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的艰难抗疫,才是真正的贴身肉搏

晏非 新周刊 2020-04-06
疫情下的非洲,病床难求。/图虫创意

遍布穷国的非洲大陆,多数地区都没有隔离病房和ICU,卫生状况极差,人口密集,低收入者一旦停工隔离就等于判死刑。


疫情下的非洲就像一个火药桶,只需一点火星就能引爆。

疫情的阴云,已经笼罩在非洲上空。


在埃塞俄比亚,扛着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的牧民,向路过的考古学家Anna Badkhen打听新冠病毒的消息。


这位美国学者不久后就收到美国驻埃塞俄比亚大使馆的警告:在埃塞俄比亚有外国人遭到暴力袭击,当地人认为外国人带来了新冠病毒。


和欧美国家相比,非洲对新冠病毒似乎毫无招架之力。


以中非共和国为例,全国人口近500万,呼吸机却仅有3台。在人口超过5000万的肯尼亚,重症监护病床只有550张。许多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医务人员很少,有些国家甚至没有隔离病房。


截至格林威治标准时间4月5日10:00,非洲确诊新冠病例共8701例。这些数据对于一个大洲而言不算多,但非常令人担忧。


非洲高级公共卫生官员在4月2日指出,54个非洲国家中,只有5个国家没有报告病例。



疫情暴发难以避免。


在南非,政府对流浪者的不当安置,一手造就了绝佳的暴发式传播据点:


上千人被统一收容到比勒陀利亚一个破旧的体育场,本来只能睡两三个人的帐篷里挤进了十多个人。


“在病毒传播40天之后,非洲的情况已经‘非常非常接近’欧洲。”在非洲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负责人John Nkengasong看来,疫情下的非洲就像一个火药桶,只需一点火星就能引爆。


当地时间4月5日20时44分,埃塞俄比亚卫生部长Lia Tadesse宣布,埃塞俄比亚出现了首个死亡病例。

非洲告急

越封锁,越失序


2月15日,非洲的首例新冠肺炎(COVID-19)确诊病例被上报,患者是入境埃及的一名外国人,还是最令人闻风丧胆的无症状携带者。


此前早已深受疟疾和埃博拉病毒之苦的非洲国家,自那时起进一步加强了对机场和入境口岸的检查,部分国家更是直接实行边境封锁、封城以及夜间宵禁。


开普敦长街尽头,一块广告牌上写着“待在家里,停止传播”。/wiki


其中,南非的封城原则就相当严苛:禁止在室外慢跑;禁止出售烟酒;禁止遛狗;除了必要的旅行、监禁、因违法而被课以重罚外,不准出门。


这可给人们带来了不小的麻烦。肯尼亚的宵禁造成了不必要的交通拥堵,不少人因为赶不及回家,只能并排靠在墙边睡觉。


为了强制执行宵禁,肯尼亚警方于3月27日对港口城市蒙巴萨的轮渡乘客进行了驱赶,甚至动用了警棍和催泪瓦斯,迫使他们面朝下趴倒在地。


这一举措不仅完全没有体现宵禁的初衷,甚至人为造成混乱和拥挤,很有可能加速疫情的发展。连负责驱赶的警察,所做的防护措施也非常有限。


‍‍‍‍

被迫趴下的非洲民众。/YouTube截图


南非上下早已乱了阵脚。世卫4月1日的报告显示,南非是非洲大陆上确诊新冠肺炎病例最多的国家,高达1353例。


出于恐惧,约有23000名出境打工者已经离开南非、回到莫桑比克避险。这给莫桑比克卫生部带来了不小的压力,如何将这两万多人找到并全部隔离起来,成了他们最头疼的问题。


与严苛封锁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当地人不以为然的态度。在南非的亚历山德拉镇上,即便有军队巡逻、有皮卡车派发免费洗手液、有宣传要求人们保持社交距离……人们依旧在肮脏而狭窄的街巷里穿行,踢球的孩子也一个不少。


即便封锁措施奏效,近乎贫瘠的医疗条件,也足以让非洲各国夜不能寐。


世卫整理了34个非洲国家的医疗储备现状,发现只有一半的国家曾接受过新冠肺炎相关的医疗培训,少于一半的国家甚至没有供医护人员使用的个人防护装备(PPE)。


保护不了医护人员,如何拯救病患?/mdsassociates.com


许多国家还面临着缺乏核酸检测能力和试剂的问题。2月初,具备核酸检测能力的非洲国家仅有2个,到4月才逐步增加到43个。


非洲疾病控制与感染中心预估,马里的呼吸机覆盖率是1个/百万人,也就是说整个国家只有20台。在这场疫情中,呼吸机的所有量,几乎决定了一个国家重症患者的存活率。


床位的紧缺同样严重。近期世卫针对新冠疫情的调查结果显示,安哥拉、莫桑比克、马里等17个非洲国家,甚至没有可用于治疗新冠肺炎的重症监护病床。


即便有床位,也没有足够的医护人员。马凯雷雷大学2019年一项研究显示,乌干达拥有55张可运转的重症监护病床,但并没有足够的麻醉师来协助治疗。


对于不少非洲国家来说,全面隔离、封城、停工,可能只是一时的饮鸩止渴。即便推行了与欧美社会一样的举措,随之而来的一系列经济、社会问题等后患,可能也比别处严重十倍甚至百倍。


基层工作人员正在为街道消毒。/Youtube截图

病毒总是无差别攻击

在穷国更甚


对于相当一部分非洲人而言,WHO建议的勤洗手、保持社交距离等建议,根本没有实施的可能。


考古学家Anna Badkhen在埃塞俄比亚看到,医护工作者不得不在十字街头亲自教当地人如何洗手。即使学会了洗手,他们还有更严重的问题:没有干净的水源。

   

排队洗手的人们。/WSJ视频截图


在非洲,有70%的居民在贫民窟生活,每天面对的是摇摇欲坠的瓦楞铁皮房、塑料房甚至硬纸板房,十几个家庭共用一个流动厕所。没有自来水,几乎没有通风、排水、排污设备,生活垃圾直接排入河流。


即便是中产阶级和富人住宅区,也经常面临缺水的困境。约翰内斯堡去年就十分缺水,当地居民不得不到50公里外,购买未经处理的水来维持生计。


没有水,如何保证勤洗手呢?


洗涤用品就更奢侈。非政府组织“善心穆库鲁”在当地开办了4所小学,容纳了7000名学生,其中约有一半人买不起肥皂。


正因为如此,他们躲不过疟疾,躲不过肺结核,躲不过埃博拉,更躲不过新冠病毒。


拥挤的贫民窟。/WSJ视频截图


稠密的人口分布,让居家隔离几乎失去意义。在非洲工作过的前世卫代表姆佩勒透露,他最多见过一所小房子里挤住着12口人。


另外,整个非洲大陆上,每日生活费不足5.5美元的人高达85%,他们根本没有居家隔离的资本。


用水紧缺,食物紧缺,每一条都足以致命。为了谋生,人们不得不走出家门抢购食物、继续工作赚钱。


3月30日,尼日利亚宣布开始为期14天的封城。封城前,拥有2000万人口的城市拉各斯陷入哄抢状态。但由于供需失衡导致物价上涨,很多人因买不起食物而哭着回家。


没有可供做饭的设施,基础电力设备薄弱导致频繁停电,人们即便囤货也无法更好地保存食物。当地居民直言,自己“死于饥饿的速度要快于被病毒杀死的速度”。


为此,尼日利亚拉各斯州政府已经向20万户家庭(6人一户为标准)分发食物,但仍有数百万人得不到救济。


排队领取物资的民众。/WSJ视频截图


面对疫情,人们只知“要封城了”,却不知如何防范。事实证明,信息的公开度与透明度,对抗疫而言至关重要。然而政府对民众的沟通非常不通畅,加之落后的通信条件,让有效信息的传播进一步受阻。


在马拉维的布兰太尔和利隆圭这些大城市里,市民可以通过广播等方式接收相关资讯。但90%马拉维人都住在农村,他们很少能用上电视、收音机,甚至连用电都非常紧张。


深陷贫困的非洲人,几乎是在以赤膊抵挡病毒。疫情已然黑云压城,一旦暴发,后果可能会“比2002年的饥荒、2013年的霍乱还要糟糕”,甚至可能就此摧毁一个国家。


原油崩了

连国家也掏不出钱了


入不敷出的不仅是国民。不少非洲国家自身的财务状况也到了难以维系的境地。


疫情之下,非洲的鲜花出口贸易大受打击,更可怕的是原油价格的暴跌(点击蓝字回顾)


因为新冠病毒大流行,各国经济放缓,旅游业停滞,石油采购需求大幅下降,价格跌了一半还不止,甚至达到了2002年以来的最低水准。


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的13个成员国中,就有7个来自非洲。这给他们带来的经济危机无疑是毁灭性的。


对于尼日利亚和安哥拉来说,石油就是最大的外汇来源,占出口90%以上,占政府收入的60%以上。卖不动石油,很可能导致尼日利亚的经济走向衰退,而安哥拉已经持续4年了。


它们已经是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国家中五大经济体之二,难以想象其他非洲国家要面临怎样艰难的境况。


油价暴跌,非洲国家首当其冲。/图虫创意


另一方面,石油价格的下跌,也加剧了非洲国家的能源供给问题。


尼日利亚政府要求民众在家办公,家庭用电随即大幅提升。然而基础电力设施薄弱,人们只能寄希望于发电机。


Quartz Africa Weekly有报道预测,居家办公可能会导致有数百万台发电机不分昼夜地工作。在封城前3天,拉各斯有位UI设计师就一口气囤了150升汽油。


能买得起发电机和汽油的人是少数,非洲大多数人根本不具备居家办公的能力和条件,必须出门工作。


当地警方正在挨家挨户宣传居家防疫的重要性。/YouTube截图


在南非,有250万人从事非正式工作,占了总就业的20%。疫情之下,预计至少有350万南非人失去工作,津巴布韦失业率将达到90%。


有数据预计,疫情可能会导致100万个工作机会被撤减。这对于手中并无大额积蓄的非洲人来说,封城根本就是致命的。


为了不被饿死,许多人不顾居家隔离的命令擅自出门,甚至与安全部队发生冲突。可是,无法突围、无处后退的他们,只不过是想要活下去而已。


疫苗面世之前

非洲人在黑市买药自救


为求自保,非洲人开始争相购买氯喹(Chloroquine)。


氯喹及其衍生物(例如羟氯喹),一直被认为是廉价且安全的抗疟疾药物。一些未经验证的小规模实验表明,氯喹可降低新冠肺炎患者体内的病毒水平。


在有效药品紧缺的情况下,医院不得不用它来治疗患者。Dakar's Fann医院的教授Moussa Seydi透露,塞内加尔已经有大约一半的感染者正在服用羟氯喹。


即便卫生监督机构发出警告,非洲人还是积极购买氯喹用于自我治疗。但不遵医嘱、非法购买并用药是非常危险的。这个药的毒副作用之大,已经导致了数十起死亡事件。在平时,也有人将它私自用于堕胎和自杀。


人们对氯喹的需求,助长了黑市的猖獗。如今一颗氯喹的价格是0.71美元,是1个月前的4倍。暴利之下,假药也开始滋生。


一位老人向记者展示自家剩余的抗疟疾药物。/YouTube截图


眼下能抑制非洲医疗混乱的唯有疫苗。


世界各国包括埃及国家研究中心病毒学实验室已经开始着手研制疫苗,但疫苗总是最先满足发达国家的需求。


20年前,非洲就是艾滋病蔓延最严重的大陆,却是最后一个得到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地区。以目前各国的研发进度推算,非洲人可能在近一两年内都无法展开疫苗药物的投产。


眼下,世界银行也在想方设法为发展中国家提供帮助,他们为埃塞俄比亚、刚果民主共和国及吉布提等国提供了资金,协助他们购置重要的医疗设备、加强建设卫生系统、培训医护人员,提升快速发现病例并追踪的能力。


在非洲,国民收入超过30%的资金都被用来偿还债务。联合国经济学家们建议减免对非洲的债务或停止收取利息,共同抗击疫情。欧盟的发达国家已响应号召,暂停最贫困国家的债务,以帮助他们应对新冠病毒危机。

 

争分夺秒的研究机构。/YouTube截图


但这些宏观经济措施,对疫情即将暴发的非洲国家来说,是一种奢侈的未来。眼下最紧迫的问题几乎是无解的:


不隔离,病毒将长驱直入,席卷非洲大陆;隔离,停工停产,温饱立即成为问题。


也许唯一可以庆幸的是,这片被肺结核、艾滋、埃博拉肆虐过的土地,也有它的坚韧。由于各国政府及卫生机构协助非洲对抗埃博拉,一些社区已经累积了对抗传染病的经验。


此外,非洲国家的人口结构更加年轻。英国乐施会的专家Max Lawson认为,这可能是非洲最大的优势了。


换言之,非洲人将不得不用身体对抗新冠病毒。

新冠疫情简报:北京出台隔离新规;非洲报告首宗病例,AMY CHANG CHIEN, KONEY BAI,2020-02-15

Coronavirus in Africa Tracker: How many covid-19 cases & where? [Latest]

Coronavirus’ triple hit in Africa on health, the economy and politics,NICK WESTCOTT,2020-03-18

'If it comes, it will overwhelm us': Malawi braces for coronavirus,John Vidal,2020-04-03

South Africa's ruthlessly efficient fight against coronavirus,Andrew Harding,2020-04-03

South Africa gathered homeless people into a sports stadium. Here too, coronavirus divides rich from poor, CNN,David McKenzie and Brent Swails,2020-04-02

Pandemic Journal, March 17–22,Anne Enright, Madeleine Schwartz, Joshua Hunt, Anna Badkhen, and Lauren Groff, et al.

'We don't work, we don't eat': Informal workers face stark choices as Africa's largest megacity shuts down, CNN,Stephanie Busari and Aisha Salaudeen,2020-03-31

The coronavirus could devastate poor countries,The Economist,2020-03-26

肺炎疫情:勤洗手、疏远社交距离在非洲贫民窟根本不起作用,BBC国际部,斯瓦米纳桑·纳塔拉让(Swaminathan Natarajan),2020-03-24

The Threat of Coronavirus in Africa Flags a Deeper Crisis of Global Solidarity,World Economic Forum,2020-04-02

Economic pain looms for African oil-producing nations as global coronavirus shutdown batters prices,Jevans Nyabiage, 2020-04-02

France Urges Debt Freeze For Poor Countries Hit By Pandemic,Agence France Presse,2020-04-02

World Bank Group Launches First Operations for COVID-19 (Coronavirus) Emergency Health Support, Strengthening Developing Country Responses,2020-04-02

Africans rush for chloroquine as coronavirus tsunami looms,Agence France-Presse,2020-04-02

In Africa, an economic shutdown may devastate more lives than coronavirus infection,Charles R. Stith,2020-04-01

Economic pain looms for African oil-producing nations as global coronavirus shutdown batters prices,Jevans Nyabiage,2020-04-02

Coronavirus: millions enter lockdown in Africa – but is it too late?,Agence France-Presse,2020-03-31

Africa Meets Pandemic With Violence, Confusion, AMANDA SPERBER,2020-04-02

We Ugandans are used to lockdowns and poor healthcare. But we’re terrified,

Patience Akumu,2020-03-29

The coronavirus lockdown in Africa’s largest city opens the door to increased generator pollution,Yomi Kazeem,2020-04-03

African nations missing from coronavirus trials,Antoaneta Roussi & Amy Maxmen,2020-04-03

Africa's paradox: It may be the worst and best place to ride out coronavirus,Philip Obaji, Kim Hjelmgaard and Chris Erasmus,2020-03-30

新冠蔓延非洲 世卫警告医疗匮乏恐酿灾难,rfi,2020-03-22



✎作者 | 晏非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广告合作请联系微信号:xzk96818



推 荐 阅 读
点 击 图 片 即 可 阅 读 全 文

意大利没有崩溃,罗马人还在硬刚


死亡率全球最低,德国没有捷径只有死磕


战战兢兢的日本:
推迟奥运,先拖住病毒的脚步

英国的至暗时刻:

召回医护,发放救济,查尔斯王储确诊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