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观察 | 美国人死了对爱国很重要?

旧闻评论 2016-06-13

音乐资源加载中...


题图当代水墨,作者新浪微博:@秃头倔人

 

美国奥兰多GAY吧血案造成上百人死伤,欧巴马发表致辞,媒体捕捉遗漏枪杀案的细节,宗教纯洁性将同志视为敌人,还是IS将美国本土恐袭作为账面收入,是真的跟禁枪有关吗?诸如此类的主题盘旋不去,就像美国任何一起枪杀案传到中国后的遭遇。

 

在新闻报道的跟帖中,仇视同性恋等反美歧视言论比比皆是,似乎是美国人死了对他们很重要,对爱国很关键似的。美国的任何问题,又被逐一点击到,种族、控枪、同志、移民政策、选情甚至川普,网友嘴里的那块口香糖从校园枪击案嚼到现在,口香糖还是陈的香。

 

而在深圳涉警事件的评论下,控诉警察或者以任何角度点评此事的留言也很丰富,谴责声音不断,正义感爆棚。而在日本人为救违法拾贝的中国人不幸身亡的新闻下面,蜡烛点了一屏又一屏,刹那感觉反日不过是浮云。相比之下,反美的强度盖过反日。

 

网上的情绪犹如剪径的贼人,来去飘忽,但总能落下一点印象,成为舆论中人的刻板印象。反美仇日,或反日仇美是网络跟帖界的两大天王盖地虎般的支柱。它们既是教育的产物,又是教育的镜像。而一旦被豪强贪腐题材中入,它们又瞬间委地,不能自已。

 

仇恨与距离的关系,实在是舆论调控的精髓所在。距美国远,仇恨维持的难度相对较小,所以近十多年来,反美的舆论生态未有根本变化,即使它的中心从报纸搬迁到网络,也无改初衷。而反日,依靠历史这个阀门来调整距离感,进而操控仇恨强弱,更是一门艺术。

 

反美容易将话题带入一些现代性上,比如恐怖主义,往往将讨论设置了更高的门槛,而对付这个难度的最好办法,却是一种非常不需要门槛的仇恨语言。反日则不然,它将反日人士代入了触手可及的“历史”,好像带入了他们高高在上的经验主场。

 

所以,当反美与反日两大主题并存时,因为反美议题带来高开低走似的野蛮评论,混杂上反日经验上低开高走的劣评,舆论的波涛就势不可挡。如果舆论场中没有重量相称的议题,摇晃就会汹涌。而一旦并置了同样重量的涉警议题等,舆论波涛就会紊乱。

 

爱国很重要,但爱国毕竟是遥远的目的。而涉警事件中反映出对一般人等、无差别的伤害可能,却是近在眼前的。已经有反水的微博大号出现,在爱国与自保之间做着艰难的平衡,最终倒向后者。外向的距离感调控爱国,内化的距离感又会抵御驯服。

 

一个多月来,涉警舆论轮流不下,强度不降反增。单从议题排序上看,这些强力部门制造的突出舆情已经远远超过了反美或反日,而我们知道,在舆论管理上,体制资源的投入是巨大的,其成就也向来被引作自豪,但这种舆情上的反常,说明了许多问题。


其中之一,法治被强调的后果与它被关注的程度是成正比的。法/权的配置,以及它们在社会、民众切身利益那里的分布情况,在这一波涉法舆论中有了充分的展现。同情之理解,不忿之恨意,无力之期盼,投给法治构成中各个部分,抵触就是“普法”随处可见。

 

斗转星移,用来调控舆论波涛的传统题材,逐渐让位于即使在调控压力下依旧不断露出的国内时政主题,并且显露出爱国这个统一性的感情设定,在由具体事务折射的难堪处境上被逐一打破。一个趋势是,人们的现实存在感终于扳回了那些由距离感操控的反X情绪。

 

中外舆论来了又走,波涛此起彼伏。安替曾经概括过社交媒体的状况:革命的推特,维稳的微博。但后来的证据显示,推特革命是夸大其词,不存在这回事。而现在由微博展现的这些动静与趋势,是否维稳也是为难?一座座波涛峰谷,孤独,移动着,在巨大的现实容器里。

 

2016/6/13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旧闻评论 热门文章:

陈光标:小丑落幕    阅读/点赞 : 96752/518

李绪义劫持运钞车更像是表达观点    阅读/点赞 : 80499/1750

围猎网约车,政策驱动下的中国式死法    阅读/点赞 : 28452/396

死刑犯贾敬龙激发不同命运感之争    阅读/点赞 : 26258/413

疫苗问题主要还是本届人民不行    阅读/点赞 : 25959/479

报平安帖    阅读/点赞 : 2833/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