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赚千万”的口罩暴富神话,吹破了

财经国家周刊 财经国家周刊 2020-06-04

欧阳凯 | 每日经济新闻

原标题:《99元1盒的口罩只卖9.9元!贸易商感叹:月赚千万的神话破灭
“口罩暴富神话怕是已经吹破了。”6月1日,外贸业务经理贾晨(化名)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总结道。贾晨所在的公司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出口贸易商,用他的话说,超市除了食品外,其它的都属于他们公司做的业务,从服装到玩具,从瓷器到玉石,但因为国际局势变化,叠加新冠肺炎疫情,原有贸易业务几乎暂停,随后公司在2月转身做起了口罩贸易业务。
四个多月过去,随着国内疫情的逐步稳定,加上大批厂商加入“口罩大军”,口罩价格已经大幅回落。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电商平台,口罩零售价格已经最低能做到0.28元一个。以目前最热销的一款一次性成人防护口罩为例,5月23日之前,一盒(20只装)是99元,此后直线降到19.8元,在6月1日参与“618”活动时候已经只有9.9元。
在网络上,有关口罩厂破产倒闭、口罩滞销的消息也越来越多,尽管如此,贾晨还是很后悔,他认为自己太谨慎,错过了这波暴富机会。他坦言,真正能从口罩这波行情中赚到钱是那些“快进快出”的人,相反,因为公司“半路出家”,加上市场鱼目混珠,使得做起口罩贸易业务束手束脚。回忆这几个月的工作,他自我评价称——“不成功,失败的例子太多了”。
“一直战战兢兢”
“大概2~3月份吧,有些同事客人订单取消后就开始做口罩生意”。贾晨告诉记者,在2月初,手头有很多客户都过来询问有没有口罩的资源,公司为此成立了一个专门做防疫物资的采购团队,专门寻找市场上的资源,当时市场上最热销的产品便是口罩。贾晨说,原先的业务暂停后,公司要发展必须试一下别的可能性,口罩贸易生意自然而然是当时最佳的选择。
但要成功做一单口罩贸易生意,并不容易。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此前曾报道,如果国内企业想出口口罩,需提交提单、箱单、发票、办理进出口经营权,还要同第三方检测认证服务机构合作,由其将企业产品送检查、准备申报材料,将申报材料递交到认证机构。只有通过认证后才可在海外出售,其中最受欢迎的当属欧盟的CE认证与美国的FDA认证。
“当时找合适的口罩厂太难了。”贾晨这样说。因为客人的需求很紧急,但市场上确实又有好多口罩厂冒出来,拿着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FDA和CE认证就出来吆喝,贾晨一时无法辨认清楚,他认为大多都是鱼目混珠。“真正一直在做这行的并不会理会我们,只有那些‘半路出家’转产的工厂吆喝得最大声”。贾晨说道。
在贾晨看来,口罩这个东西虽然简单,但在没有疫情之前很冷门,而且因为涉及到医疗用途,不同的市场都有不同的法规和市场准入需求,需要进一步探索和学习,对“半路出家”的公司来说,短时间内很难甄别工厂是否靠谱,唯有摸着石头过河,请教有合作过的行家,让他们做培训,这也十分考验着公司的反应能力。
事实上,面对口罩等防疫物资的出口,监管部门也是加大严查力度,力保质量过关。3月31日,商务部、海关总署、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联合发布通告,自4月1日起,出口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医用口罩、医用防护服、呼吸机、红外体温计的企业向海关报关时,须提供书面或电子声明,承诺出口产品已取得我国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书,符合进口国(地区)的质量标准要求。
不到一个月,4月25日,商务部、海关总署、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再次发布公告,自从4月26日起,商务部提供非医用口罩白名单,市场监管总局提供非医用口罩不合格名单,非医用口罩出口企业报关时须提交出口方和进口方共同声明(中英文),确认产品符合中国质量标准或国外质量标准,海关凭商务部白名单验放。
贾晨坦言,自4月份以来,各地有关口罩等防疫物资的政策几乎每天都在刷新,一开始令大家很头疼,每每有新的政策出来的时候,前几天才给到客户的报价就要全部作废,因为确实不是所有厂家都符合新的政策要求。而好的一点则是,政策的趋严确实给了像贾晨所在这样“半路出家”的贸易商一个方向,如何甄别合格的口罩厂,不符合要求的连国门都不给出,风险确实少了许多。
“大家都开始有点担心,好不容易找到的厂家,又因新政策出来又不能用,所以一直战战兢兢的”。贾晨表示。
“问得最多是欧美,成单却没几个”
问及有没有从这波口罩行情中赚到钱,贾晨回答得很干脆——“有啊”。他说,利润因不同的客人量有差异,几个点有,20、30个点的也有,有些出于战略合作甚至不盈利都有。他承认,做贸易生意确实做了一些“手脚”。贾晨曾帮过一些非主流国家市场出过一批非医用口罩,但这些口罩原本就是医用的,为了能顺利出货,包装上都不印刷医用字样。
贾晨解释,印刷医用就要符合当地的医用等级标准,例如欧盟要印刷了医用字样,就要符合EN14683的要求,他们就有一套测试要求,被抽查出问题就会有很大风险。“欧美客人也怕被消费者投诉,有时候消费者索赔金额可是要大大超过产品本身,即使是员工自用,他们也是需要对产品质量负责的。”贾晨表示。
“口罩其实没多复杂工艺,很多都是服装转产的工厂,都不是什么难事,但是谁都不敢说自己的Paperwork(书面工作)是否做足了,毕竟口罩厂老板大多都是土老板”,贾晨还是很担心。对于口罩外贸商来说,只要成一单,量就很大,贾晨说,出给俄罗斯客户的口罩足足包了十几架飞机运送口罩,他甚至听说有供应商走铁路运到欧洲去。
此前来询单最多的便是来自美国的客户,从几百万到几千万都有,再大的量贾晨都不会惊讶了,但每次给出报价后,都不了了之。贾晨说,欧美的客户都小心翼翼,基本很难成单,以至于到后来,很多口罩厂一听到是美国单就不接,一些直接拒绝掉,一些则是比较委婉,贾晨基本没收到厂家任何美国测试标准的产品报告,没有测试报告客户就不敢买,所以基本无法谈成。
贾晨特别提及比亚迪口罩在美国的退货事件,他认为这是给行内人敲响了一个警钟。上个月初,有媒体曝出,比亚迪生产的N95口罩因未在规定时间内按计划取得NIOSH认证,需要退还加州政府全部订金。随后比亚迪方面回应称,目前正在追踪该订单,加州口罩订单的情况是延期交付而非取消,产品品质没有任何问题,此事对比亚迪没有造成损失。但后来认证方NIOSH则称,认证是被拒绝而非延期,若解决了缺陷,可重新提交申请。
贾晨的朋友圈就有供应商早期成功将口罩出口到欧洲,但后来却陷入卖不出去的境地。贾晨说,大概在早期趁着市场混乱时候,这位供应商将手中的口罩出口到了欧洲,但没及时脱手,以至于到了现在市场逐步规范了、趋严了卖不出去。“我看了下他们的文件,CE认证还是ECM机构做的”。贾晨说。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一些出口防疫物资的企业,申请的是意大利ECM机构出具的CE证书,办理费用在3万到5万元不等,此前按市场监管总局已公示了经官方授权的CE认证机构,除此之外的代理机构并不具备认证资格。贾晨说,虽然是海外的CE认证机构,但是行内人都是知道,ECM是假证机构聚集的重灾区,水分很大,由他们出具的认证一般没什么效用。
“朋友让帮忙找国际客户,解决库存”
数据显示,截至目前,中国一共有4.7万家企业经营范围包括口罩。其中,有近9000家口罩生产企业,是1月25日疫情暴发后,新增做口罩的。也就是说,有将近9000家企业进入口罩生产行业,企图从中捞一桶金。贾晨坦言,自己手中的供应商仅有少部分原先是从事口罩生产的,大部分都是“半路出家”的。
很多口罩厂,在网上被人骂是“暴利”、“发国难财”,但贾晨特别理解他们,“人家也是没办法,也要活下去”。他说,受疫情影响,原有业务没法做了,只能赶紧谋生路,在当时的情境下,做口罩确实是唯一出路,就像自己所在的公司也做起了口罩贸易生意一样。“公司的很多美国客户都申请破产保护了,此前公司已经裁员了,再不试下口罩贸易生意,真的只能倒闭关门。”贾晨毫不讳言。
疫情初期,口罩暴富神话确实吸引了无数人争相涌进淘金,几天就能回本,剩下的纯赚,口罩圈到处都流传着月赚1000万的造富神话,就连贾晨身边的朋友,也都跃跃欲试,在4月初还想着冲进来赚一把,贾晨直言是“拦都拦不住”。贾晨的一个朋友当时四处买来了原材料、口罩机等,生产起口罩来,可是随着政策趋严,手中的订单越来越少,现在积压的库存却越来越多,口罩大量滞销。
“别说4月,就算在3月,我都觉得他杀进来大概率要成接盘侠,当时劝过他好几回,可是他说口罩机、熔喷布那些已经下了订单,退不回来,现在倒好,疫情稳定了,口罩需求下来了,价格回落到之前的市场价,他觉得现在国外疫情严重,口罩可以往国外卖,也一样挣钱,他知道我做贸易生意,就让我想办法帮帮他,帮他找些国外的客户,可是没那么容易。”贾晨表示。
贾晨说,像朋友这样的口罩厂买原材料、买口罩机等加工其实不复杂,生产质量很容易上去,就是取得国外资质很难。5月初,美国食品监督管理局(FDA)以性能不合格为由撤销了中国多家口罩制造商的EUA授权,批准企业数量从86家锐减剩14家,贾晨表示,当时厂家们都不知道,还是自己告诉他们才知晓的,很多事情他们都是新手,都处于盲区。
对于正规大厂来说,他们有医疗器械证书,有一定品牌知名度,有完善的销售渠道。这些渠道包括线上电商平台,线下药店平台以及政府,最终呈现给客户,而对于一些小厂或者说“半路出家”的厂家来说,特别是疫情发生后,才匆匆忙忙投资建的口罩厂,已经发生了口罩库存积压,面对口罩价格狂降,那些仓促上马没有出口资质的口罩小厂,在国内也难分到一杯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内疫情受控,口罩需求大幅下降,线下药店出售的一次性医用口罩,已经从最早的7元一个,到现在2元一个;而线上销售平台则价格更低,碰上此次618电商节日大促,一些口罩商家纷纷做起促销活动,价格最低的一个也只有两毛多。
“现在还是有人询单问起口罩,但不多了,而且我也不会再像之前那样花那么多时间找供应商,市场价都稳定下来了,多少钱都心里有数,水没那么深了,所以工作量少了很多,价格的水分都被拧干了。”在贾晨看来,现在只是开始逐渐恢复到原来的市场价格,原材料供应正常,不合格的厂家淘汰的淘汰、整顿的整顿,供应关系一平衡,价格就合理许多。
贾晨认为,现在口罩的市场准入已经是规范化了,包括原材料熔喷布价格大幅回落,已经不再是一开始那样谁快谁就能挣到钱。虽然经常看到很多中小口罩厂倒闭的新闻,甚至有夸张地说口罩机已沦为废铁,但贾晨认为,前期能赚到的应该都赚不少,后期投资的赔钱,没及时撤出来,亏一两批还是能接受的,若后期追加投资,才可能是连本带利全赔进去。
“口罩这波行情来得快,去得也快,想抓住这种机会,一定要快进快出,赚了钱就离场。做不到‘快’这个字的话,一定会被收割得很惨。我们公司规模比较大,不适合这种快节奏生意,初次做口罩贸易生意,加上市场太乱,我们是谨慎得不能再谨慎了,要找比较大的厂,很多都不敢碰,特别是出口美国,基本没戏。”总结这几个月口罩贸易生意,贾晨认为还是不太成功。
贾晨反复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解释他的谨慎,“这个市场太乱了,掉坑里一点都不奇怪,不掉坑里才奇怪。”从他的话去理解,因为谨慎,让他在这波口罩行情中没能一夜暴富,但也恰恰是因为谨慎,也没让他吃亏,不必陷入中小口罩厂如今所面临的“国内卖不动,海外出不去”的难题中,比起那些花掉很多金钱,花上很多时间,还踩到很多坑的人来说,作为一个外行人的他无疑是幸运的。但他还是感叹,口罩贸易生意没让公司赚到钱,不知道下一个风口在哪里。

本文中除标明来源的图片,其余均来自网络公开渠道,不能识别其来源,如有版权争议,请联系公号方。
总监制:王建军
监制:程瑛
责任编辑:陈荣

长按指纹自动识别二维码即刻关注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