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忆旧丨王民官:“草纸糕”趣话

太原道 太原道 2020-08-07

草纸糕又名槽子糕、鸡蛋糕,是我们小时候非常喜爱吃的一种食品。至于为什么起个名叫草纸糕,好像也没有专门的定义,或许是用黄麻草纸包上,拴上根草绳,吃起来松软可口,顾名思义,大家都这么叫吧。


 

北京话叫槽子糕,《清稗类钞》中有这样的表述“京人讳‘蛋’字,蛋糕曰槽糕,言其制糕时入槽也”。北京人是这样描述的“槽子糕小圆饼形,呈花冠状,顶部棕红,底部微黄,入口松软清香。”或许,太原人吃的草纸糕也是从北京皇家宫廷引进,变成了人人爱吃的点心。对此,笔者也未作深入的探究。

 

那个时候,出门走亲戚时,提一袋草纸糕,再拿两瓶汾酒或竹叶青酒,一般都是走亲访友的标配。草纸糕的包装也很有味道,一般都是买一斤或两斤,包装时售货员从一摞黄纸中抽出一张大小方正的黄草纸来,把草纸糕垒成四摞,中间再压一块或两块,四边用手向上窝边儿折起来,顶上对角折进去,用手把两边纸往上提折起来,然后再拿一张带印模的红纸盖住顶部,顺手从一大卷绳轴儿上扯下草绳来,十字打扣子给缠紧,挽个活扣,一拽纸绳就断了,然后留出挽好的绳头,麻利地递给客人。包装好的草纸糕有时能放很长的时间,也不会散乱。包装的方方正正,有棱有角,也是一种技术活儿。

 

那个时候,如果不是过年过节的,一般而言,平时是很少会买草纸糕吃的,大多数的时候是走亲戚用的礼品。一年下来,因春节后家家都忙着走亲访友,因而,买草纸糕时,一定是会提前买的。不能等到年根底了,再买时,因商店都过节关门了,也没有卖的地方。所以,家家都会提前买好放起来,正好是冬天,温度低,也不会腐坏变质。由于放的时间比较长,到走亲访友用时,草纸糕里的油都霪出来了,有的甚至能把整张纸和纸绳都霪的满是油。放的时间长了,吃起来就觉得不如刚买时那么松软,这时有点儿硬,咬还得使劲。但由于长时间有油沁着,虽然放的时间比较长,但吃起来还是非常香甜的。

 

记忆中的草纸糕,也是有故事的。其中最让人难忘的,还是发生在童年时候的一件事,现在想起来还是让人忍俊不禁、印象深刻。

 

村里有这么相对富裕的一家,有位母亲因为害怕过年的时候不好买草纸糕,所以就提前买回家了。买回来后,又怕时间放的长了,草纸糕都蔫巴干了,便找来一个能放个五六斤大肚子的瓦罐子,把每斤槽子糕的包装都拆开,把草纸糕一个一个地放到瓦罐子里,把包装纸留好,盖好盖子,然后再用纸糊严实。当时也没有和孩子们说,主要是想给孩子们一个惊喜,放到过年的时候大家一起吃。另一个也考虑在走亲戚的时候用,省的到时再买。

 

这位母亲的想法很好,也很实用。于是到了过年除夕夜时,高兴地对孩子们说,过年了,我给你们吃个好东西。于是便从衣柜上抱起瓦罐子来,忽然觉得瓦罐子很轻,难道草纸糕是让老鼠给吃了不成?但封口的纸好好的,一点也没有撕破的地方!这就奇了怪了,难道是今年买的草纸糕成仙了,怎么会没有了呢?于是,忙喊来老头子。老头子端起瓦罐子来,看着用纸密封的严严实实的盖子,也觉得非常奇怪,莫非草纸糕都化了?再看看大眼瞪着小眼,等待吃草纸糕的三男一女四个孩子,也是一脸的惊愕。

 

不管怎么说,还是得把盖子打开再说吧。于是两位大人,很小心翼翼撕开纸,打开盖子看时,诺大的一罐子草纸糕真的一个也没有了。

 

这不可能是老鼠干的,因为天天放在家里炕前的衣柜上,老鼠也不会钻进去,还能把纸再封好呀。老两口想想,只能是眼前这四个孩子其中的一个干的了,于是一个一个地问询。

 

老大说,我天天在地里干活,哪有功夫弄这个,再说我也大人一样了,怎么能做那偷鸡摸狗的事呢?

 

老二说,我虽然说刚念完初中,连高中也没有上成,但老师教导我们,不能随便拿家里的东西,就是再饿,我也不至于吃家里的草纸糕吧,真的不知道是谁干的。

 

老三是女孩子,她更是委屈的很。她说,她天天帮助家里扫地抹桌子的,刚开始擦罐子时,觉得挺沉,后来是越来越轻,至于后来都空了,自己也觉得奇怪。看着封口严严实实的,也不知道里面放着什么,也没有问过,更没有多在意。再说一个姑娘家,哪能干这种事呢?

 

最后轮到老四了,他也是满脸的委屈。他说自己个子长的小,根本就够不着那个大罐子,也不知道里面放的是什么?真不是他干的。

 

这时,老两口真的是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还是母亲聪明,顿时心生一计,对孩子们说,我当时怕老鼠咬坏,就给其中的一个草纸糕里插了一根针,谁要是吃了今天晚上就会肚子难活疼痛。

 

人家秭妹三人心地坦荡,自然不慌不忙,没有反应。唯独老四做贼心虚,脱口便说,那里面没有吃出针来呀?

 

结果可想而知,兄妹三人虽然除夕夜没有吃上草纸糕,但落个心静安宁,都上床睡觉去了。老四不仅挨了揍,父母大人为让他长记性,改正错误,还不让他睡觉,跪了一晚上的搓衣板,害得他好几天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

 

原来,老四在他母亲放草纸糕的时候,正好被他从门缝里看见了,但他没有进屋,而是又跑出去玩了。回家时,看到母亲刚刚封好的罐子上的浆糊还没有干,就搬来家里的小木板橙,踩上去,坐在衣柜桌上,沿盖子的方向用小刀款款地把纸面揭开,从里面掏出一个草纸糕,再按原来模样封好,然后将罐子放回原处。就这样,每当母亲在厨房里做饭或是出去干活的时候,他就搬来小木橙爬上衣柜,开始偷吃草纸糕,直到把一罐子都吃完,家里大人也没有发现。他很庆幸,从偷拿第一块草纸糕起,然后再把罐子上的封口照原样封好,做得神不知鬼子不觉的,他一直为自己神探般的聪明做法感到骄傲。现在,当他看到自己一人把满罐子的草纸糕都吃了,瞅着父母一脸的愤怒和无奈、而哥哥姐姐们在除夕时连一块草纸糕都没能吃上时,自己也感到了深深的不安和愧疚。

 

因为吃草纸糕的事,他虽然挨了打、跪了搓衣板,但通过此事也受到了教育,他决心痛改前非,表示以后再也不会偷吃家里的东西了。从此后,他养成了良好节俭的习惯,从上学、念书、工作、立业成家,成为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说起小时候的事情来,他现在也是一脸坦荡,孩子嘛,哪个不闹出点动静,没有个磕磕碰碰的事情了。

 

看看现在的孩子们多么地幸福,谁还会为吃一块草纸糕去动那个脑筋,即使是拿到嘴边的一块蛋糕,孩子们也提不起多大的兴趣。想想那个年代,物资还很不丰富,草纸糕在人们的心目中已是很贵重的食物,不到过年过节的也吃不起,是当作稀罕东西来对待的。此一时、彼一时,现在谁还会为吃个草纸糕而落个偷吃的名声呢?

 

也许,在人生的经历中,我们正是从那一个个的错误或教训中得到了教育,受到了启发,对于我们今后培养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反而起到了很好的教育作用,成为我们人生经历重要的一环。所以,童年时犯了错误,只要能正确引导和教育,对于人生的成长进步来讲,不一定是坏事。

 

看看现在超市里堆积如山、几乎无人问津的草纸糕,一种时过境迁、今非昔比的感慨油然而生。不管怎么说,提起偷吃草纸糕的事来,还是会让人捧腹大笑。

  

王民官 原青岛市扶贫协作工作办公室副巡视员(退休)


点击以下文字链接,阅读山西忆旧系列:

山西忆旧 | 范大喜:坐汽车往事

山西忆旧 | 王民官:在太原南郊插队的一段往事

山西忆旧 | 王民官:吃“派饭”时那个令人难忘的姑娘

山西忆旧 | 王信:烧煤的日子

山西忆旧 | 丁增平:老太原琐忆之“文革”时期的童年往事

山西忆旧 | 丁增平:老太原琐忆之物资匮乏年代那些事

山西忆旧 | 达熙:文革时期出差记

山西忆旧 | 众神之佑:儿时零碎记忆

山西忆旧 | 王宝玉:矿石收音机一个时代的记忆

山西忆旧 | 王永生:留声机与老唱片

山西忆旧 | 阴莹:我的大学

山西忆旧 | 四十年前我去原平搞外调

山西忆旧 | 安小萍:我与太原公交的不解之缘

山西忆旧 | 洪源生:难忘的《小说连播》

山西忆旧 | 梁承建:60年前那个多灾多难的鼠年

山西忆旧 | 杨启建:1971年,我为居委会“外调”

山西忆旧 | 儿时赶会的记忆

山西忆旧 | 三十年前与自学考试有关的回忆

山西忆旧 | 四十多年前第一次从武宿机场坐飞机

山西忆旧 | 李工:救急的三把烟叶

山西忆旧 | 杜光:晋北乡间秋色忆旧

山西忆旧 | 煤糕燃烧过的年华

山西忆旧 | 鸡蛋情节

山西忆旧 | 曾经稀罕的饼干

山西忆旧 | “纯贫下中农”饰演《白毛女》

山西忆旧 | 石磨悠悠

山西忆旧 | 那些年我们穿过的长筒丝袜

山西忆旧 | 郝守华:在神池矿业公司的岁月里

山西忆旧 | 周继环:成长的脚步

山西忆旧丨公交售票员的苦与乐

山西忆旧丨盐池担硝话当年

山西忆旧丨梁醒民:蒸汽机车上当司炉

山西忆旧丨日本风吕与车间澡堂

山西忆旧 | 郝守华:在温岭公社的岁月

山西忆旧丨郝守华:难忘温岭中学

山西忆旧丨郝守华:难忘神池南庄子村小学

山西忆旧丨梁建军:当年红寺村园田化

山西忆旧丨郝守华:学生时代的勤工俭学劳动

山西忆旧丨饱餐曾是我的梦

山西忆旧丨梁建军:那个热闹的东岗粮库家属院

山西忆旧丨张健民:那年冬天有点冷

山西忆旧丨童年忆事

山西忆旧丨黑白电视机

山西忆旧 | 我是卖报的小行家

山西忆旧 | 小账单折射出计划经济的影子

山西忆旧 | 无爱婚姻的牺牲品——改梅姨

山西忆旧 | 绿皮火车漫忆

山西忆旧 | 远去了的豆腐皮儿香

山西忆旧 | 记忆中的“假领子”

山西忆旧 | 攒粮票

山西忆旧 | 白衬衣与小衬领

山西忆旧 | 吃食堂的岁月

山西忆旧 | 绿皮车断想

山西忆旧 | 你说该哭还是该笑——那个年代的小幽默

山西忆旧 | 我的“飞鸽”

山西忆旧 | 打酸枣

山西忆旧 | 一双麻线实衲鞋底见证的患难真情

山西忆旧 | 家里有个小喇叭

山西忆旧 | “春荒”记忆

山西忆旧 | 趣说老家的乡村媒婆

山西忆旧 | 太原城坊街的那些花灯

山西忆旧 | 灯山庙前忆当年

山西忆旧 | 烧土记忆

山西忆旧 | 忆逝去的打麦场

山西忆旧 | 吃包皮面的时代记忆

山西忆旧 | 前所街住的“油罐罐”

山西忆旧 | 太钢六平房奶奶家的火炕

山西忆旧 | 煤场记忆

山西忆旧 | 那时结婚流行“36条腿”

山西忆旧 | 五坡支农记

山西忆旧 | 回味蒸汽机车的日子

山西忆旧 | 不堪回首的“六二压”

山西忆旧 | 记忆中的蛤蜊油

记忆中的棒棒油

山西忆旧 | 我所经历的的1960年压缩城市人口

山西忆旧 | 六十多年前的乡村生日宴,繁复的仪式至今难忘

山西忆旧 | 梦魂牵绕的老宅

山西忆旧 | 记忆中的菜窖

山西忆旧 | 难忘并州路上的那个地摊儿

山西忆旧 | 38年前的山西省三好学生夏令营

山西忆旧 | 五台大山里那个被洪水冲走的小山村

山西忆旧 | 剪不断的忻州情

山西忆旧 | 我与吕梁山的渊源

山西忆旧 | 伏天轶事

山西忆旧 | 穿越母亲河

山西忆旧 | 儿时的记忆——五福庵粮店

山西忆旧 | 在许堡,那些难忘的光辉岁月

山西忆旧 | 买土豆遭遇“逼婚”

山西忆旧 | 难忘晋源南城角的那眼老水井

山西忆旧 | 西海子的夏日记忆

山西忆旧 | 80年代最流行的花格衬衫与蛤蟆镜

山西忆旧 | 大山深处的710

山西忆旧 | 中学生下乡扫盲亲历投毒事件

山西忆旧 | 粮票往事

山西忆旧 | 八十年代的夜校时光,我的燃情岁月

山西忆旧 | 童年的爆米花

山西忆旧 | 故乡风筝故乡人

山西忆旧 | 1982年,带着美女挂历回故乡

一九七二年的春节供应

山西忆旧 | 想起少年吃请的日子

山西忆旧 | 1978年春节买猪头祭祖的曲折经历

山西忆旧 | 神奇的雀便:你还记得太原电池厂的解放牌电池吗?

山西忆旧 | 化客头忆旧

山西忆旧 | 电话的变迁

山西忆旧 | 酸涩的弹弓往事

山西忆旧 | 我遥远的晋祠大米

山西忆旧 | 太原县里看大戏

山西忆旧 | “拉锯、扯据”,温暖的儿时回忆

山西忆旧 | “票证时代”的记忆

山西忆旧 | 介子平:当年赶集

山西忆旧 | 在省委工作队下乡吃派饭的回忆

山西忆旧 | 珍惜与留恋:那个年代看电影的记忆

山西忆旧 | 1982年在东台顶上观云海日岀

山西忆旧 | 温馨的红薯,温情的记忆

山西忆旧 | 晋源秋收时的掐谷儿活计

山西忆旧 | 上安村知青遗事

山西忆旧 | “大跃进”时期晋源古城营放开肚子吃食堂的记忆

山西忆旧 | 太谷乡下看秧歌的悠悠岁月

山西忆旧:42年前在五台生活的那些日子

山西忆旧:难忘当年打煤糕

山西忆旧:难忘乡村冬日暖,当年严寒中的种种记忆

山西忆旧:腊月二十三,家家忙祭灶

山西忆旧:五十多年前我在大同历经的春运

山西忆旧:通往故乡芮城的路,三代人跋山涉水的记忆

山西忆旧:上过背棍的女孩一定能找到好人家

山西忆旧:知青岁月,管涔山爱情故事

山西忆旧:63年前太原拆二代团购豪车的壮举

山西忆旧:记忆中的国庆

山西忆旧:一个老太原的1964年国庆

山西忆旧:1970年韩石山在昔阳惊心动魄的那一夜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太原道 热门文章:

    回望河曲旧县    阅读/点赞 : 5383/48

    明太原县城初探    阅读/点赞 : 5163/37

    墓前哀思:怀念我的姐姐刘胡兰    阅读/点赞 : 2401/49

    留给自己心底最深的爱    阅读/点赞 : 1440/61

    姥爷的葬礼    阅读/点赞 : 970/54

    太原道 微信二维码

    太原道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