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要笑

2013-06-21 青音

明晃晃的阳光透过舷窗把我叫醒,睁开眼,窗外是茫茫太平洋...这是我第二次来美国,努力挣钱、努力攒钱、努力练口语、攒上几天公休假...这些努力其实只是为了一件事——玩儿!

       上次的行程是芝加哥、纽约、洛杉矶、这次是旧金山、丹佛、盐湖城和黄石公园!机票、旅馆、行程统统靠自己搞定,旅程的每一分钟,都充满了未知和冒险,但这真的很有趣!我坚信只有会玩儿的人才更会工作,而玩儿和工作,都是为了让生命没有白白来过。其实你也能,这和金钱关系并不那么的大,只和生命态度有关!

       飞机上日航的空姐对我笑得像春天、一位日本大叔主动帮我取下行李,这两个时刻,我都意识到,我只是礼貌,但并没有笑脸——是的,其实两次来美国,感受最深的就是,跟人家相比,我们不会笑!这不会笑或许和社会现实有关,但或许也没有!笑脸,其实是尊严,因为当你始终笑着的时候,其实你是在告诉自己,快乐的权力,在我!只要我愿意,嘴角上扬,就没人能剥夺我的快乐!

        在美国街头,我最喜欢随处可见的街头艺人,每每遇到,总会驻足,打打节拍,听一会儿。无论什么家什,油漆桶、铁盆子、牛皮鼓...他们拿到手上就是乐器,就能敲出节奏来,那节奏都是好快乐的!哪怕你用相机拍,他们也不闪躲,你给点零钱,他们只是点一下头,继续跟音乐玩,他们不是谋生的,他们是来分享音乐和快乐的。我们也可以说人家福利好啊云云,但是在美国这样贫富差距相当大的国家,假如这些街头的艺人心里也充满了攀比,充满了不公平的怨恨!他们会快乐吗?我想这也和生命态度有关!

        今天是我在旧金山的第一天。

        去了声名远播的渔人码头和雄伟的金门大桥,但是印象最深的却是回来的铛铛车上的司机。铛铛车是旧金山至今还保留着的有轨电车,车上的黑人司机一边开车一边跟拥挤的乘客用对扩音设备聊天:“今天车上真拥挤,啊哈?!我是个倒霉的司机对嘛?!”、“下一站是39码头吗?天呐,是33,我真是个老糊涂!”、“这里有人在拉琴,我的琴被我爸爸丢进大海了,有没有人愿意下车听拉琴呢?我们可以等你”...所有车上被挤得像沙丁鱼一样的乘客,笑声一阵连着一阵,好快乐!

      今天的第一篇游记,我想跟你分享的就是——要笑,真的!这真的和生命态度,有关!

(以上文字,为青音本人撰写,如有引用或转载,须征得作者同意,谢谢!)

       

举报


当前位置: 传送门 ›› 青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