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高校教师公开出柜之后,我受到了学校的处分

BIE别的 VICE 2020-05-19


编者按:上周日是5月17日,国际不再恐同日(International Day against Homophobia, Transphobia, and Biphobia)。今天的文章是关于一位国内高校教师的出柜,之后遭遇的体制性恐同,以及最后的出走。事情过去快5年,作者才第一次把这段令人难过的往事写出来。而同样的事,恐怕现在还发生在很多人身上。
在关于新冠肺炎的报道和舆情中,“训诫” 前所未有地成了一个热词。那一纸(曾经)广为传播的 “训诫书” 和下面的签名,把我拉回四年前在国内某大学任教时的回忆。作为一个公开出柜的同性恋教师,我曾遭到校方调查、训诫、处分、盯防。
这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故事要从一个女孩说起 —— 大学生 QB。2015年8月,因为大量教材上病理化、污名化同性恋的描述,QB 将教育部告上法庭。立案后,她遭到Z大校方的严重阻挠,辅导员把她的性倾向告知了她的家人之后,她被家人带去医院 “检查”。
QB 的遭遇引发同志社群的愤怒,但却鲜有体制内的教师公开表达对她的支持。于是我以同志教师的身份,在媒体撰文声援 QB。媒体编辑在刊发前曾询问我是否需要化名,我谢绝了 —— 出柜就是要以真实的力量来打破对人们对同性恋的偏见。
第二天,我的出柜刷爆了我所任职的大学师生的朋友圈,但大都是支持的声音。新京报来采访我,问我是否会面临学校的压力,那时的我一派天真,没料到后面会发生的事。
除了出柜之外,为我埋下 “祸患”、并成为日后 “罪证” 的,还有四次授课。2015年10、11月,我在《社会语言学》《汉语词汇学》两门课上,邀请校外的学者和公益人进行了四次性与性别议题的讲座。
2015年我主持的四次多元性别议题的讲座
不久,学校各个部门像是一个被启动的庞大机器,开始了对我的调查。“学校书记召开全校教学管理会议,恶狠狠地说居然有教师上课谈论同性恋!” 同事用微信给我发来语音消息,还没听完就被撤回了,随后又发来消息:“我老公让我不要多说。” 其他同事在校园看到我,则露出尴尬的表情。
教务处的工作人员突然来到我的教室旁听。有学生为我通风报信:“有些同学被学院领导找去谈话,问你上课有没有讲什么奇怪的东西。大家说你上课很好。老师,发生了什么?加油!”
我很想知道自己违反了什么规定,学院领导不耐烦地说:“打个比方,人家都说你犯罪了,你还要什么法律呀!”
负责教学和安全保卫的两位副校长找我谈话:“同性恋这种大部分人不接受、高度敏感的话题是绝对不能进课堂的,这个态度校方是非常坚决的”;“本科生接受能力有限,不能把有争议的东西 ‘灌输’ 给学生”。
副校长还认为我破坏了学校声誉:“你是 XX 学校老师,不能在公共场合说这些东西”;“XX 学校能有今天的名誉不容易,全校老师要维护学校荣誉,你上课讲同性恋,别人会觉得 XX 学校乱七八糟的”;“一缸好酒,只要掉进一颗老鼠屎去,马上就不是好酒了”。
我被要求写下保证书,承诺不再在课堂上谈论同性恋议题,不再与相关公益组织有往来和合作,不再以 XX 学校教师的身份在网络和媒体发表与性别相关的评论。
之后,学校公开发布了处分文件《关于给予 CL 严重教学事故(Ⅱ级)处分的决定》。文件给我安插的 “罪名” 包括 “未经学校批准”、“授课内容与主要教学大纲无关”、“造成不良影响”。    
在这份处分同性恋教师上课讲授同性恋内容的文件中,却完全没有提及 “同性恋” 三个字 —— 这是一种不承认其压制的压制。这一纸刺目的红头文件将进入我的人事档案,成为伴随我一生的印记,为我往后在中国体制内高校间流动带来不确定风险。
全校通报后,两位副校长又找我面谈了一次,恩威并施地说:“这件事说有多严重就有多严重。你是年轻老师,本着爱护你的角度,给你二级教学事故处分,全校发文通报,取消你今年评优的资格,扣除一个月岗位津贴”。
在教学方面,副校长再次强调:“教学内容一定要引导积极的人生观,而且要符合中国的主流”;“一些西方思想在中国讲不合适,中国有中国的特色”。
副校长们还要求我警惕 NGO,提高 “zz敏感度”:“那个 QB 一弄你就支持,你还年轻,很多东西你看不清楚”。
我被要求继续加强自我反省:“学校这个处分你怎么看?......从你写的书面材料来看,你的认识还不到位,带有抵触情绪。学校这样做不是对你有限制,是为了你好。这一点希望你有认识的思想高度。”
这几句话,是照当时的录音打出来的。是的,我用手机偷偷录音了,这是当时我能想到的唯一可能的反抗方式。然而四年多过去了,这些录音存在我的电脑里再没被听过,直到今天。我一直不愿回到那些刺痛的现场。
尽管校方认为我的教学 “造成不良影响”,在期末的学生匿名教评中,学生评语包括 “老师授课方式多样”、“内容很有趣”、“让我很感兴趣的一门课,老师为人很好”、“我们都很喜欢他,上课有自己的风格”……我的两门课获得平均93分的高分。
2016年4月,我被处分半年后,学院才发布了一份名为《关于规范邀请校外专家举办讲座的通知》的文件,我举办讲座时学院根本没有相关审批规定。学院课程的教学大纲也只有模糊的课程介绍,没有规定具体的教学内容与比重。老师们设计授课内容灵活性很大,普遍会结合个人研究专长有所侧重。
之所以在语言学课程融入性与性别议题,不仅仅是出于我个人的研究专长,也因为这是近年来国际语言学界的新兴热点。2012年,学术期刊 Journal of Language and Sexuality 创刊。2013年,社会语言学经典教材 “An Introduction to Sociolinguistics” 在第4版中新增 “The linguistic construction of sexuality”(性的语言建构)章节。由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年出版的《新编社会语言学概论》专设 “语言与性别” 一章,对这一领域的学科地位表现出前所未有的重视。在教学中,我既希望反映学界前沿进展,也希望借由性别研究学者和性别平权行动者的声音展现中国性别生态的纷繁样貌。
处分后,我的教学处于持续的监控中。我的学生中有 “教学信息员”,在教务处的指示下,匿名收集举报 zd、宗教、同性恋议题相关的教学言论。在研究方面,我关于性别平等的论文不能参与学校年度科研成果审核。
遭受不公对待是一种不幸,孤独而又无助地消化这种不公是另一重不幸。处分的阴影长期笼罩着我的生活,我似乎又回到了柜子中,在教学与研究中小心翼翼,清空了微博,回避参与性别公益社群的活动。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一年,甚至每次接到学院领导的电话我都有点 PTSD,终于2017年8月,我提出辞职。
关心我的同事私下劝我:“学校巴不得你赶紧走,还是要慎重”;“虽然你在 XX 学校晋升会受限,但吃饭没问题;可辞了职恐怕国内高校都进不了。” 虽然是主动辞职,但人事处似乎生怕我赖着不走,要求我先写下保证书,承诺必须限期立即办完所有辞职手续 —— 更像是我被扫地出门。
知情的同事和领导为我饯行,席间领导告诉我,学校当时也是被施压对象,除此之外,“我不能再多说了。”
我的处分导致教师群体的寒蝉效应。其他学院一些讲授性别相关课程的老师开始加倍小心地自我审查,有位研究西方文学的教授说她已经不敢在课堂上讲酷儿理论了。少数几个同事私下为我鸣不平,给我建议和安慰。甚至有敢言的教授想向学校抗议,但被劝阻下来 —— 大家都知道,这是自不量力。
类似的言论空间收紧也在其他高校和公益圈同步发生。多所大学的性别公选课被取消,相关教师被约谈,推动性别平权的多家 NGO 纷纷偃旗息鼓。这与我2013年刚任教时对比鲜明。那时候高校中体现性别多元化的教育正在萌芽,一切充满希望,现在想想恍如隔世。   
中山大学《社会文化与多元性别》课程,摄影:阿山
在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想如何才能说出我的故事。说出被训诫处分的经历并不容易。
说出不公意味着与校方对立,可能遭受进一步的权力压制,于职业发展而言近乎自杀。
说出不公还意味着把自己敏感化 —— 如果辞职,会有其他高校愿意招聘一个如此 “高调张扬”、“惹是生非” 的同性恋教师吗?如果把自己变成新闻人物,家人会不会因此承受压力?
说出不公还会被贴上 “受害者” 标签,并因此承受二次伤害。有人对我的经历做出评论,“草率出柜”、“不懂得保护自己”,言外之意是我 “No zuo no die”。这些评论一方面把制度性暴力所造成的伤害归咎于受害者,另一方面,加强和诱导着普遍的自我审查。
或许正是因为校方笃定我只能保持沉默,才会如此有恃无恐。然而说出真相是必要的。如果人们只看到出柜的无畏和 “洒脱”,却看不到因此付出的代价,我是在释放错误的信号,误导人们对环境的判断。但如果我保持沉默......没有如果,保持沉默就是错的。我不应该保持沉默。
当个体处在无法言说的巨大的不公与困顿之中时,这些经历迫使我面对一系列问题:从刚入职时小心翼翼地隐藏身份,到后来公开出柜、被处分,我是怎么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同志身份、高校体制、社会环境、zz 气候,这些个人与情境因素如何相互关联,形塑了我的生活轨迹?
我能够想到的一个展现边缘经验、反抗异性恋霸权的方式,是学术研究。2017年9月,我在新西兰奥克兰大学开始攻读我的第二个博士学位,研究中国高校男同性恋教师的职场经历。不仅仅反思我个人的过往,我更希望揭示被遮蔽的群体经验 —— 他们在校园里对于出柜与否有着怎样的考量?如何与校园里其他同志师生互动?在进行同性恋议题的教学与研究时面临哪些风险,又采取怎样的策略有所反抗?
为了回答这些问题,我已经访谈了40余位同性恋教师。他们有的因为担心暴露同志身份而选择辞职,逃离体制;有的被领导要求删去教学中有关同性恋的内容,被教学督导频繁听课,最终取消了课程;有的为了隐藏身份回避认识其他同志师生,过着自我孤立的生活;有的通过同志社交软件支持帮助校园内的同志学生;有的通过国际发表来提升同志研究在中国学术界的合法性,开拓同志议题在高校的空间……他们绝大多数都需要小心谨慎地自我保护,并以各种力所能及的方式挑战着异性恋规范。
选择这个研究选题,意味着不可能再退回柜子。尽管新西兰整体氛围对性少数群体友善,但一些中国留学生和华人对多元性别议题常常缺乏了解。他们会问:“同性恋的 ‘成因’ 是什么”;“你跟你男友在一起时,是扮演男性角色还是女性角色”;“做这种研究,你小心被掰弯了”;“中国有同性恋教师吗?”
让我倍感认同的,是奥克兰大学对多元性别议题的坚定支持。“对性别歧视、恐同、恐跨零容忍” 是校方政策。我被学院邀请担任公正委员会(Equity Committee)的 “彩虹代表”(rainbow representative),负责反映和推动与多元性别相关的公正事务。
2017年骄傲节上奥克兰大学的方阵,photo by Nick Thompson
2018年2月,我生平第一次参加了同志游行。游行的队伍是一片彩虹的海洋,总理 Jacinda Ardern 参与了游行,成为新西兰史上第一位出席同志游行的总理,在路边欢呼的路人中不少带着孩子。
我所在的奥克兰大学方阵举起的标语是:“为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间性人师生营造一个安全与包容的校园环境”。带领方阵的是主管全校公正事务的主任和我所在的学院院长,他们都是公开身份的同性恋。
这样的欢乐氛围中,有一刻我觉得恍惚。我想到被校长当面羞辱“ 一颗老鼠屎” 的时刻,想到在被训诫时唯唯诺诺、唾面自干的时刻,想到不得不在保证书里道歉和承诺的时刻,想到在课堂上如履薄冰地回避同性恋话题的时刻,想到深夜一个人痛哭的时刻……我想,我要狠狠记住这些时刻。这些被我按在心底、试图抹去的记忆,是我不可能绕开的创伤,也让我成为此时此刻的自己。
我还要记住这一路所收获的支持,记住出柜后朋友和陌生人对我的鼓励,记住私下为我鸣不平、安慰关心我的同事,记住给我 “通风报信” 和 “加油” 的学生,记住一直支持我的社群伙伴……这些支持像是茫茫荒原上的一点点火烛,给我带来暖意。
经历过压制、痛苦和冷漠,更知道发出支持的声音是多么重要。因此,我永远不会后悔为了支持 QB 而出柜 —— 我所经历的一切的开始。
本文作者于2013年获中国传媒大学应用语言学博士学位,2013-2017年任教于国内某大学,担任硕士生导师、教研室主任等职务。现为新西兰奥克兰大学教育与社会工作学院博士生,研究同性恋教师的职场经历。
//作者:C L
//编辑:Alexwood,赵四
//设计:板砖兮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