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4年台湾留美学生“保沙运动”述论

古籍 2016-05-29

近年来,越南、菲律宾等国宣称对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拥有主权,并派船只登陆,侵占中国领土。对此,中国外交部多次发表声明,强烈抗议其非法行径,民间声讨之声也日益高涨。其实早在20世纪70年代,越南、菲律宾等就曾侵占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1974年,海外的中国留学生,主要是台湾留学生在北美掀起了保卫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的运动(简称“保沙运动”①)。但学界对于“保沙运动”研究较少,相关资料也散落在北京清华大学图书馆、台湾新竹“清华大学”图书馆以及台湾“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等。本文利用上述机构档案资料,回顾这段历史,并与保钓运动比较,希望以史为鉴,能对今天保卫南海诸岛有所裨益。


一、20世纪70年代的南海冲突


西沙群岛位于中国南海的西北部,是中国南海四大群岛之一,由永乐群岛和宣德群岛组成,共有22个岛屿,7个沙洲,另有10多个暗礁暗滩。南沙群岛位于中国南疆的最南端,是南海诸岛中岛礁最多、散布范围最广的群岛,主要岛屿有太平岛、中业岛、南威岛、弹丸礁、郑和群礁、万安滩等,曾母暗沙是中国领土最南点。


早在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分全国为42郡,其中南海郡管辖包括西沙群岛在内的整个南海诸岛。唐朝,西沙、南沙、中沙群岛归海南岛的振州管辖。北宋,水师出巡至“九乳螺州”(即今西沙群岛)。元世祖忽必烈还亲派著名天文学家郭守敬到西沙群岛进行天文测量。明清时期,中国许多图、籍、方志对南海诸岛的记载已经不胜枚举。清政府在全国地图测量的基础上,编绘了多种地图。1716年的《大清中外天下全图》、1724年的《清直省分图》、1767年的《大清万年一统天下全图》、1800年的《清绘府州县厅总图》和1818年的《大清一统天下全图》等官方舆图中,都在海南岛的东南方绘有南海诸岛,并列入中国疆域版图。1932年和1935年,中国参谋本部、内政部、外交部、海军部、教育部和蒙藏委员会共同组成“水陆地图审查委员会”,专门审定了中国南海各岛屿名称共132个,分属西沙、中沙、东沙和南沙群岛管辖。1939年,日本侵占了南海诸岛。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根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的精神,1946年12月,中国军舰前往西沙群岛、南沙群岛,先后收复永兴岛和太平岛,分别竖立起“海军收复西沙群岛纪念碑”和“南沙群岛太平岛”碑石。1947年,中国内政部重新命名包括南沙群岛在内的南海诸岛159个岛礁和沙滩名称,并公布“11段海洋断续国界线”。大量翔实的史实证明,南海诸岛是中国人民最早发现和开发经营的,中国政府早已对其行使管辖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南海四大群岛先后被划归广东省和海南省管辖。1952年,中国海军成立南海舰队,负责中国南海防务。1959年,海军正式进驻西沙永兴岛,成立“广东省海南行政区西沙、南沙、中沙群岛办事处”,直接对西、南、中沙群岛及其海域进行管理。但20世纪50年代中期,菲律宾、越南等国趁海峡两岸内战之机,开始采取种种方式,窥视中国的南沙群岛,甚至提出无理的主权要求。70年代后,南越西贡当局,趁北越与美国交火、大陆进行“文革”之机,加紧侵占中国南沙、西沙群岛附属岛屿。1973年8月,南越当局非法侵占了中国南沙、西沙群岛中的6个岛屿,并叫嚣对这些岛屿享有主权。9月,西贡当局悍然将中国南沙群岛中的南威、太平等十多个岛屿划入版图。11月,南越军队在西沙海域撞毁中国渔船,并非法扣押中国渔民。


针对南越政权的侵略行径,1974年1月1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发表声明,“南沙群岛、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和东沙群岛,都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对这些岛屿具有无可争辩的主权。这些岛屿附近海域的资源也属于中国所有。西贡当局把南沙群岛中的南威、太平等岛屿划入南越的决定是非法的、无效的。中国政府决不容许西贡当局对中国领土主权的任何侵犯”。②15-18日,南越西贡当局入侵中国西沙群岛中的甘泉岛、金银岛,冲撞并骚扰中国渔轮。中央军委命令南海舰队开赴西沙,在永乐群岛海域执行巡逻任务;同时,海南军区派出民兵,随南海舰队舰艇进驻永乐群岛的晋卿、琛航、广金三岛。19日上午,西贡军队派遣军舰和飞机向琛航岛发动武装进攻,打死打伤中国渔民、民兵多人。中国舰艇奋起自卫还击,重创南越军舰。与此同时,中国军队和民兵向珊瑚、甘泉、金银三岛发起登陆作战,次日顺利收复三岛。西沙自卫反击战胜利结束,西沙群岛全部回到中国的怀抱。20日,中国外交部再次发表声明,“中国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我们从来不去侵占别人的领土,也决不容许别人侵占我国的领土。为了维护我国的领土完整和主权,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有权采取一切必要的自卫行动”,并警告西贡当局“必须立即停止对我国的一切军事挑衅,停止对我国领土的非法侵占活动,否则它必须承担由此引起的全部后果”。③


但1974年2月1日,南越西贡当局再次出动军舰,侵占南沙群岛所属南子等岛屿,在岛上建立防御工事。4日,中国外交部再次发表声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决不容许西贡当局以任何借口侵犯中国的领土主权。中国政府的这一立场是坚定不移的。”④3月30日,在联合国亚洲及远东经济委员会第三十届会议上,会议文件将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列为南越西贡当局的近海岛屿区,中国代表季云龙重申中国对西沙群岛南沙群岛拥有主权,并要求“秘书处采取措施,纠正错误”。⑤4月2日,中国代表黄明达再次发言重申,“中国沿海海域及中国所属岛屿附近海域的海底资源所有权完全属于中国”。⑥由上可见,中国对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的立场是非常坚定的,态度也是非常明确的。


针对南越西贡政权的武装侵占,台湾方面也坚决维护中国领土主权,台湾“外交部”多次发表书面及口头抗议。中国大陆进行西沙自卫反击战时,台湾“外交部”于1974年1月18日再次发表声明:“中华民国”是南沙、西沙等群岛的唯一享有合法主权的“国家”,其主权不容置疑。⑦随后,台湾《中央日报》连续报道了“中共与越军西沙群岛发生海陆战斗”的战况。2月1日,西贡当局派遣军队占领南沙群岛的5个岛屿,扯下岛屿上的两面“中华民国国旗”,当时台湾当局2艘驱逐舰在数百码外观望,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台湾当局一个星期后才发表声明,重提南沙的主权。⑧可见,台湾当局虽然也主张对南海诸岛拥有主权,但相对中国大陆而言,则表现软弱。


二、1974年海外留学生“保沙运动”


越南、菲律宾侵占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的消息传到北美,引起海外留学生的关注。在海外保钓运动时期创办的《钓鱼台快讯》又一次走在时代的前列,1974年2月1日出版的《钓鱼台快讯》,刊登了《南海诸岛的历史回顾》和《中国南海诸岛文物》,回顾南海诸岛属于中国的历史与证明。⑨随后,在美国各地区的社团组织也纷纷在各自的刊物中,刊登或转载南海诸岛的历史,证明南海诸岛为中国的固有领土。康奈尔大学中国同学会主编了《南海诸岛问题特刊》,刊载了西沙、南沙事件的经过、地理及人文资料、历史证据、外人侵略南海诸岛史实、世界舆论等。(10)斯坦福大学的留学生编印了《西南沙事件特刊》,介绍了西沙、南沙群岛的地理概况和历史背景、事件经过、各界评论、留学生的行动与呼吁等。(11)洛杉矶的《南海冲突专辑》,介绍了历史证据、冲突经过、最近新闻、条约声明、台湾非官方言论、外电报道等,并附有南海地图。(12)奥克兰大学中国问题研究会编《南海诸岛事件剪辑》,刊载了西沙南沙群岛风云记、最近新闻、官方言论等。(13)


《钓鱼台快讯》在整理南沙西沙地理和历史的同时,还及时报道最新动态,发表对南海诸岛的看法。从1974年2月1日到3月8日,连续三期的《钓鱼台快讯》,先后报道《西沙事件》(14)、《西沙挑衅未遂,又谋南沙》(15)、《南沙西沙事件新闻报导》(16)、《台湾、南越政府对西沙南沙之声明》(17)等,让海外留学生及时了解南海诸岛的最新进展。在《钓鱼台快讯》等刊物上,留学生纷纷撰文发表看法,《我们不能再沉默了!》(18)、《台北当局何以这样软弱》(19)、《看南中国海岛屿争夺战》(20)、《台湾同乡与大陆台胞会谈记》(21)、《斥西贡政权的所谓“Fact Sheet”》(22),声讨菲律宾和越南西贡政权,呼吁华人捍卫南海诸岛主权与领土完整。1974年2月,纽约保卫钓鱼台行动委员会发表声明:保卫钓鱼台,保卫南海诸岛是每一个中国人的神圣责任。……保卫钓鱼台,保卫南沙群岛和国家的统一是分不开的。(23)海外留学生在刊物上介绍南海诸岛的地理、历史、最新动态,并发表政论,号召华人保卫南海诸岛,让更多的华人了解南海诸岛的历史与现状。


1974年3月2日下午,芝加哥大学中国同学会在纽约华埠“拉特杰斯社区中心”举行“南海诸岛主权问题报告会”。唐德刚教授、伍承祖教授和程陶教授分别以“从历史观点谈南海诸岛的主权问题”、“南海诸岛的地理条件”和“在领土获取法中的主权归属问题”为题发表演讲,各自从不同的角度说明了南海诸岛为中国的神圣领土。(24)约250人参加了此次报告会,整个报告会持续近4小时。演讲结束后,与会听众进行了自由讨论。最后曹耀琛教授总结,呼吁大家团结起来,争取权益,与祖国人民声息相通。(25)会议一再强调三种基本精神:共同对外、民族情感、教育华侨。会议虽然是左、中、右三派都参与,但以左、中人士推动,右派仅以个人名义参加。与会听众,仍以留学生为主,华侨屈指可数,不超过20位。留学生中,大半以上又都是保钓急先锋,好多都是当年的风云人物。(26)台湾驻美官员梅可望、沈剑虹向台湾“外交部”报告,称此次会议“80%以上为原保钓会左派分子”。(27)台湾驻芝加哥“总领事馆”更认为,此次行动“意在掀起第二个钓鱼台运动”。(28)显然,台湾当局也非常关注学生活动。


1974年3月16日,芝加哥大学中国同学会举行大会,有70多人参加,当场选举10人委员会,负责下列事项:(1)向有关政府或官员发出公开信;(2)向海内外中英文报刊及中国同学会发出呼吁,要求一致行动;(3)密切注意南沙局势发展,并追踪各项信件的回音反应,随时向同学报告。(29)会后,芝加哥大学中国同学会向世界各地的学生团体、政府机构及刊物出版社寄出数百份“西、南沙事件”的资料。美国及中国香港的许多杂志很快将公开信刊登出来,各地学生组织来信表示支持,美洲各地的中国留学生还举行座谈会、印发相关杂志。1974年3月16日,密歇根州立大学“国事简讯社”针对西贡及马尼拉当局对中国南沙、西沙群岛的侵略行为主办了讨论会,60余人与会,3位同学在大会上分析报告了西、南沙的历史、地理及最近发生的事件,被侵略的经过及可能的动机,以及超级大国可能在幕后操纵的程度。(30)此外,西雅图的华盛顿大学中国同学会、堪萨斯大学中国同学会、麦迪臣的威斯康辛大学中国同学会、西北大学中国同学会、芝加哥的罗斯福大学中国同学会、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中国同学会等也举行“西、南沙事件”的座谈会或讨论会,发表公开声明,抗议侵略行径。麦迪臣的威斯康辛大学中国同学会发行了《西、南沙事件剪报》,圣路易的华盛顿大学中国同学会发行了四月份的《同学通讯》,明尼苏达大学复印了《西南沙事件快报》,加拿大雷城莎省大学的《莽原月刊》印行了《西、南沙事件资料选辑》,都详细介绍和评论西沙、南沙事件,中国声明及报章评论,各国的反映,并表达了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呼声。(31)


根据芝加哥大学中国同学会的精神,芝加哥大学中国同学会发表致台湾当局的公开信。4月5日,内布拉斯加大学中国学生会再次向台湾当局发出公开信,但台湾当局未有任何反应,而西贡政权又在南沙加强军事设施。5月3日,芝加哥大学中国同学会召开“西南沙事件讨论会”,到会者70余人,包括来自密歇根、威斯康辛各州学生10余人。会议通过决议:组织保卫南沙群岛工作委员会、起草公开信、举行游行示威,(32)最终成立美国中西部保卫南沙委员会。该委员会的发展是逐步扩大的,从最初的10人工作小组,发展成17人联络各学校的团体,最终发展成28人的委员会。在该委员会成立之前,各种保沙活动由各学校的中国同学会分头组织,而这些中国同学会在保钓运动中都积极参与,属于爱国学生团体。中西部保卫南沙委员会成立的目的是“广泛宣传西南沙事件真相,让每一个国胞认识到西南沙事件的严重性,及它对中国将来国势的影响”(33)“维护八亿国人的尊严与正气”,要求台湾当局行动起来,抵御外侮,所以“保沙会同学的目的是纯正的,行为是光明的”。(34)从目前资料尚不能查到“保沙委员会”10人、17人或28人的名单,但从台湾驻美官员上报台湾当局的名单中可以看到一些线索。“保沙委员会”主要者有:杨璐明(女,中间偏左)、李雪馨(女,极左)、王安荻(男,中国同学会会长,中立派,言论尚中肯)、汤建国(男,极左)、吴绍基(男,极左,言论激进)、李志达(男,左派)、王伯伟(男,左派)。(35)由上可见,台湾当局将“保沙委员会”的主要成员归为左派或中立派,这从另一个角度也说明该委员会的主要成员并非亲国民党或台湾当局的。因此,“保沙委员会”是以维护国家领土和主权为目的,属于爱国的学生团体。


1974年5月18日,美国中西部保卫南沙委员会在芝加哥举行和平示威游行,其宗旨为“保卫中国南沙群岛的领土和主权”,(36)参加示威的有留学生、教授、华侨和菲律宾及美国友好人士等200多人。(37)示威前,留学生先宣读各地发来的电报,演讲西沙、南沙群岛与中国的历史渊源、能源与国际关系,然后游行队伍前往台湾当局驻芝加哥“总领事馆”。台湾当局“总领事”欧阳璜会见中西部保卫南沙委员会代表,针对代表的问题,欧阳璜采取回避措施,不正面回答。(38)随后,学生代表在“总领事馆”前发表演讲,“我们海外的中国华侨和留学生,负起了伸张国际正义,保卫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的任务。我们强烈谴责西贡政府对我国的侵略行为,我们要昭告全世界,南沙群岛是中国的。我们号召所有的中国人,团结起来,把南越侵略者驱逐出去”,“我们的国家今天处于分裂的状态,在对内的许多政策上,双方采取的是势不两立的态度……可是领土主权的问题,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这是一个中国和外国之间的问题,要比内政问题复杂,长远很多……中国今天的分裂已经是很痛苦的了,我们千万不能让外国利用我们的痛苦,抢夺我们的领土,侵占我们的主权……请求国民政府在面临外国侵略者的野心的时候,能以保卫疆土为重,枪口对外,不要因为内争,而丧失国土”。因此,留学生代表要求台湾当局公布事实真相,采取相应的“外交”军事行动。(39)随后,游行队伍又前往菲律宾领事馆递交抗议书副本,并发表演讲强烈谴责菲律宾政府侵占南沙群岛。(40)


游行当天,中西部保卫南沙委员会发表了《致国民政府公开信》,主张:“1.通牒南越及菲律宾立即撤出南沙群岛一切侵略人员和设施,否则断绝友好关系,并采取有效军事行动,一切后果由对方负责。2.立即停止对南越军事、经济援助。3.立即发出官方声明,澄清任何由中、菲、越共同享有南沙主权的传闻。4.要求政府澄清传闻,并对入侵我国领土南沙任何岛屿的外国势力,皆予以迎头痛击。”(41)此外,中西部保卫南沙委员会还发表《捍卫中国南沙群岛宣言》,主张:“1.促请国民政府驱逐所有入侵我国疆土的外国强盗。2.抗议西贡、菲律宾的无耻侵略和歪曲宣传。3.明白昭告全世界人们西贡、菲律宾侵夺南沙真相。4.促请维护真理正义的新闻界和友邦人士共同起来制裁西贡、菲律宾的无耻侵略行径。”(42)


此次游行示威,中西部保卫南沙委员会精心组织,制订了游行手册,包括了游行目标、游行口号及标语、游行誓词以及宣言等内容。游行目标:1.抗议西贡政权;2.抗议菲律宾政府;3.力促国民政府立即采取行动,赶走西贡和菲律宾侵略者;4.纠正美国新闻界对西南沙事件偏袒西贡的报道。中文口号、标语:1.中国人民团结起来! 2.保卫南沙、保卫领土! 3.打倒西贡侵略者! 4.打倒菲律宾侵略者!5.粉碎国际阴谋! 6.国民政府行动起来! 7.请国民政府表明立场! 8.西贡滚出去!(43)游行誓词:“中华民族屹立生存五千余年,在五千年中,曾经无数次面临异族的挑战与侵略。但是每当国家主权遭受侵夺,每当国家领土遭受侵占之时,我全国上下,基于民族意识与爱国精神的发扬,无不激发热血澎湃,慷慨激昂,一致对外的民族大义;无不浴血奋战,有我无敌的果敢行动,痛击入侵的异族,粉碎一切的侵略,表现出中华民族不容轻侮,至大至刚的国格。”宣言:“1.促请国民政府驱逐所有入侵我国疆土的外国强盗。2.抗议西贡、菲律宾的无耻侵略和歪曲宣传。3.明白昭告全世界人们西贡、菲律宾侵夺南沙真相。4.促请维护真理正义的新闻界和友邦人士共同起来制裁西贡、菲律宾的无耻侵略行径。”(44)在游行示威前后,中西部保卫南沙委员会收洛杉矶西沙南沙委员会、纽约爱国学生和侨胞、哈佛大学亚洲电影协会、堪萨斯大学中国留学生、华盛顿的华人的电报、电话以及来信等,他们对示威活动给予支持及鼓励,匹茨堡的留学生还募集资金给予经济支援。(45)


游行的当天,国民党海外党部暗中指挥,让美中区“反共爱国联盟”、罗斯福大学中国同学会和留学生评论社三个团体组织南沙座谈会,分散游行力量。三天后的《中央日报》(海外版)登载了座谈会的消息,称“留美中西部爱国青年,支持政府防卫南沙”,但对同一天、同一地点举行的示威游行活动只字未提。直到7月24日,台湾驻美国代表沈剑虹致函威斯康辛大学中国同学会,“外电所传中、菲、越三国共享南沙主权之说,全属猜测之词,决非事实!请各位同学放心”,(46)才对留学生的爱国行动给予充分肯定。


通过上述内容,我们不难发现:此次游行示威是以爱国主义、民族主义为基础的自觉行动,其目的是维护南海的领土主权;虽然存在不同意识形态、不同政治主张的纷争,但各派力量还是团结在维护国家主权和民族利益的旗帜下,通过不同的形式参与“保沙运动”;在留学生的“保沙运动”推动下,迫使台湾当局不得不发表看法,肯定学生的爱国运动。


冷战时期,美国及苏联分别代表西方及东方集团的两大势力,在东南亚部署兵力对峙。西沙、南沙群岛主权之争在冷战后形成白热化还有一个原因,20世纪60年代末期南中国海发现丰富石油矿藏,因此成为各国争夺的目标。美军撤出南越后,美国政府对西、南沙群岛争端采取“坐山观虎斗”的旁观政策,认为应由领土主权要求者间自行解决。“美国为了本身的利益,尽管南越是美国的盟国,美国在西沙之战中,以及在西、南沙的争端中,美国始终扮演旁观者的角色。”(47)而台湾当局基于与南越及菲律宾两国是“盟邦”,并且美国没有明确态度,从“识大体,顾大局”出发,除了发表原则性的声明之外,尽量采取克制与忍让的态度,坚持中国对西、南沙群岛的主权,但尽可能避免诉诸武力,与菲、越军对峙或冲突。(48)相反,在西南沙事件上,中国大陆在西沙赶走了南越的入侵军队,相对于台湾当局管辖的南沙岛屿先后被南越、菲律宾占去十数个岛屿,中国大陆很自然地赢得海外中国人的一些赞许,台湾就遭到一些指责。(49)因此,台湾当局在发表原则声明的同时,更担心中国大陆对“保沙运动”的统战。1974年2月12日,台湾当局驻纽约官员向台湾“外交部”的报告代表了台湾当局对“保沙运动”的态度,即担心华侨在大陆的煽动下,“难免群情激奋,发生类似钓鱼台事件”,一旦大陆对南沙采取军事行动,无论结果如何,都将影响海外华侨“至深至巨”。(50)2月22日,沈剑虹、梅可望报告台湾“外交部”,认为3月2日将举行保卫南海诸岛主权问题报告大会“旨在重施利用钓鱼台事件之故伎,再度进行统战,而借南海诸岛问题困扰我政府,破坏我与菲越邦交,并转移国际人士注意大陆动乱之焦点”。(51)可见,自从国民党迁台以来,台湾当局与中国大陆不仅在国际间竞争中国主权的代表,也积极争取两岸及世界华人的支持与认同。


三、“保沙运动”与保钓运动相关性


20世纪70年代以来,伴随着世界能源危机,东亚、东南亚地区重视能源开发,因而纷纷争夺领海。日本及东南亚国家开始抢夺本属于中国的钓鱼岛、西沙群岛、南沙群岛。面对这些侵略行径,海外留学生先后发起轰轰烈烈的保钓运动与“保沙运动”,两者有着诸多关联。


第一,“保沙运动”与保钓运动都捍卫了国家主权、维护领土完整。保钓运动维护了中国在钓鱼岛的主权,“保沙运动”维护了中国在西南沙群岛的主权。1971年1月29—30日,中国留学生在美国举行保钓游行示威,打出“我们抗议日本侵占钓鱼台”、“中国领土不容日本染指”等标语,(52)4月10日的游行示威中,留学生更喊出了“发扬五四爱国精神”、“七亿人民一条心”等口号。(53)威斯康辛大学留学生还为保卫钓鱼岛创作了《钓鱼台战歌》,“中国神圣领土钓鱼台宝岛,象征着我们英勇不怕强暴……我们寸土必争誓死抵抗,我们要藐视那东洋的海盗”,都坚定地表达留学生保卫钓鱼岛、维护中国领土和主权的愿望。在“保沙运动”中,留学生提出“保卫南沙、保卫领土”的口号,督促台湾当局“驱逐所有入侵我国疆土的外国强盗”。(54)不可否认,无论在保钓运动还是“保沙运动”中,留学生所提到的“我国”或“中国”,更多是指“中华民国”政权。在保钓运动的游行示威时,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尚未恢复联合国席位,“中华民国”还是国际上“合法”的代表。1971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恢复了联合国合法席位,但这些留学生还是持台湾当局签发的证件,强调“中华民国”也是情理之中的。虽然如此,但他们早就意识到,两岸同属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只是两岸的政权之争。海外留学生认识到,面对外来侵略,两岸要共同抵御外辱,因此在保钓运动中才会喊出“七亿人民一条心”的口号,更在“保沙运动”中坚持“中国人民团结起来”,强调“中华民族”一致对外,“痛击入侵的异族,粉碎一切的侵略”。(55)


第二,“保沙运动”与保钓运动都是海外留学生自发的爱国运动,都经历了前期的舆论宣传、创办刊物、举办座谈会等,后期都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活动,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台湾当局对外政策。1970年,媒体披露美国准备将钓鱼岛与冲绳一并归还日本的消息,激起了海内外中国人的愤慨。在美国的中国留美学生自发通过《科学月刊》联络,讨论钓鱼台问题。1970年12月,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中国留学生首先成立“保卫中国领土钓鱼台行动委员会”,接着纽约、芝加哥、华盛顿、耶鲁、宾夕法尼亚、康奈尔等美国各大学中国留学生相继成立“保卫中国领土钓鱼台行动委员会”或“保卫中国领土钓鱼台行动委员会××分会”。此后,各地“保钓(分)会”开始有计划地举办钓鱼岛问题座谈会,出版“保钓”刊物,发掘史实,寻找证据,撰文驳斥美、日的侵略言行,呼吁台湾当局立刻采取行动,夺回钓鱼岛主权。随后,中国留学生先后于1971年1月29-30日、4月10日在全美举行游行示威,向台湾当局递交公开信,向日本使馆递交抗议书,将保钓运动推向高潮。留学生的爱国行动促使台湾当局正视钓鱼岛问题,采取行动宣示主权。“保沙运动”如前文所述,留学生自发在保钓运动创办的杂志刊物上刊登“西南沙事件”相关报道,成立保卫南沙委员会,出版“西南沙事件”专刊,举办座谈会讨论“西南沙事件”。1974年5月18日,海外留学生在美举行游行示威,要求台湾当局表明立场,立即采取行动,驱逐西贡和菲律宾侵略者,将“保沙运动”推向高潮。“保沙运动”后,台湾当局也不得不致函留学生,表明立场,并对他们的行动给予肯定。


第三,“保沙运动”与保钓运动虽然都存在左右之争,但都坚持一个中国。无论是保钓运动,还是“保沙运动”,受当时国际形势及两岸关系的影响,留学生有的亲大陆,有的则亲台湾,因此在运动过程中,存在左右派别的纷争。但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是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还是支持“中华民国”,都坚持一个中国的立场。保钓运动在1月29—30日游行示威中,就规定既不使用“五星红旗”,也不使用“青天白日旗”,避免留学生内部冲突。4月10日游行示威之后,留学生召开多次国是讨论,虽然讨论中左中右三派展开激烈辩论,但最终通过的决议,“反对任何‘两个中国’及‘一中一台’的国际阴谋”、“中国的台湾省问题是中国的内政问题,由中国人民自行解决”。(56)“保沙运动”中,5月18日游行的当天,右派留学生在国民党海外党部的指挥下召开座谈会。其实早在5月13日,沈剑虹就向台湾“外交部”报告,决定“全面杯葛此次游行”。(57)示威后三天,右派刊物《留学生评论》发行《号外》,扰乱视听,污蔑“保沙运动”受大陆控制。中西部保卫南沙委员会也发表《致留学生评论社等公开信》,认为座谈会时间与游行示威时间冲突,“其动机令人难明”,有“杯葛”的嫌疑。(58)之后的《留学生评论》和《钓鱼台快讯》等发表系列文章,围绕左右之争展开辩论,但在“保沙”问题上还都是立场一致的。无论是保钓运动,还是“保沙运动”,其左右之争,背后蕴涵的是两岸政权之争。但维护国家与民族的利益高于彼此间的政治分歧,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是这两场运动得以发生、发展并最终走向高潮的基本动因。


第四,“保沙运动”是保钓运动的延续与发展,但在运动规模上不如保钓运动。留学生掀起保钓运动,激发了民族热情,创办了众多刊物。当“西南沙事件”发生后,这些海外留学生首先通过保钓刊物报道“西南沙事件”,并通过保钓刊物的网络迅速传播,在北美、欧洲、中国香港和台湾地区等地广为流传,再一次掀起保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爱国运动。而且,许多参加“保沙运动”的留学生都是当年参加保钓运动的健将,他们再次站在维护西南沙群岛领土和主权完整的前线。因此,“保沙运动”受到保钓运动的深刻影响,在一定程度上是保钓运动的延续与发展。此外,保钓运动比“保沙运动”规模更加宏大,影响更加深远。在保钓运动过程中,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就举行过多次,1971年1月29、30日,海外留学生在联合国总部、日本驻纽约、芝加哥、旧金山、洛杉矶、西雅图等地领事馆和日本驻华盛顿的大使馆前举行游行示威。4月10日,来自美国各地及加拿大的留学生、学人、华侨等2500多人在华盛顿举行游行示威,游行队伍从林肯纪念堂开始,先后到美国国务院、台湾当局“驻美国大使馆”、日本驻美大使馆等地示威,沿途散发传单给美国民众,获得美国各阶层人士的理解和支持。相对而言,“保沙运动”的游行规模及参与人数不如保钓运动,这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咎于国民党海外党部的分裂活动,阻止了部分留学生参与游行示威活动。保钓运动后期,留学生召开数次国是讨论,研究中国问题、中国的台湾问题,开始探讨、寻求中国的统一之路,将“爱国保土”运动发展成为“中国统一运动”。当然,也有一部分留学生则继续支持台湾当局。从这个角度来看,保钓运动比“保沙运动”,对两岸关系影响更加深远。


四、结论


以台湾留美学生为主的海外留学生发起的“保沙运动”已过去了30多年了。作为一场运动,当年它明确提出了自己的奋斗目标,现在我们仍然为这个目标而努力。今天,研究其发生、发展和变化,我们深深感到:“保沙运动”和保钓运动一样,都是海外留学生自发的爱国运动,虽然存在左右之争,但都坚持一个中国的基本原则。海外留学生的“保沙运动”和保钓运动一样,高举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旗帜,为了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为中国统一运动,做出了重要贡献。


注释:


①“保沙运动”,为笔者沿用惯例,非为行文方便而简称。(1)运动过程中,海外留学生即自称“保沙运动”,在相关刊物中亦使用该名称;(2)台湾当局相关部门往来电报书信,也使用“保沙运动”;(3)龚忠武等主编的《春雷之后》有专章《西南沙冲突与保沙运动》,整理相关“保沙运动”资料。


②《我外交部发言人发表声明》,《人民日报》,1974年1月12日,第1版。


③《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声明》,《人民日报》,1974年1月21日,第1版。


④《我外交部发言人发表声明》,《人民日报》,1974年2月5日,第1版。


⑤《重申我国对西沙群岛南沙群岛拥有主权》,《人民日报》,1974年4月1日,第5版。


⑥《重申中国沿海海域及中国所属岛屿附近海域的海底资源所有权完全属于中国》,《人民日报》,1974年4月4日,第5版。


⑦《西沙、南沙等群岛为我固有领土》,台湾《中央日报》,1974年1月19日,第2版。


⑧(15)《西沙挑衅未遂,又谋南沙》,《钓鱼台快讯》第100期,1974年2月22日。


⑨《钓鱼台快讯》第99期,1974年2月1日。


⑩康大中国同学会主编:《南海诸岛问题特刊》,1974年3月,北京清华大学图书馆藏,资料号:04-006-009。


(11)士丹福大学留学生编:《西南沙事件特刊》,1974年4月,北京清华大学图书馆藏,资料号:13-000-240。


(12)《南海冲突专辑》,洛杉矶,1974年4月,北京清华大学图书馆藏,资料号:04-006-005。


(13)奥大中国问题研究会编:《南海诸岛事件剪辑》,1974年5月,北京清华大学图书馆藏,资料号:04-006-008。


(14)《西沙事件》,《钓鱼台快讯》第99期,1974年2月1日。


(16)《南沙西沙事件新闻报导》,《钓鱼台快讯》第101期,1974年3月8日。


(17)《台湾、南越政府对西沙南沙之声明》,《钓鱼台快讯》第101期,1974年3月8日。


(18)呼喊:《我们不能再沉默了!》,《钓鱼台快讯》第102期,1974年3月18日。


(19)呆:《台北当局何以这样软弱》,《钓鱼台快讯》第102期,1974年3月18日。


(20)高翔:《看南中国海岛屿争夺战》,《钓鱼台快讯》第100期,1974年2月22日。


(21)《台湾同乡与大陆台胞会谈记》,《钓鱼台快讯》第101期,1974年3月8日。


(22)许多人:《斥西贡政权的所谓“Fact Sheet”》,《钓鱼台快讯》第102期,1974年3月18日。


(23)纽约保卫钓鱼台行动委员会:《坚决保卫南海诸岛!——纽约保卫钓鱼台行动委员会声明》,1974年2月24日,载龚忠武等编《春雷之后:保钓运动三十五周年文献选辑》,台北:人间出版社,2006年,第1959页。


(24)(26)魏兆歆:《“南海诸岛主权问题报告会”前后》,《七十年代》,1974年5期,载龚忠武等编《春雷之后:保钓运动三十五周年文献选辑》,第1953页,第1953-1954页。


(25]乐群:《记纽约“南海诸岛主权问题报告会”》,《桥刊》,1974年3期,载龚忠武等编《春雷之后:保钓运动三十五周年文献选辑》,第1947-1949页。


(27)(28)(32)(35)(50)(51)(57)《西南沙群岛事件美国“保沙运动”卷》,“外交部档案”,台北“中研院”近史所藏,档号:019.3/89015,第95页,第107页,第187-188页,第256页,第13-14页,第51-52页,第195页。


(29)(30)《各地保卫南沙动态》,芝区保卫钓鱼台行动委员会编:《钓鱼台快讯》第103期,1974年4月5日。


(31)《美国中西部各校的保卫西南沙活动》,芝加哥《中西部保卫南沙委员会特刊》,1974年5月,载龚忠武等编《春雷之后:保钓运动三十五周年文献选辑》,第1962-1963页。


(33)乔华:《“西南沙临时行动委员会”好!》,载龚忠武等编《春雷之后:保钓运动三十五周年文献选辑》,第1943页。


(34)旭阳:《一幕阴险的恶计》,载龚忠武等编《春雷之后:保钓运动三十五周年文献选辑》,第1927页。


(36)(43)(54)(55)中西部保卫南沙委员会:《游行手册》,载龚忠武等编《春雷之后:保钓运动三十五周年文献选辑》,第1971-1972页。


(37)梅可望在1974年5月20日给台湾“外交部”的电报里,称“仅有114人”。参见《西南沙群岛事件美国“保沙运动”卷》,“外交部档案”,台北“中研院”近史所藏,档号019.3/89015,第228页。


(38)《会见欧阳领事记录》,芝加哥《中西部保卫南沙委员会特刊》,1974年5月,载龚忠武等编《春雷之后:保钓运动三十五周年文献选辑》,第1985-1993页。


(39)《在国民政府领事馆大厦门前之演讲词》,芝加哥《中西部保卫南沙委员会特刊》,1974年5月,载龚忠武等编《春雷之后:保钓运动三十五周年文献选辑》,第1979-1981页。


(40)中西部保卫南沙委员会:《游行经过》,载龚忠武等编《春雷之后:保钓运动三十五周年文献选辑》,第1969-1970页。


(41)《致国民政府公开信》,芝加哥《中西部保卫南沙委员会特刊》,1974年5月,载龚忠武等编《春雷之后:保钓运动三十五周年文献选辑》,第1977-1978页。


(42)《捍卫中国南沙群岛宣言》,芝加哥《中西部保卫南沙委员会特刊》,1974年5月,载龚忠武等编《春雷之后:保钓运动三十五周年文献选辑》,第1977页。


(44)中西部保卫南沙委员会:《誓词、宣言》,载龚忠武等编《春雷之后:保钓运动三十五周年文献选辑》,第1974-1977页。


(45)《各地来电》,芝加哥《中西部保卫南沙委员会特刊》,1974年5月,载龚忠武等编《春雷之后:保钓运动三十五周年文献选辑》,第1982-1984页。


(46)威斯康辛大学保沙委员会主编:《中西部保沙通讯》(第二期),1974年8月。


(47)(48)萧曦清:《南沙风云——南沙群岛问题的研判与分析》,台北:学生书局,2010年,第259页,第267页。


(49)谷谷:《印大保沙运动的障碍》,载龚忠武等编《春雷之后:保钓运动三十五周年文献选辑》,第2015页。


(52)刘寿炎(华府):《为钓鱼台领土主权示威之前后》,载林国炯等编:《春雷声声:保钓运动三十周年文献选辑》,台北:人间出版社,2001年,第327页。


(53)《洛城四一○抗议示威大游行及公听会报告》,载林国炯等编:《春雷声声:保钓运动三十周年文献选辑》,第347页。


(56)《安娜堡国是大会记录》,1971年9月,新竹清华大学图书馆藏,资料号:578.193/8447-2。


(58)《致留学生评论社等公开信》(1947年5月20日),《中西部保卫南沙委员会特刊》,芝加哥,1974年5月,新竹清华大学图书馆藏,资料号:578.193/8644/2。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古籍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