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疏影眼中的自己,就是王漫妮

胡辛束 胡辛束 2020-08-01

作者:红肚兜儿

转载自:红肚兜儿

公众号ID:hongdudou945


《三十而已》热播,剧中三个女性角色,引发了一波关于三十岁女人的讨论。这三个女人什么样?

顾佳,霸气人妻,护家狂魔,勇闯太太圈,事业开拓高手,既能攘外,又能安内,战斗力爆表,看得人直呼痛快。


钟晓芹,天真简单的上海本地姑娘,结婚成家却心态少女,妈宠爸爱,甩掉了木讷老公,还有阳光小鲜肉浪漫求爱。


她们一个能力非凡,有本事开创新天地;一个运气好,有点小磕小碰,但一直都有人呵护。

唯独王漫妮,年纪轻轻就来上海打拼,累死累活近十年,却仍然是独自飘零,没有着落。


网上喜欢顾佳的很多,因为她“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开挂式的人物;喜欢钟晓芹的也不少,因为她呆萌可爱,总让人心生怜惜。

王漫妮,似乎没那么讨喜。有人说她拜金,有人嫌她三观不正,有人说她想要的太多……总之,她不够完美。

可见,社会对女人的要求,仍然是苛刻到容不下一丝瑕疵,只有完美得像顾佳那样,才配得到一句称赞。

试问,顾佳式的完美,世间有几个30岁的女人能做到?


王漫妮没有战无不胜的主角光环,也没有把生活按在地上磨擦的爆爽桥段;没有顾佳的超能,也没有钟晓芹本地人的家庭优势。

她,就是千千万万个从小地方来到大上海,努力打拼的女人之一。

她表现的,不是完美,而是真实——渴望在城市获得一席之地,渴望升职加薪过更光鲜的生活,渴望拥有一份值得骄傲的爱情。

为此她竭尽全力向前奔,有时辨错方向,撞得头破血流。因为她只能靠自己。


上海,繁华之地,物欲横流,也有它残酷的丛林法则。

王漫妮为了不被这座城市淘汰,必须拼尽全力。她工作起来比谁都拼命,憋尿憋到进急诊,还要在电话里跟妈妈说,没什么大不了的。

要哭,也得等挂了电话,一个人偷偷的。

她心里总是充斥着不安,怕升不了职,怕收入减少,怕遇不到合适的婚姻对象,怕一事无成最后只能回老家。

她努力接近这个城市,花半个月的工资在市中心租房,只为能在阳台上俯瞰城池。


但那只是片刻虚幻的安稳,房东要涨租,她匆忙搬去了郊区。

一个人在外打拼,居无定所,未来充满了不确定,孤独感犹如吞噬人的猛兽……三十岁,已到眼前。

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期盼爱情。

尽管三十岁了,父母催婚就像催命,但是面对相亲时,张口钱、闭口人脉的“成功人士”,她无法妥协。

她是要强的,卖力工作,获得晋升,扳倒了陷害自己的同事,凭专业能力拿到大订单,只要有一丝机会,她都飞扑抓住。


她也是重情义的,飘泊多年,最看的就是朋友,顾佳和钟晓芹是她生命中的一部分,她愿意牺牲利益为顾佳买到急用的爱马仕,也陪钟晓芹度过了她离婚的至暗时刻。

她是喜欢钱的,做奢侈品销售,见多了挥金如土,金钱堆砌的世界近在眼前,仿佛伸手就可以触摸,钱的好处,钱的光芒,钱的力量,她太明白了。

她也是喜欢享受的,公司福利邮轮游,她透支信用卡,把普通舱升级了公务舱。出租房里,可以用100块的净水器;工作时,可以蹲下为顾客穿袜子;但这一刻,她愿意把自己的辛苦钱,花在见识和体验上。

这就是王漫妮的生活,一个三十岁单身女人的生活。

有辛酸有美好,有寂寞有快乐,希望与失望交叠,被生活锻炼出一身顽强,内心也有不为人知的软弱。


王漫妮爱钱吗?爱,试问谁不爱。王漫妮想要一个潇洒多金的老公吗?想,试问哪个女人不想。

但在这些欲望之前,她有自己的前提——坦坦荡荡,问心无愧。

在邮轮遇到完美男人梁正贤海王,她心动了,却知道自己无法接受艳遇关系,所以让一场美好感情点到即止。

下船时,她连微信都没留给他。

海王来到她的城市,情话连篇,表现得像命中注定的白马王子,将精心炮制的甜美爱情,放进她手里。

她的感情被引燃了,却知道自己无法接受快餐式爱情,所以求证他是否单身,托顾佳去查他是否注册结婚。

这个男人,完美得像天上掉馅饼,让她惊喜,也惊慌,但她不是福尔摩斯,更没有上帝视角,只能一步一步走,直到发现对或错。


王漫妮,只是一个普通姑娘。她遇到一场华丽浪漫的爱情,多年来辛苦追求的一切,海王都能为她实现,他无数次说,她是特别的,唯一的。

一个在上海飘泊多年的小城姑娘,终于实现了梦寐以求的爱情,掩饰不住的幸福与骄傲,恍然以为自己到达了人生巅峰。

何必连她这一点雀跃,都要苛责呢?

她不是挥手买下江景豪宅的顾佳,也不是结婚时老公给房、父母给车的钟晓芹,她竭尽全力追求更好的生活,她以为与海王这场华丽爱情,真的是老天的眷顾。



这个男人与她相差悬殊,她心知肚明。

他想给她租更好的房子,她不要;他想送她一张随便刷的卡,她不要。她不想被男人豢养,更从来没想过放弃工作。

她以为,用自尊和自立,用不卑不亢的爱,足以弥补两人之间的差距。殊不知,她们之间的差距,并非物质或精神,而是海王那一颗虚假的心。

她终于看清,这个完美男人背后,藏着多少不堪。

这一切,是王漫妮的错吗?


究竟女人喜欢优秀的男人是错,还是男人虚情假意欺骗是错?究竟女人追求物质是错,还是男人用物质迷惑女人情感是错?

灰姑娘嫁给王子,又算不算拜金?不是每个女人都有灰姑娘的好运,很多时候,她遇见的是披着王子外衣的恶徒,给她的童话,是一场暗黑的阴谋。

但身在其中的女人,并不知晓,唯有谜底揭开那一刻,才可以选择沉沦,或是逃离。经此一役,她才能对人性,看得更清楚;才能对自我,了解得更透彻。

好的爱情,是营养,让我们变得更茁壮。坏的爱情,是历练,让我们变得更成熟。

然后,尽情痛哭一场吧,就像王漫妮,哭过之后,你的目光才会更清亮。


王漫妮的饰演者江疏影,今年33岁。

为了演好王漫妮,她去体验“柜姐”生活,发现光鲜背后,是每天数小时穿着高跟鞋保持直立,永不消失的微笑,下班后累得瘫坐,收入并不高,生活仍拮据。

她明白,这种反差,才是最能打动人的。

王漫妮作为城市打工者,她没背景,没登天本事,也没真能帮她的人,凡事都得靠自己。


她做不到处处完美,也做不到步步正确,只能靠自己一点一点摸索。同时,能在上海待十年,她也有自己的长处,这一点,江疏影说和自己很像——很勤奋,特别能抗事儿,也很独立。

江疏影当年留学毕业,放弃了优越稳定的工作,决定进入喜欢的表演行业。只身赴京,独自租在一所高层的小房间,半夜北风吹得落地窗“咣咣”响,她吓得睡不着。

每天去见导演、面试,不知前途如何,总是惴惴不安,但心里始终有一股信念——我要留下,我能做到。

然后,一刻不停地努力。


江疏影没有一夜爆红的鸿运,从小配角到大女主,一走就是十五年,耐得住绿叶的寂寞和加速运转的劳累,靠的是执着——她就是要做演员,她只爱做演员

为了拍戏,多累多苦都可以,但角色不能打动她,多好的条件都不演。

她承认自己不属于那种天赋异禀的宝藏演员,也不是那种上天眷顾的好运小孩,唯有“用心”二字,去历练,去成长,去磨砺出光芒。

如今,几十部响当当的作品,不同类型的角色塑造,江疏影脚踏实地走出了自己的表演之路。

如今,《三十而已》大火,王漫妮争论最多,江疏影用走心的“真实感”,戳中了人们的痛点。


江疏影,懂得王漫妮。

她不是呼风唤雨的顾佳,不是阵容加分的钟晓芹,她赤手空拳,吃苦耐劳,被生活击倒了,捂着伤口站起来,慢慢向前走,直到伤口结痂,变成铠甲。

直面自我,破茧重生。

三十岁的王漫妮,不完美;三十岁的女人们,也不完美。

女人不需要完美。如今独立女性快要被神化,你要成为无艰不摧的变形金刚,你要成为无懈可击的人生赢家,你要事业家庭老公孩子门门都拿满分。

完美是假象,真实从来残缺。

梦想破碎的王漫妮,离别上海的最后一夜,跟顾佳和钟晓芹一边吃火锅,一边流泪。上海很好,上海很大,可她犹如一叶浮萍,拼尽全力,仍然抓不住自己想要的生活。

她忽然意识到,放手,也是一种选择。


女人是人,她身上有人性的复杂和弱点,会走弯路会犯错,会勇敢也会退缩,我们穷尽一生,都在寻找那个更明晰的自我。

谁天生洞悉万物?

无不是一步步穿越人生的急流险滩,承受挫败伤痛,于迷雾中辨识方向,跌倒又爬起,经时间打磨,慢慢成长。

我喜欢王漫妮把欲望写在脸上的样子,她想变强,她要更多,否则,她待在家乡就好,何必孤身来到上海?


安分守己,不是女人的专用词;欲望野心,不是女人的奢求。

她可以去更广阔的世界闯荡,去经历爱恨,去拼搏事业,去享受物质,去迎向风雨,慢慢学会独立和承担,最终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海王是王漫妮的捷径,为了爱情,她可以走;但发现捷径是陷井时,她痛快哭一场,掉头离去。

三十岁的她,动心过,但学会了不贪恋。三十岁的她,动摇过,但学会了守住底线。三十岁,风雨和彩虹都会来,她离更好的自己,又近了一步。


江疏影眼中的王漫妮,“她比我更能接受自己的不完美。”

接受,然后尽力而为——这是江疏影,也是王漫妮,要告诉三十岁女人的人生感悟。 

当大家都在为横扫千军的顾佳喝彩时,我更愿意为这个愈挫愈勇的王漫妮叫好。

哪怕她最后没有得到想要的一切,尽力争取过,尽情体验过,勇敢抉择过,奋力追求过,已经足以对自己交待。

正如江疏影说,王漫妮也许也不算是个成功的女性,但她是自己的英雄。


作者:红肚兜儿,本文首发于公众号:红肚兜儿(ID:whongdudou945),经授权转载。


头图/ 阿仁Aaren
插图 / 《三十而已》、网络

「今晚22:22的报时员」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