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早泄,真正的告别是悄无声息的

公路商店 2016-07-04

不分享点儿观点,有人会走偏!


当有一天有趣可以形容“公路商店”也可以形容拙劣的模仿者的时候,有趣就变得不再是有号召力的意识形态和价值创新,大家就会变得厌烦,换句话说黄赌毒并不是青年文化的必然内容,反而是那些平庸的奇观,无足轻重、一无是处的刻奇才是今天真正的淫秽和色情。换句话说什么都你妈能叫文化?在这个理解层面我们从来不会跟陌生人争论他们第一次从我们这里听到的事情。


大家的替身正在互联网思考、漫游,这个替身在信息爆炸的无焦点中视图中持续焦虑和害怕缺少避难所。大家永远不会承认什么是真实的自己。理论的暴力和叛逆是我们仅存的资源。


大家不需要内疚,因为大家从来没有享乐过。大家从来没有享受过“物”本身,而是把物当作能够突显自己的符号。


最近看了《请宰了我:一部叛逆文化的口述》一书中玛丽哈伦的一句话,分享一下

我们真的没有任何带有理想色彩的东西,而且我对嬉皮文化很是反感。

人们努力地要去坚守那些关于态度和理想,但是它们已经贬值了。

那是个真正属于时髦资本主义的时代,你再也不会去买她的帐,他已经消耗殆尽,但是,因为它们代表的东西是好的,所以没有人可以放开来,说:这个时代已经结束了。

那就好像你被迫要表现得乐观,富有同情心,做个好人,而且要相信和平与爱。

并且,即使我可能做到了,我憎恨每一个告诉我该去相信什么的人。我不喜欢这些文化。

我觉得它令人作呕,矫揉造作,多愁善感、还总是一副笑模样。

于是理查希尔说:我们就是这个样子,我们就是空白一代,它已经结束了


朋克操金属,光头干嬉皮,事物从来都如此,只不过是历史在借尸还魂中不断往复。


在这世界的一切人之中,我最希望予以提升的一个就是自己。


我讨厌同胞们的积极活动、创新仪式、社会责任、雄心壮志和相互竞争以及勤奋的批判,这些都是外生的、城市的,高效和雄心勃勃的价值,这些都是工业的品质。而懒惰,它是一种自然的力量。


乔治奥威尔在《1984》说

                                               

自由就是允许你说2+2=4


Radiohead写了根据1984写了首歌


你有梦想么?让世界变好!你是这样的人么?所以我会待在家里,在这二加二永远等于五的世界里,我选择沉默。,我会留下音乐,然后隐藏起来。


“分享”带来的快乐对我们来说是及其罕见的。永远去发现值得赞美的事物对我们来说很重要。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