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原县的“歇话”:拉大锯,扯小锯

太原道 太原道 2020-08-08


小时候,我是在和奶奶“拉大锯、扯小锯、解板子、割大柜”的歇话中度过不少漫漫长夜的。没想到,造化弄人,当我正在太原十五中踌躇满志准备考大学时,却被“文化大革命”迎头一棒打回了农村。更没想到的是,回村不久后成了生产队一名“木匠”,竟干起了“拉大锯、扯小锯”的营生。

木匠这一行,在旧日的农村,属耍手艺的,算比较吃香的一个行当。就我所知,从大的方面说,木匠有粗木匠、细木匠之分。细木匠,干的是精雕细刻的活儿。粗木匠的营生在村里就杂了,有起房盖屋作屋架门窗的,有兜犁压耙作农具的,有伺候老人砍棺材的,有作车子不拉儿(两种手推车)的,有箍桶的,也有作桌椅板凳的……,而无论什么样的木匠,锯都是主要工具,拉锯扯锯都是最基本的功夫。

小锯,也叫手把锯,一般有锯架。锯条较短较窄,又可分散锯(破木板用),截锯(截断木头用),细锯(开铆用),削锯(锯弧形用),线锯(锯小园弧用)……小锯一般情况为单人使用,动作以推为主,极少“拉”或“扯”。“拉”或“扯”的锯需两人操作,自然是大锯了。我所见过的大锯有两类,一类没有锯架,在锯条两端各安装一个把手,主要用来卸树或截断树杆树枝用,俗称“散条”。一类是解板用的,即将园木破解成或厚或薄的木板用。解板用的锯又分两种,一种锯条较宽,锯齿长且一顺斜,也没有锯架。解板时园木横放在木架上,两人一上一下操作。我当木匠时常用的是另一种有锯架的大锯,就叫“解锯”。解锯锯条与散条差不多,约8公分宽,2米来长,锯齿较短,中分,往两边斜。

拉锯,扯锯,是个体力活,也是个技术活。解板前,要根据所需板材的厚度,将园木去皮后放线,即在园木的两侧弹上墨线。然后将园木直立(指3米以内的短园木),利用一根杠杆压紧固定好。还须在两侧搭两块前高后低供拉锯人站立的木板。这时,就可以开锯了。说是拉锯,扯锯,其实一个人拉,扯的同时,对应的另一个人是在推或送。拉和扯需用力,有技巧,推和送稍省劲,但同样有技巧。若是两个解板高手,站在木板上,前俯后仰,利用脚下木板的斜度,借用身体后仰的重力,一拉一送,优哉游哉,一块块平展展的板子便破解开来。而生手上去,死拉硬扯,满头大汗不说,还常常跑线,将板子解成废品。

解板的技巧还体现在伐锯上。解板中,锯齿磨禿,齿料缩小(为不夹锯,需将锯齿向左右扳出一定角度,使锯缝稍宽于锯条厚度,叫拨料),这时就需要伐锯。即拿锉刀挨个打磨锯齿,使其锋利。在我们这儿,常见的树种一是榆,一是柳。在木匠中有句行话,叫“干榆,湿柳”,即干透的榆木中有一种胶质,粘乎乎的直粘锯条。湿的柳木则容易起毛,毛在锯缝中滚来滚去,干费力不下锯。解这样的木头,就是解板老手也发怵。有经验的解板师傅会在伐锯时,根据木料的性质,将锯齿的角度,齿刃的斜度作适当的调整。这样调上几次后,再拉扯起来就容易多了。

我的木匠生涯仅有短短的两年多。而且未过多久,电锯等木工机械迅速普及,拉锯、扯锯的活儿便从人们视线中消逝了。但奶奶的歇话以及“拉锯、扯锯”的亲身经历,却成了我一生中一段清晰而难忘的记忆。

 

点击以下文字链接,阅读作者其它文章:
郝妙海:老太原县的“歇话”
老太原县的“歇话”:一圪垯垯铁
老太原县的“歇话”:木股股花
老太原县的“歇话”:“拉锯,扯锯”
老太原县的“歇话”:马误儿炒面尽你吃
老太原县的“歇话”:“猫儿上炕捏窝窝”
老太原县的“歇话”:“亲家翁亲家翁你坐下”
老太原县的“歇话”:“一背背,两背背”
老太原县的“歇话”:“雁儿雁儿排溜溜”
老太原县的“歇话”:牛牛车,上山坡

老太原县的“歇话”:骆驼骆驼圪叮当

老太原县的“歇话”:忽摇摇、坐车车

老太原县的“歇话”:毛猴儿娶的个大姐姐来

老太原县的“歇话”:月明儿月明儿环环……

老太原县的“歇话”:姥娘啊门上唱大戏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太原道 热门文章:

    回望河曲旧县    阅读/点赞 : 5383/48

    明太原县城初探    阅读/点赞 : 5163/37

    墓前哀思:怀念我的姐姐刘胡兰    阅读/点赞 : 2401/49

    留给自己心底最深的爱    阅读/点赞 : 1440/61

    姥爷的葬礼    阅读/点赞 : 970/54

    太原道 微信二维码

    太原道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