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调查 | 我们需要多少新冠疫苗?

财经国家周刊 财经国家周刊 2020-06-02
杨杨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北京城南六环外、大兴国际机场北侧,大兴生物医药产业基地,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下称“科兴中维”)的新冠疫苗生产车间将坐落在这里。
这是一处建筑面积为7万平方米的现成厂房,“是北京市委协调出来的”。改建工程3月29日启动。按照计划,这个生产线5月底设备将到位,准备七八月份就试生产。
科兴中维研制的新冠疫苗,最近才启动临床II期试验,而3月末这款疫苗还没开始做临床I期试验。着手准备量产的计划,是不是太着急了?
按照疫苗的一般研制进程,只有临床被证明安全有效后,公司才会兴建厂房。“到那时候再考虑产业化的事情,就来不及了。”科兴控股董事长、总裁兼CEO尹卫东说,疫情防控不等人。
科兴的这个生产基地,投产后预计每年将供应1亿剂新冠疫苗。这个看起来已经很庞大的数字,能保护多少人,对防控疫情意味着什么?
这个问题的另一面是,我们最终需要多少疫苗?
能早一天,就早一天
提前布局疫苗产能的企业,还有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生物”),这支“国家队”手里有两个新冠疫苗项目,都在做临床试验。
中国生物董事长杨晓明说,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的新冠疫苗生产车间已经全部建成并完成了验证,疫苗一旦获批,立马就能生产。另外,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扩大产能的新车间,预计在6月底完成。这两处生产基地,设计的年产能总共为2亿剂。
除了科兴中维和中国生物,在做同样考量的,还有艾棣维欣。
这家位于苏州的公司,与国际医药企业Inovio联合开发新冠DNA疫苗,目前还在临床I期阶段,但也已经启动了量产准备。
根据企业提供的资料,他们计划在苏州工业园区建设DNA疫苗的大规模生产设施。目前规划的产能,第一阶段将生产每年1000万~2000万人份的疫苗,此后则会将产能扩大到每年4000万人份。
生产这一步骤,被集体前置了,为的是尽可能争取时间。
按照常规,疫苗生产车间从建造到正式投产需要两三年,其中很大一部分时间是为了合规。因为疫苗生产有严格的监管要求。科兴中维和中国生物的灭活疫苗,大批量生产和供应都必须有符合要求的P3级生产车间,此前疫苗企业都没有这样的车间。艾棣维欣的DNA疫苗,国内也没有现成的生产设施。
早在今年4月,比尔·盖茨就曾公开倡议,应该在疫苗量产上早做准备。盖茨基金会也计划,投资数十亿美元建造疫苗工厂。等到筛选出可行的疫苗之后,“就不会浪费时间了”,能尽快生产疫苗、能尽快用上疫苗。
不过,风险也是显而易见的。这些企业和机构主导的新冠疫苗,如果止步于临床阶段,那现在投入的所有建厂建生产线努力,可能都会打水漂。
一两支疫苗?很难起作用!
这牵扯出的一个问题是:量产为什么那么重要?
与其他药品不同,疫苗接种是一种公共卫生措施,它要能覆盖数量庞大的人群,才能达到抑制疫情蔓延的目的。如果把研发出有效的疫苗看做是找到了对抗病毒的武器,那么它还需要被生产出来、送上战场。
“疫苗如果只能做出一两支,很难起到作用。”杨晓明说。这只能保护一两个人不受感染,无法阻止病毒在人群中的传播,也就不能抑制疫情的扩散。
疫苗发挥预防和控制传染病的原理,是让很大比例的人具有免疫能力,从而降低疫情扩散的速度、降低发病率,最终控制疫情。由此,即便是那些打了疫苗但未产生抗体的人,也能被动得到保护。
有专家预计,达成这个目标的前提,是疫苗能覆盖70%以上的人群。考虑到新冠肺炎已经在全球蔓延,而且全人群易感,世界最终所需要的新冠疫苗,将是一个庞大的数量。
以1亿剂疫苗为例,它并不等同于就能保护1亿人。要考虑到,可能每个人需要打2剂,同时没有一种疫苗能保证打过的人就“百分百”安全,常规疫苗也只能对七八成接种者形成保护。
需求的庞大,从制造、分发、采购疫苗所需的花费中也可见一斑。
全球疫苗和免疫联盟(GAVI)首席执行官塞斯·伯克利(Seth Berkley)说,目前的预计是需要80亿美元到280亿美元,而且任何一个因素导致流程更加复杂的话,所需资金还要翻番。
盖茨认为,世界最终需要最少70亿剂疫苗。对此,业内更倾向于认为,“这是一个理论”。2019年的统计,全球人口总数约为76亿人。理想的状态就是,人人都打疫苗、人人都不得病。
供给不足时,谁优先?
另一个问题接踵而至,能同时满足全球需要的新冠疫苗,不可能一夜之间生产出来。
这个量如此庞大,已经超出了现有经验。人类历史上,迄今有过10亿支以上的单个疫苗只有一个,就是小儿麻痹症疫苗。要满足全球的需要,单靠一个技术平台、一种技术路线或一个公司,都无法实现。“合力”成了惟一出路,即找出多个有效疫苗、多个公司能同时生产。
中国的疫苗产能占了世界的大头,每年生产10亿剂次的疫苗。可是已有的疫苗生产设施,即使合适也不能都拿来生产新冠疫苗,它们仍要保证其他疫苗的供应。
新产能的实现也需要时间。在实际操作中,疫苗从生产到上市需要一个周期。不同类别的疫苗、不同的生产条件,需要的时间不尽相同。中国生物的灭活疫苗,一个生产车间、10个月里的总产能是1亿剂。
这就意味着在一段时间内,无法做到人人都有疫苗。那么,当第一批疫苗上市时,哪些人的需求更为迫切?
优先人群怎么排序,这个问题还没有定论。不过一些共识已逐步形成,疫苗首先应保护最需要保护的人群,比如,大部分人都同意,医护团队应该享有优先权。此外,一些特殊人群也需要优先接种,比如可能的超级传播源,还有老人和基础病患者,后者是新冠疫情中最为脆弱的群体。
疫苗的公平性,也由此成为与开发、生产疫苗并列的另一个重要议题,4月24日,世卫组织和全球合作伙伴专门共同为此发出倡议,疫苗应用于降低新冠的传播速度、死亡率,加快社会回归常态,而不应只集中在少数国家手里。
中国是较早响应倡议的国家,5月19日,在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上,中国承诺,新冠疫苗研发完成并投入使用后,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为实现疫苗在发展中国家的可及性和可负担性作出中国贡献。

本文中除标明来源的图片,其余均来自网络公开渠道,不能识别其来源,如有版权争议,请联系公号方。
总监制:王建军
监制:程瑛
责任编辑:陈荣

长按指纹自动识别二维码即刻关注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