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让我去伺候怀孕的婆婆,我来讲讲什么叫清官难断家务事

倾我们所能去生活 倾我们所能去生活 2020-08-12

老公让我去伺候怀孕的婆婆,我来讲讲什么叫清官难断家务事

文 | 亦若伤


1


得知婆婆怀孕时,我没感到有多意外。毕竟她不过四十四岁的年纪而已。


但是她执意要生下孩子,我却多少有点惊讶。再怎么年轻,她也是当了奶奶的人了,顶着这个身份生二胎,真的好么?


然而,我老公袁朝却很支持他妈。


这也不奇怪,他妈做什么,他几乎都是无条件支持。当然,他也十分听从他妈的安排。


除了娶我进门这回事,他是平生第一次违逆了他妈的意愿,坚持了自己的选择。


对此,他觉得我应该引以为豪,因为他对我的爱已经高于了他妈。同时,他也倍感对不起他妈。


所以在日后的生活当中,他自然是要加倍弥补他妈了。不仅他自己对婆婆百依百顺,也要求我对婆婆言听计从。


我们恋爱时,婆婆持坚决反对的态度,原因之一也是最主要的,是因为我比袁朝大五岁。


老话说,女大五胜过母。婆婆十八岁生下袁朝,比我不过大了十多岁,加上婆婆天生丽质,保养得又好,所以她看上去和我完全就是同龄人的即视感。


若是没有袁朝,我和她相识在先的话,单论年纪我肯定会叫她姐姐。


最终婆婆反对无效,我和袁朝还是结婚了。因为我已经怀孕了,袁朝说什么也不肯放弃我。在这一点上,他倒是够爷们儿。


而婆婆却因此更加看不起我,认为我在携子要挟,简直卑鄙下作。


其实那完全就是意外,袁朝除了年纪比我小几岁之外,并无过人的优势。我根本没必要利用孩子逼婚。


婚后半年,我生下了女儿诺诺。婆婆没给我伺候月子,一来她不待见女孩,二来她不待见生下女孩的我,三来,她要带她的孙子。


在这一点上,我倒是十分敬佩婆婆。能把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孙子看得比自己亲孙女还重要,她也真是精神可嘉独树一帜了。



2


我们结婚时,婆婆结婚已经三年,和现任丈夫十分恩爱。


孝顺如袁朝,自然不会反对他妈再婚。何况他爸爸去世多年,他是他妈一个人辛苦带大的。


为了怕他受委屈,也是放不下他爸,婆婆一直没有再婚。这份母爱和深情令袁朝深深感念。


而在他成年之后,妈妈重新找寻自己的幸福,他十分支持。更何况,他妈的再婚对象还和他爸有几分相似,这令袁朝更加感动。


袁朝的继父姓孙,袁朝一直叫他孙叔。


孙叔比婆婆大八岁,据说和袁朝爸还正好同龄。婆婆可以说是对这位孙叔一见钟情,孙叔也对尚且肤白貌美的婆婆十分满意。


他条件不错,名下有两家店铺。虽然生意不大,经济状况却也比下有余很多。


他们认识时,孙叔的儿子孙杰刚结婚不久。孙杰没反对父亲再婚,儿媳梁露露也没说什么。


婆婆婚后就住进了孙叔的房子。袁朝自己住在原来的房子里。婆婆隔三差五会回来给袁朝做饭洗衣服。


逢年过节,袁朝也会去孙叔家里吃饭,和孙杰还有梁露露相处得还算融洽。


尤其梁露露,性格开朗,待人热情,说话先带笑,看起来十分通情达理和善解人意。


梁露露生下孩子以后,婆婆尽心尽力地伺候月子,孩子断奶以后,就由婆婆一手带着。


而后来的我,就没有这般待遇了。


婆婆说脱不开身,所以我的月子里,她只到场了两三次,而且是只看不插手。其余时间都是我妈在伺候我们母女俩。


婆婆对我女儿一直没什么感情,对孙叔的孙子倒是十分疼爱。任是谁也看不出他们没有血缘关系。显然这里面有爱屋及乌的成分。


她这一点,令我看不惯的同时,又相当佩服。大概是我比较狭隘吧,始终认为血缘亲情才是高于一切的。而在婆婆眼里,爱情才是高于一切的。


然后两年后,我的婆婆怀孕了。


孙叔把我和袁朝以及孙杰和梁露露都召集到家里,征询了一下我们的意见。在我看来倒像是通知一下他们的决定。


袁朝首先表示支持,这家伙喜形于色地说:“妈,最好给我生个妹妹。”


我没作声。但我心里确实有些反感婆婆生一个比我女儿还小的孩子。


孙杰和梁露露互相看了一眼。然后梁露露笑着说:“爸妈,你们自己做决定吧。”


她说完,我注意到孙杰略微皱了一下眉。


这女人很会做人,善于察言观色审时度势,所以我觉得她是在顺水推舟。


毕竟孙叔目前身强力壮,家业虽不丰厚,家底却也不算薄,她自然不想得罪公爹。


因为接下来孙叔就说:“我们俩决定把孩子生下来。你们放心吧,我年纪还不算老,家里经济条件也不错,抚养一个孩子不成问题。不会拖累你们的。”


梁露露乖顺地点头,“说的就是呢。”


但不知道是不是我小人之心的缘故,总觉得她这话有些言不由衷。我真的不认为,儿媳妇会发自内心地赞同公婆生二胎。


若是家境贫穷,那么害怕有朝一日要承担小弟弟小妹妹的生活,毕竟公婆再年轻也是几十岁的人了。


若是家境富裕,那么自然不愿意日后多一个人来分财产。难道这梁露露会是个例外吗?


没有人出言反对,而且显然反对无效,于是这件事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3


回到家以后,我对袁朝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说:“你妈再怎么说也一把年纪了,孙女都两岁了,那边还有个更大的孙子。她折腾什么呀?”


袁朝说:“我妈生二胎有什么呀,若不是当年她不想委屈我,她早就再婚生了二胎啦。她这不过是晚了十几年而已。我妈难得遇到孙叔这样和我爸处处相似的男人,这是多大的缘分呀。他们生孩子再合适不过啦。老实说,她生几个我都赞成。”


我白了他一眼,“好像我怀孕生孩子也没见你这么激动兴奋。”


袁朝倒也没否认,而是说:“这不一样嘛,有几个人能在先当爸爸以后再当哥哥呀。想到会有个比我女儿还小的弟弟或者妹妹,我确实很激动。最主要的是,这是我妈的幸福啊。你知道吗老婆,我真的盼望这一天好久啦。”


不知怎么的,他前半段的说法让我感觉他有点变态。好在后半段把前面的话弥补修整了一些。


我有些生气地说:“他们家境确实不错,可是人有旦夕祸福。毕竟不是大富大贵之家,万一他们哪天有个闪失,以后谁来抚养孩子呢?是你还是孙杰他们呢?”


袁朝不乐意了,“我妈好端端的,你这不是在咒他们吗?万一真有那一天,我的弟弟妹妹,当然我来养啦。”


我呵呵了。虽然是假设,但一切皆有可能。若真是那样,可真是正中孙杰他们的下怀了。


没错,孙家的财产,没有我们的份儿是必然的,不属于我的东西我也不会去觊觎。可是,孙家的孩子要由我们来抚养,那凭什么呢?


袁朝见我真的动怒了,赶紧安慰我说:“好啦老婆,咱俩别在这儿为那些有的没的置气啦,犯不上的。这几个月里,你好好照顾我妈才是正事。”


婆婆作为奶奶倒是相当年轻,但是作为孕妇,却算得上高龄了。因此胎像不是很稳,需要安心养胎。


梁露露工作很忙,之前孩子都是婆婆带的,她自然没有时间和精力照顾婆婆。于是这个任务就落到我身上了,因为我工作相对轻松。我做设计工作,可以不必每天到公司打卡,时间比较自由。


婆婆提出要我们暂时搬到他们家住,方便照顾。我当然不愿意了,我怀孕生孩子,她没伺候过我一天,只为梁露露做贡献。而到了她怀孕的时候,却要我抛家舍业地去伺候她,哪有这样的道理。


可是架不住袁朝软磨硬泡,他对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说的最多的就是,他妈多么多么不容易,而我作为他妈的亲儿媳,自然最有责任义务照顾婆婆的孕期和月子。让她体验一下别样的幸福。弥补她多年的欠缺。


他说得声情并茂,就差声泪俱下了。


最终我只能屈服了。谁让我是真的爱这个小男人呢?



4


尽管不情不愿,入住婆婆家的我,还是担负起了照顾她的责任。


我们的婆媳关系本就冷淡,这种情况下我更是做不到每日对她笑脸相迎。但是既然我来这里就是为了专门伺候她的,我自然也要尽量做好份内事。


当然,孙叔经常在家里,也会帮忙做些家务事,所以我倒也不算忙乱。每日给婆婆做两顿营养餐和洗洗衣服,再就是听命她的随时吩咐。


梁露露也会隔三差五过来看望婆婆,每次都带来不少东西。人家婆媳二人有说有笑其乐融融,比亲的还亲,我怎么看都像是外人。


梁露露面面俱到,几次对我说:“念念,真是辛苦你了。你看,我这工作忙,也帮不上什么,怪过意不去的。这样,你出力,我就出点钱吧。”


她说到做到,给我发了两次红包,硬让我收了。


也是,这样的女人,谁不喜欢呢?但是,我不喜欢。好吧,就算我是嫉妒吧。


婆婆怀孕三个月时的一天,她进厨房拿杯子。很寻常的一个举动,可是我做菜的时候不小心洒了一些油在地上,当时锅上冒烟了,我就想着等下擦,过后又去做别的事,就把这茬儿给忘了。


婆婆恰巧就踩到了这油上,因此滑了一跤。


摔得倒也不重,可是她直嚷嚷着肚子痛。我不免觉得她有点太娇气和矫情了,我怀孕时经常磕磕碰碰的,也没她这么大惊小怪的。


我把她搀扶起来。她捂着肚子指责我,说我一定是故意害她摔跤的,想要她流产。


我开始还辩解,说她冤枉我。可是见她额头上已经渗出了冷汗,我才发觉这一摔可能真比我想得严重。于是我赶紧送她去了医院。


孙叔和袁朝闻讯也很快赶到了医院。袁朝劈头就责怪我,“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呢,还能不能干点事了?”


我气得说不出话来。



5


我以为不会有什么大事,结果医生告诉我们说,孕妇肚里的孩子保不住了。而且医生还说,摔跤不是最主要的,而是孕妇似乎是吃了什么容易引发流产的食物或者药物导致的。


医生说完,孙叔和袁朝一齐看着我,眼光像冰刀子。


我急忙摇头否认,“你们看着我干嘛,我没有。”不错,我内心里确实不希望婆婆生二胎,但我做不出那样伤天害理的事。


可是他们不相信我。袁朝冷冷地说:“刘念,你太让我寒心了,你怎么可以这么狠毒?那是我妈呀,你怎么能下去手呢?你就不怕害死她吗?”


我成了全家的罪人,婆婆哭着骂我蛇蝎心肠,是最歹毒的女人。袁朝也提出离婚。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我也不在乎离不离婚了,可是袁朝的不信任令我心寒。尤其是,我不想背负这份罪名。我必须还自己一个清白。


思考过后,我约了梁露露见面。这次她脸上没见笑容,看我的眼神似乎还带有一丝冷漠。不过声音依然柔和,“找我什么事呀?”


我说:“是这样的,你也知道,婆婆不太喜欢我。甚至可以说是不待见我。我们的婆媳关系一向不怎么样。”


梁露露摇摇头,“这我知道。可即便如此,你也不应该做出这样的事来。”


我说:“听我说完。在这种情况下,家人让我照顾怀有身孕的她,我自然是不情愿的。”


梁露露皱了皱眉,“所以?”


“这是其一。”我接着说,“另外一点,我也担心万一有什么闪失,我会洗不清自己。因为毕竟,我从内心来讲,确实不希望她生二胎。”


梁露露面色微变。我看着她,“所以,为防万一,我必须做好准备。为的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若是真有意外发生,我可以洗清自己。”


梁露露脸色越发难看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扬了扬手机,“我想说的是,我在厨房以及客厅里,这些公用场地,安装了摄像头。是想记录和证明,自己每天的所作所为合理合法。”


梁露露愣了片刻,眼中的惊愕一闪而过,然后她笑了,“你究竟什么意思呢?”


“你还不明白吗,露露嫂子?”我微笑着说,


“平时我也没去看它,因为没有非常事件发生。这次意外来了,我才记起了它们。所以我查看了摄像头记录下来的内容。而我在里面看到了别人,做出了不合乎常规的举动。”


梁露露皱眉,“看到谁了?我吗?我做什么啦?你这是在诈我吗?”她貌似镇定,声音却有一点点颤抖。


我呵呵一笑,打开手机,视频上出现了梁露露的身影。“还要继续看吗?想不想重温一下自己当时的举动呢?”


她面色煞白,摆摆手说:“不用了,你关了吧。”


我说:“之所以我没有直接向他们揭穿你,是因为姐姐我厚道,想给你自己留个机会。你要知道,这事儿不小,已经属于违法行为了。”


她急忙说:“你也看到了,我,我,就放了两次那个药,而且放得不多。我,念念,求你了,帮帮我吧,别跟他们说。”


“然后我一直背着黑锅吗?”


“我,我可以补偿你。你要多少钱,你说个数。”


“不必了,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说完我站起来,转身离去。


梁露露喊了我好几声,我都没理会她。



6


我哪有那么聪明,还能想到未雨绸缪。不过我做没做过什么,自己心里比谁都清楚。


那么,还会有谁能给婆婆下药呢?没错,我对梁露露的印象一直不好,事实证明,我的直觉没错。这女人的内里和她的外表天差地别。他们都被迷惑了,我没有。


我压根儿也没安装什么摄像头。不错,我就是在诈梁露露。我手机里那一段有她露面的视频,是我那天无意中录下来的,她根本不是主角,只是顺带着入了镜而已。


但是做贼心虚,她看到自己的身影出现在我手机里,就已经慌作一团了,根本没有勇气再看下去了。


她一贯都是那般温婉恬静的形象示人,想必是绝对不想去正视自己猥琐卑鄙的一面的。所以她直接承认了。我赌赢了。


对待想要陷害我的人,我绝不心慈手软,我把手里的录音笔播放给婆婆和孙叔听,当然还有袁朝。


三人面色都变了,脸上的表情由惊讶转为愤怒,再由愤怒转为愧疚。


三人都向我道歉,尤其是袁朝,紧紧抱着我说:“老婆,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我真该死。你原谅我吧。只要你能原谅我,让我做什么都行。”


“是吗?”我看着他,“那离婚吧。”


他拼命摇头,“不不不,我绝不离。打死我都不离,以后我只听你一个人的。”


婆婆也终于认清了好儿媳梁露露的真面目。她无比痛心地说:“我真是傻呀,看来还是我自己的儿媳好,至少不会存心害我。念念,真对不起你了,妈不求你原谅。只要你别和袁朝离婚就好。”


孙叔自然是大骂了梁露露一通,差点还动手打她。被孙杰拦住了,孙杰也骂了她一顿。她痛哭流涕地向婆婆道歉认错,一副悔不当初的模样。


到底是自家人,谁也没追究她的法律责任。孙杰也自然不会和她离婚,两人感情很好,他不会因为他伤害了自己的继母而将她扫地出门。


婆婆深爱孙叔,自然也不会和他离婚。所以日子还是照常继续。


变化的是,婆婆和梁露露关系由火热转为冷漠。而婆婆对我由冷淡转为温情。对孙女的感情也一路升温。


她终于明白了,任何时候,血缘亲情都不应该被忽视,而是应该放在首位上。


—— 全文完 ——




晚情简介:百万畅销书作家,云意轩翡翠创始人,致力于女性自我成长,新书《做一个有境界的女子:不自轻,不自弃》正在热销中,代表作《做一个刚刚好的女子》。公众号【晚情的休闲时光】【晚情聊育儿】【倾我们所能去生活】创始人。


一个专门讲述女人情感故事的公号

不聊对错   不谈三观

每晚八点为你讲述一段隐秘情事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