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薅羊毛的石油人民币

能源杂志 能源杂志 2020-06-17


凭什么石油人民币定的原油期货价要远远高于WTI期货价甚至是DC期货价?石油人民币真的是亚洲石油市场的定价基准吗?

文 | 冯跃威

石油人民币被薅羊毛了!


亲爱的,请不要惊讶,也不要扔板砖。


笔者不追求“语不惊人死不休”。只是借此想问,凭什么石油人民币定的原油期货价要远远高于WTI期货价甚至是DC期货价?石油人民币真的是亚洲石油市场的定价基准吗?石油人民币对中国经济、石油、金融等市场就没有产生影响或冲击吗?其价格能体现中国国内对原油的需求吗?


到目前为止,笔者真就没看到有说服力的评估,所以,想通过本文提醒人们,如若再不正视这一问题的严重性,石油人民币就真的要成为我们主动送给别人掠夺我们财富的有效工具了!




替代石油美元的政治风险




自从1971年美国违背自己向全世界的承诺,废除了黄金作为美元锚的武功后,美国的印钞机就开始了“无节制”的印刷,致使美元的实际购买力下降,但同时又迫使世界主要贸易国跟进增加货币供给,于是,就造成了全球性的货币“漪澜效应”(竞争性的量化宽松)。


为了转移美国自己这种不道德、霸道的行径,美国发动其文化、教育和各种新闻媒体大肆将这种货币问题政治化,并将货币危机转移给了众多原油短期供给中断事件的其中的二次,并称之为“石油危机”。从此,围绕着这种危机转移模式构建了石油美元及石油美元回流机制(与今天美国疫情失控摔锅中国是一个套路,只是标的物从石油换成了新冠肺炎病毒)。


为了证明所构建的石油美元之重要性,美国不断挑动中东的民族和种族矛盾,诱导和唆使他们之间的军事冲突,然后再以维护和平、自由、民主、反恐等各种名义出兵干涉,不仅直接占有产油国的油田(如在叙利亚),还低价收购其油田的开采权(如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的油田),用以强化石油美元和石油美元回流机制在产油国中的效用与地位。


期间,确实有产油国能看明白美国这一手背后的政治与经济意图,更深知石油美元背后的血腥掠夺,为此,也曾发生过以牺牲个体生命,甚至是国家主权完整与安全为代价的抗争。


利比亚

1970年以后,卡扎菲政府推行了激进的石油政策,将石油资源收归了国有。在基辛格构建石油美元时,卡扎菲认为,沙特鼓动欧佩克主要成员国与美国建立的石油美元体系,会将产油国自身变为美元(刀俎)的鱼肉。敏锐地将其重点锁定在了货币上,积极与马来西亚等产油国联手推出新的伊斯兰通货——黄金第纳尔。因此,埋下了美国和西方列强对其仇恨的种子。在2011年美国策动的“阿拉伯之春”中,卡扎菲被推翻。10月20日被反政府武装抓获,遭枪击身亡。


伊朗

1973年7月31日,巴列维国王签署法令,批准了伊朗的国有化法案。并与德法等西欧国家签订相对完整的“石油欧洲货币回流机制”,而法德等国助其进行工业化发展,其中包括核能技术。


但该“回流机制”同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博士与沙特和欧佩克刚建立的石油美元回流机制形成了竞争局面。为让石油美元能独步天下,在驻伊朗的美国“安全”顾问谋划和英国军情五处帮助下,策动推翻了巴列维王朝。1979年1月16日,巴列维国王开始逃亡,并客死在流亡的他乡。


但随后,伊朗学生扣押了美国住伊朗大使馆人员为人质,又再次与美国结下了梁子,招致美国长达几十年的各种制裁。为摆脱困局,伊朗再次试图寻求替代石油美元的方案,但不幸的是,前期与德法等国的“核能替代石油”战略变成了今天美国加大制裁伊朗的由头,并将“伊核问题”巧妙地变成了美国拿来作为其调控世界石油供给市场和国际关系的工具。


伊拉克

1978年伊拉克总统萨达姆受美国的唆使与暗示,对伊朗发动了两伊战争和其后又发动了入侵科威特战争,反遭美国长达20多年的经济制裁与军事打击。而欧元的出世,被萨达姆看成了是逃避制裁和反击美国的金融手段。最终宣布,自2002年开始正式以欧元替换美元作为外贸结算货币。


既然萨达姆敢废石油美元,美国国防部长鲍威尔就敢在联合国大会上用一小瓶洗衣粉做伪证,欺骗全世界,宣布伊拉克拥有化学武器,并在伊拉克时间2003年3月20日小布什总统发动了入侵伊拉克的战争。6月在完全控制了伊拉克后,美国逼迫其组建的亲美政府立即宣布,将伊拉克石油销售计价结算货币从欧元重新换回了使用美元。


随后,萨达姆被其同乡的亲信出卖,后被绞死。


委内瑞拉

为了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在上世纪70年代的石油资产国有化后就被美国视为了“仇敌”,长期制裁使其国内经济持续衰退。马杜罗总统就任后,决定使用石油币作为石油贸易的结算货币,不仅招来了更加严厉的经济制裁。近期,干脆派遣雇佣军偷渡入境,数次针对马杜罗实施绑架或暗杀(美国政府极力否认)。


俄罗斯

前苏联解体后就步入被美国长期打压的收割期,不断压缩着俄罗斯的生存空间,特别是针对石油天然气出口市场、油气公司以及银行,致使俄罗斯经济长期低迷。为摆脱困局,在石油天然气贸易中俄罗斯放弃了使用美元,其结果是遭到了美国更加猛烈的经济金融制裁。


近50年来,谁试图替代石油美元和切断其回流机制(这起码也算是主要诱因之一),谁就必须承担政治后果,甚至是国家元首个体的灭亡或主权国家衰败的后果。





人民币面临的风险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肆虐爆发后,世界经济被按下了暂停键。


全球经济面临着需求供给的双重冲击,任何经济体都难以独善其身。由于各国的封国、禁足,和无法正常开展贸易活动,资本流动也基本上停止,使全球的产业链、价值链被动地断裂,全球在有意无意之中出现了“去全球化”现象。


随着美国疫情持续恶化和连任大选时间的逼近,特朗普摔锅给中国就成为其脱困的最重要手段。致使中美关系被美方加速恶化,造谣、威胁以及制裁中国高科技公司。美国现政府不仅强力推动美企从中国撤离,加快了与中国脱钩,而且很有可能通过“关税大棒”将中美双边贸易降至一个无足轻重的低点!若继续惯性地发展下去,不出5年,中美双边贸易很可能下降到对彼此都无关紧要的程度。


在贸易脱钩的同时,与人民币脱钩和打压也会同步跟进。


纵观历史,曾多次发生“美元荒”。当下也不例外。为摆脱危机,美联储向市场“放水”,短短2个多月就增发2.3万亿美元;欧洲为应对危机和冲销美元的贬值,加码量化宽松1200亿欧元和7500亿欧元的资产购买计划;日本量化宽松增加8万亿日元;英国央行3月19日称,将英国国债和企业债持有规模增加2000亿英镑,至6450亿英镑。


与此同时,美联储宣布与澳大利亚、丹麦等9国央行达成临时流动性互换协议,为这些国家提供300或600亿美元的流动性互换额度。但没有中国央行。且在互换的货币中,没有人民币。这种“去中国化”现象,一个排斥人民币、排斥中国的“同盟”正在形成。


从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公布的人民币历年追踪指标看,2014年12月人民币在国际交易(国内和国外)支付中使用量占比为2.17%,排名第七;2016年3月为1.76%,2017年3月为1.78%,2018年2月为1.56%,较四年前下降了28.1%。中美贸易摩擦发生后,尽管中国政府采取了减税等措施,但到2020年5月又回落到1.66%。


在中美贸易战期间,人民币在国际交易支付中使用量占比始终徘徊在1.6%至2.3%之间。若不是2020年3月欧洲国家和美国陆续封城或封国,使贸易停滞,中国3月占比不会达到2.11%(图一红圈所示),如若剔除这个“异常”点,形成下降通道的概率正在增加,如图一红色箭头线所示。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数字货币Libra的2.0版问世了。它是由五、六种货币来定值的数字货币。如果这个定值的“货币篮子”里没有人民币,则国际上特别是国际金融领域,一个排斥人民币、排斥中国的同盟即将形成。


所以,无论在实体经济领域还是在国际金融领域,都需要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它是国际金融“去中国化”,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




石油人民币承载的风险




众所周知,若没有人民币国际化,石油人民币将是空中楼阁。


一旦“去中国化”,人民币国际化受阻,石油人民币必然也会受到冲击和挤压,然而,从当下实际运行情况看,石油人民币正在我们“浑然不知”的情况下,变成了国际金融资本薅中国羊毛的利器。


纵观全球,WTI原油期价是用美元,依照美国需求,在美国市场为美国原产地原油定价;Brent原油期价是用欧洲美元,依照欧洲需求,在美国的ICE欧洲市场为欧洲原产地原油定价。二者的定价逻辑没有问题。


而DC原油期价则是用欧洲美元,依据欧亚美三大市场的需求,在迪拜市场为阿曼等中东原产地原油定价。由于欧亚美三大市场需求不同,消费国贸易谈判能力不同,产油国给出的官价就不同,这就给了国际游资推高DC油价的机会,并打破了按照油品品质论价的贸易基本规则。


2019年《能源》第六期笔者撰写的“读懂石油货币博弈之六——被狙击的石油人民币?”一文中,给出了被狙击溢价的计算模型(被狙击溢价=中国溢价-亚洲标油溢价;中国溢价=SC期价-WTI期价;亚洲标油溢价=DC期价-WTI期价;SC美元期价=SC人民币期价/人民币离岸汇率),并将溢价作图,见图二。



究其产生溢价的原因是我们的原油期货合约设计有瑕疵。合约零升贴水的标的油是阿曼等中东三国四个油田的原油。这就形成了SC原油期货价是用人民币,依照中国国内需求,在中国市场为中东(国际性的)Oman原油定价的逻辑(似乎有定价权的“扩张”之嫌疑)。


全球其他原油消费国肯定不会接受这种定价逻辑,但只要溢价足够高,产油国肯定是能够接受的,因此,针对中国单一市场推高油价的逻辑可成立。进而,使中国定价权旁落!其原因就是这个定价逻辑违背了国际现货贸易最基本的定价原则!所以,就必然会产生溢价和被狙击。


对比纽约商品交易所(NYMEX)、迪拜商品交易所(DME)和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简称:INC)的WTI、DC、SC三种原油期货最近月份合约,WTI原油期货标的油的油品品质好于DC和SC原油期货合约标的油,而DC和SC原油期货合约标的油基本相近,因此,从价值规律看,WTI原油期价理应高于DC和SC原油期价,但从三个原油期货价实际走势情况看(见图二),SC期价几乎是运行在DC期价之上,而WTI期价最低。


从被狙击均价走势看,它是在持续走高,且与中美贸易谈判顺利与否有关,如,2020年1月份中美达成第一阶段协议后,被狙击均价随即回落,回落幅度达到85.33%。但随美国疫情加重,开始加码摔锅中国后,被狙击均价暴增了近5倍。薅羊毛迹象更加显著。4月1日以后,被狙击均价达到每桶10.85美元,最高值竟达到每桶19.46美元。


由于被狙击价持续走高,不仅影响到了企业效益,百姓生活成本,而且增加了国内宏观经济运行风险,甚至有将国际金融市场风险传入国内的可能。


至此,有两点是肯定的,一是,自DME市场有了DC期货,其价格就非理性地背离了不同品质原油之间的价值规律,并被金融资本肆意地推高与控制;二是,自中国有了人民币原油期货SC,不仅没能反映中国国内原油市场的供需因素,其价格反而还要超出违背了商品价值规律的DC原油期货价,造成更大的中国溢价。它不仅没能成为亚洲石油市场的定价基准,不被东亚等其他原油消费国接受,还不能反应国内对原油的实际需求,其期货交易时间与工具种类更满足不了企业避险需要,进而,它已经实实在在地把风险摆在了我们面前!




不得不正面应对的竞争




从商品贸易到服务贸易,从石油人民币到人民币,从军事到政治,特朗普政府真的下手了!


5月20日,白宫正式向国会递交了由特朗普总统签字的《美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战略方针》。它明确视中国为“最大威胁”,更清晰地界定中国为“强大的竞争者”,并发表声明,正式承认美国几十年的中国“接触”政策失败,美国转向全面遏制中国。声明还称,美国决定改变对华策略,采取公开施压的方法,遏制中国在经济、军事、政治等多领域的扩张。


看来,中国不得不再次迎接挑战。


我们除了继续加大对外开放外,更要加快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让更多的外国人持有人民币定值的金融资产。因此,金融市场的开放和风险防范将是重中之重任务,只有人民币国际化了,石油人民币才有根基,并能规避“去中国化”。


与此同时,需要重新认识和调整不符合商业定价逻辑的规则,为市场参与各方提供避险的市场和工具,尽可能不给国际金融资本留出薅羊毛的机会,确保国际贸易公平,国民经济发展健康,企业避险有门,百姓投资与消费安全。


版权声明 | 此内容为能源杂志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能源杂志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 END ·

欢迎投稿,联系邮箱

tg@inengyuan.com


——————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