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电投的第二次远征

能源杂志 能源杂志 2020-07-29


文 | 田甜

讲台上,钱智民一席白衫,耳麦别在领口,语调有些激昂,双臂随着演讲的节奏时常高举开合,背后的屏幕上滚动着代表物联网、5G、云计算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数字。


这是7月初,国家电投综合智慧能源技术方案推介会上的一幕。作为掌门人,钱智民亲自登台,阐述国家电投综合能源战略的思路和具体措施。



会议的另一场重头戏是发布适用24个典型场景的综合智慧能源技术解决方案,涵盖智慧城镇、产业园区、集群楼宇、能源基地等四大类,由其综合智慧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徐潜亲自操刀。


会议释放出一个强烈信号,在历经多年摸索后,国家电投已经积淀出成熟落地方案,接下来,或将掀起大规模市场开发热潮,争雄综合能源服务这一万亿蓝海。


这是一场正在发生的变革。两大电网、五大四小、民营企业,乃至互联网巨头无不加码押注。


目前,有关综合能源服务的定义纷繁复杂。中国能源研究会理事长陆启洲认为,综合能源服务是能源互联网落地的重要途径,涵盖能源生产、传输、销售、使用、调节各领域,是融合供能侧多种供能方式和用能侧多种用能需求响应的能源服务创新模式。


钱智民野心勃勃,“综合智慧能源是国家电投面向未来打出的‘制胜牌’,是国家电投未来发展的重要增长极。”


就在去年,国家电投清洁能源装机占比首次超过50%,在五大发电集团中,率先实现从传统能源企业向清洁能源企业的蜕变。对国家电投而言,布局综合智慧能源无异于第二次蜕变之旅。


但作为新兴业态,综合能源服务还需要跨过机制体制、商业模式等多重制约因素。




吹响冲锋号




推介会后半个月后,钱智民在两天之内先后辗转重庆和广西两地,拜会当地一把手,所到之处,均抛出大手笔。


在重庆,钱智民提出一揽子建议,希望发挥国家电投在氢能、综合智慧能源、分布式能源、环保产业以及生态能源建设等方面的优势,推动重庆地区能源结构调整。


在广西,国家电投与地方政府签订 “十四五”时期加强能源战略合作协议,协议中提到,国家电投将大力推进广西能源项目建设,推动加快实现核电核能项目、清洁能源基地、东盟能源市场、能源高端装备产业“四个千亿”战略目标。


钱智民的大手笔或许来自更充足的底气。目前,国家电投已夯实传统能源这张存量牌,清洁能源这一增量牌也颇有建树。综合智慧能源这张未来的制胜牌业已打造出落地方案。


事实上,在国家电投综合智慧能源业务版图中,两地分别属于川渝、粤港澳两个战略高地。


重庆是我国长江经济带的西部核心城市,地处“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两大国家战略的“Y型”连接点。


广西的区位优势毫不逊色。这里地处北部湾,2019年,国家印发《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明确,北部湾开发是“一带一路”的重要战略,同时辐射东盟市场。


这些区域经济潜力的释放无不面临降低能耗和绿色发展问题。国家电投的“智慧城镇”解决方案就是针对这些经济新区的能源痛点量身打造。


国家电投已经先后实践20多项区域综合能源项目,广州南沙区就是样板工程。


南沙区总面积达803万平方公里,地处珠江入海口和粤港澳大湾区地理几何中心。根据发展规划,这里将被打造成国家级示范区、自由贸易试验区、粤港澳创新发展示范区。


但是,这一区域的发展却长时间被能耗问题困扰。按照规划,到今年年底,南沙区能源耗费总量应是551万吨标准煤,而早在2018年,当地能耗就已超标至594万吨,单位GDP能耗是广州市均值的1.5倍。


对此,在南沙区政府制定智慧城市的顶层设计时,国家电投提供配套能源规划方案,融入智慧城市管理。


该能源方案最大限度利用当地的风、光、潮汐、生物质、可燃冰、水源热泵等资源,实现能源综合优化利用。


同时,国电投还向当地政府提出打造氢能产业枢纽的规划,推动南沙区交通的电动化和氢能化。


根据现有规划测算, 2025年,南沙区的能耗总量将控制在730万吨以下,能源消费强度0.32吨/万元;2035年总能耗达930万吨,能耗强度为0.26吨/万元。


“提供能源规划,政府满意,我们也能通过参与规划落地项目,这就是规划引领的作用。”徐潜透露,目前,国家电投正与南沙区内庆盛片区、横沥片区、大岗片区等落实合作,这些区域包含大量医院、学校和工商业企业。


事实上,在钱智民的带动下,国家电投已经火速行动起来,其进展之快,令人侧目。国家电投一份内部报道材料显示,国电投通化热电有限责任公司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已经接洽跟进13个综合智慧能源项目,除已签订的框架协议外,还有3个项目正在前期论证阶段。


如今,在具体落地方案的加持下,国家电投在全国范围无疑掀起一场更大的开发热潮。


国家电投的目标非常明确。徐潜表示,公司的目标是到2022年,形成最具影响力和带动力的综合智慧能源品牌,成为国内综合智慧能源行业的引领者。





厚积薄发



对能源行业而言,综合能源服务是下一片蓝海。


“传统能源就像银行,而综合智慧能源就像移动支付,将是能源生产和消费的革命,是面向未来发展的新动能”徐潜如是说。


国网能源研究院预测,从综合能源服务基础业务和终端能源需求两方面测算,今年,我国综合能源服务市场潜力规模为5000-6000亿元。


仅医院这一细分领域,国家电投就预测到,全国范围内的33000家的医院每年节能市场的规模达500亿元。


综合能源服务市场的释放来自我国能源转型和低碳化需求。根据《巴黎气候协定》,到2030年,中国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并争取尽早达峰,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量比2005年下降60%-65%。


碳减排的要义之一是提高清洁能源占比。按照国内中长期能源转型发展目标,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消费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20%;到2050年,达到50%。


此外,提高能效综合利用率是又一重要途径。数据统计,2018年我国万元GDP能耗从2015年的1.22吨标准煤下降到2018年的0.52吨标准煤,但这一均值仍远高于发达国家。


十多年前,新能源曾被视作企业转型的重要方向和新的增长极。如今,企业对综合能源服务的押注有过之而无不及。能源央企、两大电网、华润及新奥、协鑫、远景等民企,乃至互联网巨头纷纷投身淘金大潮。


国家电投是最早入局的企业之一。


2015年,中国电力投资集团(简称“中电投”)与国家核电技术有限公司(简称“国家核电”)合并为国家电投。这家能源巨无霸是我国唯一拥有核电、火电、水电、风电、光伏发电等全部电力类型的企业。这为其综合智慧能源发展提供坚实产业基础。


也是这一年,国家电投成立氢能、储能、综合智慧能源三个研究中心,率先在全国同业中开展综合智慧能源研究。


今年,国家电投按下快进键。4月1日,国家电投成立综合智慧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作为全集团综合智慧能源产业发展平台,统筹综合智慧能源产业发展、技术创新和品牌建设。


至此,综合智慧能源公司与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川渝四个区域分(子)公司形成“1+4”产业推进新格局,运营核能、新能源、电网、综合智慧能源四大业务板块。


至今,国家电投已经在全国布局100余个综合能源项目。《能源》杂志据公开资料统计,国家电投的综合智慧能源服务已经覆盖四川、江苏、新疆、重庆、广西、广东、吉林、江西、北京、陕西、河北、辽宁、山东等省市。


如今,时常奔走在业务开发一线的钱智民,或者时常回忆起35年前刚刚参加工作的情景。


时年25岁的他与同仁们一起以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姿态,开创和发展了我国的核电事业,其先后分别担纲中广核、中核两大核电集团的董事长和总经理。


在国家能源局副局长的位置短暂履职两年后,钱智民又于2018年空降国家电投,担任董事长,再次投身新能源大潮。


转战多个行业和位置后,他的视角和思维也更加开阔,更加懂得融合的重要性。


钱智民正在带领国家电投以合纵连横的方式编织出一张越来越大的版图。


他深谙与地方政府融合之道,并身体力行,足迹遍及大江南北。他不只一次强调,“要争取将区域统筹协调模式做成集团公司的样板,协调好与地方政府的关系。”


对于业内资源,国家电投也早已开启资源整合大幕。2019年2月,其联手中电联牵头成立中国智慧能源产业联盟,囊括了能源央企、地方国企、知名民企、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等。


这位能源巨擘还在试图与互联网融合。一次内部的讲话上,他提到,“用一句话概括,未来的牌就是把能源融到数字化或者智能化中,或是把智慧化和数字化融到能源里中。现在很多互联网企业都在向能源行业融合,如华为、阿里巴巴。”


他指出,这些企业很灵活,又掌握大量客户。所以,国家电投以后的竞争与合作不只是发电集团。我们要主动作为,在能源数字化智慧化方面早部署,早落实,早出成效。


版权声明 | 此内容为能源杂志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能源杂志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 END ·

欢迎投稿,联系邮箱

tg@inengyuan.com


——————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