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回不到,弹弓射大婶屁股的童年

2014-03-12 金刚 金刚

金刚/文

怀念,无忧无虑的童年。

看见西安某幼儿园给儿童私自服用处方药,作为一名爸爸,想着还有半年就要进入幼儿园的闺女,心里确实不是滋味。

在记者行业混了这多年,薪水微薄,好在能涨点知识,学会独立思考。耳濡目染的经验,相信西安幼儿园喂药类似的事件,全国各地幼儿园,或多或少都会有。只不过,这次被误打误撞,让家长知道了,从而被曝光了。

不查都是好官,一查都是贪官。

幼儿园问题,何尝不是如此。

各行各业,大家心知肚明的各种灰色交易,也是如此。

对于我个人而言,一直不想将闺女送到幼儿园,想让她跟着我玩玩耍耍到小学。

从出生到现在,因为职业的自由,陪伴她时间最长的,是我这个奶爸。就如前几天报社哥们和老婆逛街,无意间碰到我正让闺女坐在肩上闲逛:“你XX,每天都是带着姑娘到处玩。”

这也是为何对于幼儿园,我比较惶恐。

惶恐已经习惯的生活中,占据我大部分时间的奶爸身份,因为幼儿园的到来,失去了色彩。但是,在老一辈的观念里,幼儿园,是解放时期的到来,早晨送去晚上接回,重新获得了自由。

不过,如今我更为惶恐的,是在闺女上了幼儿园后,她,就不在我的照顾范围了。

职业习惯,负面报道的新闻,看得太多记住的太多,校车闷死小孩、幼儿园老师性侵幼童、体罚小孩,如今,又曝光了这样一个喂药的事件。

相信,全国大部分幼儿园都是好的,大部分老师也是好的。

毕竟,我自己爸妈全部是老师,家里也有亲人经营了几十年的幼儿园,但是如此多的负面新闻,加上社会原本就很黑暗,像我这样担忧的爸爸妈妈,应该不在少数。

惶恐归惶恐,现实的生活,还是会继续。

半年后,闺女也将进入幼儿园,现在,已经开始托关系,期望挤进公立幼儿园。而小区有些爸爸妈妈,早的,已经提前一年给孩子上公立幼儿园的兴趣班,目的只有一个,千军万马,抢占一个上学的名额。

说到这,不免怀念自己无忧无虑的农村童年。

那个时候,相信我们的爸妈,没有幼儿园资源的烦恼,没有比拼的烦恼,也没有信息爆炸的情况下,对各种负面新闻的烦恼。当然,那个年代,很多灰暗的一面,肯定也存在。

但是有时候也得承认,知道少一点,快乐多一点。

记得自己学前班(幼儿园)被老师说了几句话,直接背着书包,一个人走回河对岸的家,休学了一年。

记得,拿着弹弓,和乡里伙伴去厕所(农村最原始那种围栏),对着隔壁大婶的白屁股打一子弹。

记得和朋友将家里的船,划到很远的地方去打渔,结果翻船被贻笑大方。

记得和伙伴们去田野里,抓青蛙,给青蛙打针....点野火....

记得在看见有人上厕所后,拿着砖头砸粪坑,故意让粪水弹到大人屁股上。

记得暑假去街上5毛钱批发10根冰棒,然后村里喊卖1毛钱一根。

还记得在乡里和同学拿纸折的撇撇,打到天黑还不想回家。

为何,这样的童年,是如此的怀念呢?

至于我,现在能够努力的,就是让自己的闺女,长大后,回忆起她的童年,也能像我今天这般一样,感到美好,感受不到大人们的烦恼。

————————分割线——————————

金刚:只赏情色,勿聊色情;只说风月,勿谈国事。

微信号:jingangjiaozhu

关注:点击本文标题下方“金刚”

举报


当前位置: 传送门 ›› 金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