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约主义四重奏mix粤语流行金曲大乱炖 | BIE mixtape vol.2

BIE别的 VICE 2020-05-21

声音资源加载中...
不管你现在是在家办公、在家待业、还在过寒假或者已经复工,北半球的夏天如期而至,2020年已经快过去一半啦,你或许正在憧憬新生活、怀念过去或烦恼着何去何从,但生活想必还是少不了音乐。在每一期的音乐推荐里,口味各异的同事们想跟你分享一些最近听的好音乐,也趁此机会走走心。我们从中精心挑选出一些歌曲制成了一份 mixtape,点击上方音频即可收听 BIE mixtape 第二期
 还在放寒假的赵四 
Kronos Quartet - 《Kronos Quartet Performs Philip Glass》(1995)
很多年前,一群搞实验艺术的在一起讨论,为什么独立音乐受简约主义影响那么大。换句话说,为什么他们选择菲利普·格拉斯(Philip Glass)?我没大听懂,但我想提醒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格拉斯这种用几个音来回重复、又简单又好听、有调性有旋律的作法,不就一流行音乐的蛋糕胚吗?翻遍音乐史都找不到那么大的便宜漏儿。
当然并不是说他跻身大师纯属取巧。他是为数不多真正成功跨界的严肃作曲家,既有巨作,又有《楚门的世界》等不计其数的电影配乐,既有写进教科书的殊荣,又有商业上的滋润,简直达到一个创作人梦寐以求的福点。而且很长寿,来得及看见这一切发生(可能是最重要的一点)。
更令我神往的是他的青年时代。我是说,20世纪六十年代的美国。彼时自由女神像迎面扑来东方智慧的微风,嬉皮士陷入禅的迷醉,黑山学院迎来激浪艺术(新一代的达达,也是最后一抹晚光),格拉斯正在学习印度塔布拉鼓——当时的有为艺术青年,首要之务是寻找“东方灵感缪斯”。约翰·凯奇找到了铃木大拙,然后有了《4分33秒》;菲利普·格拉斯找到了拉维·香卡,然后有了圆融无碍、近乎冥想、无限精微寓于重复的风格。 
说得这么玄,可你一听他作品想必会说:这不就诺兰的 BGM 吗。没错,所以有人说格拉斯 “以一己之力盘活了电影配乐行业”,Hans Zimmer 都是他的后来人 —— 以及数不清的模仿者,包括那些顶着纯器乐/半古典/轻音乐/煞有介事/其实没比理查德克莱德曼好哪去的缺货们。
直到40岁之前,格拉斯还在当搬运工人。穿越到那时的纽约街头,说不定还能拦住他开的出租车。至今他还收藏着登载其作品恶评的报纸。他是这么说的:“无论我干什么他们就是讨厌我。但幸运的是我继承了良好的基因。这个基因叫做‘你怎么想关我屁事基因’。” 
他不在乎你怎么想,但你得听听上面这张专辑。简约到极致的弦乐四重奏里,音流拥有密度,拥有重量,构成完美均衡的引力,通往形式美感的结晶。
请你留出4分38秒,与格拉斯共赴颅内高潮。 
 持续sober太久的Jingya 

寻找加百列:Brad Mehldau 指尖的融合、思考

Brad Mehldau -《Finding Gabriel》(2019) 

听完整张《Finding Gabriel》才后知后觉这张专辑的妙处早就为人所知,毕竟不论是在制作层面的精良,还是创作上的奇思与意蕴,它毋庸置疑地必须获得赞誉。听者可以用自己的双耳来感受它的美妙之处,各人有其被触动的兴奋点,但我还是不厌其烦地想要赘述它是如何让我兴奋,并且在日落黄昏时昏昏欲睡的漫长午觉之后,耐心地让它循环一遍再一遍。         
《寻找加百列》坐列 2019 年 Grammy 最佳器乐爵士专辑,在普罗听众的耳朵里,它不是一张晦涩难懂的爵士作品。但对我而言它有些 “深入浅出” 的意思:先抛开配器和思考不言,它是好听的。你甚至能隐约约听到 Stings 的名曲 “Shape of My Heart” 被玩味似的融了一句最鲜明的前奏在 “Born to Trouble” ,但调性一转,它又溜走了;单纯从 Brad Mehldau 的钢琴旋律线而言,它也不是一张纯爵士专辑,Jazz Fusion 也不对,不准确;Ted Panken(音乐撰稿人)用的 “Beyond Catagory” 我觉得贴切,Mehldau 的涉猎广泛从这张能窥出端倪。 
古典钢琴的比重绝不占少数,爵士味道的充分倾泻往往是在萨克斯与爵士钢琴大段的尽情释放中,你才想起来 Mehldau 的老本行是 Post-bop(尤其是大段的萨克斯);Analog 身兼重任,“The Garden” 前一分钟如流水般的钢琴与合成器的温暖氛围交融,复古又时髦、优雅又平易近人 —— 这也是为什么我觉得 “Fusion” 这个词很不准确,它融合,但明显不是 “弄潮儿”,端庄感若隐若现。不赘言鼓机和合成器这些硬件带来的恰到好处的时代感与钢琴、小提琴和萨克斯的融合有多妙,但 Mehldau 小时候听摇滚乐肯定是真的,电子模拟信号硬件制造的机械感之外,真鼓组奏出的节奏力量十足,丝毫不绵软(具体可以听 “The Garden” 的后半段, “St.Mark Is Howling In The City Of Night" 和 “The Prophet Is A Fool”); 大段的吟唱夹带些教堂福音味道,这整张专辑也是从由 Mehldau 通读圣经后对其的理解而来。“The Prophet Is A Fool”(先知是愚人” 中的人声对话无不体现出 Mahldau 对于信仰与神的思考:”他只是一个声音而已。人们觉得他能让大家更强大,而他只是削弱大家而已。人们也很危险,他们带枪,很多枪,但他们也并非来狩猎的。” 
它融合的属实太多了,或许有些显得贪婪。但在我的耳朵里,它充满了 Mehldau 的丰富的阅历和充分的想象,天马行空,但又制作精良,显得完整合一。《寻找加百列》也实在是个很美丽的名字。神的意涵并非虚张声势,强加概念,我认真地觉得,在混乱的当代,寻找加百列,并非是拥有宗教信仰的人所专属,找到 “神” 传递给你的信息 —— “寻找加百列” 也是找到自己对世界的理解和价值观。这对于 “人” 来说太重要了,它是支撑你坦诚而坚定地走完这条路的全部力量。 
 悬崖上的广东人 ,  完整歌单在此)  
最近总是在听许冠杰的歌曲。 
在那个粤语中文歌曲只限制于古老过时的南音、年轻人只用英语写作流行曲的七十年代初,许冠杰和亲兄许冠文创作的一首《铁塔凌云》,一下子将潮流扭转,从此粤语流行曲涌现。很难想象没有他的话,还有没有后面那些经典的香港流行曲和歌手,现在我们的流行曲会是什么样。
呢個世界上 有精仔 有懵仔 有叻仔 散仔 賭仔 重有戇居仔  
有衰仔 有好仔 反骨仔 癲仔 蠢仔 重弊過敗家仔  
細蚊仔 臭飛仔 招卿仔 靚仔 打仔亂咁出刀仔 問你點敢亂生仔

想象一下于七十年代在英国 BBC 电台首次播放的《鬼马双星》和《天才与白痴》—— 两首白噪音摇滚粵語中文歌,配以港式俚语歌词还是非常疯狂的。可惜是在那个年代,加上本土化的歌词内容,许冠杰始终在非粤语地区的认受性低得可怜。

这又令我想到,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有更多可以好好利用自己语言来创作的乐队了。
 公司验证码守护者,梅森 
今年不是很在乎用这个环节彰显自己的音乐品味了,下面几首歌大概体现最近的几个生活片段吧: 
片段一:一面旁观大家抒发满溢的情绪一面多愁善感记起初中听的电台(小城大事 - 杨千嬅 ) 
2000年左右的时候,相比深圳新移民成年人们爱向老家亲朋津津乐道特区可以收到的香港电视台以及屏幕上适时出现的迎客松,深二代小孩更偏爱《叱咤903》这种来自潮流前沿的电波,每晚配合作业服用,确保自己逛东门时能用港味粤语砍价。我的粤语巅峰也就停留在了住校前的初一,后来我爸的粤语听力也逐年下降,大概始于迎客松升级成防登革热宣传片的时候。慢慢地我家就再也听不到粤语了,杨锦麟和董嘉耀可能让他找到了特区老哥的新方向。 
片段二:算了捡起游戏机钓一会儿鱼吧(I Wrote A Song for You - 韦礼安)
在森林 在小溪 在荒野 我寻找奇迹 
有松鼠 有野鹿 有狐狸 但是没有你
听到这首歌是在微博上看到有人用自己的动森录像剪了一个 MV,头几句乍看之下令人惊呼也太贴合游戏了吧,松鼠、鹿和狐狸我岛上真都有,听到后面才明白我肤浅了,歌后半段赤裸裸地在宣扬游戏的社交功能。联机过一次的我大概明白岛和岛之间的偶尔连接带来的兴奋感,而且我都想好了最浪漫的事一定是跟人约会并肩坐在海洋馆里看鲸鲨。但我更常用的是邮件寄礼物的功能,这种距离适当的社交如今在现实生活中很少见了。秒回到小学圣诞节给同学写贺卡,在精品店的旋转架子前挑半天卡面,渡渡鸟这儿附上礼物还不多加钱。感谢任天堂,600块真值!
片段三:我没事,希望大家都好好的吧(巫堵 - deca joins)
以前经常听到一个专辑时发现音乐人已经英年早逝了,以后会不会变成发现音乐人已经去送外卖了。喝不掉那么多酒票,所以最近为了支持现场音乐事业我已经买了三件t恤了。这阵子替我丧还能丧得比我帅的一帮人可不能让他们因此离开了,半价酒票买T恤送门票这等千载难逢的好事可千万别错过啊!!!
// 编辑:林聪明
// 设计:冬甩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