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治洲:照片怀思

宋治洲 太原道 2019-09-17

            

看到这张照片,记忆立刻拉回到27年前的那个夏天。

照片拍摄时间是1992年,当时老奶(我妈妈的奶奶)的外甥刚从台湾回来。他们一家自从1949年离开太原,一别已经四十多年了,此时是专程回故乡来看望亲人的。

照片中第一排中坐者,那位慈祥的老太太就是我老奶。在她右边的两位男士,是老奶的二儿子和六儿子(我叫二老爷、六老爷)。她的左边是我们的七老娘、七老爷。后排中间那位穿衬衣打领带的男士是老奶的外甥,他旁边那位烫着波浪头、体态微胖的女士是他的妻子。

据说,老奶外甥一家当时住在西铭村。到1948年底,太原已是孤城一座,富足人家有门路的,都千方百计携家带口地逃离太原。而他们一家也在兵荒马乱间几经波折,最后到了台湾。不曾想当年的毛头小孩子再回来已是头发稀疏、鬓带微霜的中年人了。其间的感慨非文字能诉万一的。

还记得当时是个下午,夏日的阳光透过院子里几株婆娑的枣树叶隙,斑斑点点筛下来。斑驳的老屋,门楣上褪了色的吊钱,大瓮里栽种的指甲花,还有屋檐下空张的蛛网都悠闲地沉浸在老院子的静谧与恬淡之中。忽然外院人声响起“来了,来了!”静默在屋里的人都兴奋地推开门帘,涌了出来。当然,老奶挪着小脚也已被儿孙们扶着出来了。

远远地,门洞里人影一晃,两个穿着干净整洁、颇显洋气的人迎面走来,并紧走两步来到老奶的跟前,“舅母,舅母,我们来看你了!”说着两人紧紧握住老奶的手。“妈!”“奶!”儿孙们凑近了呼唤着,“你西铭的外甥来看你了,你还认得不?”老奶点点头,“认得,认得!”四十几年的风云变幻,仍然没有稀释外甥在老人心中的印象。

随后,老奶外甥又介绍了他的妻子。当时我们对这位台湾来的媳妇(后来知道她祖籍是山西五台的,是当时的“富二代”“官二代”)颇为好奇,感觉她说话软软的,就好像那个年代播发的港台片里人说的话一样。

当然,令我印象最深的还是这位“外海亲戚”带的礼物。那时台海关系刚解禁不久,我们大陆这边也才刚开始经济复苏。所以对于海峡那边带来的东西还是很稀罕的。老奶外甥给我们这些晚辈带了一大堆的衣服-----当时还是挺时髦的。衣服一沓一沓,堆在床上。人们好奇地翻捡着,口中不时地啧啧“看看人家这料子,这颜色。”“哎,这塑料袋上的洋码码是些甚意思咧?”有人指着包装上的英文字母问道,可谁也看不懂。那时给我的感觉只要带上英文字母,这东西的身价就不菲,说不定还是美国生产的呢?(今天想来多可笑,只区区几十年光景,很多商品已贴上Made in China)后来好像还听说(因为笔者当时还小)老奶的外甥走时还给她留了一些美金,人们还围着圈地端详这美国佬的钱为啥竟是绿的!由于老奶外甥还有事,所以只和几位老亲匆匆照了这张相便动身走了。以至于今天小辈们问起当时的情景,亲戚们也多半没有了记忆。

如今,随着太原市城郊改造,昔日汾河畔的三给村已整村拆迁,世世代代伴随三给村民的老院子,老门洞,老照壁也已在隆隆的推土机轰鸣声中退出了历史舞台。而当我拿起这张照片时,却仍可怀思那个静静的午后,那处静静的老院!

  

作者:宋治洲    摄影:张巍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太原道 热门文章:

    回望河曲旧县    阅读/点赞 : 5383/48

    明太原县城初探    阅读/点赞 : 5163/37

    墓前哀思:怀念我的姐姐刘胡兰    阅读/点赞 : 2401/49

    留给自己心底最深的爱    阅读/点赞 : 1440/61

    姥爷的葬礼    阅读/点赞 : 970/54

    太原道 微信二维码

    太原道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