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汉城到燕京:朝鲜使者眼中的东亚世界

群学书院 群学书院 2020-07-04



一位18世纪的朝鲜人,他脑海中的“世界”是什么样子?要徒步多远,才能离开朝鲜?越过边境,直至尽头,是北极、南极吗?世界是球状体?人类曾经没有谷歌地图,仍必须想尽办法,刻画世界的样貌。可以说,关于世界的知识,背后由一套历史认识支撑。远渡重洋的游历是少数人的特权,描绘世界的模样基于探索未知的热情,是奢侈与浪漫;地图,是最佳的代言人,向无缘外出的人诉说,这个世界不着边际,但请听我娓娓道来。




使节与叛将,宗师与君王

文 | 陈韦聿




公元1392年的初春时节,高丽名将李成桂正在朝鲜半岛西部的海州打猎。历史上,李成桂以骑射天才著称,然而这次行猎,他却不知怎地从马背跌落,摔成了重伤。那时的李成桂权倾朝野,甚至已两度主导国王的废立,距离夺取王位似乎只有一步之遥。但这场坠马意外,却给历史带来了一些变数。

 

忠于高丽王室的大臣郑梦周趁李成桂不在朝中,抓准机会,迅速地弹劾、流放了他的诸多党羽。这样的政治突袭虽然取得了短暂成功,但李氏一党的反击力道更为猛烈—两天后,李成桂的儿子使人设下埋伏,以铁锤击杀了郑梦周。据说在他中伏的善竹桥(在今朝鲜开城市)上,仍留有这位高丽忠臣的斑斑血迹。

 

郑梦周一死,再没有人能够挽救王朝走上末路。当1392年的夏天来临,高丽王朝的末代君主王瑶旋即黯然退位,李成桂则接受了众人劝进,登上宝座。国祚长达五百年的朝鲜王朝,也就此揭开序幕。


朝鲜王朝时期正宫景福宫

图片来源于网络

 

说起来,前述故事里的李成桂与郑梦周,都与政纬这本书里的朝鲜使节颇有些渊源。朝鲜人为何如此倾慕中华?他们与明朝的关系为什么如此亲近?这两个人的故事或可以做一点说明,值得在序文里介绍给读者认识。

 

故事要从14世纪中叶,高丽王朝的暮年开始说起。那时的中国,正处在元末明初的动荡局势里,高丽亦颇受扰害。趁乱崛起于中原的红巾军(就是明太祖朱元璋早年参加的民间反抗军),还曾越过鸭绿江,袭击朝鲜半岛北部,甚至攻破了当时的高丽首都开城。幸赖李成桂等将领率军奋战,接连击退外敌,高丽才能保其国运于不坠。

 


首尔景福宫勤政殿


中国改朝换代,长期臣服于中原政权的高丽,自也必须观察时局变化,调整其应对方式。麻烦的是:高丽朝廷内部的意见并不一致,有些人主张向朱元璋的大明帝国输诚,但那个时代,亲近元朝(在1368年明朝建立以后,他们便撤退到了北方草原地带,史家称之为“北元”)的旧势力仍然活跃。高丽对于元、明两个政权的态度,遂也持续地暧昧不明。


一下子向明朝称臣,一下子又接受北元册封,这种依违于两强之间的做法,自然要引起不满。尤其当时,明朝使臣在高丽莫名其妙地被杀害,高丽朝内部又发生了国王被弑的政变。种种原因,惹得坏脾气的朱元璋对高丽越发嫌恶,甚至威胁要发动军队渡海来攻,教训这个不听话的藩属国。

 

高丽不愿意开罪于明朝,必须积极地赔不是。那时代没有热线电话,也没有电报传真,两方面的联络沟通只能倚赖使节。麻烦的是:朱元璋不仅数度关起北方的边界大门,把高丽的使节团给赶回家去;有一次,他甚至要人把高丽来使揍了一顿,还恶整这些倒霉鬼,故意把他们流放到遥远的南方。

 

两国的关系既是如此凶险,整个高丽恐怕没有人敢再出使明朝了。于是乎,等到1383年,当高丽又一次地要派使节赴明,祝贺朱元璋的生日,满朝文臣也就推辞的推辞、装病的装病。最后,这个极糟糕的差使,便落到了郑梦周的头上。


郑梦周画像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但郑梦周是个与众不同的英雄人物。他毅然挑起了这个重责大任。只听得他慨然说道:“君父之命,水火尚不避,况朝天乎?”(只要是国王的命令,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何况是出使中国呢?)

 

于是,这位新任使节当天便收拾好行李,日夜兼程,朝见朱大皇帝去也。

 

1383—1384年间,郑梦周的这次出使,应当取得了很不错的成果。虽然高丽提出的一些名分要求并没有被明朝方面所接受(在那时的外交关系当中,名分是非常重要的,参见政纬在本书末尾的附录文章),但朱元璋至少是与郑梦周和和气气地谈话许久,并且还“特赐慰抚,敕礼部优礼以送”,甚至连早前那些被流放的高丽使节都答应放还。从那之后,高丽与明朝的关系也日渐改善。郑梦周的外交才能与手腕,大概要让踵继其后的使节们感佩不已。


实际上,郑梦周的中国之旅并不仅只这一回。他在其政治生涯中曾六度出使明朝,并且三度见到了朱元璋。而他的旅行,也要比后来的朝鲜使节走得更远—因为那时的明朝首都仍在遥远的南京。郑梦周得先乘船渡过黄海,抵达山东半岛,再做南下的打算。

 

《从汉城到燕京》


路途长了,发生意外的概率就要多一些。1372年,郑梦周第一次出使明朝的回程途中,这一百多人的队伍竟然在海上遭遇风暴,船被打坏了不说,还溺死了三十九名成员。郑梦周与其他伙伴漂流了十三天,一度必须割取马鞍的垫子来果腹,好不容易才漂回中国沿海,侥幸捡回性命。

 

在出使途中见过各种大风大浪的郑梦周,应该可以说是后来那些“朝天使”的大学长了。而其实政纬笔下的朝鲜使节,多半也怀抱着与他相近的亲善理念,希望与大明帝国建立良善的互动。郑梦周是个典范人物,他的种种工作,应当也为后来朝鲜与明朝的稳定外交关系打下了一些基础吧。

 

但是,政治局势要怎么变化,往往不是外交使节可以决定的。1387年,当明朝军队借由一场成功的北伐,控制辽东地方之后,1388年,朱元璋便打算把鸭绿江以南、铁岭(非今辽宁铁岭)以北的土地收归所有。

 

这个决定,引起了高丽内部的强烈反弹。为此,高丽国王甚至不惜单方面废除宗藩关系,乃至于对明朝发动战争。当时已建立起赫赫战功的李成桂,曾举出四个不可发兵的实际理由(所谓“四不可论”),当面劝阻国王,但未被接受。

 

最好的外交使节也难以违抗他的政府,但军队领袖可就不是这么回事了。那年春天,李成桂被任命为统帅,带领着五万多人的军队来到鸭绿江口的威化岛。而当他的撤退请求再度被朝廷驳回以后,李成桂便发动了一场著名的兵变,即所谓的“威化岛回军”—说穿了,就是掉过头来打回自家首都,俘虏国王,逼迫他退位。明朝与高丽之间的战争警报,遂也因此解除(不过,高丽国王的发兵,仍然可能有些作用,因为朱元璋后来答应了高丽的要求,并不坚持要在铁岭划界)。

 

李成桂的兵变,帮助他攀升到高丽王朝的权力顶峰,再过四年,李氏一党便杀害了郑梦周,并将李成桂推上了王位。然而,假若他当年果真服从王命,带着兵马打进辽东,高丽与明朝大概要陷入好一阵子的决裂,这本书里的朝鲜使节,后来能否上路,也就很难说了。

 

在更后来的中朝关系史里,李成桂的诸多作为,也有关键性的影响。这不光是说他在王朝擘建以后,确立了“事大主义”的方针,使得朝鲜与明、清两朝维持着长期稳定的宗藩关系(于是有了这本书里的诸多使节故事);另一方面说的也是,他当上国王以后,崇奉儒家思想的基本国策。


李成桂画像

图片来源于网络

 

高丽王朝的时代,儒学教育便已开始普及。尤其在13世纪末期,南宋大儒朱熹所发展出来的“性理学”传入以后,更引起知识分子的热烈回响。事实上,前文提到的郑梦周,就是一位赫赫有名的朱子学者,并且被后来的儒学界奉为“东方理学之祖”。尤其是他对高丽王朝忠贞不贰、以身殉道的事迹,更是备受后人推崇。认真说起来,在朝韩历史里面,郑梦周作为一名儒家学者与精神典范的影响力,要比他外交使节的身份还来得更为巨大。

 

在文章开头所述及的那场政争里面,李成桂的儿子李芳远尽管杀害了郑梦周,但在他当上皇帝(朝鲜太宗)以后,却必须表彰这位不侍二君的忠烈之士,让他入祀孔庙。这是因为整个朝鲜在李成桂的时代,即已朝着儒教国家的方向发展。那时,与郑梦周齐名的儒家学者郑道传主持了各方面的改革,他所编纂的《朝鲜经国典》设计了整个国家的大小规制,其理论根据也是儒学。

 

《从汉城到燕京》书影


换句话说,儒家思想在这个时代,由上到下逐渐渗透了整个社会,渗透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在那样一种氛围里面,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本书里的朝鲜使节,一个个都是仰慕中华的儒家士大夫,并且会以深厚的汉文化素养为傲,甚至能够将这些知识转介给日本人了。


郑梦周与李成桂,一个是外交使节与儒学宗师,一个是兵变领袖与开国君王,两个主张亲近明朝的大人物,对于后来的中朝关系都有深刻影响。或许可以说,本书当中那些使节的旅行道路,有相当一部分是由他们打通的。本书第一章,距离朝鲜王朝的开端,约莫已有两百年那么遥远。但你将发现,两百年后的朝鲜历史,其实仍与这两个人紧密相连。


万东庙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篇文章是“故事:写给所有人的历史”编委陈韦聿为《从汉城到燕京》写的推荐序。序文前约略地介绍李成桂与郑梦周的故事。



书里的六个章节全系未曾发表的新作,不仅方方面面地刻画出朝鲜使节的故事样貌,并且首尾连贯,呈现出长时段历史的变化转折。作者吴政纬同时凭借着他对朝鲜历史文献的熟稔,添入了许多精彩的图像史料。假若读者仍觉意犹未尽,建议你找到他早前出版的另一本(并不艰涩难读的)学术著作《眷眷明朝》,配合本书一起阅读,不仅有助于知识的增益,乐趣也是绝好。


陈韦聿表示,在中文出版市场上,吴政纬这本书其实难得。今天走进坊间书店,若要在架上寻获一本朝韩史,选择恐怕有限。而若想觅得一本书讲朝鲜时代的赴明使节,那得换个地方,找一所藏书足够丰富的大学图书馆。若是更贪心一点,要找到一部面向大众又具有知识深度的朝鲜时代故事书写,政纬这本书大约已是凤毛麟角。



写朝韩历史的书籍如此贫乏,似乎颇为奇怪。近几年,“韩流”对于亚洲各国和地区的影响力早不是新闻。以朝韩史为题材的影视作品,在台湾也颇有市场。前文提到的李成桂、李芳远、郑梦周、郑道传等历史人物,在近几年的韩国电视剧中频繁地登台亮相,本书第二章末尾提到的柳成龙及其《惩毖录》,在2015年亦曾被韩国 KBS(韩国放送公社,Korean Broadcasting System)电视台改拍成大河剧,中文世界也不乏观众。

 

朝韩的历史故事活跃于我们的荧幕上,却没有相应的书写能满足社会大众的知识欲求,真是很可惜的事情。《从汉城到燕京》的出版填补了一些缺憾。



THE END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即可购买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亦可购买



梁漱溟纪念特别讲演 《金陵刻经处》新书分享会 | 《谢辰生口述》新书分享会 | 杜春媚对话郭海平 | 千古聚讼《兰亭序》| 对话舒国治 | 对话叶兆言 | 周文重大使讲演 | 五作家文学冷餐会 博物馆史对话 | 晚年柳诒徵 | 程章灿谈胡小石 | 民国知识人 王笛《袍哥》新书分享会 | 黄盈盈:中国人的性、爱、婚 | 金光亿:人类学与文化遗产 | 叶圣陶孙女回忆姑苏叶氏文学世家 | 孙中兴谈爱情 | 长三角社会学论坛 | 生命科学与人类健康高峰论坛 | 胡翼青:大数据与人类未来 | 社会心理学会云南暑期班 杨国枢先生追思会 | 郑小悠:年羹尧之死 | 毕淑敏读者见面会 | 高欢藏品展特别活动 | 魏定熙《权力源自地位》新书对话会 | 2018共读南京之《南京城市史》中国首部书店话剧 | 四姝昆曲雅集 | 徐新对话刘成 | 莫砺锋:开山大师兄 | 周琦教授品读百年越南 福克《两性》新书分享会 | 社会学十位长江学者聚首贵阳 | 你所不知道的金庸 文心雅韵:中国传统人文之美系列讲演 | 谷岳南京分享会 | 谢宇教授系列讲演 | 对话:林语堂与中国文化精神 | 周志文《论语讲析》新书分享会 | “双十一”消费魔咒特别论坛 | 王阳明逝世490周年特别论坛 | 茶叶:中国与世界 | 大学教授对话著名作家:中小学作文改怎么写? | 文学名刊主编南京见面会 | 《放下心中的尺子——庄子哲学五十讲》| 青年作家费滢《东课楼经变》新书分享会 | 仰之弥高:20世纪中国画八大家特展 | 周晓虹:口述历史与生命历程 | 甘满堂:闽台庙会中傩舞阵头与瘟神信仰记忆 | 周晓虹:费孝通江村调查与社会科学中国化 | 张静:研究性思维的逻辑 | 翟学伟:差序格局——贡献、局限与新发展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购买书籍。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群学书院 热门文章:

    终身未嫁的她们,是岁月带不走的女神    阅读/点赞 : 82979/535

    斯文与侮辱 | 一个中国文化世家的传奇    阅读/点赞 : 69616/495

    一段被争相传诵的婚外恋    阅读/点赞 : 39615/366

    请文雅地说一句中国话    阅读/点赞 : 34993/285

    浮躁的世界里,请坚守你的职业尊严    阅读/点赞 : 27971/203

    你根本不知道这个民族有多优秀    阅读/点赞 : 24797/208

    人的最高尊严,在于他的思想    阅读/点赞 : 23407/185

    照常生活,就是对不幸最好的反抗    阅读/点赞 : 11878/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