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化坊,究竟什么来头?!

太原道 太原道 2020-06-30

太原市区东北角有一城中村名曰敦化坊,说起敦化坊的建村史也有几百年了。明初朱元璋的三子朱棢被封到山西作晋王,朱棡病逝后,其长子朱济熺继承王位,后被因争夺王位的三弟诬告谋反,随被削王入,几年后,冤案澄清,又恢复王位,同时被冤入屈死的还有朱济熺的生母谢太后,晋王复位后,深感因自已牵连使母早逝,决定对谢太后厚葬,按大明礼制,谢氏应随夫入葬,晋王上奏朝庭,请求破格单独建陵安葬,准奏后便在北门外宝山的向阳山坡上修建陵园,在山下建了一座供享牌位的祭典灵堂,即享堂,又安排人员驻守,便形成了后来的享堂村。城里王府的人众逢年过节常来祭奠,当时的交通工具主要是马匹,于是在享堂村东西两侧又建了东马房、西马,有专人负责饲养管理马匹,多年后东马房、西马也逐渐形成了村落,直到民国年间,当地还流传着一句俗语东马西马,中间胳夹着个烂享堂。


 

〔一〕

 

话说到了清代道光年间,太原府的一个叫张廷的进士,要在东马房村建座别墅居住,为何选在东山角边的东马房村,当代人不知,明代期间,太原东山还是一座森林覆盖,植被葱郁,山清水秀的风景佳地,后太原扩城开建,一切用材,全到东山去砍伐,顺着山上的河水,木料直接冲到城边。经过几百年的砍伐,到清代未期,东山基本上都树光河枯了,不过在张进士来建别墅的道光年间,东山还挺秀气的。 那时东马房已有五十多户人家,山绿水清,溪流潺潺,村中有座明初创建的寺院——隆国寺,香火鼎盛,寺外古槐遮荫,晨钟暮鼓在田园回荡,好一派田园风光, 好风好景招来了贵人。

人家张进士可是有头脸的人,在这里建了别墅,总感到这村名东马房太不雅,于是根据谐音改名东化坊,又过了若干年,和张进士交往的那些文人们又提了建议,说你那东化坊太直白,不如再提点挡次,叫敦化坊吧!这敦化两字是取自四书五经【中庸】里的那句话:小德川流,大德敦化……意思是有宽厚仁爱高品德的人,可以感化世间万物。也好!就这样吧。从此敦化坊这个村名,从清朝中期便一直流传到现在。

这名字起好了,生命力也强,到了当代,敦化坊这个名字也很醒目,那一带十三个不同名称的社区组成的街道办事处,该叫什么呢?就叫敦化坊街道办事处吧,敦化坊这个名字历史悠久,内函厚重,除此外还有敦化坊派出所,以敦化命名的路也有七,八条,最出名的有敦化南北路。日据时期,从敦化坊村南,穿过小枣沟村,道场沟村的地界直到大东关,开辟了一条无名土路,建国后经开拓修整,该叫什么名字呢,叫小枣沟路道场沟路都不如叫敦化路有气韵,于是1958年命名为敦化南路,以此类推,凡和敦化坊能沾上边的,要命名,全带了敦化二字。建国初,政府在敦化坊村外批给机床厂建宿舍,于是在宿舍边上开出了一条新路,叫机床路不气派,经酙酌后定为敦化北路。

然而敦化坊那个孪生兄弟西马房,却不如东马房走运,西马房村顶着这个低贱的村名,跌跌撞撞的走到新中国,政府一声令下,厂矿要占地扩建宿舍,被匆匆的结束了几百年的寿命,只留下了一个享堂西马路的地名。

 

〔二〕

 

斗转星移,时光进入21世纪,昔日的城北已改天換地,安葬谢太后的宝山,在清末时已改名卧虎山,现已被太原动物园大部占用,谢太后墓地的准确位置已无法确定,在动物园东南角围墙外的山顶上,还有一片空地属于敦化坊村,不过那块地可能阴气太重,干嘛都不行,种菜菜荒,修起大棚种磨菇,没几年也倒闭了,后又栽了一片果树,没有结下一棵果子,七、八年间,果树又死光了,在这寸土寸金的城区,后来既然荒草萋萋,无人再打那儿的主意了。一次天麻麻亮,我推着助力車顺着山坡往那山顶的荒草地上走,想找个清静地方散散心,在那山坡上车子几次歇火,后来再也打不着了,只好悻悻地推上车子下了山,离开那山快走到修车点时,车自已又启动能走了,真他娘诡异,怕是谢老太太和我逗着玩,以后一早一晚再也不到你那地盘转游了。

2015年敦化坊村启动了城中村改造,下了整村拆迁的动员令,当时全村三百户,七百余口人,多少年来被政府划拨的只剩东山顶上的几十亩荒地,村民已都转成了非农户,村内有保留价值的遗迹,只有一座民国初修建的四合院,曾一度被敦化坊派出所占用,有幸保存了下来,被列为市级文保建筑。当年张廷进士的别墅,在村西口的路北,曾被卫生院占用,几百年的风雨,现已是残垣断壁,有人曾提议,是否在原址上重新恢复别墅原壮,毕竟这是敦化坊村发展史上里程碑式的建筑,但这个提议被否决了,因为再建也是假古迹。

那个隆国寺连墙基也不在了,但在垃圾堆中找回了那块道光年间重修隆国寺的石碑,经鉴定属二级文物,便竖立在了寺外的那棵古槐旁,古槐现在已是第二代了,生命力还很强,是从老槐的根部孽生出来的,延续着古槐的血脉。



敦化坊村人口最多的有两大姓,其一,张姓,大多是张廷进士的后裔。还有贾姓,据说是清初原籍在城南,常来城北经商的一贾姓商人,后定居在了敦化坊,人丁兴旺,繁衍成了敦化坊村的大户人家,前面提到的那个定为市文保的四合院,就是贾家的遗产。

历史发展的洪流,扫荡着社会的方方面面,具有四百多年历史的敦化坊村,就此寿终正寝地湮没在了都市的喧嚣声中,敦化坊的那段村史,便成了子孙后輩们聊天的谈资了。





点击以下文字链接,阅读家在太原系列

家在太原01:太原城,太原人

家在太原02:爱在太原晨起日落每一时

家在太原03:太原的那些老槐树,傲然风雨忆沧桑

家在太原04:那一碗老太原炝锅面

家在太原05:太原那些“福寿安康”之地

家在太原06:记忆中的五一路先锋百货商店

家在太原07:怀念我的母校——回民小学东西校

家在太原08:太原有条智家巷

家在太原09:半个世纪如云烟,太原十二中记忆

家在太原10:桃园那几条巷

家在太原11:桃园一巷的那些事

家在太原12:行走五一路,寻找昔日的记忆

家在太原13:大濮府煤场散记

家在太原14:住在桃园二巷的日子

家在太原15:远去的钟楼街副食品市场,近半个世纪的记忆 

家在太原:桃园三巷的记忆

家在太原:傅家巷与傅山

家在太原:桃园四巷忆吃穿

家在太原:桃园路往事

家在太原:豆芽巷往事

家在太原:郭家巷往事

家在太原:那橘红色的府东街

家在太原:老军营,相知相处三十载

家在太原:记忆里的西缉虎营 

家在太原:少年的五一广场

家在太原:家住桃园三巷

家在太原:迎泽公园的记忆

家在太原:西缉虎营院里的牵牛花

家在太原:我心中的解放路

家在太原:太原的夏天

家在太原:太原的醋

家在太原:梅山记忆

家在太原:三代人的青年路小学

家在太原:太原七中,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

家在太原:难忘上马街

家在太原:饮马河边

家在太原:记忆中的西华门老街

家在太原:悠悠文庙上官巷

家在太原:杨家堡,都市里的村庄

家在太原:桥头街,我永远的乡愁

家在太原:家住太原五拐巷

家在太原:记忆中的上马街

家在太原:徜徉在迎泽大街上

家在太原:太原的秋天

家在太原:坡子街16号的小院情

家在太原:文瀛公园话今昔

家在太原 | 青年路上,那些飘逝的青春

家在太原 | 青年路上的点滴情怀

家在太原 | 记忆中的南海子

家在太原 | 青年路上的青春记忆

家在太原 | 记忆中的南海子

家在太原 | 我与宁化府益源庆之缘

家在太原 | 精营东边街那个消失的小院

家在太原 | 小五台,从梵音袅袅到书声朗朗

家在太原 | 双塔寺街的变迁

家在太原 | 大营盘,海校,师院……一座大院的百年变迁

家在太原 | 张小苏:文源巷东

家在太原 | 锦绣太原城的花木地名

家在太原 | 大关帝庙往事:庙里有个小学校

家在太原 | 大关帝庙往事:庙前那条街

家在太原 | 在西缉虎营小院听奶奶讲那过去的故事

家在太原 | 张小苏:搬家

家在太原 | 五福庵的记忆

家在太原 | 那些渐行渐远的老村名

家在太原 | 张小苏:后花园的变迁

家在太原 | 张小苏:游园时代,迎泽湖畔无处安放的青春

家在太原 | 消失的湖滨会堂,心中一段美丽的梦

家在太原 | 远去的水西关

家在太原 | 张小苏:杂院杂思

家在太原 | 太原地名中的园

家在太原 | 府西街,曾经瓦房满街

家在太原 | 究竟是新源里还是新原里?

家在太原 | 我和北十方院的最后时光

家在太原 | 三条因狭窄而得名的小巷

家在太原 | 散落在太原公园里的那些记忆

家在太原 | 消失的村庄:富民路18号

家在太原 | “后小河”与七一礼堂

家在太原 | 死而复生的大二府巷

家在太原 | 我见证的解放路的几次改造

家在太原 | 细数太原“马地名”

家在太原 | 说不尽的大关帝庙 

家在太原 | 三代迎泽桥,多少人和事

家在太原 | 太原的老旧书店

家在太原 | 迎泽湖畔少年宫,几代人的儿时记忆

家在太原 | 细说晋源那些新地名的历史源流

家在太原 | 太原那些消失的老地名

家在太原 | “韶九巷”名称探源

家在太原 | 四拗村——武家庄

家在太原 | 义井村的回声

家在太原 | 往事如烟典膳所

家在太原 | 寻访姑姑庵

家在太原 | 冶峪,抹不去的乡愁

家在太原 | 拥抱梅山

家在太原 | 遥想侯家巷

家在太原 | 程家村,矿机宿舍区的前生今世

家在太原 | 太原的那些老园子

家在太原 | 太原的那些老馆子

家在太原 | 姑姑庵六号,我的童年回忆……

家在太原 | 记忆中的宽银幕

家在太原 | 水西门外与镇水神兽

家在太原 | 桃园路杏林巷的排房往事

家在太原 | 记忆中的太原老电影院

家在太原 | 印象·南市街61号

家在太原 | 我看太原庙前地区之变迁

家在太原 | 儿时太原同学家与一座城市50年的记忆

家在太原 | 寻访西校尉营古关帝庙

家在太原 | 记忆中的“认一力”

家在太原 | 新泽巷遐思

家在太原 | 寻觅三圣庵

家在太原 | 回忆三十年前的太原生活

家在太原 | 姑姑庵的大水管

家在太原 | 西缉虎营街上倒灰渣

家在太原 | 家住五拐巷的童年记忆

家在太原 | 难忘姑姑庵二十八号大院

家在太原 | 道不尽的馒头巷——掏大粪

家在太原 | 儿时的酱园巷

家在太原 | 盛满回忆的人民市场

家在太原 | 记忆中的西肖墙

家在太原 | 道不尽的馒头巷——九号院人家

家在太原 | 记忆中的“三墙路”

家在太原 | 老豆腐与高跟鞋

家在太原 | 记忆里的解放电影院

家在太原 | 四岔楼的童年时光

家在太原 | 家住大营盘

家在太原 | 太原的“十方院”

家在太原 | 矿机享堂宿舍,一个工业社区的光阴故事

家在太原 | 西羊市澡堂

家在太原 | 文庙古巷今安在?

家在太原 | 晋剧名伶们的西典膳所1号院

家在太原 | 福民巷里的那个四合院

家在太原 | 记忆中的老南站

家在太原 | 历史纪年中的亲贤村

家在太原 | 老街旧话之四:清和元、晋祠和双塔寺

家在太原 | 老街旧话之三:围城1949

家在太原 | 老街旧话之二:海子边、开化市与校尉营

家在太原 | 老街旧话之一:督军街、小濮府与柳巷

家在太原 | 情缘和平路

家在太原 | 解放大楼忆旧

家在太原 | 上官巷的昨天和今天

家在太原 | 太钢六平房的拆迁故事

家在太原 | 闲聊敦化坊

家在太原 | 老街 老巷 老照片

家在太原 | 我住过的馒头巷4号院

家在太原 | 太原的坝陵桥与坝陵街

家在太原 | 小北门的如烟往事

家在太原 | 杨启建:西米市菜铺子

家在太原 | 短短郭家巷,长长郭家事

家在太原 | 谁还记得新星大厦的“西游记城”?

家在太原 | 郭家后人说郭家巷

家在太原 | 五拐巷的记忆

家在太原 | 回忆住在新新巷的那些日子

家在太原 | 梁承建:回忆在并州旅馆日子

家在太原 | 记忆中的解放市场与解放东巷

家在太原 | 当年市委院与宿舍院

家在太原 | 梁承建:桥东正街记

家在太原 | 赵国臻:68年前的太原城印象

家在太原 | 道不尽的馒头巷——九号院的餐桌

家在太原 | 傅家巷与七号大院

家在太原 | 刘优秀:城西南旧事

家在太原 | 拆迁了的童年

家在太原 | 新移街留下了我童年的回忆

家在太原丨回顾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迎泽大街

家在太原丨有条小巷名叫棉花巷

家在太原丨回首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钟楼街

家在太原丨许坦轶事

家在太原丨孙国华:营西街琐忆

家在太原丨有这样一个地方叫“义井”

家在太原 | 一九六四年开化寺见闻

家在太原 | 记忆中的小店供销社十字街口

家在太原 | 杨启建:西米市的老豆腐

家在太原 | 荣润生:通往童年的解放路

家在太原 | 解放路上,盛满梦想的春光衣料店

家在太原 | 沧桑巨变新民街

家在太原 | 解放路的记忆碎片

家在太原 | 新村,鱼米之乡已成遥远的记忆

家在太原 | 勿忘钟楼街:惟有记忆不可拆除

家在太原 | 旱西门——我们从小生活过的地方

家在太原 | 新城往事

家在太原 | 桃园南路30年的变迁

家在太原 | 都司街——三司衙门故事多

家在太原 | 孙国华:家住察院后

家在太原 | 王秋英:我与南宫

家在太原 | 孙琨:回不去的柳巷南路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太原道 热门文章:

    回望河曲旧县    阅读/点赞 : 5383/48

    明太原县城初探    阅读/点赞 : 5163/37

    墓前哀思:怀念我的姐姐刘胡兰    阅读/点赞 : 2401/49

    留给自己心底最深的爱    阅读/点赞 : 1440/61

    姥爷的葬礼    阅读/点赞 : 97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