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驾驶与伦理道德——威马汽车试驾感受》

睡前消息编辑部 马前卒工作室 2020-08-13
试驾威马汽车,测试自动驾驶系统,这引出了一个技术问题——未来的AI能不能决定乘客的生命?

· 01 ·

在大多数人看来,无论技术怎么变化,人类的道德、伦理都是稳定的。

但如果把视角宽度延伸到一代人之外,可以发现,道德伦理乃至家庭生活模式都是技术的附属品,变化速度和技术进步的速度保持一致,时间上滞后差不多一代人。

我之前用“上海男人会做饭”的普遍印象举过例子,说这个概念出现很晚,70-80年代才最终确立,原因并不是江南的男人更喜欢厨房

而是上海在中国所有省级单位中,第一个基本实现工业化,而且工业水平比较高,提供了大量对体力要求不高的技巧性蓝领职业(比如仪表厂,电子厂),男性和女性的工资水平比较接近。

在这个背景下,各个小家庭意识到,让女性减少上班时间去做饭,家庭经济损失和男性自己做饭差不多,所以上海的男性快速放弃了大男子主义,和女性一起分担家务。

在技术进步制造的经济平等面前,几千年的男权传统不堪一击。

· 02 ·

最近几十年,中国完成了全面工业化,技术进步速度又上了一个台阶,必然会有很多传统的道德伦理受到挑战,或者说,我们必然发现传统的道德伦理不足以处理新问题。

比如说,自古以来,车辆的控制者就是人类,人类也许不是完美的驾驶员,但至少是一个真实的法律主体,可以为自己的错误承担责任。

我们所有的交通规则都有一个隐含前提,就是事故必须“有人负责”。所以只要管理者能公平分配责任,人类就能承受道路交通风险。

自动驾驶时代打破了这个“前提”,无法作为“责任人”的车载计算机接管了汽车的控制权

也许眼下它还不能超越老司机的技术,但从发展趋势看,计算机不喝酒、不会疲劳驾驶,可以同时处理几十个传感器的数据,还可以和邻车交换数据,迟早会取代人类驾驶员。


· 03 ·

我毫不怀疑未来的自动驾驶汽车比我更善于驾驶,但按照当前的伦理观,它缺少两个最重要的“资格”

第一个“资格”是负责能力,自动驾驶汽车的事故率再低,也不可能为0。事故本身虽然不会破坏社会秩序,但“无人负责”的事故一定会让社会充满恐慌。

第二个“资格”是道德感,如果事故无法避免,人类需要用道德感来判断“最小损失”。如果让机器代替人做这个判断,人类必然会有“命运交给机器”的无助感。

(电车难题)

如果人类不尽快发展出新的伦理观,再高明的技术也无法普遍应用。现在所有的汽车厂商都在追逐“无人驾驶”概念,希望他们不要忘了同时考虑伦理问题


· 04 ·

知乎的讨论证明,面对新技术变化的时候,不仅仅是我一个人有这样的思考,很多网友还结合现实,做出了自己的精彩推断:



知乎网友的探讨,集中在问题《如何评价第151期睡前消息?》下。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12732008



· 05 ·

在151期睡前消息中,为了准备下一轮外地拍摄,马前卒工作室测试了威马公司的新型电动汽车,当然也体验了威马汽车的自动驾驶功能


测试过程中,我们对自动驾驶功能的伦理观做了一番探讨,引发了B站和知乎观众的讨论,现在把视频分享到微信,希望读者也来参与这件关乎所有人类未来的讨论。

EX6 Plus 6座

9月大定开启,敬请关注


▼戳我,带走“大格局”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马前卒工作室 微信二维码

    马前卒工作室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