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爱情故事

也楼 小攻和小受的日常 2020-04-05



音乐资源加载中...


原题:囚徒

我们每个人都是宇宙的囚徒。
——题记

这时的马路荒无人烟,眼前雾蒙蒙一片,两旁的路灯孤零零地闪着,风吹过,潮湿的路面波光粼粼,佛置身广阔的海面上游荡,又仿佛被困在无边无际的牢笼。

因为疫情来得太过突然,我不得不留守武汉,本打算与他再见上一面,如今只好作罢。

我是一名武汉人,今年39岁了,生长在一个极其传统的家庭。记得爷爷奶奶在世时,妇女和小孩是不能上桌吃饭的,唯有成年的男丁才能堂而皇之坐在家中东南角的八仙桌上。久而久之,家中父母自然也成了封建思想的顽固派,泥古不化。尤其是我父亲,疫情期间戴个口罩都要我费尽口舌,才勉强挂在耳边。

在我30岁时,46岁的舅舅去世了,听母亲说,舅舅死于先天性的家族遗传病肝脏海绵状血管瘤。而这几年,我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大不如前,时常光顾医院门诊,也不知能活到几岁,这种似有似无的命运带来的恐惧,在我的心底累积成了一团淤泥般的黑影,有如实质,蔓延全身,随时都可能破体而出。

我担心命运的裁决会像武汉的疫情一般悄无声息的爆发,便想着早点写下我与他的这八年......

2004年,我从武汉大学毕业,在职场打拼8年后,成了一家上市公司的市场总监。与他相识,恰好是在我事业小成的年纪。

武汉·长江大桥

2012年夏天,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进入了武汉的一个QQ腐群,人不多,但消息却接连不断。彼时,群里的活跃人群主要是二十岁左右的男男女女,于是,我索性将好闺蜜王媛拉了进来。王媛与我相识多年,能够成为上市公司的市场总监,得益于她的推荐,管理二十多家直营门店,八十多家加盟门店,手下数百之众,一时风光无两。

作为年纪最大的长辈,我自然成了群里线下聚会的组织者,每到周末,我便用公司的车接上群里三五好友一同外出吃饭,搞搞活动。久而久之,他们对我很是尊敬,还总会在群里叫我沐叔。


一天,群里不知为何突然聊起了“高富帅”的话题,不常在群里说话的他冷不丁地问了句:“谁是高富帅?”

几个与我关系较好的小伙子齐刷刷的打出了我的名字:沐叔!沐叔!

也正是因为他贸然的提问,我才点开了他的头像,悄悄地看了他的照片墙。这么多年过去,我还清晰的记得看到照片时的震撼,蓬松的刘海下一双乌木般的黑色瞳孔,高挺英气的鼻子,红唇诱人,柔柔的脸颊上映着樱花般的粉红,完全符合我对另一半所有的期许,尤其是那双大眼睛,像是黑洞一般,把我深深地缠住。

我贪婪地点开他的一张张相片,默默许下愿望,我一定要让他成为我的人。

此时,群里的朋友依旧聊得热火朝天,我想着群里的朋友都将“高富帅”的帽子戴在我的头上,便一直等着他说些什么,好趁此机会与他打开话匣子。

谁料,他却没再说话。

无奈,只好硬着脸皮加了他的QQ。

直到深夜,他才通过我的好友申请。

“你好!”除了问好,我不知该说些什么。

“嗯?”

“看你在群里好久了,就认识一下,没什么事。”

“哦哦,原来是群里的高富帅啊。”此时,他才反应过来。

“他们瞎说的,不用理他们。”我有些害羞。

三言两语后,他也渐渐热络了起来,得知他是一名大三学生,在武汉体育学院,刚失恋不久,他的名字中有个“晨”字,于是,我便叫他小晨。

那晚,待他睡去之后,我细细地回看他的每一条说说,并在每一条动态里留了句:别找了,就是我!

隔天中午,他才给我发来消息,说他上课时打开手机,QQ提醒的哔哔声响了足足五分钟,差点被老师赶出教室。为此,他撒娇的把这事怪罪到我的身上,颇有打情骂俏的意味。


那几天里,我几乎时时刻刻都在关心着他的生活,他见我如此热情,一有时间就会找我聊天,晚上回到宿舍后,偶尔也会与我打电话。他来自宜昌,今年21岁了,来自一个小镇家庭,父母从小外出务工,他是在奶奶身边长大的,独立要强,还很会吃苦。他还有一个姐姐,已经结婚了,开了个理发店,多少知道些关于同志的事情。

聊天时,他还甜甜的跟我诉说他理想中的生活,想和喜欢的人同居,一起养只黑色贵宾犬,饭后一起散散步。后来,我问出了他的宿舍地址,每隔几天就给他寄去礼物,都是些生活上的东西,鞋子、围巾、暖手宝,还有IPhone4S。

与此同时,我还给他写了一封情书:
我们要走到最后
要相濡以沫
要携手终身
我怀着这样的心情
希望你在身边
就是为了到了花甲之年
依然有句我爱你

也许是因为那半个月的了解,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来得顺理成章。我还清楚地记得是在12年12月12日,礼拜三,他下午没课,我主动提出请他吃饭。傍晚时分,我先让司机买了一只黑色泰迪,而后带着狗狗去学校门口等他。

武汉

不久,他和一个女生姗姗来迟,他穿着黑色羽绒服,蓝色牛仔裤,一蹦一跳,很是可爱。见他走近后,我摇下车窗,朝他招手,示意他过来,他与闺蜜坐上车后,一言不发,还有些害羞。

“吃什么?”我打破僵局。

他有些腼腆,“随便啦。”

那一路上,他都没怎么说话,或许是司机也在,他识相地选择少说话,以免暴露我的秘密。后来,我们到了一家火锅店,四个人围坐在一起。我十指交叉,手肘抵着桌面,视线从手部上方射出,时不时地偷看他几眼,心想,果然是我看上的男人,真是好看。吃饭期间,我时不时问起他的学校生活,来打破尴尬。

饭后不久,他的闺蜜借故先走,我也让司机先行离开,带着他和小狗一起去了东湖公园。月色打在湖面上,闪着银光,荡漾的水面上偶有小船划过。我将小狗绑在了一旁,走到他的身边,抱住了他。

他没有拒绝,将头微微往后仰,脸贴在了我的脖子上,柔柔的,暖暖的。我放下白天的矜持,顺势将嘴凑了过去,轻轻一碰,而后将他转了过来,忘情地与他拥吻。他时而喘息,时而用轻飘飘的气音喊我老公。

我的心猛烈地跳动,恨不得把他拥进我的身体,再也不分开。


第一次见面,我不敢再多做些什么,便赶在学校门禁前,把他送回了宿舍。在我回家路上,他还一直与我保持通话,直到确认我安全到家后,才挂断电话。

作为年过而立的中年男子,他的体贴深深地将我熔化,而我也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所以,那一晚之后,我们在一起了。

隔天,我去到王媛的办公室,她见我面拂春风,问道,“咋啦,那么开心?”

“我脱单啦,嘿嘿。”

“谁?相片给我看看。”

我将手机放在她的面前,“就是他,还不错吧?要不要见一见?”

王媛一直都了解我的品位,点了点头,“嗯,是你喜欢的类型,但是这是一条不好走的路,你想好将来要怎么面对么?如果你下定决心了,我就见。”

我毫不犹豫,“那我就约他出来咯。”

她睁大眼睛,看着我足足十秒,“完了,看来是真的了。”作为多年的好友,她从我的神情中看出了我的义无反顾。

当天晚上,王媛开车和我去学校接媳妇,而后一同去附近的酒店吃饭。饭桌上,王媛的腐女眼神闪闪发光,一直拉着媳妇问东问西。饭后,我毫无顾忌的牵着媳妇走过酒店大厅,沉浸在我们的二人世界,完全不顾周遭异样的眼光。

自那以后,我时常带着媳妇去王媛家串门,蹭吃蹭喝。而媳妇也借着他生日的机会,带我见了他的朋友和老师。

2013年1月,我想着媳妇即将放寒假,索性在他学校附近租了一居室,开始了我们的同居生活。为了让我们的第一天更有仪式感,我买了一对戒指,这对戒有个优美的名字,叫缘定三生。我还提前买好媳妇喜欢的护肤品,放在厕所。

戒指·缘订三生

当晚,他洗了个漫长的澡,而后站在镜子面前细细地收拾自己,依次打开一些瓶瓶罐罐往脸上抹,头发上凝结着晶莹的水珠,顺着往下滴答。走到床边时,他还拿出香水喷了喷,深吸一口气后才躺到我的身旁。我从枕头下边摸出了早已准备好的戒指,将它戴在了媳妇的无名指上,“这还有一个,你帮我戴上。”

媳妇接过另一个戒指,起身帮我戴上了,见我坏坏一笑,他识相地将睡衣脱掉,一屁股坐在了我的身上。

炙热的呻吟与喘息,在那一晚此起彼伏。

也楼 | 作者

公众号:也楼

封面自取

记得听歌哦!!!

    



-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小攻和小受的日常 热门文章:

    论圣诞老人选雷凌Turbo的正确性    阅读/点赞 : 43246/210

    小攻怎么进入熟睡小受的身体    阅读/点赞 : 42583/163

    盘点最奇葩的自慰方式2.0    阅读/点赞 : 38699/145

    跨越两小时的爱恋    阅读/点赞 : 30168/234

    一年了,谢谢有你❤️    阅读/点赞 : 28519/947

    【基友一家亲】第328期小受篇    阅读/点赞 : 14399/146

    小攻和小受的日常 微信二维码

    小攻和小受的日常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