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 | “毒跑道”的生存土壤

三联生活周刊 2016-06-22
点击上方“三联生活周刊”可以快速订阅,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低价中标原则与落后的国家标准构成了“毒跑道”的生存土壤。


跑道有毒

这天是6月17日,才上午八九点钟,太阳已经开始无遮无拦,热气升腾起来,空气中有一丝躁动。聚集在实验二小白云路分校门口的家长们一边细碎地聊着天,一边等着观看拆除塑胶跑道的施工过程。

这是他们持续抗争将近一个月获得的成果。从5月份开始,因为要举办体育节,学校里高年级的孩子们几乎每天都要在操场上队列彩排,可彩排持续没几天,241名学生当中就有205个出现了流鼻血、头晕、恶心等异常症状,家长们一番排查后,很快就把矛头指向了学校操场。操场在去年暑假期间经历过一次修缮,铺设了全新的塑胶跑道。5月 以来,天气逐渐热起来,跑道的异味越来越重,联想到此前全国各地此起彼伏的“毒跑道”事件,家长们愤怒的情绪一下子被激发出来,白云路小学和“毒跑道”很快就成为舆论热点,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


2016年6月17日,北京西城区教委对实验二小白云路分校塑胶操场进行全场拆除(摄影:魏彤)

舆论发酵几天后,西城区监察局、环保局等相关部门成立了联合工作组,对白云路小学操场和室内空气进行检测。10天后,官方通报称,除了一间音乐教室甲醛超标外,其余教室的空气和塑胶操场检测样本各项指标均符合国家标准。结果一出,有关“毒跑道”的争议非但没有平息,反而愈演愈烈。最终,西城区教委决定实施彻底整改,检测不合格的音乐教室立即停止使用、拆除装修材料,而检测“合格”“符合国家标准”的塑胶跑道也将全部铲除。

但家长们对官方的承诺并不完全放心。拆除跑道的前一天晚上,他们被电话告知“学校将于17日至19日对操场进行整改,安排学生停课3天”。当晚23点,第一辆挖掘机开进了学校,但很多家长担心操场拆除不彻底,也在深夜赶往学校,直到确认了操场会拆到泥土层之后才离开。6月17日早晨8点多,施工开始了,公证处的工作人员首先进场,用小型切割机对操场地面进行取样,四五块塑胶面被成块挖起、打包封存带离现场。9点左右,两台挖掘机分别从操场的东北角和西南角开始拆除塑胶跑道。工程进度很快,到中午12点左右,操场中部已堆起数米高的塑胶废料。看到挖掘机挖开绿色的塑胶跑道表层、直达沙土层,焦虑的家长们终于松了口气。“毒跑道”在白云路小学似乎已经告一段落,但在其他学校,针对“毒跑道”的抗争仍在继续,而其背后隐藏多年的黑幕也才刚刚揭开。

跑道有毒其实并不是新鲜事。2000年以后,中国体育市场越来越大,对塑胶跑道的需求也日益增加,很多小企业挤进市场,目前国内被国际田联认证的和中国田协审定的聚氨酯生产厂商分别只有十几家,但实际从事生产的企业却有数千家,这些无资质、无技术、无生产管理和质量保障的小型作坊占据了超过一半的市场份额,产品质量却鲜有保障。


塑胶跑道几乎是今日校园运动场的标配,但不合格塑胶带来安全问题

“所以,早在十几年前,很多地方就爆出过‘毒跑道’的新闻,只不过当时的规模没有现在这么大,引起的关注也不够多。但是在行业里,‘毒跑道’一直都存在。”广东省体育设施制造商协会副会长赵文海说,他是国内一家知名塑胶跑道生产企业的董事长,在行业内浸淫多年,对此了如指掌。赵文海告诉我们,现在常见的塑胶跑道分为聚氨酯类、预制型橡胶卷材和水性塑胶跑道,其中聚氨酯类是目前市场占有量最大的传统型材料,也是近期“毒跑道”的主角,“但是,聚氨酯本身是很好的材料,只是目前中国市场中的塑胶材料生产厂家和工程商良莠不齐,一些不良企业为了牟利,会在生产过程和施工过程中添加一些有毒有害的物质,对环境和人体健康造成很大的损害,跟在牛奶中加入三聚氰胺是一样的道理。比如,优质环保的聚氨酯胶水每吨要1万多块钱,但为了降低成本,有些企业会添加石粉,石粉才100多块钱1吨;石粉本身是无害的,但加多了会导致塑胶跑道变硬,这就需要再添加塑化剂使其更柔软,塑化剂中短链氯化石蜡是最便宜的,但也是气味和毒性最大的;之后为了增强材料间的黏性,可能就需要继续加交联剂MOCA;而施工企业在铺设跑道的时候,还要再添加橡胶黑颗粒,天然橡胶非常贵的,所以黑颗粒都是取材于废弃橡胶轮胎,质量很难把控……”

低价中标原则的隐患

在赵文海的讲述里,不遵守规则、非法添加低成本有害物质似乎已经成为塑胶行业里公开的秘密。但是,劣质的塑胶跑道如何登堂入室、进入学校?招投标环节毫无疑问是关键的一步。

“打个比方,现在中小学要更新硬件设施,一般是要通过政府采购的渠道,由教委负责统一招标。铺设塑胶跑道,也同样需要经过这个流程,但是教育行业的人本身对塑胶跑道缺乏专业的认识和了解,而现有的招标原则一般是低价中标,所以往往招不到很好的厂家,尤其对幼儿园和小学来说,设备采购首先要考虑的应该是质量而非价格。”北京市某小学校长陈军(化名)告诉我们。

“低价中标”的原则并不“友好”,于是很多实力强大的企业干脆退出这一领域。一家国有大型施工企业经理石季尧坦言,因为报价太低,自己所在的公司几乎不承接学校的项目。“我们公司施工用的都是橡胶卷材,材料环保,价格也高,像‘鸟巢’等国家大型体育场馆的施工都是我们公司做的,全部按照国际标准、使用进口材料,每平方米的价格超过1000块钱。即使用国产材料,每平方米也得四五百元,做完以后要通过国际田联验收。像这样的专业场馆项目一般不会采取低价中标的原则,能参与竞争的都是大企业。比方说,企业想进场竞争,先交齐1000万元的保证金,然后再谈用什么材料,小企业、小作坊没有这么强的实力,直接就被排除在外了,所以工程质量肯定没问题。”他说。


但对于幼儿园以及中小学来说就没那么幸运了。学校经费有限,操场跑道与专业体育场馆的跑道标准更是不可同日而语,大型企业退出招投标环节,场内竞争便被中小企业包揽。而正规的塑胶生产企业对“低价中标原则”同样苦不堪言,某种程度上,学校成了“低价中标”的受害者。“这些年的人力成本、材料成本都上涨了很多,但与十几年前相比,塑胶跑道的价格不升反降,性能好、安全环保的塑胶跑道产品的价格在每平方米280元左右,但政府给出的指导价通常是180元到220元每平方米,而实际的招标价格少于150元的也比比皆是,这个价格几乎是赚不到钱的。中标企业只能想方设法压低成本,有些企业中标后还会把项目转包出去赚取差价,这样一来,原本就不合理的项目经费落到施工方手中更是大打折扣,只能通过偷工减料或使用劣质原料来保证利润。有的小作坊企业,租个厂房,买几个反应釜就开干了,没有质量保障体系和安全生产管理措施,也没有产品检验检测手段,制造成本很低。但这种低劣的产品却有很高的价格优势,在‘低价中标’的原则之下,规范生产经营的企业产品反而面临被取而代之的窘境。”赵文海对此十分感慨。

而在原料生产之外,施工过程也非常容易滋生问题。塑胶跑道的原材料一般需要现场混合后再进行铺设,受人为因素影响很大,对胶水调配比例、温度、湿度等施工要求也较高。因此,即使原材料商卖出的产品原料都是合格的,施工方仍然有可能因为不严谨的施工行为而导致问题发生。2001年,建设部制定发布体育场地设施工程三种级别承包资质,规定塑胶场地工程需由专业资质企业承包建设。但2014年政府部门实行简政放权后,这项规定被取消,在塑胶跑道施工方面仅有的一点专业门槛也不复存在,施工企业更加鱼龙混杂。而国家对施工企业的监管也基本处于空白状态,按照严格程序,在塑胶跑道铺设的施工前、中、后都要进行检测和监督。但在招标、施工环节相继“沦陷”后,验收环节也多半流于形式。“只要铺得平整、视野效果好,物理性能没问题,验收基本都会通过,不用再送检。即使要送检,也有很多操作空间,比如买一块品质好的样品送检,很容易就能通过。”一家施工企业负责人说。


缺乏监管,企业行为几乎全靠自律,这导致整个行业陷入恶性循环,“价格越来越低,转包得越来越多,品质越来越差”。沈洁对此无奈,她是北京一家中型施工企业的负责人,承接过很多学校项目。“我们都是尽可能采用环保材料,在业内口碑也很好,但这么辛辛苦苦干一年,还不如人家小作坊投机取巧地干一个项目。我们是希望国家能提高门槛,制定更高的标准,从生产资质等全方面对企业进行监管,甚至建立一个环保生产企业名录,让行业更加规范。”她说。

与时代脱节的国家标准

刺鼻的气味是“毒跑道”的重要特征之一,非法添加的化学成分则是异味的来源。“聚氨酯胶水中残留的TDI、甲苯、二甲苯等部分溶剂、溴苯类添加剂等都是塑胶跑道产生异味的原因。一旦超标就会导致头昏、呕吐、昏厥、癌症、呼吸困难,而这种塑胶产品不仅会在铺装过程中对施工人员产生强烈的刺激和危害,甚至在铺装完成后5年内都不会挥发干净,始终会有稀释剂的味道,炎热天气或强紫外线照射都会加速释放有味道的气体。”全国体育标准化技术委员会设施设备分技术委员会秘书长刘海鹏说。按此说法,白云路小学“毒跑道”的事实毋庸置疑,但事件爆发后,散发异味的塑胶跑道却顺利通过了国家标准的检测。因此,这份“国家标准”便理所当然地成为众矢之的。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中国与跑道相关的体育标准有两个,即GB/T22517.6-2011《体育场地使用要求及检验方法第1部分:田径场地》和GB/T14833-2011《合成材料跑道面层》。这两项标准都规定了塑胶跑道成品中的包括苯、甲苯+二甲苯、游离甲苯二异氰酸酯、铅、镉、铬、汞等有毒有害物质的限量,同时还规定物理性能如冲击吸收、抗滑值、拉伸性能等。

但是,两项标准并非强制性标准,只是推荐标准。“而国标2011年版还是在1993年国标的基础上修改而成的,中间经过了17年,时间跨度非常大,一般来说,应该几年就更新一次。当年这个标准是比较严格的,但现在塑胶跑道的生产技术和市场环境都发生了很大变化,这个标准已经非常过时了,它对于氯化物、总挥发性有机物等有害物质都没有规定。按照现有的国家标准,即使是小作坊,只要原料配比不要太离谱,基本上都能通过国家标准检测。另外,GB/T14833-2011的标准在操作过程中,其实更偏重于物理性能检测,化学检测也有,比如苯、二甲苯、甲醛这些,但问题是,现在已经很少使用二甲苯等作为稀释剂了,用的是溶酯、碳酸二甲酯等替代溶剂,所以,在取样中检测不到苯酯类。白云路小学的塑胶跑道为什么合格呢,就是因为像氯化石蜡、MOCA、TDI这些元素在现有国标里是不需要检测的。”赵文海说。


2015年10月5日,受“毒跑道”影响的深圳美莲小学学生已经开始异地复课,学校操场塑胶跑道及篮球场停止使用,等待相关部门检验(摄影:肖任物)

因此,“毒跑道”事件爆发后,行业内人士纷纷呼吁出台新的国家标准,以更严格、更加与时俱进的标准来卡掉一些无良的生产企业,让整个行业更健康地发展。“去年‘毒跑道’事件爆发之后,深圳市就出台了新的标准,在GB/T14833-2011基础上扩大了有害物检测范围,引入了对多环芳烃、短链氯化石蜡和TVOC等限量标准,并规定对进场材料、施工过程、跑道成品都要进行检测和监管,比现有的国家标准要严格得多,我们参与制定了这项标准,也希望能够推动更高国家标准的制定。”赵文海说。

当然,“毒跑道”事件之后,除了国家标准与招投标原则的讨论,拆除学校塑胶跑道、恢复煤渣泥土跑道的呼声也越来越高。但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这种呼吁并不现实。中国塑胶跑道行业起步较晚,1979年9月,北京工人体育场才首次采用聚氨酯塑胶跑道。2000年前,除了用于国际比赛的场地外,95%以上的运动场跑道仍然是煤渣跑道,既不利于运动员的日常训练和竞赛水平发挥,又易造成体育环境的污染。随着世界体育运动的发展,国际田联明确规定:“凡举办奥运会、世界锦标赛、世界杯赛和国际田联承认的各项比赛,只准在国际标准的人工合成跑道上举行。”国家体育总局也规定“运动场至少10年要翻新一次”,全国运动场地面临更新换代的阶段,塑胶跑道发展速度惊人而随着国家对教育产业的投入,大量的资金涌入校园,漂亮的塑胶跑道已经成为很多学校的标配。“塑胶跑道的运动保护功能更好,为什么不用呢?为了防止‘毒跑道’就全部铲除塑胶跑道,这是历史的倒退。如果换成水泥场地,绝大多数学校和家长都不会同意,孩子们在水泥场地活动更容易受伤,而天然草坪的养护成本太高,也不现实。还有人说,恢复泥土煤渣跑道,那恐怕对环境污染更大,使用率也更低。所以,从现有的管理制度上看,塑胶跑道无疑是更安全的。”陈军说。

但塑胶跑道的安全也非常脆弱。“跑道行业要良性发展,最重要的还是要严格考察监管招投标价格、材料确定、验收等环节,只有采购、建设、生产、施工、监督、检测等各部门在各司其职,‘毒跑道’才会真正绝迹。”刘海鹏说。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请勿转载,侵权必究。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三联生活周刊 热门文章:

张国荣:当爱已成往事    阅读/点赞 : 10万+/3034

王宝强:人畜无害的人怒了    阅读/点赞 : 10万+/2882

我的王菲?不,是大家的王菲    阅读/点赞 : 10万+/2496

宁泽涛为何连决赛都没进?    阅读/点赞 : 10万+/2244

保卫豆瓣评分,保卫我们的精神病角落    阅读/点赞 : 10万+/2218

林丹:一夜成“渣男”    阅读/点赞 : 10万+/2133

112岁周有光去世:笑看风云人未老    阅读/点赞 : 10万+/2110

扬子江航空与云上的日子    阅读/点赞 : 80822/5755

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二维码

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二维码

数据

阅读 48664
点赞 220
更新 6月23日 2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