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盗版论文网站,正在摧毁付费论文的庞大帝国




学术出版业正经历剧变。

 

一个月前,谷歌学术最新指标的出炉,开始冲击影响因子的地位。与传统的Web of Science相比,谷歌学术不仅可以免费检索,而且其文献数量级种类是前者的三倍,既包括学术期刊,也涉及书籍、会议以及各种预印本。

 

然而,这并非是对学术期刊体系及学术出版业的第一次颠覆。早在五年前,MIT的天才少年Aaron Swartz曾为推倒学术“柏林墙”做出过努力,年仅24岁的他通过自己编写的脚本程序,从MIT和JSTOR的数据库中下载了480万篇论文。但随后他所面临的检方指控及百万美元的罚款,最终成为其自杀的诱因,他的死促进了学术界的“开放获取”运动。

 

就在Swartz被捕的同一年,Sci-Hub也悄悄上线。其创始人Alexandra Elbakyan,认为期刊的“付费墙”使得学术交流封闭而低效,于是凭借计算机技术并联合一些盗版网站建立了Sci-Hub。截止2016年2月,全球每天从网站上下载的免费论文高达5.5万篇。一些高校及学者开始谴责“科研成了有钱人的游戏”时,社会对Sci-Hub游走在法律边缘的颠覆性举措褒贬不一。在全球最大出版商爱思唯尔(Elsevier)对其的诉讼中,法官虽然通过了前者申请的禁令,但也表达了对该网站公益精神的赞赏。


 其实,下载学术文章收费本身是一件无可非议的事。但论文作者发表论文没有稿费还要付版面费的问题,不断增加的下载费用问题,都让人不禁感叹:知识的代价究竟是什么?学术资源要如何更有效地共享,而不应被出版商霸占来牟利?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今日经授权推送一篇长文,解读“学术罗宾汉”Sci-Hub对传统学术出版行业的冲击,以及学术出版业的未来出路与变革。


在未来,论文的发表、共享及评价到底应该由谁做主?


  




本文由微信公众号“科研圈”(ID:keyanquan)授权转载。“科研圈”关注科研生态、推荐重要前沿论文与中文摘要、发布科研招聘、推送学术讲座与会议预告。


大多数学者熟悉的标准学术出版模式如模式1(图 1) 所示。研究人员撰写论文,并自由向几家知名出版社投稿。出版社安排其他研究者进行同行评议,选择其中的优秀的那些排版发布,并只向订阅用户开放。大部分名牌大学的图书馆都向出版商支付订阅费,这样研究人员就能读到别人的工作。随着科学不断向前发展,这种出版模式妥善运作了上百年。 



图 1. 传统学术出版模式。

 

标准模式存在一些问题,这些问题随着互联网的出现变得愈发明显。首先,直觉上讲,如果每个人都能读到学术文献,这对科学发展最为有利。然而有些图书馆承担不起所有的订阅费。在研究经费长期短缺的发展中国家,无法获取文献一直以来都是个严重问题。除了最富有的大学,这类问题总是存在。

 

研究人员经常相互发送“预印本请求卡片”(preprintrequest postcards) 来解决这个问题。典型的高产研究组每月安排一个周五下午专门影印论文,并将预印本发给请求者。老教授也许会兴致勃勃地回忆起这种古老而有趣的方式,但这种方法效率显然很低。现在可以通过互联网发送“预印本请求邮件”(preprint request emails)加速这个过程。而最近更流行的是通过推特标签 #icanhazpdf、匿名社交网站红迪网学者版(Reddit/r/scholar)以及活跃的学术种子网络社区(academic torrent community)在 P2P 网络环境下快速共享付费论文。

 

 对标准模式的不满以及这些技术发展引发了开放获取(open access)运动。

 

学术出版市场缩减为几家强大的出版社,膨胀的逐利心理驱使出版商提高期刊订阅费用,导致更多图书馆难以负担(就连哈佛大学也面临挑战)。没有文献获取权的科研人员越来越多,科学发展因此受阻。而预印本请求泛滥也令几家顶尖实验室头疼不已。与此同时,两项技术发展挑战了出版社在学术工作中的地位。第一,桌面出版和免费排版软件(如 Libre Office 和 LaTeX)使研究人员能够创建自己的专业版式和 pdf 文件。第二,基于 Linux 的廉价开源互联网服务器的广泛应用使这些 pdf 文件几乎能以零边际成本在网上发布。


图 2. “付费-获取” 出版模式。

 

对标准模式的不满以及这些技术发展引发了开放获取运动。现在有很多开放获取出版商,他们遵循模式 2,即“付费-出版”模式,如图 2 所示。

 

研究人员撰写论文,向出版社投稿并支付版面费,一般每篇论文 500~2500 美元。与旧模式一样,由其他学者自愿审稿。差别在于如果文章被接收出版,每个人都能在网上免费阅读。

 

由于数字出版的启动成本微乎其微,新的开放获取出版商大量出现,他们发行上万种开放获取期刊,而且经常不收出版费。另外,现在所有的主流出版社都提供混合模式(例如,研究人员能够选择付费出版让论文开放获取,或是在标准模式下免费出版)。

 

与此同时,研究人员主动开始在网上自由张贴预印本。有时这是科研资助机构(例如,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要求的,或者研究者只是在 researchgate 或 academia.edu 这样的网站上追求更多的引用。还有些学术领域(如物理学)整体采用开放获取的预印本文件共享方式(例如,在 arXiv 或研究机构自己的数据库)。

 

很多学者要么没有经费支付高昂的论文加工费,要么对科技文献缺乏开放性感到无奈。对他们而言,Sci-Hub 采用的模式 3 带来了希望。

 

……研究人员获取论文的过程中没有金钱交易,因此这种模式对于采用前两种模式的出版商构成严重威胁。

 

Sci-Hub 自动执行过去的预印本请求过程。研究人员可以采用模式 1 在任何期刊上发表论文,而只要到 Sci-Hub 网站上就能免费获得任何科学文献:输入想要的文章标题,文章就有了。

 

整个过程这样完成: Sci-Hub 首先搜索它的姊妹库,一个叫做 Libgen 的科研论文公开仓储。如果那里没有这篇文章,Sci-Hub 就会匿名使用凭证,获取各种各样收费论文库的访问权限,然后将文章的 pdf 文件传给原来的请求者,并在 Libgen 中备份以便将来使用(2016 年 6 月 Libgen 中的论文数量已经超过 4 千 7 百万)。

 

这种新模式如图 3 所示。从图中可以明显看出研究人员获取论文的过程中没有金钱交易,因此这种模式对于采用前两种模式的出版商构成严重威胁。高校图书馆员发现自己陷于两难境地。(他们一方面对高昂的订阅费不满,另一方面又依赖出版商的服务。而威胁到出版商的 Sci-Hub 可能通过盗取高校图书馆的收费资源访问权限下载文献。——译者注)  


图3. Sci-Hub 模式。

 

模式 1 最受威胁,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最大的科学出版商爱思唯尔(Elsevier)起诉了 Sci-Hub,并且成功获得针对 Sci-Hub 原网站的禁令。

 

有些作者指出这次诉讼可能并不明智,因为它使一个原本知名度相对较低的网站变得众所周知,而这场官司也许只能推迟第三种模式的崛起,对于新模式的整体长期效应影响甚微。禁令颁布后不久,一个新的 Sci-Hub 网站(http://sci-hub.cc/,在美国法律管辖范围外)出现并继续相同的工作。

 

很明显,即使出版商联合起来投入大量资金和法律资源,打地鼠似地关闭每一家网站,拥有大量未知资源的互联网自由组织(即图 3 中的匿名者,Anonymous)只会在镜像网站上进一步免费传播科技文献。因而可以预见现有的法律系统不可能阻止 Sci-Hub 和它的后继者。

 

因此,Sci-Hub 和模式 3 仍将对采用另两种模式的学术出版商带来影响。最有可能的后果是高校图书馆受到持续“侵蚀”,这些图书馆乐意(或能够)向科学出版商支付大量费用以获取科技文献仓储的访问权限(例如,向爱思唯尔支付超过一百万美元的订阅费)。

 

假设出版商提供现有服务的费用基本不变,Sci-Hub 的影响将导致获取文献仓储的费用增加,产生正反馈循环。更多图书馆被迫放弃订阅,这就是为什么这种效应有时被称为“死亡螺旋”。学术出版商能通过减少访问过刊仓储的费用减缓死亡螺旋,但是这种方法有明显的不良后果:股东利润减少。另外,尽管硬拷贝期刊长期处于衰落之中,Sci-Hub 效应显然会把物理印刷费用降低到令这些出版商难以维持。对于年长的学者,这也许会引起恐慌;但对年轻人,这并不是多大的损失——他们从未获得过除网页和 pdf 文件形式以外的文献。

 

采用“付费-出版”即模式 2 的学术出版商对 Sci-Hub 效应同样没有免疫力。

 

向开放获取出版付费的主要好处是,有相当确凿的证据证明开放获取能带来更高的引用率。这不足为奇,因为研究人员先得能够读到一篇文章才可以引用它。引用量对研究人员意义重大,因为它们通常对聘用、升职和终身职位的获得至关重要。然而,Sci-Hub 几乎将所有模式 1 出版物变成了不收加工费的开放获取出版物。在这种情况下,向开放获取付费的价值观点站不住脚。

 

科学作者(特别是母语非英语者)可能乐意向编辑加工和出版商提供的其他增值性辅助服务付费,但是愿意仅仅为开放获取支付几千美元的研究者预计会减少。因此,“付费-出版”模式也有可能面临降价压力。这和模式 1 出版商受到的影响一样,是降低边际成本的恶性竞争。


 Sci-Hub 将削弱所有传统商业出版模式

 

虽然学术出版业的巨大变革在所难免,出版商并未陷入绝境。对于研究人员,理想的期刊影响因子高、论文评审快、内容开放并及时更新,而且提供快速且高质量的辅助服务(例如排版、编辑、翻译和视频剪辑等)。

 

学术出版商在影响因子很高的著名期刊上仍有极大的优势。采用任何商业模式的新晋竞争者创办新的高影响因子期刊门槛都极高。

 

研究人员仍想在高影响因子期刊上发表论文以提高声望。他们也总是希望研究结果尽快发表,尤其在竞争激烈的领域。所以他们可能愿意为速度买单。

 

也许出于对未来的考虑,有些期刊在文章送审前收取相对低廉的手续费(大约几百美元)。在当前学术环境中,这对出版商而言似乎是个好模式,因为与大多数研究经费相比,这笔费用较低。而且愿意为提高审稿速度付费的研究者也可能越来越多。这样显然存在风险(收入难以弥补损失),但学术出版业能持续获得资金。此外,出版商还可以寻找新的收入来源,比如广告和用户数据。

 

academia.edu 网站对于新的模式能够如何运作提供了一些见解。他们证实为了简单快速地免费获取文献,研究人员愿意看一些定向广告(例如,学术职位的广告)。另外,由于出版商能够独家获取读者数据,他们可以为相关行业提供重要情报(例如工程专题的发展趋势)。在这种情况下,用户信息成为“产品”,而原先的产品(就是论文)可以免费提供。归根结底,出版商针对 Sci-Hub 的唯一防守方式是以开放获取的形式免费提供论文,并且转向新商业模式。

 

即便学术出版商采用新手段维持收入,Sci-Hub 仍将削弱所有传统商业出版模式。由于论文资源更易获取,学术出版面临消失的风险,这将被公认为人类的一大损失。在学术出版业普遍衰落之际,教育和政府部门中的非营利出版机构能够作为后备填补空缺。

 

大学已经承担起最高水平的学术期刊出版工作:论文写作和同行评议。如上所述,开源软件的最新发展使排版、数字出版以及互联网仓储相对廉价,并且易于组织与维护。

 

很多大学早已维护某种形式的开放获取仓储,用于出版毕业论文。把公共知识计划的开放期刊系统(Public Knowledge Project’s Open Journal System,这个免费系统下已有超过 8000 种期刊)扩展为完备的期刊出版相对简单。另外,大学可以利用自身品牌为新期刊增加声望。例如,麻省理工正在试用 PubPub。

 

类似地,政府科研资助机构也已提供学术出版机构的所有服务,能够进行经费申请的同行评审,并且出版受资助的研究结果报告。像美国国防部(DOD)、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美国能源部(DOE)、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和美国农业部(USDA)这样的科研资助机构能在各学科分支内为受资助的研究人员提供经过同行评议的开放获取期刊。例如,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物理部提供 Journal of Physics 系列期刊:根据研究领域的不同分为 6 个子刊。

 

为了充分发挥这一途径的效能,资助机构需要满足两项新需求。经费申请可以开始采用“前言-研究方法”的期刊论文形式,并且规定通过政府的开放获取期刊出版论文,取代以往的经费报告。与传统期刊一样,文章将需要同行评议,编辑也来自各学科领域,而现有项目的负责人可以将原本写报告的时间用于期刊管理。

 

相当明显,这里提供的所有维持学术出版商收入的方法都将减少研究人员对 Sci-Hub 的需求。无论是传统出版商、大学还是政府资助机构实行大规模免费开放获取出版后,他们将不再需要 Sci-Hub。

 

最终科学文献将对所有人免费开放,而 Sci-Hub 和它的衍生品变得无关紧要。社会因此受益,科学加速进步。对于幸存的学术出版商,为了避免和 Sci-Hub相同的命运,他们必须迅速转向新的商业模式,持续创新,以创造性的方式满足研究者的需求。

文/JOSHUA PEARCE, 来源:ZME Science ;翻译 金庄维;审校 紫苏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热门文章:

2016年度经济学书单(100种)    阅读/点赞 : 16657/84

著名经济学家杜润生今晨逝世    阅读/点赞 : 15711/102

2015年度经济学书单(100种)    阅读/点赞 : 15445/74

专访陆磊:学界,政界,永葆初心    阅读/点赞 : 14791/96

重磅 | 肯尼斯 • J. 阿罗走了……    阅读/点赞 : 14714/73

陆铭:如何把实证研究进行到底?    阅读/点赞 : 10650/91

甘犁:有了故事,数据才有价值    阅读/点赞 : 8638/81