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风作浪的观众 011期

睡前消息编辑部 马前卒工作室 2020-08-11

观众朋友晚上好,本期内容通篇比较严肃。


· 01 ·


第152期睡前消息,督工重点谈了最近很火的张玉环案,并且放出了关于赔偿额度和追责的“暴论”。




不出意料,弹幕里一片“太理想了”“不可能”。


好在,评论里起码能够理解27年是一个什么概念。


我家有吾皇

没想到现在看睡前消息要关弹幕了,一群人喊不可能,那他这个事爆出来前你能想到一个人被错关了那么多年?

水龙吟歌花渐烬

我才22岁,我真的无法想象27年坐牢的压抑

烧灼之主

恰好刚刚快满27了,想了想前面10记忆比较淡了,中间十年比较有印象,后面这7年算是深刻印象,但我无法想象27年在监狱以死刑犯生活是什么样。

海浪君

张玉环被带走16年后,iphone3gs才发布,开启智能机时代。被带走20年后4g才普及,真正有了移动互联网的概念,他面对今天的社会,可能还不及你家爷爷奶奶辈的人熟悉。


简单算一下,张玉环被羁押9778天。去年,中国人的人均预期受命是77.3岁,也就2万8千多天,也就是说一个人一辈子的超过1/3就这么毫无意义的消磨掉了。


沼跃鱼UP

首先普通人27年、37年也不一定赚够500万,其次多少钱都买不来27年,再次我们都希望张玉环能多获得赔偿款但更希望政府遵循法规赔偿,最后对当时的办案人员必须从严追究法律责任


有一桩往事,2006年5月,贵州毕节发生特大煤矿瓦斯爆炸事故,遇难矿工获得的赔偿是5000块钱另加500斤粮食。毕节地区行政公署的领导说,当地经济比较落后,如果按照国家规定赔偿20万元,对于家庭年收入只有四五千块钱的农民来说,可能会引发更多的意想不到的事故。


领导的话很隐讳,翻译直白一些:俺们这里很穷,矿工的命也就值个四五千块,按政策补偿20万元的话,大家还不是抢着送死?因此要补偿少一点。


而中华全国总工会的劳动保护部部长张成富当场拍案而起:“我在这里拍40万,有谁愿意死!”


· 02 ·


当然即便在B站这种年轻人的社区,也有认为赔偿太多了的。比如:


某只柯学家

关我27年赔我500万我抢着上,我认为太多了,我家在邻居中算挣钱比较多了,但即使这样,我们全家一辈子也挣不到500


好在下面直接就有两位反驳的:


ccra2

让你一个月不用手机我估计都受不了还27年,别想的太简单人家可是坐牢被冤枉每天还干体力活的


娉姈袅袅

嗯,既然想被关就请也体验一下花样繁出的刑讯逼供,每日繁重的劳动改造,还有因为杀人犯的罪名所带来的的骂声以及妻离子散的境遇,别光盯着别人最后得了个500万哦


500万买你三分之一的人生虚度,你愿意吗?


而且我们也知道,这不是赔偿多少的问题。


不够透明程序不够正义,也许实质正义早晚有一天会来,但那首先是迟到了的正义。


还有一种论调是认为这种翻案的成本太高。


我是理着平头的熊二

再提高补偿金额的话,怕是以后任何人收了冤屈也不可能翻案了,因为这对法院或当地政府来说,这笔赔款是不可接受的。


类似的评论还有一些,质问《税钱消息》为啥以前要计算成本,现在不计算一下翻案的成本有多高了?


这种思路有两个很大的问题:


首先是默认了现行司法体系下必然有一大堆的冤假错案,所以翻案成本必然高昂。如果真是如此,那就更需要落实程序正义,做到刑法认可的疑罪从无,从源头上减少冤假错案啊。


其次是忽视了社会成本,冤案清算可以倒逼法院判决时慎重,也可以提升政府公信力,纾解民众的怨气,纠正官场和司法系统的不良风气,修补制度的漏洞,这些益处又该付出多大成本呢?


神棍

我赞成用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方式来对过去历史上的工作做出总结。不管是因为历史的原因,政策的原因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都需要整理清楚来作为之后改革的基础资料,而且这不应该只限于司法领域。

至于清算方面,应当分清是什么原因造成的错误,如果是出于历史的局限性造成的错误,这些应该成为我们的教训,比如说文哥时期。而不应该成为惩罚的理由。当然当事人应该做出反思(这是现在的我对于过去的我的反思,是个人进步的体现)如果是出于主管恶意,比如说明知冤假错案仍然强行判决结案,再比如说为了照顾同行面子故意拖延平反的,则需要承担责任。
不过这样的工作实施起来成本应该很高了吧。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足够的人力物力来做了,尤其是不仅仅限于司法领域的时候。而且肯定会触及一部分掌权者费利益?由谁来实行呢?纪委?人大?


与其说督工没有计算成本,不如说他在152期谈的两个主张才正好契合他以往一贯主张的人命的价值可以计算并且应该计算。这样才能更好地衡量社会进步。


· 03 ·


另一个不出意外,是有弹幕和评论指责督工的两个设想“格局不高”,没有“顶层思维”。但正如督工所讲的,键政,要把自己代入普通人,即便有“顶层思维”,也是要把14亿人当人的“顶层思维”。提高司法系统违法违规操作的成本,恰恰是为了保护作为普通人的我们自己。


睡前评论

键政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在键政过程中必须把自己当作一个普通人、一个无知无能的人,然后再谈制度、产品的优劣。

几乎所有人在键政的过程中都认为自己是一个高人一等的、全知全能的人,某些缺陷对于普通人是问题,对于人上人来说不是问题;而有些特性对于普通人是优点,对于人上人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这个原则不仅仅针对键政,还包括所有互联网上的讨论。

清澈蓝绿

我们站在自己的角度讨论我们自己将来可能遇到的问题,积极的维护者我们自己的权利和尊严。一部分人却说理想化、不可能、你疯了、你有病吧!请问你是皇室子弟、还是当代官家,还是资本家,或者社会名流?!!你有站在自己的角度思考过吗?!

道安同学

那些弹幕发督工想法不切实际的同学,我很能理解你们的想法,毕竟我们首先得明确一个概念,个人权利在国家公权力面前是很脆弱的,在我们的现实生活,总有许许多多的阴暗面与损害我们每个人权利的暗箱操作。这些东西是我们在发展过程中的障碍,也是社会发展的毒瘤。但是我们更要明确一个观点,那就是罗翔老师所说的“虽不能及,心之所向”。即使阻碍我们前进的障碍再强大,我们也要有积极改变的心态,“小石子也能砸破大水缸”


匿名用户

好多人扯什么“命案必破”的时代背景,破不了负责的人是要被开除还是要被拉出去枪毙啊?无非是升官升得没别人快。是啊,被冤枉的人只是坐了几十年牢或者被枪毙了而已,伟大的公安干警可是冒着不能升官的风险。


一亿尺

我同学当初能去法院结果去的公司法务,他说他不去是因为在法院把案子办对了是基本要求,办错了的话不仅给当事人带来伤害,自己也会遇到麻烦[笑哭][笑哭]而且挣的还不多


楠楠0397

我老家就是信阳下面一个叫固始县的,从长辈聊天听说过这个县各村村长,克扣上面的补贴,甚至还有一个村的村长开了个学校,强奸一个女学生,最后花钱摆平,小地方官员有人查么?公民想举报有地方么,就算有那复杂流程,保不齐最后反咬你一口,人家受害者家人都拿钱不告了你去告更没用。这就是现实,举报举证困难,手续复杂,普通人根本无法完成还要承担法律风险。普通人的法律知识根本无法与官员比。而且整个中国就信阳一个地方么,跟信阳一丘之貉的地方比比皆是。我觉得就像赏金猎人一样,对于这种腐败,冤案应该向社会发布赏金,由专门的律师团队去发现,取证,检具,并将最后结果公开。社会检举也应该由社会专业人员去做。普通人根本做不到检举接发能力。


这种流言本身我们是没办法证实也没办法证伪的。但这位观众说的道理感同身受,一些案件在基层群众中是有声音的,但是难以按正常程序曝光,非得事情闹大或者相关官员调走甚至倒台才会浮出水面。这当中依然是群众的知情权、表达权的欠缺。


这根本不是什么理想主义啊,而是法律的规定,要求做到法律规定的事情,如果真的那么难,那么法律出台的过程又是什么呢?


苏京_EVE复健中
最让我无奈的是,竟然有一堆普通公民坚持认为宪法的内容就是写给普通人看看的,不具有真实的效益,是纯粹理想主义的东西……

这难道不是国家和法律的悲哀么,多方面的


时雨

太理想化”的言下之意是“这样做没错,但成本过高”,这里其实少了个主体——即对“谁”来说成本过高。


其实发这类弹幕的人的心态还蛮有意思的,他们知道症结也明白该如何解决,却依旧持悲观态度

胖头鱼马克西女母

理想化,不可能,做梦,张口就来”

年轻人能说出这种中老年才会说的话还是挺可怕的

壹壹贰贰叁叁叁

罗永浩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他说,起初,他住的新小区冬天取暖达不到规定温度,他就和一些小区里的一些刺头儿一起,天天去折磨物业和开发商,一个月后他们终于崩溃,同意加锅炉,之后大家就不冷了。只是,后来有一天他忽然看到小区论坛有人说:“最近屋里好暖和,早就告诉过大家不必整天抱怨,

要相信生活总会变好的…”


切·格瓦拉那句“因为我们来过”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但是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常常会忽视谁是格瓦拉。


凌晨未眠的太阳

我们现在的美好生活与繁荣社会就是由当初一群“理想主义者”建立起来的,我们在进步的道路上总会碰到许许多多的问题,我们应当做的是直面这些问题,解决这些问题,就算一时不能解决,也应该寻求方法,提出建设性意见,慢慢的解决,而不是逃避问题,用一句轻飘飘的“这太理想了”就绕过去,这才是错误的想法。


· 04 ·


鲁迅在《无声的中国》中写道:中国人性情是总喜欢调和、折中的。譬如你说,这屋子太暗,须在这里开一个窗,大家一定不允许的。但如果你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会来调和,愿意开窗了。没有更激烈的主张,他们总连平和的改革也不肯行。


先生对中国人总体的批评或许过头了,但是他的意思我们能get到。


申必学者

老有人说谁谁谁冲塔。

谁冲谁啊?

张玉环被塔冲了。信阳人民被塔冲了。

对于塔来说,我们光是喘气儿就已经太马叉虫了,欠冲。

有些人哪,早晚有一天,你得为你说的太理想三个字后悔的。


确实有观众说马前卒“他这点尺度跟90年代的《焦点访谈》《新闻调查》比实在是小意思”。




是的,跟这两档节目比确实是小意思,我们作为自媒体也不能奢望什么。


但是,加了限定词汇“90年代”,问题就在于,为什么如今的《焦点访谈》《新闻调查》没了那个味道呢?


总攻周先绅

想问问督工,作为普通的中国人要进行怎样的舆论监督,可能对政府产生影响,督促落实司法透明化呢


吾乃大川

虽然看着督工的观点很解气,但大家都明白,肯定不会这么解决问题


是的,


我们的法律规定了“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


我们也有文件规定“法官、检察官在职责范围内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


但是白纸黑字写了往往不等于能做到了,法律、文件还需要从顶层设计变成能在基层落地,从txt属性变成exe属性。


这需要从上到下,从高层到民众的努力。但我们也知道,解决问题的阻力不在民众这边。


督工自己的总结

没有人想成为受害者张玉环,所以最好先做公民何光伟。




(作者:韩珖曌)


后台回复【转载】获得转载须知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参与留言讨论

视频版【睡前消息】每周2,5,7发布在B站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马前卒工作室 微信二维码

    马前卒工作室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