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满负荷”商演,这家音乐厅是如何做到的?

音乐周报 音乐周报 2020-07-08

6月7日晚星海音乐厅观众席


文 | 李澄



6月7日晚,历经4个多月的停演,广东省星海音乐厅迎来复演后的首场售票音乐会。谢楠、高参与景焕执棒的广州交响乐团联袂合作马斯奈《沉思》,一曲终了,长达5秒的静默后,爆发出久违的掌声与喝彩。对于广州的乐迷来说,这场演出已等得太久。


景焕执棒广交


“这不单是一个城市复苏的里程碑……我们感受到的不只是一个‘现场’,而是一场仪式。”到场观演的华南师范大学青年教师、作曲家陈仰平感慨良多。纵观全球的演出市场,新冠疫情之下的复演都异常艰难。在中国,政府指导下30%上座率的上限让演出经营机构“开演即赔”,更让这种3000年来以聚集、聚会为标志性的传统观演艺术欣赏形式,成了极为奢侈的事情。陈仰平所感受到和描述的仪式感,更凸显了在“劫后”人们对于往昔美好时光的怀念和对这种形式延续和复兴的渴望。


星海音乐厅是全国为数不多的第一批复演的演出场所,在广东省全境也是第一家音乐会复演的剧场。从6月5日的第一场音乐会开始到6月底,星海音乐厅共上演了10场音乐会,其中9场为售票音乐会。按照当下政府规定的安全演出场次上限,10场已接近“满负荷”演出,接下来的7月星海音乐厅有10场演出,8月还有更多场次。复演即排满了三个月场次,而且票房供不应求,这在全国的剧场中都极为罕见。作为二类公益文化事业单位,疫情后期星海音乐厅的“满负荷”商演,在国内同类专业场馆中是非常有价值的运营案例。



有限上座率凸显“现场”的意义


6月5日,《有一种力量》——“向最美逆行者致敬”音乐会


广州交响乐团是复演后整个广东第一个开展有观众的现场音乐会的演出团体。6月5日,广交在星海音乐厅上演《有一种力量》——“向最美逆行者致敬”音乐会,这是由广东省文化和旅游厅主办的2020年广东省艺术院团演出季的其中一场演出,拉开了星海音乐厅复演的序幕。首场售票音乐会则是6月7日广州交响乐团乐季音乐会“小提琴协奏曲之夜”,门票开售一小时内即售罄。之后开售的“乐聚星期三”“周末民乐坊”“周日音乐下午茶”等系列,几乎场场供不应求。据星海音乐厅副主任王冬云介绍,7月3日开始售票的两场“乐聚星期三”音乐会,上午10点开售,2分钟后便售罄。星海音乐厅公众号后台收到许多买不到票的乐迷留言:“这是拼手机和网速的操作啊!只能说大家太疯狂。”“依旧没抢到,伤心失落……”“求加场!”


星海音乐厅首批参与复演的艺术团体,主要是广州交响乐团、广东民族乐团及乐团旗下的室内乐组合、本地音乐院校的师生。星海音乐厅主任助理、场地运营部总监杨震介绍,从6月的销售情况来看,绝大部分演出可以用“秒光”二字来形容。6月13日,星海音乐厅创新观演模式的一场“乐聚星期三-我‘玩’中提琴音乐会”开售,星海会金卡乐迷陈宇建凌晨3点来到音乐厅大堂排队,只为买到距离演奏家最近的座位。有限的上座率更加凸显了“现场”的意义。“对品质的追求、对精品的执着、对体验的关怀,成就了无法替代的音乐现场。未来,我们将继续深挖其中的独特价值,打造城市文化高地,成为热爱音乐的人们的精神家园。”王冬云说。


对于观众重返音乐厅,广州交响乐团团长陈擎充满信心:“广交的乐季音乐会都是提前一年在乐季初就开始卖票,截止到2月停演停售之前,售出的票已远远超出了30%。现在重新开售后,来观演的观众绝大部分都是这批老观众,他们还是有意愿坚持回来看演出的。”


按照疫情防控要求,观众人数不超过剧场座位数的30%,因此所有原定音乐会都实行退票并重新开售。广交的乐季音乐会更在重新开售后推出低于原先票价的演出票,从原来80元至680元改为80元至380元。“这也体现了广交与星海音乐厅都是公益二类事业单位的身份,我们是国有艺术院团与国有演出场馆,有义务、有责任、有担当首先把演出市场恢复起来。”陈擎说,“这个时候如果我们都不演,可能也没有其他机构能演了。我们首先考虑的是如何满足观众的文化需求。”


目前,已售场次的票量根本无法满足所有观众的需求,星海音乐厅积极应对,通过增加场次,最大限度地满足观众的观演需求,如对“周日音乐下午茶”“周末民乐坊”的部分场次,进行了同一套阵容、同一套曲目的加场演出。尽管如此,演出仍然供不应求。



“助力计划”支持本地市场复兴



从1月全国的演出场所关闭开始,剧场管理者们就都在猜测、探讨可能的复演时间和复演后的生态。但随着疫情的迁延日久,演出行业赖以为生的“生态圈”几乎每一个环节都发生了断裂,行业内蔓延着的悲观情绪,一旦复演需要建立全新的“生态圈”。


“星海音乐厅作为中国专业音乐演出场馆,在22年的运营历史中,又一次因受疫情影响而导致演出无法顺利实施,上一次是非典时期。面对困难与挑战,我们遵循‘危机中育新机,变局中开新局’的精神。”王冬云介绍,疫情渐褪后,复演需明确两大工作思路——继续坚持星海音乐厅一直以来的“大音乐”格局,营造开放、立体的新演艺生态;想方设法策划、支持惠民普及的国内优质节目,以彰显公共文化艺术空间的使命担当。

复演消毒准备工作


6月初,星海音乐厅全面启动复演,按照防控要求有序推进线下演出,与此同时,星海音乐厅与全国各地启动复演的同业都面临着两大难题:一方面是按照防控要求,入场观众人数不能超过场馆座位数的30%,这一上座率无法负担实际演出成本;一方面是现阶段暂缓新批涉外、涉港澳台营业性演出活动,这对演出内容组织策划和节目的丰富多元带来影响。杨震透露,目前星海音乐厅的演出场次密度基本控制在疫情前的30%左右,而未来的场次增减,则需根据疫情做出动态调整。就目前的7月和8月来讲,每月演出场次的上限维持在10至12场左右。


面对危机,星海音乐厅化被动为主动,从往年自有积累中拿出约百万元的资金推出了《星海音乐厅2020助力演出市场复兴计划》。该计划自2020年可以公开演出之日起实施至2020年12月31日,扶持的主要对象为驻厅乐团(广州交响乐团和广东民族乐团)、演出/活动用场单位、其他紧密合作单位、其他确需帮扶的业内单位、实体或个人。除两大乐团的广州新年音乐会、国乐盛典音乐会及其他特殊制作音乐会外,星海音乐厅将音乐季演出的票房收入(扣除税费)分成比例向两大乐团倾斜,进一步调高驻厅乐团获得每场演出票房收入的分成比例。此外,“助力计划”也推出了一系列针对青年音乐表演和创作人才的计划,以及对重大创新的音乐现场进行扶持。


首先获益于助力计划的是两支驻院乐团——广州交响乐团和广东民族乐团。不过,作为有政府财政支持的乐团,票房分成倾斜带来的益处在30%的座位上限以及接近五折公益票价的情况下,对他们的影响并不明显。倒是复演后在星海音乐厅有两个演出项目的民营演出机构——广州左岸色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更感受到了雪中送炭。在场地接待服务费优惠之外,以往需要自掏腰包的宣传和票务推广,左岸此次借助“助力计划”得到了星海音乐厅大力支持。左岸项目总监刘行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星海音乐厅为这两个项目给予了最大力度的支持和优惠,在宣传上也尽力协助推广,包括星海音乐厅旗下的广东文化票务网等各个合作单位高效率运作。短短三周之内‘从《数码宝贝》到《夏目的爱》——经典动漫主题曲浪漫钢琴演奏会’就获得了不俗的反响,票房也比较满意。接下来7月12日的‘从巴洛克到浪漫派——汉尼拔的钢琴音乐集’也顺利开票,目前市场反应良好。”



营造开放立体的演艺新生态


广东民族乐团的周末民乐坊


在“助力计划”的推动下,星海音乐厅与驻厅院团、合作伙伴、演出商和经纪公司共同携手复兴演艺市场,其着力点是培育、创新、人才。王冬云介绍,在培育方面,星海坚持多线齐下的培育品牌,其中既包括两大驻厅乐团——广州交响乐团和广东民族乐团主打公益票价的“周日音乐下午茶”“乐聚星期三”“周末民乐坊”,还有免费艺术普及教育项目——“走进交响乐·相约音乐厅”。创新方面,疫情后期正是演艺行业思考如何鼓励原创、推动创新的机会,为此星海积极与驻厅院团——广交和民乐团进行专题探讨,大胆尝试线上线下音乐会的变革。人才方面,音乐厅团队在停演期间苦练内功,复演阶段着力培训青年员工;同时,计划新乐季全力扶持青年艺术家,包括在广州爵士音乐节的舞台上重点推广本土音乐人单元等。


对于境外艺术家无法如约到场参演而影响票房推广,广交陈擎团长认为应客观看待疫情带来的“危”与“机”:“‘危’是不知道何时才能恢复正常化的国际间交往,国外的艺术家、艺术团何时才能来中国演出。但也正因为疫情,出现了一小部分空白,可以给我们国内的艺术家提供更多展示的机会。中国的乐团推中国艺术家、中国作品,是天经地义且责无旁贷的。在古典音乐领域,我们希望呈现出百花齐放的状态。希望我们提供的这些机会能够令我们国内优秀的艺术家、特别是青年艺术家为广大观众所熟知,通过我们的舞台助力他们的艺术生涯起飞。这就是危机当中的‘机’。”相对于广交,广东民族乐团受到境外艺术家的影响则微乎其微,团长陈佐辉介绍:“总体来说,广东民族乐团的节目编排,着重以国内、本地的艺术家们为主,所以整体上影响不算太大。”


星海音乐厅能够“满负荷”复演,广州交响乐团和广东民族乐团是主力军。6月,广交就有6场演出在星海音乐厅上演,7月和8月也是同样的规模。也有人担忧复演热闹过后,票房是否会回落?对此,陈擎并不担忧,他认为星海音乐厅与全国大多数依靠出租场地为生的剧场不同,因为拥有两支驻厅乐团而具备了高质量、高产艺术生产能力。在过往的20多年间,音乐厅培养了大批忠实观众,他们对于现场欣赏音乐会的热情并不会因为疫情而减退。当然“助力计划”下的低票价也是极具吸引力的。这对恢复演艺市场、观众重拾走进音乐厅的信心,都是很好的促进。陈佐辉表示:“从复演的票房成绩便能感知到观众给我们的信心。尽管在疫情防控期间,我们做了大量的线上音乐会及网络互动专栏,用电波传递信念,通过互联网实现与音乐爱好者的会面,但这都与现场切身体会到的氛围有所不同。网络互通终究是虚拟的,相约线上的形态再多样,也无法替代人与人之间面对面的情感交流。” 



- THE END -


 热门文章精选 


如何立体打造线上合唱原创作品?


全国演出市场因疫情退票超300万张:等待重启依靠本土


共同抗疫•远程授课 | 全球顶级教师伴你练琴进阶


只要说起合唱,他的声音里永远透着坚定与热情 | 人物


张国勇:欣赏音乐要有一个良好心态


亚健康!中国歌剧之现状


不要错过!半部当代中国音乐编年史就在你的眼前……


好的合唱团,好在哪里?


声乐老师,你的声乐理论从哪里来?


Q:想订阅《音乐周报》?

A:请进入“音乐周报”微信公众号,点击下拉菜单“订阅报纸”。


Q:想投稿?

A:发这里 yyzb1979@163.com


Q:想合作?

A:请点击下拉菜单“广告合作”。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音乐周报 热门文章:

    孩子越小 老师越要好    阅读/点赞 : 19514/69

    乐团招聘,你准备好了吗?    阅读/点赞 : 18801/66

    人物 | 陈勇:语言是歌曲的灵魂    阅读/点赞 : 9608/106

    人物 | 石倚洁:动情因为真有情    阅读/点赞 : 8400/83

    人物 | 吕嘉:不为生存为艺术    阅读/点赞 : 6571/73

    人物 | 于海:我与祖国共成长    阅读/点赞 : 5731/80

    人物 | 陶纯孝:从未离开一线    阅读/点赞 : 5365/65

    书评 | 民族音乐学中也有马克思主义    阅读/点赞 : 645/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