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NG资讯】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下一个会是天然气吗?

LNG天然气每日信息 LNG天然气每日信息 2020-07-07


美国对伊朗的“最大压力”政策,对伊朗的宏观经济稳定产生重大影响。

随着伊朗石油出口大幅下滑,伊朗的地区和非石油贸易仍然是重要的制裁目标。伊朗是世界第三大天然气生产国,拥有世界第二大天然气储量。伊朗严重依赖其国内天然气生产。事实上,天然气占其国内能源消耗的近70%。相比之下,美国天然气只占能源消耗的31%,德国为24%,挪威占15%。

根据伊朗国家预算,预计今年的天然气出口销售收入将达到40亿美元,约占伊朗预算的3.5%。伊朗向土耳其,伊拉克和亚美尼亚出口天然气。虽然美国的制裁没有明确针对伊朗通过管道出口的天然气,但美国制裁适用于促进此类销售的金融交易,伊朗天然气的付款必须存放在进口国的托管账户中,而不是支付给伊朗。特朗普政府已要求每个买家证明其随着时间的推移正在减少进口伊朗天然气。

美国可以对伊朗的天然气出口“下手”。因为自伊朗进口天然气三大国土耳其,伊拉克和亚美尼亚有替代天然气的新来源或替代燃料。

土耳其――对于进口伊朗天然气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十多年来,土耳其一直是伊朗的主要天然气出口市场。但是,在过去两年中,土耳其减少了从伊朗和俄罗斯的进口量,转而增加了从阿塞拜疆管道天然气以及液化天然气的进口。伊朗已从土耳其的第二大天然气供应商降至第四大天然气供应商。

安卡拉做出这一转变的部分原因就是为了取悦华盛顿。土耳其不仅减少了伊朗的进口,而且还进口了大量的美国液化天然气。2018年,从阿塞拜疆到土耳其的南部天然气走廊开通,也为安卡拉提供了从低成本和政治上可靠来源进口天然气的机会。这也让投资天然气生产和管道的土耳其公司受益。

虽然自2001年以来,伊朗国家天然气公司与土耳其签订了25年的长期天然气出口协议。但土耳其可能会尽早停止从伊朗进口天然气。3月31日,一条从伊朗到土耳其的天然气管道遭到袭击,导致其瘫痪。尽管管道在遭受此类袭击后往往能在一周内恢复。但直到3个月过后的7月1日,伊朗国家天然气公司NIGC才宣布,土耳其天然气管道修复工作完成,已恢复伊朗对土耳其的天然气出口。

伊拉克――天然气和电力目前严重依赖从伊朗供应

伊拉克拥有丰富的当地天然气储备,有近135万亿立方英尺的天然气,根据国际能源署EIA的数据,它是世界第12大天然气储量国。但几乎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开发。伊拉克生产的天然气有一半以上被直接燃烧掉,其中大部分是在石油生产过程中释放出来的伴生气。

事实上,伊拉克是世界上燃烧天然气量最大的三个国家之一。多年来,各大能源公司试图说服伊拉克允许它们投资捕获燃烧的天然气,但毫无效果,原因可能是伊朗支持的伊拉克各方通过让伊拉克继续依赖伊朗能源而从中获益。如果政府得到默许,伊拉克就可以实现自给自足,甚至可以出口天然气。伊拉克政府估计,伊拉克将需要超过100亿美元的新基础设施来实现这一目标。

为了满足其天然气需求,伊拉克每年从伊朗进口约4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占伊拉克天然气消耗量的四分之一。进口始于2017年。从伊朗到伊拉克的两条天然气管道在运作:一条通往巴格达,另一条通往巴士拉。伊拉克还从伊朗进口电力。但电力进口受到美国制裁,伊拉克当局目前要求特朗普政府对于从伊朗进口电力免予制裁(获得豁免)。

但是,伊朗向伊拉克的天然气供应不稳定。两国之间也经常发生价格纠纷。2018年,伊朗甚至削减了对伊拉克的供电,导致伊拉克大面积停电。但即使没有这些价格争议,伊拉克的电力供应也一直不平衡,经常性停电。

亚美尼亚――“无所谓”,但是“我偏要”

伊朗于2009年开始向邻国亚美尼亚出口天然气。亚美尼亚通过向伊朗出口电力来支付天然气费用。亚美尼亚目前每年从伊朗进口约50亿立方米天然气,但两国之间的天然气管道由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亚美尼亚子公司拥有,可以输送更多的天然气。亚美尼亚和伊朗都表示有兴趣使用更多这种闲置产能并建立更多的管道。

事实上,德黑兰和埃里温希望亚美尼亚成为伊朗向新目的地出口天然气的中转国。亚美尼亚总理尼科尔・帕什尼扬在2019年2月访问伊朗时表示。亚美尼亚和伊朗特别感兴趣的是一条从亚美尼亚到格鲁吉亚再到欧洲目的地的天然气出口路线。

亚美尼亚已宣布将不遵守美国对伊朗的制裁,而德黑兰经常赞扬这种傲骨的表现。正如《德黑兰时报》最近指出的那样:“西北邻国亚美尼亚是不顾制裁条件,保留并扩大与伊朗经济关系的国家之一。”

由于亚美尼亚出口货物作为从伊朗进口天然气的付款,因此这些交易是在制裁范围内的。不过,目前特朗普政府却并没有对这些交易实施制裁。

停止从伊朗进口天然气的影响

这三个从伊朗进口天然气的国家都有替代伊朗天然气或从不同燃料来源生产能源的供应选择。

土耳其已经在天然气进口结构方面进行了重大调整,增加了来自阿塞拜疆的管道天然气和大量美国的液化天然气,并减少了来自伊朗和俄罗斯的进口。土耳其时隔3个月才修复最近遭到袭击的天然气管道,这一事实说明,这些供应对土耳其而言并不重要,尤其还是在当前的经济条件下。

对于伊拉克来说,停止从伊朗进口天然气可能会进一步破坏该国不稳定的电力供应。但是,伊拉克可以用石油代替天然气,因为其发电厂具有双重燃料的能力。伊拉克目前有60%以上的电力来自液体燃料(柴油,原油和重质燃料油)。石油需求暴跌正好使剩余石油可用于此目的。这将减少伊拉克对伊朗的依赖,从而带来重要的地缘政治利益。所以,特朗普政府一直鼓励伊拉克进行这种过渡,利用续期电力豁免作为杠杆。

停止进口伊朗天然气也可能激励伊拉克采取步骤,以获取其天然气(伴生气)而不是直接空燃掉。这也将带来环境以及长期经济和地缘政治利益。燃烧是造成空气污染和气候变化的重要因素。伊拉克2017年签署了世界银行的“2030年零空燃倡议”(theZeroRoutineFlaringby2030initiative),承诺减少空燃,但迄今未能做到。

和伊拉克情况不同,亚美尼亚其实可以在不产生重大后果的前提下,停止从伊朗进口天然气。亚美尼亚使用伊朗的天然气来产生热量,但是这些热量可以由亚美尼亚目前出口到伊朗的电力来产生。直接建造一个低成本的燃煤电厂可以产生额外的电力,而且建造速度可以很快。

亚美尼亚停止向伊朗出口电力还将带来额外好处。因为目前亚美尼亚对伊朗电力出口主要是依赖于Metsamor核电站,这对亚美尼亚人民和整个地区都构成了威胁。这家苏联时代的核电站没有二级安全壳结构,并且位于一个主要的地震带。该工厂生产的电力的四分之一出口到伊朗以换取天然气。终止向伊朗的电力出口,将使埃里温能够关闭该工厂,从而消除对亚美尼亚及其邻国的威胁。

结论

显然,美国对伊朗的制裁还没有最后实际的“极限施压”,伊朗对美有可能制裁天然气应当保持高度警惕。但伊朗的经济基础比较雄厚,有充分的弹性。这些年虽然饱受美国制裁,但潜力依然很大,我们也希望伊朗通过自己的独立自主,早日跨过属于它的“这座大山”。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