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筑起的马奇诺防线:个人反监控措施只是徒劳

TechCrunch中国 2013-08-27

编辑注:德文·寇德威(Devin Coldewey)是西雅图的作家和摄影师,他从2007年开始为TC撰稿,现在是NBC新闻的供稿人。他的个人网站是coldewey.cc。


抱歉地说,我有些幸灾乐祸了。并不是说我乐于见到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比如网络机构关闭,基本人权被无视,等等所有这些。只是说,确实很有故事性。


“技术统治”终于引火自焚。过去二十年来我们把互联网奉若神明(当然,理由也很充分),嘲笑政府对互联网理解和使用的乏力。我们规避着正义或非正义的法律,在含糊的措辞间躲起来,陶醉于网络的无处不在,嘲笑那些我们臆想中还在使用纸质文档、房间里塞满文件夹的可怜虫。然而,使用着看似过时的工具,看似愚钝的脑袋,他们却从根本上颠覆了我们小小的乌托邦。


希腊人对这样的情况有个专用的神话人物:复仇女神涅墨西斯(Nemesis),专门以恰到好处的手段惩治傲慢者(比如,那喀索斯Narcissus的故事)。外国情报监视法 (FISA: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的执行法院可能会建一座供奉复仇女神的神庙。请填写表格617-B,供上一条肥美的羊腿,香味飘上天堂,取悦诸神。


还是让我们把视线投向近些时候历史上确实发生的事情吧:在20世纪30年代法国东部边境,法国人为了抵挡德军的入侵,利用掩体、隧道、军队构成了一条牢不可破的防线。当然,它非常牢靠——牢靠到德军只好决定绕过它。这就是马奇诺防线。


当我听到如何保证电子通讯安全(通常是使用越来越复杂的加密方案)时,我想到的就是马奇诺防线。战争结束了。不管你信不信,我们输掉了!事实上,我们输得一败涂地。看起来每个人都能想到的加固防御的做法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


PGP加密(相当好的隐私,Pretty Good Privacy)?人们很少去更改Facebook的隐私设置,更不用说使用一大串随机数字部署密码了。


零知识存储(zero-knowledge storage)?很好,不过会有法院找上门来,让你加密自己的数据(似乎违反了禁止政府滥权的第五修正案,不过得多久才能等到一个对你有利的判决先例?)。


自毁式信息(self-destructing messages)?打印屏幕就在那里,总会有人能找到破解方法。


端到端加密(end to end encryption)?不错,于是在NSA那里,你就会被贴上可疑的标签,所有的数据都被存储五年——足够他们破解出你或你朋友的密码(由元数据确认),在这点上他们完全破坏了互相信任的网络。


Tor?联邦调查局就像地下酒吧外蹲点那样盯着Tor的出口点。


256位WPA2加密?即便密码不是“password”,“admin”,“123456”,它很可能写在便签贴在该死的路由器上!


还有什么加密方法?!


并不是说这些方法在技术层面没有达到设计目标——而是它们对于现在无处不在、灵活多变、老奸巨猾的实际威胁根本不具备实用性。每一种方法都是针对理想化的攻击设计的,即便把所有的方法都用上,还是会遭到攻击。


当然了,完美的安全防护只是空想。但是如果有小偷从窗户爬进来,你还会往门上加更多的锁吗?


还是认清现实吧,我们生活在一个危险的街区。互联网已有的基础设施,从路由器、交换机到我们使用的浏览器、应用程序,都没有特地为隐私和匿名设计。


这些问题只有当电子通讯数量和重要性到达一定级别时才显现出来,电子通讯采用了更先进的技术传输数据,成为了无与伦比、不可或缺的自由交流工具。逐渐地,矛盾也越来越大——我们用麦克风说话,却必须悄悄地说。整个监控系统的崩溃才将我们从安逸的无知中惊醒。


我们生活的世界,数据早已不再安全。考虑到互联网为先的特权,因此我们要求填补根基上的裂缝并不为过。匿名对某些人群至关重要,比如说泄密者或社会活跃分子,他们一直以来是危险人物、将来也会是。别忘了,互联网作为强大工具的同时,它出现的时间也不长,我们应该考虑到它的贡献以及使用它的人,从根本上说,它绝不是用来进行保密通讯的,或是用来革命的。


不过,我们也不得不面对这样的现实,所憧憬的能给我们带来真正的匿名的手段——无数的比特币,监控系统衰落,救世主般的完美安全防护——永远不会出现了。昨天有人(布鲁斯·施奈尔 Bruce Schneier,因此我深信不疑)告诉我,设备的天线噪音模式可以用来像指纹那样识别它,这是高精度无线收发器的副作用。元数据在驳接处泄漏,原因在于我们的通讯要做到快速、精确。我们的面孔每天都会被摄像头拍下几十次,图像设备降价已经让拍摄记录的成本低到忽略不计了。我们采取的每一层防护都是一道马奇诺防线,我们举起的每一把剑都会割伤自己。


我们打开了无数的潘多拉魔盒,释放出的恶魔飞速咬噬了早该被吞没的行业及机构。但是当我们俯身时,才会看到自己身上的伤痕,就像我们发现互联网纵容了非人道主义,全球监控,或是无政府主义繁殖这样的行径一样。


显然,这一次也不例外。我们创造世界时肯定也会带来苦果(甚至是永久的),假装没看到没有任何意义。历史的规律都是螺旋式上升的,前进两步,退回一步。现在我们就退回了一步。恃技术而傲慢的人们啊,复仇女神涅墨西斯终会制裁你们的。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