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欧盟如何协调能源转型和经济复苏?

能源杂志 能源杂志 2020-06-23



可再生能源投资空间加大,欧盟尝试把能源转型和经济复苏结合起来。


文 | 余家豪

Verisk Maplecroft 高级分析师


全球新冠疫情和油价暴跌的双重冲击下,能源行业大受打击。而在上一个暖冬,上游市场已经供应过剩,加上全球大流行病的蔓延,市场经受的考验更加严峻,甚至可以说,游戏规则已经改变了。为了回应油价崩溃和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几乎所有从业者都采取措施,削减开支。这些措施可能会限制大规模的产业投资和石油交易。未来一段时间,全球范围内限制旅游和人口流动的举措会继续拉低航空燃油和工业用油的消耗。


面对此种情形,长远来看,投资者会寻求更稳定的回报,可能从传统油气领域转向,有空间加大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欧盟则尝试把能源转型和经济复苏结合起来。


疫情下全球能源供应链承受压力


疫情爆发后,供应链从上游到下游都大受影响,全面封锁手段同时限制了生产和消费,带来对油气产业的双重冲击,预计今年内都难以恢复正常。生产方一方面要努力达成减产目标,一方面承受着弥补投资者的压力。


能源行业日常运作都面对更大的压力,劳动力需求密集的基建设施,如炼油厂、采油平台、港口、液化天然气终端,可能会因封锁措施面临劳动力短缺的状况。虽然自动化基建设施可以全力投入生产,但全球供应链受挫,很可能会迫使一些能源公司减产甚至停产。


一开始影响的主要供求平衡,经济活动减少导致燃油需求大减,不少出口国在亚洲爆发前期,就开始着手寻找替代买家,例如欧洲的大型批发市场。不过疫情其后在欧美继续蔓延并升级,可能会影响这一策略的施行。当中,欧洲主要油气购买国,如意大利和德国,已经深受疫情影响,采取了严格的停产停工和封锁措施。按目前情况推算,欧洲许多其它国家都会采取类似的措施,将对地区油气需求产生更深远的负面影响。


除了疫情的影响,普通管道、航运输送能力加上已有的高库存,已经限制了欧洲能够额外进口的石油容量。在欧洲,油气储存设施的利用率今年已经有所提升,交易举动亦有所增加,但低迷油价很可能会继续遏制该地区对能源基础设施的投资,从而限制欧洲油气储存能力的扩张。


不过,虽然内部需求下降,欧洲地区交易也比较有弹性。一些油气买家已经在试图取消或推迟可能带来亏损的订单,或者重新协商油价,在这种情况下,欧美的液化天然气合同更加灵活,欧洲买家也可以在现货市场转卖天然气,以缓解地区内部需求降低带来的负面影响。


在下游油气市场,油价下跌的同时,燃料价格也会降低,带来销量上涨。但今年由于全球疫情的影响,市场整体需求萎缩,原本的价低销量上涨的情况很难出现,针对地区市场的供应商将面对很大的销售压力。全球需求的萎缩通常会影响在岸和离岸储存能力,生产者限制石油开采,以适应下行需求。相较大部分同类产品,航空石油保质期短,储存期短,商业投资动机弱。


目前来说,各国的封锁期将持续多久还难以预测。在此经济状况下,对全球能源供应链的影响至少持续到第三或者第四季度。和欧美地区相比,中国有更高的政策调节能力,刺激经济。中国刺激经济的举措有可能为低迷油价提供缓冲带,但在商业活动完全恢复前,能源需求可能都无法完全恢复正常。


疫情爆发初期,欧洲一度成为油气的替代购买方。但目前疫情已经在欧洲蔓延,可能导致欧洲转卖持有的油气。一个相对稳定化的亚洲,比如印度,可能成为替代欧洲的下一个潜在购买方。从中可以汲取的一个经验是,国家或公司受影响的程度跟疫情爆发程度和对个别市场的依赖程度相关。当油气产业逐渐恢复时,更加需要多样化的政策来促进产业全面恢复正常。


疫情对可再生能源的影响


全球经济整体遭受冲击,不可避免地会影响可持续能源产业,这不但会在短期阻碍大型投资,更有可能会拖慢能源转型的进度,例如碳捕获技术还在发展初期,在接下来很长的时间都需要大规模的投资,且没有短期回报要求,才有可能达到大规模投入使用的水平。


第一季度多国封关已经短暂地中断了可持续能源产业的部分生产,影响项目进度,目前仍未完全解除的市场封锁带来更大的挑战。


具体来说,风力和太阳能项目的推迟交付会对可持续能源公司达成预算计划带来压力。对中美一些风力电场发展商来说,今年会是考验严峻的一年。到目前为止,疫情已经影响可再生能源产品生产进度,一旦高自动化生产线恢复生产,可持续能源产业主要材料和设备的供应压力会得到相应缓解。可是,全球供应链的完全恢复,以及产业设备、原材料、劳动力的正常供应,还需要一段较长的时间。


油价跌停意味着未来短期内,能源公司无可避免减少对整个产业投资预算,因而也会减少对其他新能源相关产品的投资。但并不意味着对能源领域的投资会完全归零,投资预算会有所侧重地集中在一些领域。


长远来看,这为可再生能源带来好消息。以油气公司为例,目前,欧洲一些主要的石油公司,均有投资可持续能源,它们的投资还将进一步多样化。当然,可再生能源只占油气公司投资的一小部分,但油价崩溃令零碳排放能源成为一个吸引力更高的投资选项。从目前来看,低迷油价还将持续较长时间,相应的投资回报也较低,为了对冲油价下跌带来的损失,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有可能增加,亦有利能源转型。



欧洲如何平衡气候目标和经济复苏


疫情下,很多国家能源转型进程面对的问题是究竟应该先考虑经济复苏,还是先考虑气候问题,或者是否可以将刺激经济的政策与绿色投资联系起来,继续推动能源转型。以欧盟为例,其成员国目前面对的不仅是疫情的限制措施可能带来的各种延误和经济冲击,还有欧盟绿色新政计划在未来两年内加强其气候政策的压力。


首先,在经济复苏压力下推进气候政策,需要欧盟克服东西方的分歧,也就是欧洲各国经济实力不一,这种差异过去曾减缓了气候行动的步伐。中欧和东欧经济体相对较小的,其能源结构亦依赖化石燃料,加上疫情对经济的压力,他们比较难跟上欧盟整体气候政策的进程。西欧经济体有更健全的环境监管框架,相对有能力采取更多的气候行动。考虑到这差异,欧盟当然不能强迫成员国采取整体进取的气候政策,但它可以通过欧盟资助的形式,提供经济诱因,吸引他们提高对气候政策的支持。具体而言,中东欧的维谢格拉德集团(波兰,匈牙利,捷克共和国和斯洛伐克)往往是欧盟的气候落后者,但它们又特别依赖欧盟的补贴,这就成为一个契机。


欧盟已承诺将能源转型作为欧盟复苏基金的核心,该基金将成为欧盟预算2021-2027年的一部分。欧盟17个成员国的环境部长均表示了支持,当中包括了欧盟预算的所有净捐助国。这些国家在预算谈判中的相对有话语权,提高了通过欧盟资金推动能源转型的的可能性。目前,计划细节尚未明确,有可能是在欧盟范围内,通过绿色金融渠道奖励清洁技术的投资者,或扩大公正转型基金的排除清单,以及救助受到疫情影响的企业(例如航空公司)时附加的绿色条件。


总的来说,欧盟将欧洲经济复苏与能源转型联系起来,旨在利用欧盟资金的经济手段来吸引私人投资,欧盟绿色新政的2020年预算里,将有3000亿欧元是来自私人市场。欧盟委员会在疫情期间重申决心执行其绿色议程,几个成员国亦相继在过去几个月中表示支持继续采取气候行动。值得一提的是,德国总理默克尔赞同委员会提出的提高欧盟2030年减排目标,并扩大欧盟ETS覆盖其他部门的提议。这一点尤其重要,因为德国将在2020下半年将担任欧盟理事会主席,默克尔雄心勃勃的气候目标,加上德国在联盟中的经济和政治影响力,有机会令欧盟各国在2020年末建立共识。


不过,当中也有不利因素。目前经济危机可能令投资热度减低,油价波动亦会影响投资可再生能源的吸引力。对于欧盟企业而言,把能源转型和经济复苏捆绑一起,有可能带来更高的合规成本,因为他们需要适应新法规。欧盟成员国目前也需要在格拉斯哥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前在气候政策和目标上达成共识,目前忙于控制疫情的政府都无暇兼顾气候问题,不过,气候变化大会亦因控制疫情的隔离措施而延期到2021年,这减轻了欧盟成员国在夏季达成协议的压力。


适应新环境,气候问题仍需关注


疫情影响下,未来一段时间内,气候问题可能不再是从业者和相关人士的首要考虑问题,但能源转移整体上仍会继续发展。


石油产业本来越来越重视能源转移问题,可是目前供求双方面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震荡,引发巨大的经济困难。接下来几年,支出大幅削减可能会遏制石油产业从业者对可持续能源领域的投资。


然而,只要各国仍然承担履行减排目标的责任,能源转移趋势仍会进一步加深。稳定油价的需求和日益激烈的竞争可能会使得从业者专注已经投资的可持续能源上,其它的新能源形式如电动汽车、碳捕获技术在短期内可能面临投资短缺的风险。行业如何适应疫情全球爆发下的新常态,将决定能源转移问题如何向前。


版权声明 | 此内容为能源杂志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能源杂志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 END ·

欢迎投稿,联系邮箱

tg@inengyuan.com


——————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