吧!

1981年,张光(左)在陕西日报社工作期间,在岐山县五丈原农村采访。



张光是好人


张光同志走了。我想写几句悼念的话。写什么呢?一个念头冲进脑海:“他是个好人!”

张光同志走了。我想写几句悼念的话。写什么呢?一个念头冲进脑海:“他是个好人!”
你或许会说,这个评价标准太低了吧?我说不然,正如我们从小就听长辈、师长无数次教导的“说假话不是好孩子”,而我们一辈子也难以做到这个标准的为人之道一样。
我和张光共事40多年,他是我的领导。我从未觉得他居高临下,不可冒犯。和他,有事好商量,你有理不同意他的意见,他嘿嘿一笑:“那就照你的办。”就像亲哥们一样。
曾经有件事对许多同志来说可能大难临头,张光张开双臂挡在前头:“所有错误我一人承担!”一人承担,谈何容易?那是可能要丢乌纱帽甚至承受更严重处分的!
张光不光是好人,还是一个有眼光、有信仰、对党的事业有高度责任心的硬汉。作为主流媒体的总编辑,当年,他对推动陕西改革开放所作的贡献,是巨大的。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有文件规定,长途贩运只能肩挑、手提、人拉、自行车驮。“笑话!”张光说,“靠肩挑手提,能发展市场经济么?没有市场经济作基础,中国的现代化只能是一句空话。你们下去采访个动用大型机动车搞长途贩运的二道贩子(二道贩子当时定性为投机倒把,在打击之列),公开报道,拨乱反正!”
费时一月,我们在大荔县采访了一位二道贩子。他用大卡车一天一趟往西安市炭市街运活鸡。有他的辛劳贩运,农村妇女不用再提一两只鸡去城镇卖;七八十个头道贩子(骑自行车下乡收鸡)每人每月平均收入高过县长;国家每年收到4000多元税款。由于他一天一车活鸡投入市场,对平抑物价起到正面作用……这么好的事,怎么就非打击不行?我一口气写了一篇3000多字的调查报告,标题就叫《二道贩子好!》,张光一看,喜出望外,连说:“多有说服力,重磅炸弹,发!可标题不行,太过激。我改个题,叫《有益的事业》,如何?” 1984年5月8日,《有益的事业》在陕报头版头条发表,并配发评论,效果毋庸赘述。
此外,在陕西改革开放崎岖不平的道路上,我们在张光同志的指导下,为包产到户、开放市场、放开雇工等写了大量典型报道,为陕西进一步改革开放鸣锣开道。
十多年前,省记协开过一个会,讨论有人给我“涂脂抹粉”的书。著名文艺评论家李星在书中看了我的上述一系列报道,郑重地说:“我们得感谢张光,不是他,老元的这些报道,一篇都不能见报,更别说上头版头条了。”这是实话。(元树德)


相濡以沫的张光与刘力贞老两口在西安家中合影。



我的老报人岳父




秋风传噩耗,秋雨寄哀思。2019年9月15日11时03分,岳父张光走完90岁的人生历程,永远离开了我们。悲痛之中,与岳父生前工作生活中相处的点点滴滴,不禁涌上心头。
1981年8月,我进入陕西农民报工作时,他是报纸主编。他常说新闻改革要不断深化“真、短、快、活、强”这五个字,要在可读、可信、可亲方面多下功夫,绝不能搞“假、大、空”,也不要板起面孔教训人。后来,他在主持陕西日报深化新闻改革时,也遵循的是这“五字”方针。那时,我跟大家一样称呼他“老张”,1985年5月我与他女儿成婚后,私底下才改口叫他“爸”。
岳父一生清正廉洁,淡泊名利。他在主持陕西农民报、陕西日报工作时期,撰写发表了大量言论稿件,报社计财处按规定给他发稿费,他从不领取,也不让家人去领。有人说他太正统,他却常说:“吃亏是福,做人不能斤斤计较。”
1993年12月,岳父离休后,仍坚持每天通过广播、电视、报纸收听收看时事新闻,关心国内外大事。他常说“人老了,但思想不能掉队,也要与时俱进”。近年来,老岳父还很时尚地学会了用手机上网浏览“大千世界”,甚至还学会了网上购物。他还让我帮他注册了微信,让儿女们时常把孙子、外孙子和第四代重外孙女的照片、视频传给他。虽然他腰腿有病,常常疼得直不起腰,走路也很吃力,但他很要强。每次我和家人要搀扶他时,他都会说“不用,不用,让我自己走”。
岳父和岳母对子女要求十分严格。我爱人给我讲,1980年她高中毕业后,想让父母给他们的一些老同学、老朋友说说,让她去当兵,但他们坚决不说情。后来,两位老人一次次婉拒了老同学、老朋友的好意。我爱人无奈地去了劳动服务公司干临时工,一干就是13年。直到国家出台相关政策,我爱人的工作才得以解决。
可能都是从事新闻工作的缘故,每次回家看望老岳父时,他总是喜欢和我聊天。或给我“再现”过去他在艰苦环境中采访写作的经历和情景,或与我“探讨”人生,或和我“交流”手机上网的体会和经验,好像有聊不完的话题。虽然他是长辈,又德高望重,但他思维敏捷,对人以诚相待,让人从不感到拘束。每次我都尽可能多地陪他天南地北地聊,甚至还常常与他“争论”起来……
岳父的一生是伟大的一生,光荣的一生,将永远激励着我们。他虽然走了,但他永远活在我的心中!(晁阳)



听张光讲“新闻故事”


凝视这张“72岁”的记者证,上面这个熠熠生辉的名字——张光,总令我心生敬意,回想起听他讲“新闻故事”的情景。
我入报社时张光老前辈早已离休,但逢“3·25”陕西日报创刊纪念日、“11·8”记者节这样的日子,记得他常来出席座谈会,对年轻记者说,按报社传统,你们要叫我,直呼“张光”就行。他讲延安时期的亲身经历,怎样“一手持枪、一手握笔”当前线记者,怎样背着行李走几十里山路采访群众,又怎样一字一词地学陕北老乡的话来写稿子等,勉励年轻记者要走下去,肯吃苦,要和群众结合,写群众能看懂的白话。我每每感佩,那才是真正的“新闻战士”的生活。
再见到张光老前辈时,已隔了近十年,是在今年3月25日纪念陕西日报创刊79周年座谈会上。虽已高寿,却仍健谈,他在回忆报社几件旧事后说:“我今年虚龄91了,到陕报72年了,一生做新闻、当记者,能给大家的一点经验就是,要保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良知,时刻注意从人民中间发掘新闻,尽量反映人民的心声。”至今余音在耳,忆起顿生敬意。
更为幸运的是,今年夏天,因筹备庆祝陕西日报创刊80周年工作,我和几位同事几番登门专访张光老前辈,当面听他讲了几天“新闻故事联播”。一位老延安、老报人的经历、情感和品格,尽在一段段活生生的故事里。而尤其让我记忆深刻的,是他讲新闻的“真”和“强”。
张光老前辈说:“什么是‘真’?1947年,组织上派了我们一批年轻记者到一线去,见到习仲勋,他告诉我们:‘你们下去以后就要收集群众对西北局有什么意见,对我本人有什么意见。’见了贺龙,他对我们说:‘军队上有违反政策的事,你们一定要给我反映。’见了林伯渠林老,他也对我们说:‘你们要让群众说真话,但不要一见群众就掏出本子来记,要学会用脑子记。’这就是新闻的‘真’,要写群众关心的事,写群众想说没说出来的话。什么是‘强’?就是把对群众好的事情宣传好,把对群众有利的事情反映好。改革开放初期,我们宣传鼓励包产到户、增加雇工数量、搞长途贩运等新事物,虽然顶了很大的压力,但是受到群众欢迎,实践也证明是正确的。这就是新闻的‘强’,起到了真正为人民服务的作用。”
“故事”讲过才三个月,却在中秋的这个周末,传来张光老前辈去世的消息。凄风冷雨中,想起还曾邀约他明年3月一定要出席陕报创刊80周年庆典,再给晚辈们讲讲“新闻故事”,却再也没有机会了。无限沉痛与遗憾,一起涌上心头。再看他当时饱蘸浓墨为预祝陕西日报创刊80周年题写的书法贺词“不忘初心”,更见这位新闻前辈、报界楷模的风骨情义,更添崇敬与怀念。(张鑫)

本文照片由张光同志家属提供


来源:陕西日报
NEWS


监制:孙文生

审核:任虎鹏

责编:韦世钰

编辑:崔睿娜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