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章:旁观春水润无声,情种再开桃源溪

2014-03-07 金刚

夏雨,让萧怡情窦初开的内心,下起了蒙蒙春雨。

长这么大,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还未经人事之前,竟然亲身观摩了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云雨之欢。第二天清晨,回到香闺的萧怡,脑海里全部被王小苏和夏雨的身影给占领。

那一夜,夏雨的忘情呻吟,徐白的温柔和猛烈,不仅冲撞着夏雨柔软的身躯,也在萧怡内心激起层层浪花。为了不露出女扮男装的破绽,萧怡最初是强撑自己目不转睛地,看着两人不知疲劳的种种姿势,到最后,她已经欺骗不了自己,在她内心深处,也渴望自己成为眼前被千锤百炼的夏雨,只不过,那个男人,不是她怀念的王小苏。

以掌柜徐白身份示人的王小苏故意让萧怡留在旁边,并没拆穿她的身份,除了避免尴尬外,在于他没有搞清家父到底如何暴毙、自己被何人谋害前,少一个人知道自己身份,就多一份安全,这对于他身边的人,也是一种保护。

当着萧怡的面,让夏雨在床上死去活来,不知人间何处,王小苏也情非得已。

为何?徐娘秘传的那本《金刚精》中,有一处锁精心法,就是在至亲爱人面前,抛却所有思绪。最爱的翡冷翠远在京城不知所踪,突遇女扮男装的萧怡,往事在心头,王小苏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萧怡幻想成翡冷翠。

在夏雨这位尤物的配合下,主动被动来来回回数千个套路,时间长达数个时辰,已经练成一心两用的王小苏,下体高高勃起却丝毫不为激情所动,这样的铁杆,难怪夏雨如痴如醉,几番高潮之后终于招架不住,从喉咙深处抽搐地发出一声令人酥软的呻吟,随后便嘴角带着丝丝甜蜜酣然入睡。

看着全过程的萧怡,脸蛋发烫,春心荡漾,这也是为何大清早,她就尴尬逃离吹箫坊。

对于她而言,并不是担心一夜未归被家父的责问,而是担心自己再多待一分钟,就会女儿身露出破绽,届时面对床上神勇的掌柜徐白,她,不敢多想,也不愿去想,因为这个陌生的男人,总是让她误以为王小苏。

萧怡的这一夜旁观,间接帮助王小苏在《金刚精》的心法上,更上一层。至于当晚那一阴阳巅峰战,有诗赞颂:

春风佛面山涧洞,水声滔天儿女情。

野花慎采闹风流,夜夜滋润龟儿头。

自从夏雨压轴的诗歌大会结束后,吹箫坊在春城的名气,相比其他春楼更胜一筹。在这个社会里,金杯银杯不如口碑,尤其是风花雪月的圈子里,口碑重要性更加凸显。王小苏接管吹箫坊,第一步棋就是吹箫大赛,让自己成为风头浪尖人物,拉来的名声,就是他日后深入了解家破人亡惨剧的资本,而第二步棋,正是依靠一双好乳迷倒众人的夏雨。

显然,这两步棋,都达到了预期效果,甚至影响力远远高过了王小苏的预估。

吹箫坊的生意,越来越好,春城其他牌坊的招牌,也纷纷主动上门寻求投靠。本着宁缺毋滥的大原则,吹箫坊汇聚的姿色女子越来越多,档次也越来越高。而狼多肉少,如此一来,吹箫坊的会员资格,也水涨船高。

人红是非多,在吹箫坊准入的门槛越来越高后,那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自然也是成倍数增加,换做常人,恐怕难以顶住压力进行妥协,但是王小苏明白,吹箫坊之所以金字招牌越来越响亮,就是在于档次的高,客户的贵,姑娘的美,如果他去妥协,等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最终,在王小苏的坚持下,吹箫坊骂声越多,反而越红火,不仅春城达官贵人争先恐后来这里玩乐,更有不少外地慕名而来的花花公子、文豪、官二代,其中不乏来自京城的贵客。

对此,王小苏都是安排吹箫坊的姑娘们,好生招待,除了借助他们将口碑推向全国,也能为自己日后远赴京城寻找翡冷翠,铺垫人脉和线索。

在运营吹箫坊的这一点上,男人比女人更懂男人,王小苏相比徐娘,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在女子各种媚功的调教方面,王小苏只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让春夏秋冬四位绝色美女相聚一床,除了亲力亲为,从身心两手抓,排解她们的寂寞,还在于勤能补拙,在实战中保持对《金刚精》的修炼。

得到主人滋润的春夏秋冬,从身材到神韵上,愈发性感迷人,同时,在她们四人四种风格的调教下,不少佳人得到真传,已经在吹箫坊能够独当一面。

相比那些外面老鸨,极度压榨的低劣春楼,王小苏另一个深得姑娘们欢心的手法,就是在这里,每个女孩都为自己负责,只要不明目张胆卖身,触犯规则红线,坚持吹箫坊以卖艺为前戏,卖身看缘分的路线,那么赚得的钱财,大部分归自己所有,王小苏掌控的吹箫坊,仅仅收取少数费用,维护官场和客户的关系。

眼看首届吹箫大赛即将来临,王小苏渐渐将目光对准了瓜分完自己家产的四大财主。

他一次次怀疑萧达贵和自己父亲暴毙有关,但深知官场险恶,自己稍有不慎便是满盘皆输,如今最稳妥的,就是慢慢接近当初父亲离奇身亡时,在场的这几位主要人物。

相对于春城第一权力之人萧达贵,钱太岁、房无忧、米乾坤以及马老大,这几人没有官位背景,也都是酒色之徒,自然是王小苏最易笼络关系的对象。其中,在生意上和吹箫坊有来往的钱太岁以及房无忧,不仅常常留恋这里的美色,也一直打着小算盘,渴望在红火的吹箫坊生意上分得一杯羹,尤其是在徐娘离开新掌柜徐白接任后,这种想法更加强烈。

王小苏看在眼里,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着他的下一步棋。

在吹箫大赛开始的前夜,一匹马车,低调地驶入钱庄老板钱太岁的宅邸。一身土豪金光闪闪服饰的钱太岁,早已摩拳擦掌地迎候在院内。车门徐徐打开,一个人身手矫捷地走下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在钱太岁内心早已被烧焦杀死的王小苏。只不过,现在他的身份,是吹箫坊的掌柜徐白,徐娘捡来的一个养子,一个运气好接管了徐娘生意的小白脸。

这,钱太岁当然只会在内心鄙弃,表面上,却笑呵呵地迎上说道:“徐掌柜,大驾光临,欢迎欢迎。”

话还没说完,钱太岁,就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王小苏身后,盯着马车内。王小苏内心冷笑了一番,表面上也哈哈大笑,故意调侃感叹道:“钱老板,不要猴急,我说的那位姑娘,就在马车里面。”随着王小苏的一个鼓掌声,铛、铛、铛的铃声随着脚步声响起。

一双白如初雪,细长丝滑的玉腿,就这样,傲娇地展现在钱太岁面前。

王小苏口中所说的那位姑娘,正是人如其名的冬雪,在打探到钱太岁喜欢长腿女人后,冬雪自告奋勇,愿意跟随王小苏去钱府走一趟。男人,对于女人的偏爱,口味各不同。有的喜欢夏雨那样丰满的豪乳,有的,则喜欢紧致的圆臀,当然,也有一大批像钱太岁这样迷恋长腿的男子。对此类男人而言,冬雪这样洁白长嫩的美腿,配以美色倾城的脸蛋,让他们减寿十年换来一晚上的欢愉,恐怕打心底愿意。

深知媚惑男人之心的冬雪,即使天气寒冷,也仅仅穿了一件薄衫,为了投其所好,一双美腿,更是暴露到接近腿根处,里面若隐若现,当场就让钱太岁看得直吞口水。恨不得扒开那所剩无几的几块布,整个脑袋扑上去乱啃一顿,看此窘相,王小苏故意岔开话题,感叹钱太岁的府邸够气派。

钱太岁也似乎明白了自己的失态,颇为尴尬,连连谦虚回答过奖过奖,并且色眯眯地称道:雪儿姑娘,久闻其名,今日一见,果然美若天仙,快请进屋,快请。

冬雪随王小苏初访钱太岁府邸,有诗如此一说:

两片红唇遥相醉,满裆春水趟九州。 

莫问郎君何趣处,且看裆下硬骨头。

一行人,表面互相恭迎,内心却各有想法,就这样趁着夜色,进入了春城被誉为最有钱的钱太岁宅邸。

下一章:钱庄春色无限好,美腿相迎床上功

————————分割线——————————

金刚:一个原创写作平台

阅读:回复 "序、1-10",可查阅前面章节

微信号:jingangjiaozhu

金刚精:练笔小说,描述唐朝艳史,贴近生活,向金瓶梅致敬,持续更新。

举报


当前位置: 传送门 ›› 金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